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14:荷叶鸡(一更)

    214:荷叶鸡(一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妖娆扯着龙觉离开城墙之时,龙觉还那里气得七窍生烟。

        那挥着拳头抗议上四宗把他定价太低模样笑得妖娆不行。

        “妖妖,你等着看……”" >

        龙觉眼眸幽暗,对着妖娆亮出他亮晶晶虎牙,残忍地说道:“本少总有一天,会让那些闭着眼睛乱认人上四宗掌权者们看到,这点点金铢,还买不了本少爷一条毛!”

        “哈哈哈哈,就是就是。龙龙毛可金贵了?!毖淖耪飞狭醣?,拉着他向扶鹿城传送阵群走去。

        像青魔海一样,蓝魔海四宗总坛位置也相距甚远,虽然青魔海以无边海域为宽广,海面上漂浮着数量众多,大大小小人族、魔族聚居地,但神宗,星月圣地,昆山宗与天门宗可粗略地视为分布于蓝魔海东、南、西、北四域。各占一片大陆并控制着数量众多卫星岛屿。

        它们是与魔族对峙强人族力量。

        这四大宗门对青魔海下宗掌有绝对控制权??梢运登嗄ШA髟频?,伏虎山,仙池圣地,道宗,朔北……这些为人耳熟能详大型门派其实就是上四宗青魔海代言人。

        上四宗门底蕴极深,恐怕自初元世界有历史记载之时就屹立于世,只有一些隐世荒古世家历史能与其媲美。谁也说不清上四宗门究级力量到底有多惊人,众人只知寻??杉淖诔だ隙家盐涣刑烊司?,不要说它们宗门总坛上空时不时出现七彩祥云。只有强者云集,才能积聚天地霞光。

        所以妖娆以为,世人看不到极深处,上四宗真正强者已远远超过她预计。

        要想如此庞大宗门内寻找一个封存了数万年秘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但就算是大海捞针,为救血祖,妖娆也只能试上一试。

        扶鹿传送阵上分别,时空力量送妖娆前往神宗封神大陆一座主城苍海。

        因为神宗势力范围极大,旗下控制人族聚居地以千位计数。所以妖娆只能挑捡着比较封神大陆主城而去。

        没有龙觉陪伴,妖娆并不觉得孤单,因为她驭兽环里还蹲着数十位魔云宗强大长老,他们虽然被化龙诅咒封印幻阶,终生无法突破战神十阶巅峰,但其实战力各个都诛神以上,何况邪冰还持有欧阳家传世重宝广寒弓。就算遇到危险,群殴之……也必能让她脱离险境。

        所以就算是来到这片正想追捕她神宗地界,她依旧心情很放松地大摇大摆而行。

        神宗长老们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洪荒秘境中手持半极道幻器如芸花一现后立即决绝消失女子现会如此坦荡地行走他们眼皮底下。

        他们中某些人甚至还一直猜测着妖娆此时所位置。

        神宗总坛千山堆云,有巨大虹彩从东方升起,直跨入天际另一边。

        天空中飞翔着各色禽鸟与御空战神。

        一派恢弘祥和,这便是盘踞于蓝魔海封神大陆中央神宗总坛。

        十八座主峰通体发光,与流云殿相似,因山聚灵宝而光泽不凡,但那些不是镇山幻器发出气息,而是主峰上坐镇强者,**以堪比天阶幻器。所以各自主峰上空蒸腾出虎豹云雾般天地异象。熟悉神宗各主峰封山尊者长老们会凭借山势看出主事者修为是否又有精进。

        这种实力外显,既是神宗传统,也是一种对其它主峰威慑与尊敬。一眼看去就能分辨封山尊者强弱与幻技特点。

        只有这种相互比较,不断突破,才能带动所有弟子们疯狂地幻修。

        某一主峰峰顶金碧辉煌大殿内,几个胡子白花花老头还正一边喝茶一边闲聊着一件与妖娆十分有关消息。

        “流云殿被全灭了?!币桓龌ㄒ吕险叻路鹣袷翘崞鹨患∷善匠J乱谎?,以手指轻轻地摩挲着玉制杯口。

        “也不知道幕后黑手到底是什么人,不过道宗那老疯子子衍肯定算一个?!弊ㄒ吕险咦蟛?,是一位一脸戾气黑衣人。

        他鹰一样眼眸直直地看向远方,仿佛透过青魔海与蓝魔海百万里云层,他依旧能看清当日发生一切。不可直视眼!

