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21:我是……蓝破魔

    221:我是……蓝破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妖娆站魔战场上,深吸了一口气,而后眼神里带着浓浓失望。

        遇到那两个神宗极好诓骗二个长老第二日,她本想早早易容,换个名字,而后冲入任务大堂第二十层任务发布厅接些严苛任务屠魔历练一把。

        她老激动期待着上魔战场这一天。

        前一日遇到那个名为沙驰战士说得没有错,只有这种残酷无情生死屠杀中才能真正地历练到自己实力,而她位于中级诛神境,却总感觉诛神巅峰大圆满离自己还很远很远。

        战斗!战斗!热血沸腾!

        只不过就她刚刚起床那一刻,她房门就被人如敲鼓一样疯狂地重重敲响。

        “玉魑!起床了!休息一天了!该上战场了!”

        门外传来破锣一样大嗓门。

        妖娆睚眦欲裂地开门,门口正如枪杆子一样笔直地站着昨天遇到沙驰。他身穿一身铁色铠甲,精神抖擞地站门口!

        “衣服穿好没有?”

        “穿好了?!毖灸镜氐阃?。

        “脸洗好了没有?”

        “洗好了?!毖绦灸镜氐阃?。

        “喏!早饭!”

        一个热气腾腾肉包子被沙驰塞到了妖娆手里。而后不由分说,沙驰扯着妖娆衣袖,如旋风一样把妖娆拽到了楼下!离开房间时候,妖娆甚至只来得及揪着还床上扒拉被单二毛与关上房门!

        “沙驰大哥,你是怎么找到我?”

        当妖娆好不容易有机会问这个重要问题时,她已经被风驰电掣沙驰拖入了魔族第一重天魔战场上。

        睡眼张开……

        看着漫天飞舞地狱骨蝶,还有一群群脸颊憋得通红奋力杀蝶五六阶召唤师们,妖娆捧着依旧还温热包子风中凌乱!

        这些孱弱骨蝶,连二毛都没有兴趣杀……

        “每个来殇城召唤师,名字,住址,还有所魔域都能信息牌上查到,方便组队和大型活动召集?!鄙吵垡涣承σ獾厮档?,仿佛丝毫没有强人所难尴尬。

        “那什么……”

        妖娆顿时掉了一头黑线?!拔椅椅摇叶亲油?,今天不想打了,也想休息?!毖孀哦亲?,脸颊上浮现表情人见人怜。

        她得找个借口离开这热心过度家伙。

        “不行,天天都有理由,你怎么可以成长?既然来了魔域,就要好好战斗,不要怕,有沙驰大哥?;つ?,这第一重天地狱骨蝶还有骸骨修罗都伤不到你?!鄙吵坂剜剜剜氐嘏淖判馗?,严肃目光戳得妖娆脊背发凉。

        “沙大哥,我错了,不应该偷懒,我这里好好打,你还要积累军功,你去办你自己事吧?!毖薇日娉系厮档?,如果换了寻常人,看到她这么水灵灵眼睛,估计她说什么都会心软,何况她已经发誓了。

        而沙驰却铁血地摇着头。

        “不行,我专门抽出五天时间来陪你?!彼脸隽诵乜谝幻痘照?,上面有一个奇怪小印。妖娆一直没有问过,不过殇城内也有不少召唤师身上带着它,她开始还以为这是一种战功纪念或者佣兵团标志。

        “看到没有?!鄙吵壑缸抛约盒乜诨照轮V氐厮档??!罢馐情涑鞘只ブ?,每个会员都有义务帮助那些初到殇城,却没有战斗经验又胆小怕事召唤师适应魔战场生活?!?br />
        沙驰说“胆小怕事”四个字时候咬字特别重,目光意味深长地看了妖娆一眼,知道这丫头昨天也不是因为什么需要休息而离开任务大厅。

        她就是个胆小鬼。

        “你放心,我是高级指导员,魔域九重天以内,保你生命平安,我手上成为真正战士召唤师,没有一千,也有八百?!?br />
        沙驰站妖娆面前,如铜墙铁壁一样不可撼动!

        呜呜呜呜呜呜……

        妖娆欲哭无泪,

        无语凝咽啊。

        为什么遇上么个二货还不能逃离?苍天??!大地??!放我离开吧!

