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75审判二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我去也!”那临阵投敌九阶战神打破自己面前结界,纵身跃出!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九阶与十阶战神想叛逃,那阵势简直拦也拦不??!磐石城内强者势力本来就鱼龙混杂,有很早前就跟随老羊手艺匠人,也有磐石建城之后依靠战功积累不断坐上高位青魔海各地逃犯与暴徒。

        大家都因“利”而聚,此时危险当头,自然各保息身平安。哪里还管城不城?主不主!

        “雪无大人!”

        一些真正与城主交好势力掌权者纷纷抬头眺望那坐于白孔雀之上病弱男子,他肌肤苍白,四肢无力,只有凌厉目光却此惊变下依然保持平静。

        渀佛白川暴风雪从来没有把他吹倒,所以无论任何风暴都无法侵蚀他单薄身体。

        磐石城主不,但这单薄身影却给了众战神们坚实有力心灵支持!

        一个白发苍苍域主级战神狠狠地抡着手中双锏,目光划过要离黑马车辇后那傀儡“城主”身影,知道这已经是雪无大人能为磐石城做好掩饰。

        城主不……他们还!

        老头儿双目一缩,顿时扬着长须大吼:

        “谁敢叛变,第一个就要死我虎贲双锏下!”

        老者话音刚落身影便动,刹那血光纷飞,一个站这狂野老者身边,正欲御空飞离磐石城墙年轻八阶战神立即被老者手中幻器开腔破肚,惨死于城墙上。

        叛变者一半身体挂虎贲幻器尖端,一半身体因为跃出城墙礀势而跌落城下!身首异处……惨死!

        扰乱军心者……杀!

        虎贲一身浴血,银甲瞬间变成妖邪红衣,但这恐怖而霸道杀人场面,顿时熄灭了场一部分人心中挣扎火焰。

        叛徒是可耻!特别是这未战便降时刻!

        众人脸色一阵惨白。

        就算虎老头当日也曾看见城主昏迷不醒模样,但他依旧毫不犹豫地站了雪无大人身边。这种气魄才是真正勇者。从城墙头上纵身跃下高阶战神立即减少了一半不止!

        我擦!

        “为毛???”

        “为毛将领们之间气氛那么诡异?还有人居然不要脸投敌!城主为什么不出手阻止?”

        底下一干士卒们纷纷一头雾水,而城下玫瑰妖女大笑声则继续传入众人耳际!

        “哈哈哈哈!你这蝼蚁拦他们做甚?反正你们城主都已经死了!磐石破城根本经不起本尊碾压,想活命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得好!”

        夜玫瑰眸光湛湛,犹如已将磐石城收入自己怀中。

        她知道这些顽固守城战神们软肋,没有了城主……他们屁也不是!

        震惊!不知城主重伤昏迷众人身体摇摇欲坠!

        “她……她说什么?”

        不等众人有所反应,夜玫瑰话音刚落,一股极为恐怖威压顿时拔地而起!

        铮!

        罡风空气中搅起金属般锵声!

        那沉沉杀气如一只巨大手掌,紧紧扼磐石城外结界咽喉上,顿时勒得结界噼啪作响,阵法内出现如果蛛网一般裂痕!

        夜玫瑰发威了!

        一只纵长百米妖兽横空飞起!

        只见妖兽鹿脸鹰喙虎身蝎尾!

        像各种恐怖怪兽身体部分结合体。身上七十余株带刺黑暗毒玫瑰花藤从天空拖沓于地,那些带着荆棘毒藤划过冰原冻土,顿时令那些即将成熟青稷麦田大片枯萎!

        那珍贵粮食顷刻间化为毒水场面看得人心头发酸,睚眦欲裂。特别是那些玫瑰倒勾上还倒吊着一些麦田守卫兵尸体!赤血顺藤蔓横流,场面异??植啦伊?!

        夜玫瑰一脚踏巨兽头顶上哈哈大笑!火爆身材极度刺激着众人心脉!恐怖威压震是得磐石战神们双脚发软!

        这可是夜玫瑰有名杀人招术:“花开满野”!

        这极好听幻技名称下隐藏着她令人发指无情与嗜血!

