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88:巨型板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崩!”

        只有这嘹亮一声长啸,赤红炎龙立即腾空而起,围绕巨龙身侧两道伴生龙影散发出强大威压震得流云殿锁山大阵隆隆作响!

        狂风倒卷,立即打乱鹤大人与云鹏子、流云圣王步伐!

        此赤焰狂风下,刚才还毛色发亮白鹤差点就被明火烧成了秃毛鸭……

        天空中顿时火光飞腾,巨龙喷出火浪把流云神鹤团团包裹,若不是鹤能借此地浓云护身,只怕早已经被火焚身!

        流云殿锁山大阵不愧是号称东陆第一防御结界阵法。传说主阵由七十七道蕴藏着不同玄机辅阵环环相联,又数万年间不断被后世能人异士不断加固,这“能人异士”中一定还包括了空空贼老头儿那几个名字坑爹师弟们。就算五衰强者亲临也无法振动其根基分毫,所以龙觉与炎搅起风浪还不足以把这燎原之火真正泼洒流云殿总坛大地上。

        龙觉长啸声中,来不及刹住脚步流云圣王一头撞入妖娆视线。

        “是你们杀我徒弟!”

        流云圣王一生富贵荣华,从来没有此时挫败,自然听不进云鹏子忠告。伸手召唤出一头双头四角白色蛮兽就向眼前那一直被赤发诛神?;ぷ排悠死?。

        “我送你去陪他?!?br />
        妖娆冷冷一笑,手中捏着从刚才从流云十子手中削来玉戒轻轻捏碎,一团精纯力量立即被她握于掌中。从刚才猜想到现亲眼看到流云殿圣王,她能笃定这玉戒上一定烙印着这尊贵圣王气息。

        用他本源力量来攻击他本人……

        呵呵,很不错想法。

        “去找你徒弟吧!”妖娆一声咆哮,手中顿时爆发出一股惊人力量!

        那光柱仿佛是光又好像蕴藏着水,令天空与大地像镜面般同时倒影出这道光束投影,给人一种诡异感觉,好像整个天地因此而变得通透鉴人。

        因力量……而改变天与地特质,从而将被攻击者直接锁死力量前进轨道上!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已经不属于纯粹幻技,而是幻技中溶入施放者天道!

        这光与水力量下,篡改规则之力!

        喔?!

        妖娆目光一震,对玉戒捏碎之后会出现这样场景有些吃惊!

        她刚才能体会到玉戒中力量不凡,但并不知晓这力量中所蕴藏天道居然有篡改规则之力力量!这已经远远超过一个十阶战神极限,看来流云圣王之所以坐镇流云殿这么长时间……也是有原因。

        因为这光与水幻技出现,妖娆便停下步伐,认真地揣摩起这力量中玄机。

        她托着下巴陷入沉思表情看得流云圣王一阵呕血!

        这货是来气死人不偿命吧?不但用自己赐给弟子保命玉戒反过来攻击戒指主人,而且这么激烈交锋下居然能厚颜无耻地揣摩起幻技中天道玄机!

        “这是本尊力量!区区一个臭丫头,怎可能盗我力量岂能将它反噬于我?”

        流云圣王愤怒地大叫,伸出手欲将妖娆施放出光与水之力重收入囊中。

        那是光天空中行走痕迹,于苍穹与大地同时交相辉映,所以牵引一力而是于天地复刻出另外两道光束轨迹!虽然犹如镜花水月,但却与中央光束力量呼应,同时复刻了它力量!

        妖娆后一刻仿佛看出了这力量门道,虽然不甚清晰,但也她心中打开了另一扇窗。这是不同于言出法随或者领域另一种天道用法,改变和创造出一种生规则。

        虽然这规则不能长存于世,经不起岁月磨砺,但用于瞬间杀敌……足矣!

        “破!”

        就流云圣王伸手欲收回自己力量时,妖娆轻轻地哼了一声“破”字。那向前疾行光与水之幻技中,立即浮现出一抹妖治黑芒。

        破天揸!

        妖娆自然不会把杀招赌他人力量上,而是向流云圣王轰出玉戒之力后立即其中加注了自己破天剑意。

        流云殿圣王眉头一紧,直到手捏自己力量这一刻才突然感觉到莫大威胁!

        “你个小畜生!居然玩阴!”

        已经来不及躲闪!正因为太熟悉自己力量,自信能将它收回,所以流云圣王根本没有试图躲避向自己飞来光束,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光束内竟然暗藏玄机!

        嘭!

        一声巨响眼前爆开。

        一阵剧痛立即蔓延周身!只见流云圣王一身是血,整个右臂已经不见踪影!

        他身体实彪悍!因为妖娆破天指可是蕴藏着崩山之威,而他这么近距离之下接触,竟然只崩断了一只右手,不过从另一面说,妖娆实力也不能不被称之为恐怖!因为她对手可是东陆第一大派圣王啊啊??!

        “你是……妖娆?!”

        云鹏子一张脸写满了惊愕,简直连嘴都合不拢,他大喝着道出实情!

        这一声吼叫简直让流云山脉风云都变了颜色!

        “我流云殿与二位有什冤仇?非要如此争锋相对?”

        一提到这个名字,云鹏子自己也相关当忌惮!根本没有意流云圣王伤势,而是语气里带着商讨意味。

        洪荒秘境里流云殿弟子可是没有得罪这恐怖女娃娃,封锁秘境出口事也是上四宗干,跟他流云殿一点关系都没有!

