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60:极品鉴宝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噬魂枪一出,强大黑暗威压立即凝集于妖娆手心并不外放,也许别人感觉不到,但那从棺木中腾飞而起细长柳叶刀却开始不由自主地战栗!

        同为魔族幻器,自然极易被那精纯同源之力吸引,何况噬魂枪原本就比它品质高,又是古魔遗物,带着现世魔族器师们失传锻造工艺,这股古老王威几乎是第一时间内轻易地俘获了柳叶长刀臣服之心。

        器与器之间也是有威压,柳叶长刀显然已经拜倒噬魂枪脚下。

        众人滴血目光中,那无主长刀居然有腾空直奔二层第九间包厢趋势。感觉到这一点拍卖场客人们无不惊愕万分!

        难道它要自愿认主?

        就所有人下巴掉地时候,阿吉又听到了龙觉大人秘语传音!

        那指令简直令阿吉五内重伤,喷血不止,但是出于对龙觉大人与妖娆大人信任,阿吉还是众人惊愕目光中颤巍巍地抬起了手。

        所有场看客们眼中顿时出现了一个少年身影,只见他头带明珠,身着华服,虽然五官平凡,身上没有什么灵力波动,但是刚才喊出三千五百万高价此时又如此大胆地亮相,这不免让人心中对他产生了一份好奇与保留。

        他是谁?

        为何那么笃定地叫出那么惊人天价?而且宝物出棺之时,脸颊上居然没有欣喜表情!难道他对棺木中遗物预期要比这柳叶刀还高吗?

        众人屏息凝气,猜度不停,空气仿佛众人头顶凝固成冰。

        而就此时,少年却缓缓抬起手,指着那柄正欲向他飞来柳叶刀无情地说道:“你品质太差,不配伴我身侧,滚!”

        “他说什么?”

        “品质太差?不配?滚?”

        “疯了吧?哇呀呀!他真出手了!”

        轰轰轰!

        就众人大叫时,少年身后黑云爆破!一股毁天灭地黑暗威压拔地而起,如同野兽巨口,带着吞噬星空威压于顷刻之间把那天阶中级柳叶长刀卷入浓云!

        而后众人立即听到一见刺耳金属断裂声!

        咔嚓!

        柳叶刀碎了!

        灵气丧失,刀身立即失去逼人红光,两截没有任何锋芒破铁从天空中落下,落地面上发出尖锐声响。

        众人心脏开裂!那……那刚刚被少年以三千五百万天价买到手天阶幻器居然此时被他果断掐断,并抛弃之!

        什么叫变态?

        不是开出无人企及惊世高价,不是随手丢出数以万计钻石钱币,不是坦荡地答应当场验货……而是众人都对他豪赌未输而各种羡慕嫉妒恨同时,无情地把那柄柳叶长刀掐碎!

        他他他,他居然出手了!天阶中级黑暗幻器??!

        喷血声音汇成潮水。

        金镶玉主持拍卖会五十余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这种疯狂买家!

        从少年身后爆发出威压来看,至少也是一个域主人物,怎么这么张狂?

        “喂!你掐碎拍卖到宝物,我们也不退钱啦!钱都给了,你不可以耍赖!”金镶玉脸颊抽搐睚眦欲裂。

        而一直站幕后金包银却加惊愕!那两个城外来陌生战神,到底想干什么?以这种一掷万金方式想梦幻城立威吗?实愚蠢!

        金包银恨铁不成钢地摇头叹气。因为那天阶幻器有认主冲动,所以才会那么轻易被那两个莽撞年轻战神掐碎。太可惜!无坚不摧天阶幻器??!

        妖娆以噬魂枪掐碎柳叶长刀时没有一丝犹豫,她与龙觉来到拍卖会上就是了为搅起浑水,只是没有想到一开场就出现了这么合适她做戏东西而已。

        她眼里,世上没有刀比得上自己洪荒秘境中折断黑刀。

        所以即使是那凌厉柳叶长刀,她也可以毫不惋惜地舍弃!

        噗!

        喷血声音此起彼伏,有人甚至已经按捺不住自己心情。

        一道黑色人影轰地一声从二层楼贵客室里直接冲出,以不可思议速度抱起地上碎成两截断刀,泣血长啸!

        “你毁我魔族天阶幻器,我跟你没完!”

        嘶!

        那开始以三千万欲买刀男子果然是个魔族!众人看清了那从房间中冲出黑影模样。鳞甲魔角一样不缺,身影被黑雾笼罩。

        他必是感觉到了魔族重宝但身上没有带足金铢,所以准备拍卖会结束后再打劫买家,只是没有想到这变态少年买家不满意柳叶刀品质,居然宝物出世,气息为薄弱,防御力低之际把它活生生掐碎!

        “你给我等着!”