        与此同时,那神宗钟林老头与王戟老头都站应天情房门之外,因为昨日得到了一个天资卓越弟子,钟林老头儿几乎笑得一夜都没有合上嘴。

        这次一出门就遇上这等好运气,只怕他们此行也能成功完成圣王大人交代任务,把应天情带回神宗参加十年一届门内弟子比试。

        原本只是为了提高弟子积极性相互比试,却因为丰厚奖品与十年荣耀而变了味道,虽说神宗总坛人材济济,但是像应天情这样未满一百岁便已经晋升诛神境弟子,也实属罕有。

        为了保证神宗第一峰面子与尊严,神宗圣王硬是给钟林与王戟二人下了死命令,绑也要把应天情这个妖孽给绑回神宗去。

        “喂!天情!开门了!两位前辈来看你了!”一脸不满蓝破魔狠狠地砸着那雕花细致大门,该死应天情,有这么重要客人来访,不出门迎接也就算了,居然还房间里不出声音!

        这不是找打么!

        嘭!

        一声巨响,蓝破魔叫干了嗓子之后,干脆提脚便把那大门直接踢出一个大洞。钟林与王戟老头惊得不轻,可是应府里下人们却一脸平静。

        一个矮胖管事默默地招呼着小厮们从仓库里背出一扇雕花大门,从应府众人那娴熟模样可以看出……蓝破魔经常这样干!

        蓝破魔第一个冲入房间,结果房内兜了一大圈居然没有找到应天情人影,只看到房间内摆放着数只还飘着油花大木桶?;褂辛杪叶厣鲜滓挛?。

        “我@¥……&!”蓝破魔忍不住骂人了!

        “应天情那个坑爹,一早就不见踪影了是不是?”气急败坏蓝破魔提起那矮胖管事衣领,差点把自己鼻子戳到那胖管事脸颊上。

        “是……”管事弱弱回答。

        “那你不早说,害我破门而入,花了那么多时间!”唾沫星子飞溅到管事脸颊上。

        “少主说了,不告诉蓝少爷您,您一定会先大叫敲门,然后再破门而入,会浪费许多时间,以至于根本无法追上他?!北鹂茨枪苁缕涿膊谎?,但也是经得起大风浪,说话声音没有半点结巴。

        “啊啊啊??!应天情!你就会算计我!小凯!小凯!”蓝破魔愤怒大叫!

        他所叫唤是他一只天鹰战兽,速度无敌目光犀利,而且与他一样有洁癖。因为不喜欢幻兽空间里待着,平日里那天鹰就蹲应府房顶上打呼噜,也当看院战力来圈养。

        平时只要蓝破魔一呼唤,房门外就会立即响起振翅声音,然而这一次,无论蓝破魔怎么叫……院子里都静悄悄,只有钟林与王戟两个老头,尴尬地站一旁。

        蓝破魔要吐血了。他恶狠狠地盯着还被自己抓手心里矮管事,以泣血声音问道:“我小凯呢?”

        “凯大人被少主以一个美女鹰妹妹给收买了,现正跟着少主转悠呢?!?br />
        噗!

        一口血飙出来!那没节操男人!还有那没节操战鹰!

        “那应天情他人现哪?”

        “不知道……”管事脸上不掀起半点涟漪,看来无论蓝破魔如何凶残暴虐都别想他身上再问出半个字。

        蓝破魔翻着白眼,而钟林与王戟老头儿却急急走上前来解围。

        “破魔,没有关系,先带我们去见应城主?!?br />
        应天情才不管乱糟糟应府,他坐战鹰宽大背脊上,早已经查出“玉魑”下落。

        不知道为何自己这么意那其貌不扬女修,是因为她拒绝时清淡模样,还是她身上隐藏着那种神秘?

        “二重天魔域里?!庇μ烨樾∩剜潘榈叫畔??!耙云呓渍缴袷盗肽в蚨靥煊Ω么麓掠杏?。不过那地方……呃……”

        不知道自己被应天情以这种莫名其妙理由盯上,妖娆好不容易才诓骗着沙驰带她进入了魔域二重天。

        本来沙驰一定要妖娆完成第一重天内杀戮地狱骨蝶任务,但妖娆以一个热包子为代价,诱引着二毛上场,麒麟一吼,顿时震落数以百计骨蝶羽翼。那杀戮速度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骨蝶等级虽然不高,但有毒羽翼与坚硬骨骼使它成为一种极难消灭魔族生灵,一般召唤师得先以元素奥义将其一身毒素耗,才敢于召唤战兽对它进行近身攻击,战斗过程极为缓慢。所以看到一只不知道从哪里蹦跶出来小狗,吼吼几下就震得那些扑天盖地魔物伸脚地上抽搐……众人想死心情都有了。

        “你战兽还不错?!鄙吵凼栈卣鹁抗?,狠狠地吞着口水。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一切。

        不过震惊归震惊,他还是一本正经地带着妖娆进入了魔域第二重魔战场里。

        与第一重天完全不一样,妖娆举目四望,四周场景由平原变成了沼泽。那些阴暗又泥泞湿土下,不知道何时会突然冒出奇怪又阴毒魔族生灵,将人活生生地拉到翻滚泥浆里。

        看到这样恶心场面,怕搞脏了自己漂亮毛皮,二毛坑兽直接啊啊啊大叫着冲入妖娆召唤空间不再出现。只留下可怜妖娆一人,以自己被压制到七阶战力慢慢地厮杀着。

        受不了!

