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58:带我去拍卖会

    158:带我去拍卖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逛了一天,何金山累得直喘,两位阎王大人脸上依旧没有什么笑容,梦幻城内大部分场馆都已经走过。**

        奴隶交易市???

        妖娆摇摇头,看过了,那些从混沌大陆之外掳劫而来姿色上乘少男少女们根本不用进入奴隶交易市场就已经被人第一时间内送到城主府内。

        所以那梦幻城城主根本无需亲自来到奴隶中心,奴隶交易市场里守不到他。

        赌坊与地下钱庄?

        这种零星密布小地方自然有人管理。谁听说城主自己管帐?

        冰雕造艺???

        算了,那种充斥着苦工粉尘飞扬地方,城主不会亲自前往。

        妖娆默默地将一日内走过地点都回忆了一番。仿佛除了找机会让城主召见,实是很难短期与城主有亲密私人接触。

        站街角,一些手技极差雕刻匠人才没有被城主奴役,于空旷空地上支起雕刻人像小摊子,但他们生意从来无人问津。刀与冰石间只发出一些疲软叮当声。落日余晖将匠人们身影拉得老长。

        夕阳西下,就妖娆托着下巴暗自寻思什么时候才是对梦幻城主悄悄下手好时机之时,天边突然传来一声锐利尖啸声!

        一只腥红战鹰瞪着突兀巨眼从天空掠过!

        速度极!颜色比天边火烧云还红!那宽大羽翼如同带着黑夜吞噬残阳,向地面投射出巨大黑暗阴影。四周光线陡然暗淡,空气中张弥漫着一股血腥。

        巨大威压嚣张地天空中蔓延,这威压中隐藏着一股极为狂邪疯狂意念,仿佛被它笼罩所有生灵都理所应当为他奉献一切,虔诚地膜拜他脚下,任何敢于显现丝毫不服者,只有一个字……那便是死!

        那是?

        妖娆与龙觉双眸同时一暗!

        “低头!低头,你们疯了吗?到这边来!”苦逼老何一听到鹰啸声便立即身体一抖,而后拉着妖娆与龙觉惶恐地跪街角,拼命地把他们头压下。

        像老何这样做自然不止他一个,仿佛因为这忽如其来血鹰与浓云,整个梦幻城时空被瞬间冻结,人们脸上只剩下畏惧与臣服。早已经呼啦啦地跪了一地。

        妖娆与龙觉自然是不愿意跪,只是默默地蹲房檐阴影里,抬起头来眺望天边滚滚而来乌云。

        “那是什么?”龙觉压低了嗓音。

        而老何声音却比龙觉压得还低:“你们这都不知道,还敢来梦幻城?这是城主巡城!”

        腥红战鹰之后是无边无际浓云,云下有三四十位蓝衣战神护法,从气息上看,其中弱者也达到九阶,而强者则是诛神!各个身着利落短打,手壁与腰侧紧缠布条勾勒出他们强健身体。以特殊阵形排列,无论攻守都相宜。

        气势汹汹!威风凛凛!

        “是城主亲卫队。天??!他们各个都好帅!”跪路边女匪徒惊愕地小声尖叫。其实跪地上又光线昏暗,多只能看到天空中人影,哪里看得到什么脸?

        “老子将来也要成为其中一员!”有强壮男子捏着拳头羡慕地发誓。

        只见天空中孔武蓝衣恶徒们以手托云,那骇人威压正是由云中来!

        正主云中!

        妖娆双眸一缩,看到那强大威压搅得浓云瞬息万变,自己与龙觉眼前幻化出各种凶兽图腾?;蛘叵?,或利齿尖锐,配合着肆虐于天空中混乱气息,只叫人不寒而栗。

        “城主!城主!”人们颤抖着欢呼起来,于其说是欣喜激动,不如说是害怕。

        “花架子很多,不过确是诛神巅峰?!毖戳艘谎凵砼粤?。俩个人正以眼神无声地交流。

        “只怕是因为没有天人境强者指引,不然早有可能步入天人第一衰,这种诛神圆满已经给人一种盈满而溢感觉?!绷踔迤鹆嗣纪?,这种威压下,还有那么多护法守卫下,动手根本占不到便宜。

        两人虽然好不容易看到城主出现,但都不感觉得现是一个动手好机会。

        而且风驰电掣,这惊人场面来得也去得,血腥红鹰尖啸声还耳边回响,而天空中浓云已经轰轰轰地压过头顶。

        见城主已过,跪了一地人们才纷纷站起,而街头总会找到那么一两个七窍流血,死状狰狞,再也站不起来尸体。

        “哼,我看他刚才城主巡视之时小声说了一句:‘百年之后,我欲取城主而代之’大逆不道言论!该死!”一个人站起身,狠狠地踏了身旁猝死男子,扬长而去。[]