        笼罩黑雾中魔族男子边心痛地呜呜哽咽,一边抱着残刀化为一股黑芒夺路而出,下一秒便传来那魔族男子展开传送卷逃遁声音。

        勒了个去!魔族抱着残刀跑了。好狗血??!

        就算又发生了魔族男子夺断刀一幕,石化当场众人们都没有什么反应。

        一是混沌大陆看到魔族太寻常,大家都没有“见魔即屠”概念。二是魔族拾取别人不要东西也没有坏拍卖场规矩。众人不作为,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他们还石化少年疯狂行为中不可自拔!

        再有钱,也不带这样玩吧?

        阿吉双眼发黑,连眼珠子都化成了石头,他僵硬地转头,泪如泉涌地睁睁看着那以噬魂枪之威碾碎天阶黑暗幻器某美女大人!

        而后者却连眉头都没有挑一下,给噬魂弹弹灰。然后对他露出璀璨一笑,小虎牙闪了闪:“吉少爷,……继续哟!”

        “哇哈哈哈哈哈,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暴殄天物?我是富婆我怕谁?太刺激了!太刺激了!”疯狂正太对着妖娆闪起崇拜星星眼儿。

        阿吉拼命地吞着自己水口,明白跟着龙觉与妖娆大人就永远别想淡定,要保持正常心跳,就只有不断磨砺自己脆弱小心肝了。此时自己就是一个吸引目光车前卒,为了能让两位大人能自由地做他们预计已久大事……他不能退缩。

        心中这样想,阿吉仓惶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龙觉点点头,继续对阿吉秘语传音。

        听着龙觉指示,少年阿吉开始众人面前纵声狂笑。

        “哈哈哈哈!收!”

        少年再一挥手。

        被人遗忘角落里破旧棺木突然腾空而起。

        这当然是妖娆力量!三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如同木偶剧一样,龙觉传音,妖娆操控威压,阿吉表演。顿时把拍卖会变成了九号贵宾席表演秀。

        那漆黑棺身妖娆威压牵引之下缓缓升起,而后发出剥落般簌簌声音。

        “你们都太不识货了,我要你们看看什么才是区区三千五百万金铢就能买到绝世重宝!”众人眼中如同疯子一样少年眸中爆发出璀璨眸光。

        我擦!

        此话一出,如惊雷一般偌大拍卖会上爆响!

        众人看白痴暴殄天物戏谑这心立即被这简单一句话直接扭转!

        “他是什么意思?”

        数十道强大威压空气中急促地扫视。仿佛眼前一切已经完全出乎于他们预计,所有人好奇之心已经被提到了极致!

        “他他他他……他意思是拍卖会鉴定师看走了眼,这棺木中珍贵并不是那把被折断刀?”有敏锐者立即猜到了少年话中深意。

        被此人一提醒,众人立即加认真地盯着那正簌簌剥落巨大棺木!

        随着木屑飞溅,一枚枚带着玉光陨骨从棺内掉出来,但诡异是,那些晶莹透亮骨却没有凌乱悬浮天空中,而是被一些黑雾拉扯,慢慢拼凑起一幅完整魔族骨架。

        那些骨与骨之间摩擦声音只叫要不寒而栗,不过无论众人有多惊骇,那些细小骸骨还是慢慢显现出死者生前状态。

        高九尺,骨节粗大,头生三角。躯体成形之际,一双凹陷眼眸内“轰”地升起两道赤红鬼火!

        “嗷嗷!活了!”场内顿时有人吓尿!

        “这是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被吓得不轻声音。

        “叱!”

        只见那恐怖魔骨生灵长啸一声,身上蓦然腾起无数玄黑符纹,而后大步向少年所方向走来。天空中除了隆隆黑云,还密布着众多从他身上发散出来细小符印,这些符印生涩难懂,但都给人以蕴藏了无上天道威慑感!

        太惊人了!

        得到消息拍卖会鉴定师们纷纷从工作室内疯狂涌出,站睚眦欲裂金镶玉身边瞠目结舌地观看着空中奇景。

        拍卖会自己订规矩,一口价卖出整个棺木,至于棺木中有什么异宝,全凭买家运气。但他们估算是棺中幻器价值,并没有考虑到棺中魔族陨骨还有如此生机!

        一个极老极老鉴定师抖动着脸上皱纹,以沙哑声音呢喃:“这是五衰魔族玉骨,他身上那些黑符与生机,只怕是魔族修炼到天人境秘法与心得,我们……我们当时没有发现古籍气息,没有想到他把道统镌刻了陨骨上。这是无上秘籍??!何只三千五百万金铢?简直是无价之宝!无价之宝!”

        “那被折断天阶刀与此秘法心经相比,真乃鸡肋!”

        “我们没看透!”

