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53:我要见云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平民队伍里,妖娆亲切地与中年王大叔与站一旁祖孙俩聊了起来。

        原来祖孙俩是来道宗找熟人,他们有一位远方亲戚道宗第一峰丹房里做事,所以老人家想把二狗娃子也送到道宗里去,哪怕是做个烧火小童也比乡下种田好。

        而王大叔是个商人,靠买卖粮食为生??吹降雷谧芴持魇抡咭字?,立即奔上门来看看有什么生意可做,要是能让他供应一个山头伙食,那他每年就不愁进帐了,虽然战神境道宗弟子不需要普通食物,但一个山头杂役每年消耗食物还是很可观。

        几个人有说有笑,都很喜欢这个从远方小城来找朋友漂亮女子。队伍前进得很,一眨眼就轮到妖娆。

        “来道宗是想要办什么事?”持笔青衣弟子麻利地问道。对于每一个到访者他都会按规矩把基本情况记录本子上,然后再示情况安排各人去处。

        “我来拜会云真师兄?!毖钩系厮档?。

        青衣弟子手中笔一抖。突然抬起头,不敢相信地问道:“这位姑娘,你,你找可是云真大师兄?”

        “云真”两个字被这青衣道宗弟子咬得很重,说这话时候,小弟子脸上还升起一丝敬畏神情。

        “是啊,就是第一峰云真,或者他妹妹云挽容也可以?!毖愕阃?,有什么不对吗?

        “那再请问,姑娘与云真大师兄有约定会面日子或者拿着他拜帖吗?”青衣弟子继续认真讯问,一点也不含糊。

        “哈哈,哪个乡下来丫头,居然妄图想见我们尊贵首座弟子!笑死我了!”嗤笑声立即淡淡耳边响起。

        妖娆倒懒得管那些细碎嘲笑,她转念一想,也对!像云真这种重要内门首座弟子一定不会是那容易见到,何况云氏兄妹一定是子衍面前大红人,怪只怪洪荒秘境分别时太仓促,并没有约定再见面时间与地点。

        于是她从驭兽环中抽出了从云真那里打劫而来蛇形刀。轻轻地放桌面上。妖娆也不是不讲道理人,人家地盘上还是按别人方法办事得好。反正云真储物袋都她手上,总拿得出几件特别物件。

        “这位师兄,我虽然没有云真大师兄拜帖,但这是他与我之间信物,我们之前有很深交情,麻烦带着这柄刀向他通传,他一定会见我?!?br />
        不需要妖娆过多解释,上品天阶幻器锋芒一出,顿时引得众人倒吸冷气!

        那清冷毒刃桌面上绽放出一片荧碧之光,仿佛随意接近者立即会被那凌厉刀芒割破掌心,见血封喉!

        负责登记来访者青衣弟子们脖子顿时长了三寸,纷纷引颈眺望。

        虽然大多数道宗弟子都无缘见到云真隐藏宝器,但此刀不寻常就算平民都看得出来!

        “嘶!好东西??!”中年王大叔倒吸冷气,看妖娆表情立即敬重了三分。

        原来之前跟他聊天女子身上居然带着这种宝贝,她一定也是一个有背景姑娘,只是没有那些“高人”们架子而已。

        “这……这,姑娘,我们这里规矩,没有拜贴或者云真师兄没有亲自打招呼,我们是不能随意通传。因为扰乱内门弟子清修可是宗门大忌,上人们已经早不问世俗之事了?!?br />
        青衣小弟子为难地说道,看到妖娆表情虽然诚肯,拿出幻器也十分惊人,但青衣弟子还是依旧秉公办事毫不马虎。

        这偏门只接待一些外门弟子家属亲眷,还有前来自荐杂役乡下人。一般有头脸访客都身着锦衣霞披,持有拜帖或者自家宗门令牌,根本不排队也不与他们寒暄。直接便有门内核心弟子或者长老来迎。所以面对眼前这位想拜见道宗现大红大紫云真师兄女子,青衣弟子实是左右为难。

        她要求,已经超出了青衣弟子职责范围。

        看着青衣弟子为难表情,妖娆觉得他说得理,也不是故意刁难。要是她修炼中,一定也不喜欢整日被什么攀亲戚人缠上,以云真身份与样貌,只怕每天都有无数与他“私定终身”“表妹表姐小妹妹”找上门来。她这些看门弟子眼中也只是其中之一罢了。而且道宗门规森严,只怕她没有其它大派宗令,就算展现幻阶也未必有人待见,还怕被人当成是胡乱来砸场子散修呢。

        既然此路不通,那要如何与云真联系上呢?难不成天天蹲山门口,等着他出现之后扑上去?

