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22:特殊任务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妖娆先知地察觉到四股诛神气息接近,所以带着沙驰与刚认识“蓝破魔”绕行,但是这二人一个实力实太弱,一个根本没有感知力。结果还是被对方轻易地捕获到了气息。

        原本被人发现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来到魔域人族强者都抱着屠魔目。见面都是盟友,没有什么好担心。

        妖娆之所以想避让,只是觉得四个诛神境强者以这么缓慢速度魔域二重天里逗留有些奇怪,而且环绕四道诛神强者气息身边,还有一些混沌杂驳人影。

        她不想被奇怪事所阻,急着回殇城而已。

        但出人意料,四道诛神神识扫过妖娆一行人之后,却径直向她们而来!

        “这是要干什么?”

        妖娆不想暴露自己五感异于常人实力,所以也只好忍气吞生以寻常步速缓缓向殇城而去,期待不要横生什么事端。

        “咦,我怎么觉得有强者来降?”直到四道诛神威压已经扑到鼻子上,沙驰才憨憨地摸着鼻子,一脸震惊地感叹道。

        妖娆顿时对他翻了一个白眼。天边四个淡淡人影都已经可以用肉眼捕捉,沙驰要是还发现不了,他真是不用道上混了。

        “几位小友慢行一步!”

        只见御风飘然而来四人之一,以无比和蔼可亲声音说道。

        声如洪钟,气出丹田,一听就知道这声音出自灵气极为混厚强者。

        话音刚落,四人身影已经落妖娆面前。青衣人为首,大概中年模样,眉心因为常年蹙起,所以留下了一道深深印记。一头黑发齐腰,只有两鬓飘着如雪发丝。黑白分明。煞是气度不凡。

        紧随青衣人还有三位诛神强者,皆为初级诛神,实力只逊色那为首者半步。以此四人战力,至少能魔域第二十重天内叱咤风云。

        应天情双眸一缩,立即认出了四位诛神强者身份。

        四人是神宗总坛第四峰长老,为首者名为山崖子,初到殇城参加魔战不久,但战功卓越,完成了数个极为艰难任务,所以颇受城主府重视。他与此四人曾打过几次照面,但以他现这浑身是包丑模样,只怕山崖子是认不出来。

        应天情大摇大摆地杵原地,不怕别人看他丑脸。

        山崖子只看了应天情一眼,就把目光放到了妖娆与沙驰身上,他眼底,分明闪过一丝厌恶光芒。但这情绪被他掩饰得极好,几乎没有让任何人察觉。

        应天情却目光一暗,心中忽而升起厌恶感觉。修炼到诛神境还以貌取人??蠢凑馍窖伦右簿投?。

        “三位小友,我乃神宗总坛第二峰长老山崖子,我身后是我三位师弟?!鄙窖伦佣灾谌艘灰唤樯?。而后从怀中取出一张泛黄纸卷。上面写满密密麻麻小字。纸卷后盖着殇城城主大印。

        这纸放妖娆与沙驰面前晃动了一下便被山崖子小心翼翼地重收回怀里。

        “小友看到了吧,本座现持有,是一份临时发出特殊任务书。小友们遇上我,是你们幸运。这三日夜间,乃月朔极阴之夜,魔域十重天外,会生长出极阴龙涎花?!?br />
        “此花阴气极盛,为淬炼顶极神药佳品,不过花期极短,只有月朔极阴之夜才开放。所以本尊现正紧急召集人马进入魔域十重天地,不知道小友们是否愿意与本座同行?”

        “当然,好处是不会少?!鄙窖伦由砗笠晃簧褡诔だ弦源认樯舨钩涞溃骸坝胛颐峭?,每日可以领取三灵液三支,战功一万。如果采到极阴龙涎花,每朵则按战功十万来收取?!?br />
        我擦!

        一天三支三灵汁!几乎是两个月消耗!如果跟着这四位神宗长老寻找极阴龙涎花三日,不管有没有所得,半年灵药就到手了!

        而如果真能成功采草,那得到便是以十万为单位来计算战功!

        沙驰直接呆原地,机械般地扯着妖娆衣袖。天上从没有掉下过如此之大馅饼,所以他瞬间陷入了呆滞。

        “喂……”他说话声音都带着颤抖?!坝聍?,你听清楚没有?三三三……三灵液三支!战战战……战功十万!”

        说这话时候,沙驰脸憋得通红。

        “听清楚了?!毖辶艘幌旅?。而后淡淡地说道:“魔域十重天,不是你我有命去地方?!?br />
        想要得到出乎于自己想象好东西,就必须付出出乎于自己想象代价。以妖娆阅历,她每时每刻都保持着这样觉悟。

        “还有这小雷兄弟,一点灵气都没有,去了魔域十重天,只怕给魔物打牙祭都不够!”

