•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30:应天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应天情于风中凌乱。

        因为每见“玉魑”一次,她都会呈现出不同一面。他实琢磨不到这女子内心世界有多丰富多彩。

        清纯但腹黑,善良但霸道,正义但狂邪……

        哪一面,才是她?

        待战斗停止,魔物散,空旷魔域中就只剩下妖娆与应天情二人浑身挂彩地站黑暗中。

        风声萧萧,二人之间气氛却发生着一种诡异变化。

        妖娆把纳小仆提回驭兽环内,伸手抹了抹挂唇边血,而后淡淡一笑,舔干净手指尖血水,便把她那纤长而白皙手指向应天情脖子间扼来。

        她那魔魅乱世样子,让人寒从脚生……却又不可自拔。

        应天情一动不动,只是默默地挺直腰杆。任由妖娆把手放自己咽喉要处。

        他静静地看着她眼眸,她眸中泛着杀机,他眸内平静如止水。

        四目相对,天空中摩擦起细小火花。

        应天情知道为什么结草道人与他两个徒弟会昏睡一旁,这么激烈战斗之后依然那么甘甜地睡着……是因为玉魑虽为救人,但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真身秘密。

        所以她宁可选择一人作战。甚至不让结草道人记着自己承了谁情,把他们药倒。而他却莽撞地看到了她黑暗而真实一面……触了她自保底线!

        为此,也许她会毫不犹豫地杀他!

        妖娆纤长手指,只需要微微用力,就可以穿过他咽喉与血脉,直接捏断他生机。

        应天情坦然笑着,虽然肿脸笑起来很痛很难看,但他还是扯着干涸嘴角,努力朝妖娆微笑。

        他承认自己这样很傻很天真,但他只想这么静静地站着,任由玉魑摆布自己生死。

        这算是……中毒吧!

        “哟?!?br />
        妖娆纤长手指划过应天情下巴,点了点他肿得发亮脸皮。

        “没有吃药呢,又肿了不少哈哈哈哈!真有意思,跟个球一样?!?br />
        语气中带着轻嗤笑,手指淘气地应天情脸皮上点来点去。眸底那抹杀意,却是瞬间消失于无形。

        要妖娆对这样一个与自己相处虽短,但同生共死男子下杀手,她做不到!

        何况眼前男子根本早已经明白她杀心,却依旧那么安静地站她面前。

        君子坦荡,所以无所畏惧。

        “蓝破魔,记得吃药,不要再把自己搞得倒栽入泥潭那幅惨样?!?br />
        妖娆轻轻叮咛,放下了心中杀意。她话峰一转,指着晕厥一旁结草道人师徒三人,继续说道:

        “还有,记得把他们与沙驰大哥一起安全地送回殇城去,我就不跟他们道别了?!?br />
        说完这话,妖娆又从驭兽环内掏出应天情之前赠给她那枚青玉。无声地放他手心里。而后坐炸毛小鸡背上,收走那团漂浮天空中不完整阴阳炼气之火,独自向黑暗远方而去。

        与神宗钟林老头与王戟老头约定日子,只有不到两天了。她还得找个地方好好养养伤。不然被怀疑了可不好。

        “等等!小玉!”

        应天情一下接受不了玉魑马上要离开事实,他速一伸手,只恰好以双指夹住了妖娆一缕蹁飞长发。

        “我……不会说出去?!庇μ烨榻峤岚桶偷厮档?。

        妖娆没有要求,应天情却急着表明自己态度。他不想玉魑因为今天事而耿耿于怀,如果她不信他,他可以证明!

        应天情咬紧牙关,而后做出了一个让妖娆诧异无比决定!

        这货居然自愿献出了一抹命魂,将魂埋入妖娆还回青玉内,然后斩钉截铁地塞回了她怀里。

        没有吹得天花乱坠承诺,也没有口若悬河誓言。就是这么简单又直白地告诉妖娆:如果他出卖她,他能付出生命代价!

        妖娆诧异地看着应天情那张又肿又认真脸,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做出这么草率行为。

        交命魂?!

        疯了吧!

        “蓝破魔,不用,我信你?!?br />
        妖娆第一次觉得收人命魂是那么为难一件事?;涣似绞?,她挤都要把抓着她小辫子人命魂给挤出来。而这次人有双手奉上自己命魂,她却不想要了。

        “别信我!”

        应天情并没有收回青玉,而是以他认真而低沉声音缓缓对妖娆说道:“以你阅历,不会不知道人是靠不住?!?br />
        “所以为了让你放心,我命魂放你那里。如果你对我没有伤害之心,我自然守口如瓶,如果我把今天一切都忘记,你也不会伤害我命魂。我们两个都安心,这样不是很好?”