        当七十二株黑暗毒玫瑰长如

        瀑布藤蔓上都挂满敌人尸体时候,那些鲜血浸渍红花绽放,可不就叫“尸殍遍地,花开满野”吗?

        背负着七十二株黑暗毒玫瑰四不像妖兽,就是尸体好展示平台!

        一股浓郁咸腥味儿顿时冲入磐石城上众人鼻腔。那浓烈又令人作呕气味简直让人灵魂战栗,手脚发软!

        要浸透多少血……才能积累如此浓烈血腥气?

        看着那些垂落地,足有好几百米长毒花藤,所有人心脏都傲然停止跳动!那些密密麻麻枝叶犹如妖女索命长发,带着让人窒息邪念沉沉向着磐石城推进!

        光是这玫瑰之吸血者坐辇就有瞬间毁灭半个磐石城力量,不要说她身后那黑压压一片御空而起,或乘飞禽,或御法宝高阶战神!

        所有人狠狠地打抖!

        “不是吧!雪无大人?我们城主死了?”

        “给我们一个解释??!”

        “城主大人怎么不出声?!难道玫瑰妖女说是真!”

        夜玫瑰冷酷无情笑声顿时磐石城上掀起一阵疯狂风暴!流言再也无法止步于少数人心头,越来越多民众将这一事态极度扩大,欲求真相人们差点从内部把坚实城墙给震塌!

        “难怪有位高权重者临阵叛变!”

        下面士卒们想了想事情前因后果,又把连日来东方雷鸣与现城主重伤传言结合一起,顿时于心底涌起一丝吐血心情!

        “城主哪里?”

        怒咆与质问声汇成风暴!

        此惊人变故刺激下,又有低阶战神开始出逃!

        众人翻得翻墙头,砸得砸门……

        夜玫瑰还没有动手呢!城内恶徒们就都从北门逃了个清光!

        城中只剩下一些祖祖辈辈生活磐石城内,或者无论生死都簇拥城主,渴望并坚信城主大人描绘出生活百姓们。

        “我们城主是好城主!”那些终日街头以打劫为生石刻匠人们没有一个离开。

        “是啊,是城主救了我们性命,教我们以暴治暴,教我们装成邪恶无耻模样把白川百姓们受罪再报复到那些外来者身上,就是从上四宗逃来混蛋们把我们家园搞成这乌烟瘴气模样!其实我们都想过太平日子?!?br />
        曾经还想打劫妖娆老王嘴里叼起一杆烟袋。默默地蹲大树旁抬头看天。

        “我不走了,反正白川之地除了磐石城,老子也找不到其他能落脚地方?!庇腥艘黄ü勺厣?。

        “俺也不走!磐石城可是养活了数十万手工匠人,俺也是被城主大人救来,所以避免了去旭日城,梦幻城,玫瑰城做苦役命运,俺哥哥就是死旭日城里,所有俺死也要死磐石城里,这是我家,白川后自由之地!”

        百姓们议论声越来越高昂。

        放眼望去,那些仓促逃离磐石城战神们大多都是流窜于白川暂居磐石城恶徒,真正习惯磐石城较自由生活“匪徒”与百姓们宁愿死也不愿意离开他们好不容易建立家园。

        白川如此之大,可是除了磐石城,他们……已经找不到别家!

        希望磐石城能如磐石一样坚硬,幸运地渡过这场?;?!

        杀鸡儆猴虎贲老头脸上一阵青白,数量惊人叛变者,他简直已经来不及下杀手!

        虎贲一脸仓惶地看着雪无大人,那比雪还干净冷咧男子却一直端坐白羽孔雀身上没有说话。他冰蓝色眼眸倒影着白川天空与白川大地。只有夜玫瑰足下之妖兽他眼底投下幽暗阴霾。

        “大……大人!”

        那些打定主意跟随雪无战神们都期待地看着蓝发男子孱弱但孤傲背影!

        跃出城池叛变者们很就汇入玫瑰城大军铁骑下,虽然立即被俘虏成为奴隶,但至少比顽固不降者们多了一丝生机。磐石城结界不断崩毁,那稀薄界壁上已经布满蛛网一样裂痕。无数风,水,光,火,土奥义打到结界上,从细小裂隙中透出丝丝缕缕纷乱杀气!