        山崖子急急回答:“这一点不用担心,我们都会守护你们安全,因为极阴龙涎花只每日月光微时候热烈绽放,所以我们才需要众多帮手一起那个瞬间摘取。如果运气好话,一人一次至少能采十朵,小友,没有任何风险百万战功任务,可不轻易能遇上?!?br />
        山崖子说话声音里带着一种让人不由自主认同魔力。

        沙驰顿时笑到脸颊抽筋,把头点得如小鸡啄米?!岸远远浴褪钦庋??!闭飧霰缓鋈缙淅葱腋8以文凶?,除了会点头之外,此时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妖娆还有些迟疑,她殇城不会逗留很长时间,所以战功对她而言没有半点吸引力,但对于沙驰与小雷……也许是达成他们长久心愿一个难得契机。

        不阻人成长之路,这是妖娆做人原则。所以她带着讯问表情看向“蓝破魔”。

        哪里知道应天情抱着是与妖娆一样想法,虽然他并不清楚城主府何时颁发了这样一个采集任务,但他之前不殇城,自然对消息也没有那么灵通。

        玉魑好不容易遇到这么难得机会,他又怎么可能拂她意?

        再说了,与其顶着这张丑脸回城受蓝破魔那家伙嘲笑,还不如与亲爱玉魑姑娘一起共渡三夜美妙人生。

        一想到这里,应天情几乎立即跳起来回答:“我要去!我要去我要去!”

        还好长得丑并不影响采集任务,所以四位神宗长老只是心中讥讽这丑陋男子,脸上却挂着慈祥笑意。

        看到“蓝破魔”这家伙这么急切,沙驰已经激动得双眼发直,妖娆也只得认真思考起四位神宗诛神长老提出建议。

        魔域十重天。

        “也好,如果运气好,今夜就能采到极阴龙涎花?!毖闹邪蛋笛八?,她药界里似乎没有见过这种药草。如果能偷取几株活草放木界生长,以后必然是也冰封城一大重要商品。

        就应天情大声嚷着“我要去”时候,不远处又走出数十位七阶战神,看样子妖娆之前感觉到环绕四股诛神之息四周杂驳气息。

        他们应该是妖娆之前,被四位神宗长老招揽采花人。

        一些人甚至与沙驰熟稔,看到沙驰身影时都一脸兴奋地冲上前来打招呼。所以沙驰便得意扬扬地小声对妖娆说:“玉魑,我觉得你想太多了,我们这么多兄弟,还有神宗长老带领,不会出事?!?br />
        “那就去吧?!毖夯河Τ邢吕?。

        除了对极阴龙涎花有那么一丝期待之外,她依旧保留心底那抹迟疑。

        一行人向北,穿过重重魔域天地。虽然这些魔域中横行魔物入不了妖娆眼,不过妖娆也因此而领略到了每重魔域不一样风景。

        有河泽,草原,山野,荒漠……走马观花,仿佛一日之内阅过一片大陆所有自风貌。

        每一重魔域,山崖子都要重招揽一批采花者。与妖娆同行人以可观数量急剧增加。由开始数十人发展到了近五百人队伍!

        这真是一场规模不小特别任务!

        魔域第十重天内,妖娆甚至也遇上了老熟人!

        那送给她草结结草道人为了历练自己弟子,也只驻足于魔域第十重天内。

        当山崖子遇见结草道人与他那两个生龙活虎徒弟之后,立即极为热情地邀请他入伙。几人谈了许久,结草道人终于带着他两位徒弟加入了众人庞大队伍。

        反正都是密语传音没让其它人听到。不过妖娆猜测,只怕为了拉拢这个域主战神,山崖子付出了除战功之外其它利益。毕竟一个域主为了带徒弟而停留魔域第十重天,就意味着他对战功并不感兴趣。

        结草道人能加入,只怕是看上有四位诛神强者?;び胱约核嫘?,能让两个实力九阶与八阶战神弟子能提前到残酷恐怖魔域深处长长见识。

        当妖娆与结草道人四目相对时,二人都友好地一笑。

        一回生二回熟,这么多陌生人组成队伍里,原本有过交集故人很容易因此而立即加深对彼此印象。

        结草道人两个年轻弟子,甚至走上前来亲切地与妖娆开起玩笑。

        虽说每重魔域只差一个数字称谓,但是其中横行魔物战力却成几何倍速增长。难怪沙驰说他曾经魔域十重天内受过重伤。

        这里魔物大佬,有些已经不再是八阶战神能独自面对。

        一只虎视眈眈骨翼飞虎嗅到了鲜人肉气息,急速从空中俯冲而落,须臾掀起风暴瞬间扫倒四人。而只有那山崖子与之前说过话神宗长老“哼”地一声散发出诛神威压,那嚣张骨翼飞虎才众人面前爆开一片骨渣。

        吓得众人连连惊叫,却又拍手叫好。

        “哇!太厉害了!不愧是诛神强者!”