        尸体被他狠狠一踹,咕噜咕噜地滚入了街边臭水沟里。

        妖娆默默地眨了眨眼,随意过身间看到不随眼人家伙就任意抹杀掉,何况死者不过是小声说了一句忤逆话而已,足见平日里这梦幻城主手段有多残暴。

        这美其名曰“巡城”不过只是梦幻城主散播恐怖统治力一种形式而已。

        “哼!”妖娆身后传来一声不屑嗤鼻声。她回头一看,一个冰石雕刻匠人正抱着一块冰石慢慢雕刻,笨拙手指石面上摩擦。

        别匠人都刻些寻?;檬奕讼?,而这位中年匠人桌上只有一种石刻。

        野兽噬人。

        刻功不佳,无论多么坚硬石料与冰料他手下都有崩石迹象,兽不像兽,而且所雕之人都死状狰狞,一点也不符合人们心中“人族强”心里暗示。

        只有人胜天,哪有兽吃人?

        不知为何,这些丑陋低劣石像落入妖娆眼中,那些凹凸不平棱角与拙劣技艺却给了她一种奇异视觉冲击。

        兽吃人……这白川大地,每日不都上演着吗?

        “你只雕这个?”

        妖娆走上前去轻声问道。

        眼前匠人一脸冰屑,胸口挂着一块黑石。脸颊上有三道恐怖疤痕自右脸到下巴,没有治好伤口把嘴唇也丑陋地翻了起来,莫说他那不起眼又不讨喜雕刻,就算是这张脸,也基本都把生意给吓跑了。

        “哈哈哈!姑娘问得不错,羊兄弟只会雕那些丑东西,他连扑冰石匠坊门口都没有人收他去补墙,来来来,姑娘,还是来看看我老黄手艺?!?br />
        那只雕兽吃人匠人旁边一位扁额头老匠人一边贬低一边热情招呼妖娆到自己摊前,而面对这一切,那羊姓匠人仿佛置若罔闻,手指冰石上回旋,只是不时抬头看天,模样十分呆滞。

        “我买一个?!毖馕唤橙颂胺畔率兑?,挑起一尊小型石刻,只有巴掌大小,都看不出食人到底是什么妖兽,但被食者狰狞面目却是十分逼真。

        不过正当妖娆要离开之时,那呆滞匠人却放下手中刀具,吞吞吐吐说道。

        “一枚……”

        “金铢?!?br />
        “噗哈哈哈哈!”丑陋匠人要求立即引得四下众人疯狂大笑!这家伙是疯!技艺娴熟匠人一件小刻也不值一枚金铢,那姑娘刚才放下十枚银币都几乎可以买下他整个摊位,他还狮子大开口,要一枚金铢吗?

        哦?

        妖娆一愣,抱着石刻看着那匠人呆滞眼睛,没有大怒,而是将桌上银币收回,又轻轻放下一枚金铢。而后才拉着龙觉离开。

        匠人依旧目无表情,众同行吐血声音中把金铢放到了自己怀里。

        “羊兄弟就是牛??!来了一年多,从来没有开过张,一开张,就是一枚金!”其他匠人们发出泣血感慨。

        “妖妖,为什么对那石像感兴趣?”龙觉不解地问妖娆。

        “嘿嘿,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毖浇枪雌鹆烁购谛σ??!耙桓鋈酥灰吹搅讼不抖?,无论如何都会现身!即使花钱,也一定不遗余力将它纳入囊中?!?br />
        “喔?”龙觉目光立即湛亮起来!“你知道那沉睡者想要什么?”

        “当然……知道……”妖娆手指划过龙觉鼻梁,笑得山花浪漫,不知为何,龙觉又感觉到了一股毛骨悚然感觉。

        不好!妖妖这丫头想出歪主意了!而且……而且……龙觉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八成这歪主意与他脱不了干系!

        “老何,带我们去休息,回你老巢换身衣服,明日送我们到城内大地下交易会,你便自由了?!毖系厮档?。

        一听到自由二字,打霜茄子一般老何顿时兴奋地把耳朵都竖了起来。

        第二日,雄赳赳穿金带银老何又出现了妖娆与龙觉面前,他不只只有被龙觉无情扒走那一件狐裘,怎么说这个拥有不小势力恶徒老大还是很有地位。只不过被妖娆与龙觉吃死了而已。

        介绍人进入梦幻城地下大黑暗交易会也是需要关系与面子,他正好就是那个面子。

        再见两位阎王,还是那英姿飒爽模样,不过与之前不同是……少年阿吉却被打扮成了贵公子!