        “妖娆!”

        流云殿圣王捂着自己右臂伤口,这才陡然明白刚才为什么云鹏子太上长老会此时忌惮!

        “不错,我是?!?br />
        妖娆一步迈出,那步伐仿佛瞬间从这座高山走向另一座高山,给人一种只能仰视仓惶感。

        她笑盈盈震着衣袖,一尊月白色小鼎立即从袖口内飞了出来!因为满腹都盛放着从磐石城战场上装回来活人药汁,所以小轮回心满意足地发出水满溢出哗哗声。

        “我是来,屠宗!”

        妖娆嘿嘿冷笑,绝对不给云鹏子与流云圣王半点喘息或者逃遁报信机会!

        她血液经脉中沸腾,不一会只觉得眉心一痛,一尊巨大王座立即腾空而起!

        轮回兴奋地战栗,立即迎着生机死灭枯骨王座疾速飞去!

        铮!

        一声清脆响声,二者立即完美地结合一起!

        轰轰轰!

        就轮回鼎镶嵌枯骨王座这一刻,那气息低微色泽暗淡枯骨王座立即爆发出巨大生机!

        妖娆单脚点地,立即一跃而起坐了那骨光嶙峋巨大王座之上,一股肃杀风如铁耙一像立即地面上卷起一层土!妖娆放声大笑!

        此时身上白裙,给人一种圣洁感觉,但女子坐下骸骨坐榻,却让人一眼望去立即不寒而栗!

        那都是由散发出点点玉光强者骸骨堆叠而成,数量成百上千,都被迫弯曲成各种各样狰狞扭曲形状。

        曾经只是听称,但此时一见,真是让重伤身流云圣王与云鹏子肝胆俱裂!

        此王座横空出世,仿佛瞬间就吸走了天地间所有蓬勃生机,就连流云圣王本已止血断臂都立即又开始血流不止,肩头甚至有皮肤**骨头发黑趋势出现!

        嘶!

        天下至邪之物!

        整个流云山脉因此邪物出现而不断震动!

        树木哗哗作响,天空中不断出现仓惶远逃飞鸟!与巨火纠缠鹤大人发出阵阵哀鸣,这忽如其来黑暗之息震慑之下一个趔趄被火焰束缚了羽翼倒吊起来!

        “我是流云山脉镇山端兽!放了我!放开我!”凄厉叫声此时显得那么滑稽可笑。

        “不!不!不!不要!”

        云鹏子抱着头一阵求饶!根本已经忘记自己是诛神强者身份!这等恐惧威胁之下,他那脆弱意志根本经不起枯骨王座碾压!

        其实暗力本身并不狂邪,只是因为枯骨王座此时驾驭者心中充满无情与肃杀,所以那些顺着玉骨丝丝缕缕向天空蒸腾而起黑暗力量中也顺带夹杂着邪恶与嗜杀。

        看到流云圣王与云鹏子抱头鼠窜模样妖娆一阵舒爽,她要不是流云殿上层长老们都不知不觉就被碾灭,她要他们体会恐惧步步逼近又无从抗拒感觉……

        所以她才慢慢引十子,引圣王……后是引太上长老……破锁山大阵!

        眉目轻扬,妖娆座下枯骨王座发出咔嚓咔嚓骨动声,那清脆又单调声音让云鹏子与流云圣王立即寒从脚生,想逃也无处可逃。

        龙觉看着被龙火束缚住鹤大人,一阵狞笑地从储物袋中拿出香料与盐巴……

        “我是尊贵神鹤!鹤大人!”毛都被烧秃了某鸟还不断挣扎,用它那沙哑破锣嗓子大声陈述着自己身份尊贵事实。

        “我……我日!”

        看着龙觉嘴角上挂着晶莹水气,嗅到这赤发变态手中那些瓶瓶罐罐内装调味品味道,鹤大人疯狂叫嚣立即变成了哭腔:“我是老水鸭……太老了肉不能吃,呜呜呜呜……救命啊啊??!我真不好吃!”

        看到云鹏子与流云圣王见势要逃,炎立即天空中围成一个巨大火环将这两个老不死圈其中!

        而妖娆所坐枯骨轮回则直接升到天幕之上,以不容阻拦之势疯狂向下一压!

        “我看你有多硬!”

        嘭嘭!

        火星四射!枯骨王座与流云殿锁山大阵之间立即升起道道细小裂痕!

        虽然没有一击之下完全把这坚如磐石防御结界给震碎,但枯骨王座力量真是不容小觑!

        这是妖娆与龙觉任务……一定要轰开锁山大阵,才能把隐藏流云殿外各处道宗死士都放入内殿大开杀戒!

        这一轰之力下,云鹏子被震了个双眼冒金星,而流云圣王是心魂震碎,命悬一线!

        难怪妖娆之前不对二者痛下杀手,那是因为二种极强力量相互碰撞……足以直接夺走二人性命!

        “起!”

        妖娆惊叹于流云殿锁山大阵之强悍,想当年枯骨王座可是经得起莫里斯海沟碾压逆天幻器??!

        不过她并不气馁,而是再一次命令枯骨王座腾空而起……当板砖也要把整个流云殿拍个稀巴烂!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