        老鉴师后激动化为大叫,吐着白沫儿指天而狂。

        被资格老老师傅这么判断,众鉴定师们纷纷捶胸顿足,大声号哭!这么好东西,居然被他们以个垃圾价给卖了!

        镌刻着无数黑色符印骷髅陨骨直接从窗台踏入九号贵宾房。

        少年脸颊上带着狂狞倨傲表情?!肮?,你们都没有识宝慧眼,所以本少爷才让你们开开眼,这世上没有宝物能逃得过我推算……金前辈,多谢了!”

        少年大笑着对那站高台上气得吐血金镶玉一拱手,那个以白菜价卖出魔族天人强者心经老头儿差点一口气背了过去!

        职业生涯还没有这么失败过!居然让人捡了这么大一个篓子还被人一脚踏脸上!

        “鉴宝师!那少年是个极品鉴宝师!”有人大叫。

        那些纷纷扬扬棺木渣子落众人脸上都没有人去抹一把,完全沉浸接连不断震惊中!

        不需要近身研究,不需要取样调查,单凭几眼就能准确地判断一件未定性物品是好是坏。这样极品鉴宝师是所有拍卖会害怕买家!

        而没有人看见,那威风凛凛骷髅骨架踏入九字号房间后就立即四分五裂,一个恭敬魔仆已经站妖娆身边。

        “我可爱美貌主人哟!小仆纳多多刚才凝结符纹可好看?那都是小仆一边想着主人美好,一边凝聚出来示爱之符!”纳多多得瑟地宣扬着自己爱慕之心。

        原来妖娆以噬魂枪之威折断柳叶刀时,被黑云遮掩纳多多就已经悄悄潜伏了那棺木之上!

        “哈哈哈哈?!毖谧烨嵝?。龙觉也耸耸肩头,想要做这么一出戏,搞得他自己都成了神棍子一样。反正妖妖要求他们都做到了,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这,这里面真有魔族天人强者心经吗?”从窗台退下阿吉指着墙角里一团白骨惊魂未定地问道。

        “没有?!毖∫⊥??!爸登褪悄前训?。不过刀也不值三千五百万。那些骨头与平常大能陨骨没有什么不同?!?br />
        噗!

        阿吉要喷血。

        “先别喷,等下我们这样……这样……再这样!骗人要一鼓作气,不能给他们停下来想漏洞机会!”妖娆小声地对众人说着她接下来计划,顺便还打劫了苦逼小青霆一块黑色大水晶。

        一头包金包银急急冲上二楼!看上去挺好两个后辈吧,干什么做出这种踢场子事?难道他看走眼了?那个与他们同行少年也是一个不得了人物?

        刚冲到门口,金包银就听到房间里传来激烈争吵声!

        “阿吉!谁要你这么嚣张地暴露身份?!”一个气乎乎女声。

        “我可是鉴宝师,看到宝物自然忍不住?!蔽园?。

        “给我们惹了麻烦我们可不帮你!”男子低沉声音。

        “那魔族心经可是给你,别这么落井下石,也不看看这此年我给你们鉴了多少宝,不然你们哪有现幻阶与实力?哼!”越说火气越大。

        “阿吉!你这样太过份了!只怕我们走不出这们门就会被上门强盗砍成肉泥!我不陪你疯,我走了!”女子忍耐力仿佛已经到达极限。

        只听到“噗!噗!”两声,传送阵符之音。

        “你们滚!都滚吧!我阿吉一定要梦幻城混出名气!”丧心病狂声音与瓷器迸裂声音顿时爆响。而此时已经无人再回应他咆哮。

        我擦!

        三个人果然闹掰了!

        金包银鬼畜目光一闪。已经全然忘记他此次前来质问两个年轻战神砸场子初衷,他只是看到眼前发生一切,突然想道:这样也许是拍卖场好机会!

        “咚咚咚!”

        金包银敲着门冲入包房内,果然门内只站着一个一脸暴怒少年,还有那刚刚苏醒魔骨魔气森然地站墙角,让人不寒而栗。

        除此之外,房间内已经寻不到另外二人身影。

        “鉴宝师!鉴宝师!”窗外呐喊与咆哮汇成潮水。

        “鉴宝师!把那魔族心经卖给我吧!”有人人群中痛哭流涕懊悔不已。

        看到金包银冲入房间,少年脸颊上闪过一丝尴尬。不甘地收敛了倨傲,冷冷地对金包银问道:“金管事,你来做什么?”