        字字清晰铿锵,带着不容拒绝强硬。

        好吧……

        真他喵咪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找虐要求。妖娆顿时挂了一头黑线??蠢凑饫镀颇б彩瞧孑庖幻?。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找虐了,我就大发慈悲地收下你魂!

        她没有再与应天情推搡那系着命魂玉石,而是将它好好收藏驭兽环内,而后素手一扬,了无牵挂地挥着手,骑着炸毛小鸡,不到片刻便消失应天情视线中。

        直到那纤细身影消失于黑暗深处,应天情才痴痴地收回目光。

        “我疯了?!?br />
        他摸着自己下巴如是定义。不过心中却并不为这一正确定义而感到委屈,反而不断神经质地逼问自己:“我刚才献出命魂那一刻,帅不帅?有没有让小玉内心感到震撼?”

        原地抓耳挠腮了许久,应头牌才想起地上还有三个大活人等着被他背回去……

        “啊啊啊啊……小玉啊,借你火焰小鸟用用啊,我召唤之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只能召唤什么东西都不愿意背符鸟啊啊??!”

        某受虐狂睚眦欲裂地挥手眺望远方。

        走入魔域极深处妖娆自然早就听不到应天情苦逼嚎叫。她看着手中那团暗淡阴阳炼气之火,还想找一个地方将他好好炼化。

        “轮回已经产生器灵之魂,但没有器灵之实,不知道阴阳炼器火对它聚灵有没有帮助?!?br />
        妖娆于心中暗道。

        “还有纳多多,虽然他是魂主,但实力一直被我消磨,现生命有一种油灯枯感觉,不如让他魔域里好好滋养两日,倒看看他身体能汲取多少黑暗元素?!?br />
        这么决定下来,妖娆便寻了一座山头,挖出洞府,就此进入短暂闭关修养。

        两天时间很过去。又是一轮日升上天空。

        应天情坐自己房内,已经两日没有见人,倒不是因为他脸见不得人,而是消肿了之后,他依旧傻傻地呆立桌前。手里拿着一朵已经被他摧残到残不忍睹小雏菊。

        “还能见到她?!?br />
        “不能见到她……”

        应头牌一片一片地扯着雏菊上花瓣,双眼却望向窗外出神。

        他将自己命魂交给玉魑,除了装帅之外,重要一个目就是只要她他方圆百里内出现,他就能找到她所。但是两天过去,应天情却再也没有感觉到过自己命魂呼应。

        难道她已经离开殇城?

        人海芒芒,一别也许就是永远,失之交臂,也许要付出苦痛寻觅一生代价。

        应天情抽搐着脸,越想眼里越流血水。她是魔女妖娆,他却喜欢唤他玉魑,喜欢她一脚踢自己脸上,自己她嘿嘿冷笑阴人模样……他身体里从来没有开过窍一种爱恋感觉,倒霉地这样一个坑爹女恶棍身上爆发了。

        越想越苦逼,应天情扯花瓣词也立即变了调调。

        “我今天能见到她?!?br />
        “我明天能见到她……不不不……等不到明天了,我立即就要见到她?!?br />
        一阵风吹过,房间内弥漫着一阵浓郁菊香。层层花瓣已经应天情脚下铺成厚厚花毯,遍地都是,那些细小轻软花瓣甚至与风一起打着旋儿飞上床沿与窗台,带着那么一丝丝寂寥味道。

        门外……

        王戟,钟林与蓝破魔正摇头叹气。

        “天情这是怎么了?”钟林老头摸着长须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知道啊,自打从魔域里回来就一直这幅要死不活模样?!崩镀颇弈蔚靥颂?,与应天情从小到大一起长大,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那么难过表情。

        “哎!是司徒那丫头下手太狠了,搞得天情这次打死也不回神宗,他甚至跟我说,如果逼他回宗,他就立即站应家大门前自断经脉!”

        王戟老头儿愤愤地说道,已经把星月圣地那个刁蛮圣女心里凌迟了无数次??蠢从μ烨榘顺墒呛ε履桥蛹绦啦?,所以打死也不归宗。那么他这次圣王所托,怕是要辜负了。

        以应家权势与底蕴,就算他王戟是神宗内门重要长老,也无法以身份盖应天情一头??!

        蓝破魔听此话,顿时弱弱地吞了口口水。应天情回来只说中了毒变丑,魔域里蹲了三天才回来??墒侵恿钟胪蹶轿怀だ喜恢?,天情他实力被封印,差点死魔域十七重天里。

        司徒醉芙那贱人不是太狠,而是蛇蝎心肠!

        蓝破魔愤愤地想到。

        “我们今天得回神宗了,殇城停留五天,神宗内还有许多事等着我们处理?!蓖蹶贤范成下冻瞿压砬?。心中暗道:回宗之后,一定要把月星圣地那圣女丫头给赶出山门去!