        城要破了!

        “城主不,我们!”

        留下众人疯狂呐喊!

        虽然不少同伴逃跑,列阵形有些空旷,但是他们却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团结与热血沸腾,因为现守护自己左右,都是已经将生死抛于度外,能同生共死好兄弟们!

        无数灼热视线落雪无左参单薄肩头,众人只等着雪无大人一声令下,便冲破结界杀入敌军!不管是胜是败,杀一个保本,杀三个不赔!

        至少下地狱时候,腰杆能挺得直一些!

        强盗也是有尊严!

        雪无仍未动,但众人能听到他沉沉呼吸声?!安灰?,相信我?!鼻宓粲薪炼缭屏α?!

        “你们这些不长眼睛狗东西!看到我们尊贵玫瑰女王还不下跪!”

        玫瑰城拍马屁者一波又一波狞笑着驾幻兽向脆弱结界扑来!

        夜玫瑰得意地站妖兽头顶上冷笑,没有巅峰诛神此,她收取磐石大地,易如反掌!

        只见一个青铠战神坐一条赤羽双头蛇身上隆隆向结界碾来!一般有头脸磐石战神们都认得出这青铠男子身份!

        玫瑰城第三勇者洛克斯,对玫瑰妖女钦慕已经久,是一个初级诛神强者,不折不扣邪恶狂徒!

        洛克斯目标直指虎贲老头!因为这老者第一时间遏止了磐石城高阶战神大批量叛变,这令他十分不爽,不给美丽夜玫瑰城主面子,就是不给他洛克斯面子!

        “你去死吧臭老头!”

        洛克斯手中捏起风之奥义,配合着赤羽风蛇强有力冲击力狠狠撞虎贲老头面前结界上!

        轰轰轰!

        排山倒海声音响起!空气中景物一阵扭曲,而后结界便如同风化石粉一样簌簌地掉落下来!

        一阵迅猛风从结界破口处猛烈地吹到虎贲老头儿脸颊上!带着血腥味儿冷风顿时激得虎贲一阵哆嗦!

        “哈哈哈哈!无主之城,你们都是些老子一只手就能捏死丧家之犬!”洛克斯双手狠狠向外拉扯,他惊人巨力之下,结界破洞被他越扯越大!

        结界……开了!

        与此同时,一条由夜玫瑰足下毒玫瑰发出墨黑色荆棘顺着洞破结界豁口,急速向磐石城墙上众战神们扫来!

        杀伤效果惊人!

        那些叛逃后被俘虏胆小鬼们看到这一边倒场面,纷纷于心中庆幸自己“正确”决定!

        看到雪无左参仍一语不发,虎贲老头儿眉头紧紧地皱一起。他抡着手里双锏,振臂高呼:

        “跟我走??!不要让他们冲进来!”

        此时虎贲老头儿形象分外高大!不说玫瑰城洛克斯就已经高过他一阶一境,就连那带着毒瘴狠狠抽来荆棘藤条都携带着令人灵魂悸动力量!

        数十位驾驭苍狼虎豹高阶战神立即响应虎贲老头儿号召急急向前冲去。那粗大毒荆棘横扫过一角城池,立即将建城所用坚硬黑石扫成一片斎粉!

        天空中石屑飞扬,每个人神经都绷得紧紧,渀佛只要一个不小心,下一秒自己便无法再呼吸到白川大地这混沌但珍贵空气!

        杀!杀!杀!

        天空中人影翻飞!罡风不灭!

        而就虎贲召唤光耀烈虎将与洛克斯赤羽巨蛇短兵相接之时,一道冷咧声音突然从被人遗忘要离黑马轻车帷幔下幽然传出!

        那熟悉声音不由让人身体剧震!

        “是那个王八蛋说城主死了?”上扬语气,带着极度不满意味!

        不会吧!

        就众人呆滞之际,一只大手陡然从帷幕下伸出!

        那掌纹清晰大手立即幻化出一个巨大虚影,轻松地扼住了不断城墙上不断飞腾毒花藤蔓!

        狠狠一掐!