        一身华服,额头上还顶着一枚偌大明珠,眉眼清秀,就是表情有些胆怯了一些。

        “这是吉少爷?!毖园⒓恢?,霸气地说道。

        老何这个老油条自然乖乖地闭嘴什么也不说,那些牛人们变态想法是他一辈子都想不透,反正只要满足了两个阎王今天要求,他就可以顺利地取回自己自由了!

        “地下交易会管事我很熟悉,这就带吉少爷与两位去交易场?!?br />
        老何屁颠颠地前方带路,妖娆与龙觉始终走阿吉身后,有意凸显出他是“少主”身份。而阿吉仿佛被二人特训了一夜,渐渐找到感觉,举手投足间局促已经不见,取而代之是一种低调从容。

        不一会儿就带着三人走到了城中一家破得要倒青石房前。

        “就这?”龙觉虽然从来不以貌取人,但眼前两丈不到破房子实让他无法与初元西域那些金碧辉煌高层拍卖会场联系一起。

        “两位放心,梦幻城大交易市场就这里了,这是由城主大人直接管理交易场,明码标价,绝对不坑人?!崩虾尉醯媚乔看笈藜热荒苡靡幻督痤蠹矍蛞豢槎厣弦参奕宋式蚱剖?,那么必然是个有钱主,拍卖场一定能给她带去无穷刺激。

        老何手指石门上以特定节奏敲击。门扉便吱呀吱呀地打开。

        门内之人明显早已经看到来人身影。于是一开门门内便发出狞笑声音。

        “老何!听说你城门口被要扒了裤头,有没有冻伤小鸟?哈哈哈哈哈!”打开门后众人视线下一米出现了一个一脸皱纹……小姑娘。

        那放肆尖笑声苍老无比,但不过半米高人影却做女童打扮,花头绳,绿小袄。红裙子,配着那扑满粉脸,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汗毛倒立,鸡皮疙瘩掉一地。

        妖娆只需一眼,就看出这老妖妇是一位走火入魔身体扭曲七阶战神。

        “滚!狗屁??!哪个王八羔子传假消息?老子扒了他皮!”老何气势汹汹地对着那老妖妇就是一脚。把她如皮球一样踩得地上一滚。

        老何带着阿吉,妖娆与龙觉蛮横地冲入房间内。把他老恶霸王特点发挥得淋漓致。

        妖娆抬头一看,房子虽然不大,但与外面那破得要倒模样确是天壤之别。干净整洁,地下铺着奢侈金砖。

        “哦哦哦……何大人,是主人让我这么问?!北惶叩袅搜览涎竟Ь吹嘏康厣?,凄惨地抽噎起来。与刚才嚣张截然两样。

        人要恶,才无人欺。这是梦幻城唯一法度。

        “主人说有不长眼人说看您失势,怕您带着不三不四人进入交易会,所以才吩咐奴婢试试您气场……这一试,大人您果然气质犹胜当初,是奴婢瞎眼了!”老妖妇想说些好话却又挤不出什么好词。

        “还不开门!居然敢说老子带不三不四人,金包银他欠扁吧!”老何也是个九阶战神,发起飙来将衣衫也吹鼓,狠狠一拳打窗台上,顿时房内掀起一道恐怖狂风!

        果然有玄机!

        妖娆看到老何接触窗台瞬间,一道细小金芒凭空出现他拳头与墙体之间,消减了他手里绝大部分力量,不然一个九阶战神,岂不是一拳就能把这房子轰出一个洞来?

        妖娆与龙觉都不动声色,此时全靠老何一人周旋。

        “是是是!自然是开门!开门!”

        老妖妇吓得不清,立即把长长手指陷入墙面一个凹槽内。

        轰轰轰!

        房子震动,不一会儿地面上就出现了一个小型传送阵。

        原来是传送!难怪破房子这么小,原来隐藏着这种好东西。

        “天字号,第二百一十七,二百一十八,二百一十九,二百二十位贵客入??!”老妖妇刺耳尖叫声随着走入传送阵四人,传到遥远地下。

        哗哗哗!

        耳边不断传来各种传送阵时空转移声音,老何带着妖娆三人怒气冲冲地从传送阵中走出。

        妖娆眼前景象已经完全变化,此时他们不知身处于梦幻城内哪里地下,四周布满照明水晶,大厅之大,从左看不到右路头,天顶之高,高有九丈,给人一种极度奢侈恢弘感觉。

        客人分为普通地字号与天字号,地字号一层而天字号二层,空间宽阔,个人私秘性也强,至少妖娆听到传送阵转移声全来自于一层。

        透过高高飞窗她能看到一层楼人影攒动,有衣着华丽男女,也有隐藏团团浓雾下生灵,也许那些遮盖自己面容人是某个蓝魔海上四宗有头脸长老,也甚至可能是某些是来猎奇魔族大能。只要能交钱,梦幻城从来不问客人从哪里来。

        但二层楼她却看不到几个人影,每个天字号传送阵都是独立。一个嬉笑小厮匆匆迎上来,却被老何蛮横地一脚踢开!