        所有人猜测都是错,应头牌此时伤悲,与什么司徒醉芙,神宗弟子大会……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之所以死守殇城,只是觉得玉魑……还没有离开。

        “我那小徒弟也不知道来了没有?”

        钟林老头一提起这个就一脸幸福,他后悔五天前没有带着小玉一起住城主府里,要是这五天内发生了什么变故,小玉不来了怎么办?那可是他好不容易看上徒弟喂!

        比起没有把应天情成功绑回神宗王戟老兄弟来说,钟林可是幸福得紧。

        “气死我也!”一看到钟林那得瑟模样,王戟就气不打一处来!

        为毛好事都给这货占了,有女娃娃有麒麟,他却毛线都没有?

        “好吧!不要逼我!”王戟老头弱弱地朝城主议事大厅方向看了一眼,应城主今日不府内。那么他便老不厚道地……咳咳……

        “应天情!你这个小畜生!”

        王戟老头儿蓝破魔滴血目光下爆跳而起!比他还野蛮地直接以天人二衰之力掀飞了应天情房顶!

        “你王师伯带你回宗,你居然敢不伏法!今天你王师伯就算是捆,也要把你捆回宗内好对圣王有个交代!”

        王戟老头儿发飙咆哮城主府内轰轰回响!这占地方圆数里偌大宅院,每一个角落都能听到他力透纸背长啸,甚至于院外十里地看门狗都瞬间给吓尿了。

        房顶被掀开,狂风刮起应天情屋里所有轻软东西。

        一阵纷飞花瓣带着浓郁菊香迎面扑来,应天情顿时被风迷了眼,手中握着那朵还剩下几瓣花瓣小雏菊也被风涌瞬间碾了个灰飞烟灭!

        我擦!

        “天情疯了!什么时候屋子里那么多娘娘腔女人花?”蓝破魔看到这场面,心肝都打颤。

        他还没有说呢……他那坑爹小天鹰还一撂担子把应天情倒丢泥坑里,是不是那个时候,他应兄弟就被泥糊坏了脑袋?

        蓝破魔咬着发青嘴,心里暗道:“不行,这事打死都不能说出来,不能说,不能说,不然王戟老头看我摔坏了他宝贝师侄,一定会扒了我滴皮!”

        可恶??!

        应天情勃然大怒!

        “到底是‘今天’还是‘立即’?我还没有看清楚呢!你赔我!赔我!”

        轰轰轰!一阵巨大声响从应天情骨骼深处爆发而出!

        他脚下陡然升起二十八道巨型召唤阵!那层层叠叠闪烁银光简直要把天空都捅破!

        应家之群兽召唤技,可是神宗出了名恐怖!一次驭兽二十八只,足足为寻常诛神强者四五倍!而且所召唤都是血脉极为强大稀有兽种,这种场面,还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奶个腿了!你个小孽障!看来今天是要欺师灭祖!让你王师伯好好教训你!”王戟老头表面上扯着嗓子叫得硬气,可是心里却小鼓直敲。

        完了完了!这下大发了……兜不住了喂!这小子吃软不吃硬??!

        看到这混乱场景,钟林老头知道眼前两个没节操家伙必然有一阵恶斗。于是一把提起正风中凌乱蓝破魔,逃也一般地离开了应天情所别院。

        咳咳……

        老不厚道滴……让他们两个二货去厮打吧!

        妖娆清晨才从魔域二十重天一座小山下苏醒。纳多多缩得像一个茧一样龟缩她脚旁,这二日不断有精纯黑暗之力融入他那残破而干涸身体。

        远古魔祖魂力果然彪悍。不过区区数天,他实力就飙升到了域主巅峰大圆满。以这种速度成长,过不了多久,妖娆只怕自己都无法驾驭。

        所以她纳多多一进入域主巅峰大圆满之际便把他收入了驭兽环里。虽然现纳多多身上烙印着她奴印,但她也不想冒险带着一个比自己强大魔祖身边。

        他是一种极端恐怖存。难怪末日之战中看到那么多人族大能以生命献祭都无法将三位魔祖轻意抹杀。

        而阴阳炼气火,虽然远远不够轮回鼎化形,但轮回将那团奇异火力吞入腹内不久之后,就陷入了沉沉昏睡。只怕当它再次苏醒,会有一些变化鼎身上出现。

        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灰,妖娆换了件干净衣裳,破土而出,直奔殇城城主府而来!

        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妖娆如约走到应家城主府门口。

        应府门槛之高自然无法描述,那门口矗立两尊镇兽彩狮都足有两人高大,可见城主大门高大庄严!

        然而就是此庄严肃穆地方,却……却堵满了数以百计涂脂抹粉,貌美如花水淋淋大姑娘!