        妖娆吐着血,心里寻思着怎么把沙驰这家伙抛弃。

        直接揍他一顿再离开?这显然不现实,一旦她展示出高于沙驰战力,必然会遭到怀疑,但她又不可能对沙驰做杀人灭口事。毕竟人家满腔热血也是一番好意。

        “哎??!妈妈??!罢了,罢了,为了这难得一见仗义,我就耐心一些,明天再想办法逃脱好了?!毖チ艘豢谄?,认命地杀着土魔。

        应天情行于天空,神识大地上探索,不一会儿就找到了“玉魑”身影,他洗了一天一夜才去除身上油腻,不知道那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玉魑姑娘看到他玉树临风绝世傲然模样,脸上会不会洋溢吃惊表情!

        而就应天情得意地幻想时刻,他浑身皮肤上突然传来一阵极剧烈肿痛!

        “这……又是什么?”

        他惊愕地伸出手,看到自己胳膊正以肉眼可见速度鼓起一个个丑陋大脓泡!从脸颊上与腿上传来剧痛他感觉得到……他自以为傲好皮相上,此时正迅速出现与手臂一样脓泡!

        “司徒醉芙!”

        应天情顿时咬牙切齿地咆哮!傻子也能猜出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身上油渍是能被榆枝洗去,不过又会因此而中和出一种毒素……令他浑身溃烂!

        看来那星月圣地圣女大人,果然不是一盏省油灯!

        “司徒醉芙!你给我记??!”就应天情捏拳发下毒誓时候,他坐下天鹰却一阵战抖。把他狠狠地甩下地去!

        “不要怪我?!碧煊ト跞跹凵窭锪髀冻隼⒕我馕??!叭思乙灿薪囫?,受不了这种浑身起泡怪病?!?br />
        天鹰丢下应天情,急急冲入魔域深处某一脉灵泉。它要洗澡,要不然会被强迫性洁癖给害死!

        抱着这个念头,与他主人一样爱干净天鹰就这样甩下应天情,无耻地走了!

        天上掉下来一件重物!因为沼泽里混有大量烟雾,妖娆也心不焉,所以当她感觉到有异物来临之时,那重物已经倒栽入厚厚泥巴里!

        听到“嘭!”地一声巨响。

        妖娆顿时来了精神!

        是什么大魔物来袭吗?太好了!她现对强大对手,几乎有一种撕心裂肺需求!

        不来魔域也罢,索性一开始就跟着钟林老头城主府吃香喝辣,但只要来到魔域,就一定要大干一??!

        妖娆迅速摩拳擦掌飞过层层迷雾,兴奋地想要扑上去将大魔兽撕裂,但却后一刻倒吸冷气,生生止??!

        因为她泥沼里看到了一双伸泥外,不断抽搐腿……

        我勒了个去!

        妖娆顿时一头黑线,原来不是妖物,八成是哪里与魔族厮杀时一不小心被幻技震飞,又掉落到此地初元召唤师。

        “想要摔成这样坑爹姿势也真不容易??!”

        妖娆好奇地观摩了一会,这才与吓得下巴都掉到地上沙驰一起把那抽搐着人影从泥巴里拖了出来。

        谁人能知应大少主心中之凄苦悲凉?

        奇痒奇痛上身,让他一时之间失去了对自己身体所有控制权。被天鹰甩下之后根本无力御空,而是任凭运气跌落!

        上身浸入泥土,应天情差点被憋了个半死不活。

        什么风流倜傥?什么玉树临风?这一身红泡与一头烂泥面前通通都是放屁!

        所以当妖娆把他从泥里拖起来时候,他还呆呆不会说话,只是又红又肮脸上挂着两道泪水刷出来白杠杠。

        应天情何曾受过这种奇耻大辱?他差点两眼一黑晕过去。

        所以当沙驰以同情怜悯表情认真问道:“兄弟,你……你怎么称呼?”之时,应天情瞥了一眼妖娆,立即毫不犹豫地回答:

        “蓝破魔!”

        蓝破魔?

        沙驰身体一滞,他很清楚这殇城魔战场上名气杠杠几位强者,其中副城主蓝极儿子蓝破魔便是一位风云人物。与眼前这一脸肿泡还狼狈不堪男子比起来,那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应该是重名吧?沙驰善意地这样觉得。

        路见不平,自然要拔刀相助,看到“蓝破魔”一脸呆样,妖娆与沙驰便也没有太详细过问他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他们都明白,有血性战士,自然不希望别人戳到自己痛处。

        败了就败了,留得性命才好。

        “我知道附近有池泉水,带他去洗洗?”沙驰总算提出了一个正常而合理建议。

        “那是好!”