        这时,一直坐首座青衫老者突然发话。

        “那道宗疯老头一直不肯加入我神宗,不过以他那疯疯癫癫性格,还是由他去吧?!?br />
        青衫老者挥了挥手。那庄严模样让人一看便知他是众人中强者。

        “反正东陆,流云殿坐大时间也太长,若不是给那老家伙面子,老夫也早想肃清流云殿内一些愈演愈烈罪恶。现有人帮助出手是好,我们神宗既不驳那老家伙面子,又能让东陆势力重洗牌。只要把子衍看紧一点,不要让他乱来,其它……由他去吧?!?br />
        吓!

        这神宗一干老头子到底说些什么?

        还有什么人能被他们敬畏与忌惮?被他们称为“老家伙”人,虽然未提及姓名,但他势必与流云殿有着万缕千丝联系。难道是那第九峰洁白羽毛主人?一切都是个未解之迷啊。

        “让老夫意是,当日攻打流云殿有三股力量,一为道宗,二为东陆散修,第三……就是那个手持半极道防御大阵女修?!?br />
        首座上青衣老者一直没有停顿,以他那特有浑厚嗓音不断述说起来。

        “当时我宗长老传来灵珠状半极道幻器出世之时,老夫还并不怎么意,一个区区九,十阶小小战神,就算机缘巧合下洪荒秘境内寻找到半极道幻器又如何?失去逆天重宝,她还是不值一提小辈一个。得宝容易守宝难,只要某日她被稍强一点战神认出来,好不容易拥有一切又会立即失去?!?br />
        青衣老者话引起座众人点头称是。

        “她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逃离上四宗招揽,老夫本以为不久就会听闻她被人抓获消息,但一直都没有等到那一刻,于是老夫又猜测……她是畏惧宝物被人觊觎,所以效仿子衍,躲洪荒秘境里没能出来?!?br />
        “如果她一直躲洪荒秘境等待下一个万年开启,也不失为一种?;ぷ约罕苁乐?,但老夫万万没有想到攻打流云殿行动中会听闻她消息?!?br />
        青衣老者眉心一缕青芒郑重地闪了闪。

        “她以何种方法避开洪荒秘境开启时四大宗门天罗地网搜捕?还有……让老夫感到吃惊是短短时间内,她居然已经晋升诛神中期,这女子手段与成长速度,不得不让我们这些老头子为之震惊。想想老夫当年……恐怕也没有这种资质吧?”

        青衣老者一边说一边陷入了回忆。目光悠然投向远方,良久才重回过神来。

        “这女子我们神宗一定要收入麾下!”他握了握拳头:“不仅是半极道幻器,还有此女惊世骇俗天赋底蕴,敢四宗追捕她风头上这般大摇大摆进攻流云殿,还毫发不伤地得意离开。这心性,这果断……如果不陨落,千年之后,她必是震慑一方强者大能?!?br />
        “不能培养这样敌人!”一抹果断之色闪过青衣老者眉心:“我们一定要招揽她!”

        “是!游龙长老说得是!”

        座众人心悦臣服地拱手说道。

        青衣老者微微一笑,高高座椅之上扭了扭身体,而后众人只惊觉一阵狂风吹过,那首座上人影已经不见了踪影!