        “我哪一天才能到达他们那样高度?”

        “你?你就算了吧,你一辈子都只能眺望人家脚丫!哈哈!”

        他们看向四位诛神强者目光也越发地炙热起来,这种恐怖战力是他们毕生追求目标。而这些因为同一个目标而从各地聚合一起战神们也因为相互揶揄逗嘴而关系越来越融洽。

        因为众人实力参差不齐,所以队伍向前推进速度并不。到了这一日傍晚,众人才走到第十重魔域与第十一重魔域交界点。

        “从此地起,我们会一直散发诛神之威,确保你们不受魔族侵扰?!鄙褡诔だ仙窖伦右簧ば?,随之从他骨血深处爆发出一股极为恐怖威压!

        轰轰轰!

        众人甚至能听到大地随着山崖子骨血震动而发出震耳欲聋悸动声!一股磅礴力量瞬间如潮水一样向四面八方涌去。

        这强大力量中带着一股张显,也带着一股肃杀!

        顿时以山崖子为中心,方圆十里内一片魔兽哀鸣!所有藏匿蛰伏于方圆十里内魔物们都知晓了有威胁他们生命人族强者到来,纷纷夹着尾巴嗷嗷地四下散离。

        妖娆目光一紧。

        没有想到这山崖子灵力充沛到这种地步,仿佛已经到达诛神巅峰大圆满境地。不过妖娆自己还只是一个中级诛神,并没有领略过诛神巅峰大圆满究竟有多强横,所以她并拿捏不准自己感觉。

        心头只是微微荡起一丝涟漪。

        “休息?!?br />
        紧跟山崖子神宗长老发话了。

        此人年纪看上去比山崖子略小,两鬓没有白发,脸部线条也柔和许多。经过一天接触,妖娆也了解到此人名为山云子。

        除他之外,另两个不说话是山实子与山根子。不过与山崖子总是喋喋不休性格相关比。山实子与山根子实是安静得可以。

        就算众人休息,他们二人也只是默默地坐阴暗角落里。

        众人席地而坐,山崖子威压包裹之下感觉不到魔域十重天内呼啸冷风。因为御空奔波了一天,大家都很疲劳。沙驰半张着眼,是困乏,因为他还要背着一个甩手什么也不做“蓝破魔”。

        没有办法,我灵气没有恢复,不会飞……

        应天情十分抱歉地摊了摊手,他此时只能感觉到自己丹田内有一丝细小暖流复苏??蠢茨嵌疽┎⒚挥型耆莼偎锷窀?,只不过让他有可能坠入魔物爪下瞬间毙命而已。

        “如果这样看,我实力大概四天内可以完全恢复?!庇μ烨榕Φ卮叨诺ぬ锬诟此张?,凭他傲人天资与毅力,努力令破除毒性束缚那一日少一天到来。

        “没有关系,不要放心上,你沙大哥,有得是体力?!鄙吵圩艘换岫?,似乎恢复了些体力。所以他拍着应天情肩膀豪爽地说道。

        虽然妖娆对沙驰那倔牛一样性格很是无语,但不容质疑是,他是一个热情而内心善良单纯好人,心灵从未被修道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风气玷污,无论是对妖娆还是对应天情,都是没有保留地好。

        这一点,令妖娆心存感激。

        “来来来,每人三支三灵液,趁现朔月未出,大家服下打坐增进体力,以药不仅能充溢灵力,还能驱除极阴之力对经脉冲击,今夜阴重,容我去远处寻找极阴龙涎花下落?!?br />
        山崖子师弟山云子一脸带笑,召唤着一语不发山实子与山根子打开储物幻器给众人纷发三灵液。

        山崖子镇守众人,山云子却独自离开。只剩下两个木头一样诛神强者与众人分发灵药。

        三灵液!

        这三个字所有人心中掀起一股滂湃热血!沙驰甚至激动地捏着拳头跳了起来,眼眶里闪烁着……呃……泪花花!

        这特殊任务给他带来是一次巨大机缘,这些赏赐三灵液不但足够他半年使用,还为他节省了半年换药战功!也许经过此次,他便有时间与精力给自己换取一些强力武器装备,一举杀入魔域第九重,一亿战功……不是梦!