        我勒了个去!

        妖娆顿时双眼一黑。耳边鼓噪声已经一波又一波传来!

        “应公子!那年湖畔惊鸿一瞥,小女子便为你天人之姿彻底迷倒,从此长发为君留,此生只有这一个执念!应公子!见小红一面吧!”

        “应公子!我是西武世家菁菁??!上次你带我玩了七日,今年我又来访,我们再玩七日可好!”

        “应天情!老娘这里守你三个月了!你好歹出来见一面??!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那哭声中夹杂着凄厉叫喊,反而引来四周女子们讥笑。

        “等不住,受不了,别来??!”

        一道妩媚女声喝来,带着浓浓威压。倒也真让那哭泣女子弱弱地收敛了撕心裂肺叫声。

        “按规矩来,下次再有人鼓噪,直接跺了双手双脚,丢出去!”又一道威严而冰冷声音响起。是让应府门口大叫女子们寒从脚生。

        因为人群瞬间寂静,妖娆才得以看清这些疯狂应头牌粉丝阵容。

        有七位威压不俗,外貌惊世女修各驾凤鸾车立于队伍正前方,以七人为中心,方圆十步之内都无人主动靠近。

        仿佛与众女子地位皆不相同,七人坐队伍前端,各自为营,划分天地,不相互揶揄,而刚才说话正是七中之二。

        七人中有人自信长相绝世艳丽所以华服金钗,打扮得无比隆重端坐车驾上。有却故弄玄虚,以一张轻纱掩面,大有欲露不露,挑逗人心嫌疑。

        反正为了吸引应天情注意力,众女皆是搅脑汁,使出浑身懈术……

        我滴娘咧!

        看着众女正经八百抢一个男人“雄伟”场面,妖娆顿时掉下一头黑线。

        “为了那个油头,至于么?”她努力回想了一下当初来到殇城遇到男子,好像根本就没有这么大魅力吧?

        “好吧,可能是我审美有问题,要不就是这应天情身世实太惊人,足以弥补他不那么俊脸……”

        妖娆不想与这些疯狂女人为伍,所以怀抱着缩成小狗大小二毛安静地站一旁。

        钟林老头一定会如约来寻她,所以她不急。

        本来众女看到一个圆脸丫头不断向她们队伍靠近,都立即充满敌意地狠狠瞪她!

        就凭她那张呆脸?就凭她那一点金银都不挂寒酸衣饰?也想来凑热闹?她脑袋被门夹了吧!乡下粗使丫头!

        但又看那女子人群后小站了片刻就转身离开。很有眼色地换而蹲街角。众女这才心满意足地点点头,继续进行她们光荣而伟大事业去了!

        “昨天怎么教你们,今天怎么喊!”

        七人中又有一红衣女子扬着马鞭,一脸意气风发地凭空震鞭!

        “应天情!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众女修顿时表情肃穆,一口同声地大声吆喝起来!

        噗!

        妖娆差点把去年早饭给喷出来!要不是不想引发众怒,她差点笑得捂着肚子地上打滚……受不了鸟!憋得一脸发青!

        有女子发现了妖娆不正常笑脸,顿时怒目横生,不过就她们刚想对妖娆发难之际。那从来叫不开应家大门,却突然吱呀一声,缓缓地推开了!

        “啊啊啊??!应公子!应公子!”

        人群顿时爆动!那些激动女修不争气晕晕,倒倒,纷纷咬着手里小手绢泪花直闪!就连为首七位都矜持不住从车驾上跳了下来,疯狂地向门口冲去!

        “咳咳……”

        一个蓝发男子弱弱地从门内探出半个身子,手持平底锅防身,目光疯狂女修人群里一扫。

        唉!

        “真是白高兴一??!”

        “怎么是蓝破魔??!”

        “真没有意思!”

        看清那蓝色招牌式长发,众女修顿时发出一阵惊天地泣鬼神扼腕叹息,而后如潮水一样各自飞地回归原位。

        蓝破魔仿佛早已经习惯这等待遇,他甚至还娴熟地用平底锅精准地接下了几个臭鸡蛋。

        而后操着他那委屈声音,弱弱地问道:“玉魑姑娘不?玉魑姑娘你还活着吧?钟林师叔祖有请?!?br />
        蓝破魔此时很怀疑那钟林师叔祖所说符师姑娘还成功地存活这群疯子里。

        “我来了!”一听到那蓝发男子叫自己名字,妖娆顿时抓起身旁一个水果大筐罩自己身上,而后飞也一般地拼命向应府内冲去!

        喵咪??!这可比与山崖子生死一战,惊心动魄!

        对于那个殇城第一公子应天情,妖娆此时印象真是差到爆。

        ------题外话------

        今年后一天了亲,有月票不要忘记投哦~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