        几个长老吞了吞口水,以神识查探了数次才确认游龙子确已经离开。所以原本寂静有序气氛立即又炸开了锅。

        “什么鬼东西,不就是一个嚣张又一时运气好一点小小女修吗?”有人伸着懒腰。

        “就是,老夫看她身上,也就半极道幻器可取?!?br />
        “如果有一天她遇上老夫,只要失去她手中半极道幻器,她不过是一个手指可以捻死蝼蚁?!?br />
        “对!绝对夸大了,原本进入洪荒秘境弟子就有二百年年纪限制,现离秘境历练结束才多久时间?能让一个九,十阶战神立即变成诛神中级强者?哈哈哈!这是老夫听过好笑笑话!一定是认错人了,攻打流云殿诛神级女修,可根本没有动用半极道幻器,而是使用了兽神?!?br />
        “啧啧!兽神召唤师也不得了,只怕是哪个荒古隐世世家嫡女,不知道怎么着被流云殿一些不长眼得罪了,才兴师动众出山,一举把恶徒弟歼灭?!?br />
        ……

        房间内神宗长老们还不断意淫,事实被他们越扯越不靠谱。不过这样正好帮了妖娆一把,因为敌人轻视,正是她生存土壤。

        游荡封神大陆苍海城内妖娆有些理不清思绪。

        神宗不是流云殿,硬闯肯定不行,她可没有命去直接得罪那些变态神宗大能。只有悄无声息地打入内部才是王道。

        原本妖娆以为神宗地界上,会很轻易地找到神宗收徒弟分坛。以她实力,想进入一个分坛当弟子简直是易如反掌,再通过分坛到总坛,先从外门弟子做起,总能逐步靠近神宗核心势力。

        可是……无论她怎么寻找,得到答案都是:神宗近不收徒!连烧火丫头都不收!

        这可把妖娆给愁住了,不能进入神宗内部,又谈何寻找神宗隐秘?为了打听消息,她甚至把苍海城内每一家酒店都走了一遍。这种传说中只要坐下就一定会听闻自己需要信息消息集散地,她也没有如愿听到自己想要东西。

        “我下一步,该怎么办?”妖娆托着下巴,漫无目行走于苍龙城宽阔大街上。蓝魔海,她还真没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朋友,龙妈离开神宗太长时间,也说不清楚神宗现格局。

        神宗收徒门槛向来极高,但妖娆万万没有想到它能高到这种地步,自洪荒秘境开启,东陆出口招揽了一批青魔海佼佼者后,神宗就闭门谢徒,不再招收封神大陆各地才俊。

        若要等到下一次开山收徒,恐怕得遇到又一次大范围试练,神宗长老才会去幸存者里挑选合适弟子。

        时不我待啊啊啊啊……

        妖娆一边想一边睚眦欲裂,她可没有那么长时间去等待,这偌大神宗,不可能一万年才收一次徒弟,一定有什么特殊入门之道,只是这些隐秘寻常平民小酒店里打听不到。

        就她暗自猜度之际,宽阔大街上正好迎面走来一位衣着华丽,白发梳得一丝不苟,模样威严无比老者。

        只见那老者足踏金丝绣鞋,腰系紫金绶带,以宝石装饰衣领袖口。身上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霞光。从他身上散发出强者气息,还有那尊贵气度,顿时让周遭行人无不退避三分,半蹲着身子一脸敬畏地看着这位老者。

        何人能苍龙城内以这么高贵姿态出现?

        此老者身份众人心中已经呼之欲出。他一定地位不凡,实力卓越,有可能……他是神宗某一主峰强大内门长老!

        吓!

        一想到这里,退于道路两旁人们立即闪起各种崇拜与艳羡星星眼儿。甚至还有人拼命吸着空气里散发甘甜之气,仿佛多闻闻强者身上汗臭味儿,自己也能飞黄腾达一般。

        妖娆目光掠过整个街道,并没有这华服加身老者身上多停留一秒。

        因为她嘴馋了……

        有句话是怎么讲来着?对了……化忧愁为食欲!