        妖娆脑海里立即出现了无数yy情节。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场景是不是太狗血了?嗯……好像挺有意思。妖娆邪笑着摸起下巴。

        “如果姑娘真与云真师兄熟络,不如姑娘能拿出一些证明自己身证证明,比如您是瑶光还是仙池弟子……之类宗门令牌,或者您还认识我道宗内哪位弟子,可是先去见他,然后再向云真师兄通传?!?br />
        青衣弟子看到妖娆发呆,好意地再提醒了一声。而与此同时,妖娆身后已经传来了众人斥责声。

        “干什么??!不要杖着自己长得漂亮就赖着不走喂!我们也等着办事呢,这么久了都还没有轮到我们!”有人不耐烦地发出敲扁担声音。

        妖娆莞尔一笑,别道宗门人?是……她还认识一个子衍疯老头。只不过要是把这名字说出来只怕会被别人直接劈死??蠢此茄〈砹寺?,得想别办法与云真联系上。

        “哎呀,小哥,不要为难小姑娘嘛?!闭馐迸叛媲巴跏迦纯床幌氯チ?,悄悄给青衣弟子塞了些银铢?!澳闶堑雷诘茏?,想办法给云真上人身边小厮捎个信也是好,不然人家姑娘就白来了?!?br />
        “真不行,真不行?!鼻嘁碌茏蛹钡寐惩ê?,一个劲把王叔手里银子往回推。

        妖娆没有想到那做小生意王叔会如此仗义,顿时对他产生了三分好感。再加上之前聊过天祖孙二人也挤上前来帮忙说话。

        就此时,偏门内隐隐有人影出现。

        “就是啦,剑行师弟,你办事也太马虎了,要是万一耽误了云真师兄大事,你可要受重刑了?!?br />
        偏门内走出一位紫衣华服弟子,面如晓月,器宇轩昂,腰配玉,衣带飘飞,一看就知道宗门内等级不低。

        只见这气度不凡男子顺着那名为“剑行”青衣弟子手,将银铢毫不迟疑地推回王叔怀里,而后另一手轻轻地按了桌面上碧蛇弯刀上。

        “姑娘,下是第一峰内门弟子赫连铮,与云真大师兄有些交情,不如让下带着此物去通报大师兄,你意下如何?”华服弟子笑盈盈地看着妖娆脸,表情倒十分诚肯。

        “好??!好??!多谢这位上人了!”王叔连忙接话,心中感叹还是位高权重好办事。

        “不行!赫连师兄!这不和规矩!”剑行立即不通情理地大叫起来。王叔等人顿时又对这木头脑袋青衣弟子产生了厌恶心理。

        喂!你没本事通传,难不成还要阻止别人不成?王叔与祖孙俩愤怒地看着青衣弟子。

        “剑行,你闭嘴!”连此时欲帮妖娆一臂之力赫连铮都懒得再理剑行这榆木脑袋。

        “什么?”众人见那刚才还不知所措发呆貌美女子突然挠了挠后脑勺,抱歉地对想帮她赫连师兄再次问道:“不好意思,我走神了,你刚才说什么?”

        赫连铮一头黑线,真是遇上个不想事姑娘,他只好把刚才说承诺再重复了一次。

        “哦哦哦!”妖娆顿时喜笑颜开,对着赫连铮一拱手,大大咧咧地说道:“那就麻烦师兄了,不知道我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多久,正午就行!”赫连铮得到应承,立即一把带起碧蛇弯刀,转身就走。那宽大袖袍众人眼底一闪而逝。

        哟,七阶战神。妖娆心中暗道。道宗内也算是个资质不错弟子了。

        “唉!”看到赫连铮离开,负责登记来访者剑行长长叹了一口气。除了郁闷与无语之外,脸上没有多表情,只是尴尬地指了指身旁空地?!澳恰蔷颓牍媚镆慌陨缘劝??!?br />
        妖娆身后还有长长队伍,所以她立即与王叔一起站到了一边,王叔等道宗伙房主事者接待,而祖孙俩也等他们第一峰内丹房里做事亲戚。

        “这做事小伙真不懂变通!呸!”王叔愤愤地朝地上淬了一口口水。

        “谁知道呢?”