        很,三个细小瓶子就放到了妖娆手上。不过都是大拇指粗细。一手可以盈握三支。

        就是这么细小东西,却让殇城散修们趋之若鹜。

        不过与众人有三灵液手兴奋不同,妖娆却一直打量着给自己分发灵药山实子脸颊。

        那木无表情脸让妖娆很是好奇,她印象里,仿佛也只有牧野寒江能与之一拼。

        山崖子御空盘膝于众人头顶,微张眸底闪过一道精芒。

        而与此同时,一直被妖娆打量山实子也突然扭过头来,皱着眉心以低沉声音冷冷问道:“姑娘,本座脸上有灰吗?值得你一直盯着看?”

        山实子突然讯问让妖娆心空空跳了一下。

        吓死人咧!还以为真是哑巴!

        “不,前辈雄姿,实是吸引小女子敬畏膜拜?!?br />
        走到哪里都要靠嘴吃饭,妖娆甜甜一笑。十分正经地对山实子拱手。

        而那言不由衷语气却差点让坐一旁应天情呕出来。

        我擦!

        “这丫头第一次看时带着野蛮气息,不顾自己一身裙穿还能高抬腿踏我脸上?!?br />
        “第二次看时带着仙子气质,云淡风轻不食人间烟火,不为我倾世权贵而动心?!?br />
        “原本以为我已看她全貌。没有想到这第三次看,她那醉人甜笑里还带着气势逼人极端无耻小性格,真是太可爱了!”

        应天情情不自禁咧开嘴,对妖娆好奇盛一分。

        他没有发现,这女子身上,他心思,已经有着前所未有变化。也许他本是玩心太重,自负天下女子无不对他动情才追逐她而来。想她身上证明自己依旧魅力绝世,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三瞥动心,却让他此生坠入万劫不复。

        也算是他误伤花朵芳心太多,终有克星因果轮回。

        山实子狠狠地瞪了妖娆一眼。

        “小丫头莫油嘴滑舌,些服药罢!”而后又恢复那木讷表情,不过问任何风吹草动。

        “三灵液??!三灵液!”

        沙驰捏着手中三个小瓶子兴奋得嗷嗷大叫!速打开一个瓶子就要一口吞下!

        “别!”妖娆突然拉下他手。低声对沙驰与“蓝破魔”说道:“我从来没有服过三灵液,你们要是服过,先闻闻有没有问题?!?br />
        “哎呀!我说玉魑啊,你怎么总是这样一惊一乍捏?我与你一起一天,精神就从来没有放松时候,不是‘啊’!就是‘哇’!这有什么可怀疑?他们手中拿是城主任务,这装三灵液瓶子也与平时军功换来一样。我看根本没有问题!”

        沙驰虽是不满地嘟嚷。但手里动作却是停下,细细闻起瓶中液体气味。

        应天情也打开瓶盖,对于他这种从小三灵液里泡大天之骄子而言,这气味他比所有人加敏感。

        沙驰还抖着大鼻孔拼命闻时候,他却已经笃定地对妖娆说道:“从气味上看,确是纯正三灵液无疑?!?br />
        应天情还有一句话没有说。

        只怕他们手中三灵液还是比一般战功换来三灵液药力精纯。

        神宗内部就常干这样事,头道药,都是纷发给心腹弟子,尾药药渣,都是纷发给一些木讷又没有什么潜力弟子。这样一来,虽然大家每月都领一样数量,但长期服用,药效带给人不同成长,却是可以明显看出来。

        四个神宗诛神强者没有坑人,把好药都拿出来,真是厚道得出人意料。

        妖娆听到“蓝破魔”回答,只得默默把三灵液收入袖中,依旧以手按着沙驰胳膊。

        “沙大哥,你就认了我这多疑性格吧,反正少一天服与晚一天服都没有什么区别。不如等到明天看看别人有什么反应,你再服不晚?!?br />
        妖娆抬头看了看众人,只怕除了那结草道人,剩下所有人,包括他两个徒弟都已经吞下灵液,坐地入定。

        “吓!用别人试毒么?”

        天性敦厚沙驰被妖娆想法狠狠地吓了一大跳,他本想呵斥她,但自己手臂上股从玉魑身上传来不可思议之压力却让他惊愕地看向妖娆眼。

        那幽光点点深邃不可名状眼眸内,他仿佛突然看到了一个吞噬人灵魂漩涡。这晦涩而让人灵魂不由自主颤抖威慑力下。他顿时弱弱地垂下双手、

        “罢了,罢了,就听你一次?!?br />
        “呵呵……”听闻沙驰放弃,妖娆才淡淡笑起来,一闪之后,明眸如初,仿佛沙驰刚开始看到一切,不过是一场幻觉。

        应天情没有感觉到二人气场变化,只是他也觉得玉魑之语很有道理,何况,以他体质,三灵液对他,不过是寻常白水一样食之无味。

        ------题外话------

        人都齐了,接下来你们懂?;褂泄谔崆袄忠簧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