        虽然晋升到她这个高度,吃不吃东西都无所谓,但妖娆还是一直保持着敬重天下美食良好习惯。有些宗门弟子为了静心幻修,以进食这些所谓“五谷糟粕”为耻,自突破战神七阶之后,只饮山泉服灵丹,好让自己身体内没有任何杂质,只存精纯灵气。

        但妖娆却背其道而为之。一来是因为她从不入宗门,自然没有严苛宗门清规束缚她,二来她也确是个吃货,只不过有帝岚吃王先,她这一特点也便显得没有那么打眼而已。

        “无论是平常人还是诛神强者,开心才能好好过日子,好好修炼嘛!”妖娆拍着肚皮,拼命吸着空气里传来香气,然后向大街一侧奔去。

        也不知道这西大街上沿街叫卖到底是苍龙城什么特产,以荷叶包裹,放蒸笼里蒸得百米飘香。凡是苍龙城居民,经过西街口时,十有**都会买上三五个放提篮中带回家品尝。

        哗啦哗啦……

        妖娆口水立即流了下来,她急急地冲上前去,正好与那迎面走来华服老者错身而过。谁也没有注意到谁。

        妖娆站小吃摊前,急急掏着袖口中零钱,因为出行匆忙,她也没有过多准备财物。所以袖袋里多是金铢,只有很少几枚铜币。

        摸到一枚……是金铢。

        摊主瞪大眼睛笑了笑,摇着头,表示找不开那么大钱,要是以铜钱与银币换,妖娆可要背上一大堆零钱呢。

        “啊,我都忘记我是个富婆了呢?!毖底院眯?。手里举着那枚金铢又袖口里继续摸了起来,她可不是元方,只要随意沾下手就能分辨钱币大小,甚至精确地说出铸造年限。

        所以这次,她直接以神识注入自己衣袖,这才精准地揪出了七枚铜钱,从那一脸慈祥摊主老婆婆手里接过了那包热气腾腾荷叶包。

        “呵呵呵呵?!毖踝耪馊群鹾鹾梢斗?,笑得格外开心。

        然而就数秒之前,那原本与妖娆错身而过华服长老却突然竖起了耳朵,他听到了一阵金铢翻动声音,这特殊而美妙响动可逃不过他老耳!

        于是他立即驻足,回头之后马上视线范围内找到了一个圆圆脸儿,正捧着荷叶鸡傻笑女子!

        “我擦!”

        老者眼陡然狠狠一缩!死死地盯着妖娆双手,以及她手捧物品。

        “女娃娃!你怎么能这样糟蹋你自己!”

        华服老者皱着眉心毫不迟疑地大步向前,一边冲着她大叫,一边挥起大手欲把妖娆手里捧荷叶鸡打落!

        妖娆脸上笑转瞬即逝。她手,电光火石之间。她双手以得不可思议速度避过老者拍打,瞬间又恢复原状。老者连她手风都没有拍上。

        “咦?”华服老者诧异地低头。自己刚才……是眼花了还是手抖?怎么什么都没有触及?他顿时尴尬地抽了抽嘴角,拍出巴掌还僵直于原地。而那姑娘……

        噗!

        正香喷喷地啃着荷叶鸡,一脸单纯无辜地看着他!

        “咳咳……咳咳咳咳!”

        华服老者顿时无语了,他以一阵冗长咳嗽声掩饰自己尴尬。而后压低了嗓音,以责备语气斥责妖娆道:

        “姑娘,看你根骨奇佳,水骨冰肌,是一位很有潜力后辈,怎么能贪一时口胃,吃这些气息杂驳凡人食物破坏自己体内灵气运行呢?老夫看得心痛哇!”

        “我咬!我咬!我咬咬咬!”

        妖娆心满意足地鼓着腮帮子,细细品味这蒸得米饭浸入荷香,鸡肉细腻鲜美荷叶鸡。根本听不见老头儿说任何话。" >

        ------题外话------

        下午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