        “去叫金包银那老狗来见老子,居然指使贱仆问我鸟!老子削了他头!”

        老何怒骂声引得一楼客人们纷纷抬头眺望。

        “是!是!”连滚带爬小厮立即跌跌撞撞地滚下了楼梯。

        “嘿嘿?!笨吹矫挥辛巳?,老何又堆笑地对妖娆与龙觉说到?!罢庑┣反蚨髂阍酱蛩绞娣?。这里一位管事就叫金包银。不知道两位大人对这个场子是否满意?”

        “不错?!绷醯愕阃??!肮婺5故浅龊跷颐且饬?,只是不知道这里卖货怎么样?!?br />
        “呵呵呵呵?!崩虾渭返醚来采先舛汲隼戳耍骸拔抑懒轿淮笕讼不兜偷?,才让阿吉扮成公子应付面上事。这样是好,等下见到金包银,安排一间视线好观景房,这里连看几天都是可以。包两位满意而归,如果买到好东西,这里护卫还能保送二位离开,梦幻城地界上,一定没有人能打二位大人主意?!?br />
        “很好,这里能买,也能卖吧?”妖娆问道。

        “那自然是能,如果大人手上有什么好东西,给金包银估一下价,交些手续费,便能插入拍卖物品名单里?!崩虾嗡档寐撤殴?。

        老何正说着时候,楼梯上已经响起匆匆脚步声。

        不一会儿,一个身着贴身长襟白发老者就走了上来。

        “哎呀!何老弟来了!”白发老者一上前来便露出亲切笑,这笑世故圆滑,却让人抓不到任何漏洞!妖娆一看就知这金包银是个精明老商人。

        不……比一般老滑头难对付,因为他不但是只狐狸,还是个梦幻城恶徒。

        老何看到金包银之后根本没有像之前一样嚣张地大叫:“老子要削了你?!倍且涣澄⑿Φ亟艚粑兆拍抢贤范郑骸敖鹦?,近身体可好???今日我带几位朋友来看东西,给我们安排一间上房,介绍一下呗!”那诚挚表情差点滴出泪水来。

        我擦!阿吉下巴顿时掉了地上,变脸有这么吗?对下人那么无情残暴,但一转脸,却又是哥俩好了!

        这世界世故人情,真他丫狗血!

        妖娆早知道是这样,又没有实质上伤害,发威不过给别人看而已,这是老何与跟自己实力相当势力相处之道。他还能嚣张踹人,那么就证明他还有被人敬畏资本。能证明这一点足矣。

        “哎!老朋友??!”金包银拍着老何背,而后看了一眼目无表情妖娆与龙觉。轻声软语地对阿吉说道。

        “小少爷,请这边走?!?br />
        任由着金包银带着自己向内间里走,很就由一道暗门进入一间宽大精美房间。生活物品一应俱全。与一般房间不同只有一点,那就是大厅中央有一扇巨大观景窗台,窗前放置着软榻香果。卧于其上,刚好将楼下拍卖会场一览无遗。

        “哈哈哈,这真是个好房间。那麻烦金兄照顾好我两位朋友,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崩虾瓮酃卮笾?。前一天妖娆只要求他带她们来拍卖场就还他自由,那么现他必然是要赶脚下抹油。

        “嗯,多谢何叔了?!卑⒓⒓椿恿嘶邮?,潇洒地房间凳子上坐下。他装少爷装得太辛苦,恨不得旁边人立即都消失。

        一溜烟儿,老何身影就已经消失门外。而金包银却依旧如旗杆一样杵房间里。

        阿吉踌躇了一下,轻轻说道:“金管事,你也下去吧,等下让人送个今日拍卖之物名单上来就行了?!?br />
        “是,小少爷?!苯鸢冻龃认樾α?,而后转向妖娆与龙觉。以苍老声音说道:

        “二位这样,是让老何捡了便宜啊。那日扒光他衣裤,丢了他手下,他已经颜面失,本来不可能再恢复昔日民望,但今日一路踢来,别人都以为他找回了场子。反倒又看低二位了?!?br />
        面对金包银灼灼目光,龙觉露出一丝邪狞冷笑。金包银眼色比老何好多了,他并不惊讶。

        “喔?还有人注意我们?”他懒懒卧下,捻起一枚葡萄,做了一个请手式示意金包银坐下。

        ------题外话------

        刚…刚从锁电脑小黑屋里出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