        妖娆与沙驰一左一右,分别架着应天情瘫软肩膀向二重天深处泉水走去。

        应天情坐不到半米深泉水里,已经发了很久呆。

        把身上淤泥洗,他脸依旧不忍观摩,甚至因为洗去了遮掩红泡泥土,而变得加狰狞恐怖。那些大大小小肿泡把他五官挤得变形。红红白白颜色,触目惊心!

        不过应天情也不是个真正外貌主义,他远不是一般空有家世纨绔子弟,虽然他性格中也带着任性放纵,但这种情况下,令他失神已经不是自己脸有多丑。

        而是司徒醉芙为何要下这么重手?

        这次算是他运气好到爆!如果他不是一时兴起想找玉魑,而玉魑又恰好第二重魔域战场内,没有松软泥土缓冲,只怕他得生生砸死地。

        因为灵气也被封印。所以无论是驾驭蓝破魔天鹰,还是他自己御空飞行,洗除油渍之后毒一发,他就会立即陷入现状态。

        要是换了他平时习惯,直接进入魔域第二十一重天履行屠魔护城任务,那么他便会直接掉入恐怖魔物们利爪下,死无葬身之地!

        “司徒醉芙……对我有那么大恨?还是里面,别有隐情?”

        应天情坐水中,即使失去容貌与灵力,但那背脊挺得笔直模样还是让人不由地感觉到一种雍容华贵气质。

        妖娆走上前去拍了拍应天情肩,想安慰一下这个表情痛苦男子。

        她只见他蹲水里,望着自己水中倒影发呆,像极了被丑脸打击到心跳停滞模样。

        “兄弟,我看你这是中毒了,没有关系,回家找个药师调理,过几天就好。我见过殇城少城主应天情,他那一头油模样都没有你现好看?!?br />
        妖娆好意安慰,还特别把沙驰吹嘘过殇城第一美男子拿出来给眼前内心极度受伤“蓝”兄弟比较,反正她见过应天情,确是不怎么样嘛。

        什么?

        噗!

        摔伤淤积胸口一团浓血终于被应天情剧烈地咳嗽了出来!

        他瞪着浑圆眼,看着“玉魑”那温和笑,差点真背过去!

        什么司徒醉芙,什么神秘奇毒!都没有此时此刻听到这句“安慰”来得撕心裂肺!介……介么丑,还比应天情好……呜呜呜呜……忒打击人了!

        应天情简直欲哭无泪。

        “兄弟,看你血咳出来,瘀伤反而好得,不过你受伤不轻,连灵力都使不出来?;爻锹?,你与我跟玉魑一起走吧,我们?;つ??!鄙吵巯蛞涣澈炫萦μ烨槿惹榈厣斐鲎约菏?。

        一听到可以回城,妖娆顿时心花怒放!这是不是意味着她今日一天苦修提前结束了?要是能回城,她立即就把沙驰给甩了!

        “哼哼!下次你休想找到本姑娘!”妖娆内心狂喜。

        她顺着沙驰话往下讲:“就是就是,这里太不安全了,来,小蓝,紧紧跟着我们,可千万不能再让自己受伤了,我们这边走,这边走,先把你安全地送回城去?!?br />
        “谢谢!”

        应天情感激地将手与沙驰握一起,红着眼睛又看向妖娆。

        这二人不因他此时落魄而有丝毫怠慢,反而因为他狼狈而多方照顾,他心中荡漾着一股温暖感觉。

        “希望不会影响到你们积攒战功?!庇μ烨橹勒焦Χ蚤涑巧⑿?,特别是七八阶战神尤其重要,所以对二人提出回城打算深感抱歉。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先把你安全送回去才是头等大事!”

        其实就算不用甩开沙驰,以妖娆性格也绝对不会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同胞一个人游荡?;刂啬в蚶?,所以她笑容发自内心。

        以平庸脸,绽放生动笑靥。

        也许没有玫瑰之艳丽,没有芙蓉之雍容华贵,却能打动人心!

        而就三人转身之际,妖娆微不可查地抖了抖双肩,她疑惑地看着迷雾另一方,因为她能感觉到,从那方传来四股诛神威压!

        以她们现前进方向看,很就能与四股威压持有人迎面相遇。但她总觉得二重魔战场上遇到诛神强者是一件不太正常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们走这边?!?br />
        她拉着后知后觉沙驰与根本用不了灵力和精神力“蓝破天”拐向一旁小路。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