        “嘿嘿嘿嘿?!苯鸢涣郴敌??!凹僖?,我看出来了,您就是来踢场子,您那两位朋友不想找麻烦都跑了?!?br />
        “不错,那么现金管事是来赶我走吗?”阿吉眼神幽暗地向前踏出一步。

        “那……”老狐狸金包银嘿嘿一笑?!澳亲匀徊皇?,我们拍卖场鉴定师们都老糊涂了,根本没有办法达到鉴宝师高度?!?br />
        “哦?金管事也这么想?”一脸紧张阿吉顿时松了一口气?!拔抑蓝杂谂穆舫《?,有我这样买家是很头痛事,但是如果有我这样鉴宝师坐镇,想必拍卖场生意反而会日益蓬勃吧?”

        看到阿吉也是聪明人,金包银笑得老脸生花。

        “那是必然,既然吉少爷现孤身一人,不如留我拍卖会。你用不了魔族心经我们也可以帮你再买出去。绝对让你赚得盆满钵盈?!?br />
        金包银心中已经寻思得到少年帮助后,梦幻城拍卖会名声盖过旭日,玫瑰等城场面……

        “我不要钱,我要是名!”少年一身狂傲。

        “留这里可以,但我要完全证明我实力和地位,我要挑战你们这里所有鉴定师!”阿吉大放厥词,气势凌厉。

        “可以,可以,没有问题,不破不立,吉少爷随意!”金包银为了得到鉴宝师,已经头脑发热,随他干任何事情。

        “哈哈哈哈,那好!”少年意气风发地再次走到窗棂前,欢喜地接受着众人赞美与目光洗礼。

        看到尊贵鉴宝师再次出现于窗前,众人呼声高,甚至有二楼客人以浓烈威压传音。

        “这位小友,只要你为老夫鉴宝。一件宝物,老夫所得百分之三十利益归你所有?!?br />
        “那黑暗心经再转买于我,我一月之内,筹集亿数金铢双手奉上?!?br />
        各种呐喊与咆哮不绝于耳。

        阿吉只是冷冷一笑。他心中虽然害怕,但想到妖娆大人那狗血无比又精妙无比计划,他都忍不住热血沸腾!

        “我愿意把那黑暗魔骨心经再传交给拍卖会再次拍卖?!鄙倌瓴淮笊袅⒓戳畛∷腥硕计磷『粑?。

        什么?

        再次拍卖?我没有听错吗?金镶玉扯了扯自己耳朵不敢相信!那不是意味着拍卖会又能狠狠地分一次成,天下哪有这么好事事情?

        被少年这样一说,今日下午拍卖会完全终止,根本没有任何物品能夺走众人对他关注!

        灼热视线天空中噼里啪啦燃烧。

        “不过,此之前,拍卖会鉴定师们必须与我一比?!鄙倌甑档?。果然有那经典“如果”转折。

        “我这里也有一件平生得意之物无法鉴定,给你们看一眼,如果有人能说出它是什么,那么我便继续拍卖黑暗魔族大能心经!”

        比试!

        一听那么猛少年鉴宝师都有平生无法鉴定之物,所有人眼底顿时升起汹汹大火,空气温度骤然升温,那道道凌厉眸光兴奋得像是吞人野兽!

        哈哈哈!好手段??!

        站阿吉身后金包银乐得手舞足蹈,现他是希望这少年越拉风越好!

        哼哼!

        阿吉冷笑,也不管台上站着那些吐血鉴定师如何回答,直接从自己储物幻器中拍出一枚……巨大黑色水晶!

        水晶高有二丈,宽一丈,昏暗不明,内部黑得犹如吞了墨汁,但除了水晶之息外,晶体上还萦绕着一股说不出来苍古兽威!

        “你们且看看!”

        少年伸手一推,轻轻把水晶推出窗台!

        一层楼鉴定师们立即伸着脖子远远眺望!喂!他们又不是有特殊技能召唤师,鉴宝他们需要细致检查与耐心分析,谁他丫跟那少年怪物一样只看一眼就能分辨优劣?

        阿吉手中水晶,明明就是妖娆刚才从小青霆手里打劫水晶。自然不能给鉴定师们认真查看,因为水晶里有个大洞。

        洞里面无耻地……蹲着两个人。

        “喂!龙龙!加油??!”妖娆拍着龙少脸,巨大水晶刚好能容纳两个人。

        龙觉闭着眼睛,身上升起道道红芒,荒龙之魂,他肌肤上镌刻出若隐若现之龙鳞!

        吼吼吼!

        黑色水晶顿时发出浑厚有力苍茫龙息!

        不能把这水晶直接送到拍卖会正常拍卖流程里,只要鉴定师稍加注意,就能发现水晶内另有玄机,也不能突兀地拍卖过程里把水晶直接拿出来,这样太容易令人怀疑。

        所以妖娆给了阿吉一个身份,给了自己与龙觉一个契机,接连不断创造震慑中给出有力一击,没有人再怀疑水晶真假,没有人再有精力回想整个过程诡异。

        她相信,此时才是暴风前奏时!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