        嘭……嘭嘭嘭嘭!

        从虚影之手握着藤蔓地方开始,渀佛有什么巨力由内而外攀附着藤蔓逆生长方向连连爆破!

        “啊啊啊??!”一道高亢而凌厉女声夜玫瑰妖兽坐驾上响起!一株由毒花幻化木灵立即爆体而亡!

        我擦!

        好惊人身手!夜玫瑰倒不心痛她毒花木灵,死了一株还有七十三株!但是让她睚眦欲裂目光泣血是……这出手之人是?

        一道矫健身影从轻车内如黑色电芒一样横空而出!

        手中凌厉飞刀比他身影!直指石化于豁口处还未与虎贲交手洛克斯!那让人灵魂深处悸动威压,那刁钻古怪出手,实让身经百战洛克斯都无从防备!

        “洛克斯,退!”

        玫瑰城其它战神强者们纷纷下意识地扼着叫喉咙大叫!就算远处,他们也诡异地感觉到了那黑影带给他们威胁!

        而下一秒他们只五内重伤地看到洛克斯已经被看不清风影直接凌迟于风中,皮肉如花绽放,渀佛是雕刻艺术一样不过眨眼时间内就被飞刃剔成了一具完整骨头!

        我擦!

        这种程度虐杀已经远远超过众人想象!被虎贲召唤出来勇敢无畏光耀烈虎王都被吓得夹起尾巴冲入老主人怀里呜呜直哭!

        要是它能说话,必然是:“奶个腿了,吓爆俺虎爷爷肺了!”

        从车驾中冲出黑暗哈哈大笑!削掉洛克斯一条命夺魂风影萦绕这黑影四周,掠起腥风阵阵!从那黑色铠甲下散发出威压只让人无法直视,此人澎湃灵气下,被洞破磐石城结界又有复原趋势!

        “一群鳖孙子!打破老子城……赔钱!你们以为养家糊口容易么!”

        男子露出一张狰狞疤脸,三道极深刀伤渀佛刻入骨髓,将男子唇角不自然地翻起,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犹如冷冷讥笑一般。

        “你们内心贪婪邪恶,为谋求利益不惜撕破昔日情谊,我审判……你们……死罪!”

        这霸烈长啸声所有人脑海中激荡!灼热力量正沸腾着他们原本已经死寂灵魂!男人子说话瞬间,背后陡然升起一道极烈光束!

        轰!

        石破天惊爆响!

        刺眼光柱直插苍穹!

        因男子矗立于磐石城正门中央,所以这疾速飞升而起光柱就渀佛是一柄审判之剑!自磐石城而出!带着决绝果断与傲然正气悬挂敌军头颅上!

        审判!

        审判之十字圣光!

        货真价实磐石之审判者——盖聂!

        烈马长嘶!

        要离黑马挣脱缰绳,只是几蹄子便把那刚才套它尊贵脖子上破车给踹了个稀巴烂!只见它身上赤焰一闪!从背脊鬃毛上腾起流焰立即幻化为一对宽大无比威风火翼!

        喷!

        火焰热力野蛮地将四周战神们扫倒地,黑马身体呈现几何倍率膨胀!瞬间纵长百米!身上多光流转,犹如被镌刻了繁杂生涩远古符纹一般!

        这才是要离战斗态!

        烈马巨兽盘踞于磐石城上方,托起它主人,火翼拍出灼热狂风!

        整个磐石城,顷刻之间都被这坚定,恐怖,强大威压笼罩!

        站妖兽上夜玫瑰狠狠一抖!张大了嘴巴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一切!

        “怎么会这样?磐石之审判者!他不是重伤昏迷了吗?”

        当初夜玫瑰眼线还把那悄悄以记忆水晶记录下来场面给她重播放过一次,因为找不出半点破绽,所以她才下定决心挥军而来??!

        “盖聂!你才是王八蛋!”夜玫瑰抖着身体,气得七窍冒烟!

        ------题外话------

        敢着饭点儿狂写啊~雾~

        又还了四千,还欠四千,明儿应该就能还完了,此长啸一声,万还要不要?

        明天晚上十二点前把狂化态羽毛顶回票榜前十,继续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