        妖娆淡淡回答,她抬头眺望着巍峨道宗山门,其上锁山大阵威压浓烈,防御森严,阵内人影不甚清晰,从内部只隐隐传来几道威压。如果强攻,只怕道宗锁山弟子便会立即倾巢出洞,就算她有这个实力破门,妖娆此时也不想引动这么大麻烦。毕竟上四宗人还找她。

        要是换了平时,也许她会等得不耐烦,但此时她却从容淡定,即使混没有什么战力又一身汗味平民群中也不觉得丝毫别扭尴尬。何必气势逼人?规矩就是为普天万众而定,没有人能因为自己是特别而趾高气扬。何况既然到了道宗门口,她也不赶时间。无需太过严苛。对别人宗门带着敬畏是应该。

        何况……呵呵……

        妖娆接过二狗娃子从包袱里掏一枚野果,与众人一同坐地上等候。

        其实与这些寻常百姓混一起也是一件有趣事,可以听听哪里粮食又丰收了,哪里又出现了吃人妖怪之类稀奇古怪奇闻乐事,不过大家说得多还是洪荒秘境历练与流云十子姬天白堕落。距离洪荒秘境开启只有月余,百姓间茶余饭后津津乐道便是初元青魔海八宗弟子八卦。

        流云殿引人注目第三席弟子姬天白杀死同胞后投敌,第二席弟子朝歌失踪,瑶光圣地十子一夕全灭,只有道宗不衰反而出世一位天人大能,东陆格局正发现翻天覆地变化云云……

        有人说谦谦君子姬天白是被魔族妖女吞了心魂,谱写了一曲惊天地泣鬼神旷世不伦之恋。也有人说是魔族想要给人族施加压力,刻意对东陆大派进行报复。

        当妖娆听到那些人们煞有其事地形容姬天白与魔女如何月下秘会,私定终生那些“情话”后,差点一口果子喷出来……

        噗!

        咳咳!太坑了!要是姬天白听到,估计鼻子都会气歪!

        “嗯嗯,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如帝岚所说已经被魔族灭魂?”

        妖娆抬头看了看日光,时间临近正午。王大叔已经进入道宗偏门去与伙房掌事谈生意去了,而二狗娃子亲戚也从第一峰上急急赶来,看模样不过也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炼丹杂役,与二狗爷爷亲昵地寒暄了很久,抹了抹泪水答应再回去问问炼丹师傅愿不愿意再收个烧火小童。

        正午时分,人都被晒得懒洋洋,妖娆再次来到偏门入口,对剑行师兄问道:

        “师兄,那赫连师兄为什么还没有消息?”

        “这……”忙得焦头烂额剑行一看到妖娆身影就一脸纠结。迟疑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道:“要不姑娘再等等吧……实等不下去,就想想别办法联系云真大师兄,若你没有骗人,真与大师兄熟络,那柄惊人天阶器自然会回到你手上,只是如果你……你不是,那么你幻器只怕是回不来了?!?br />
        剑行话虽然委婉,但表达意思很清楚,那就是赫连铮狗屁是为了帮她通报云真消息,只不过是看上了她手中吹毛可断碧蛇弯刀!他刚才虽然有意制止,但人微言轻,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那就是说,赫连铮就那样大摇大摆地抢了我东西咯?”妖娆双眼一寒,冷冷喝道。

        看着面前女子脸色骤然转变,剑行顿时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明明只是一人寻常实力女子,为何给人一种如此不容侵犯威严?

        “这个……这个……”剑行急得一头一汗,心里已经把那无耻赫连铮给怒骂了无数次,仗着自己是第一峰弟子,什么坑人事都做得出来,也不知道给底下人添多少麻烦。

        妖娆感觉到偏门内有神识轻轻锁定自己。顿时又轻轻一笑。

        剑行又没有错,这个一本正经小弟子已经一直竭所能地帮助她了,只是碍着宗门名誉没有她面前挑明而已。

        “那既然赫连师兄一去不回,那我这里还有一件宝物也与云真师兄有关,不知道剑师兄能不能再找一位师兄帮我带给云师兄呢?”妖娆“万分心痛”地把与蛇形刀一套避水宝衣又拿了出来。

        异宝一出,光芒湛湛!顿时引得四周人群又把炙热目光疾速投来!

        我擦!

        这姑娘身上是有多少宝物?!这宝衣明显与那蛇刀一套,如果同时使用,威力必然大增。

        剑行顿时抹了一把脖子上冷汗,急急把宝衣压自己手掌下,左顾右盼,而后恨铁不成钢地对妖娆说道:“姑娘,你不要玩我,如果你是哪派弟子,请立即拿出宗牌,也许隔个三五日你消息总能传到第一峰去,是好是坏,见了云真师兄再说??墒侨绻阏嬷皇嵌缴⑿藁蛘呙挥斜秤把俺H?,那我劝你不要把这么宝贝东西随意拿出来,会被人……”

        剑行还没有说完,偏门内突然又闪过一个人影。

        “哎呀姑娘!你还??!我正找你呢!”赫连铮那坑人亲切问候又回响众人耳边。

        这时王大叔与二狗爷爷亲戚刚好也随着他走出偏门。王大叔被伙房小厮送出,红光满面,八成生意有了着落。而那第一峰炼丹少年也一脸喜笑,看来丹房是应许了二狗娃子来当烧火小童事。

        引人注目赫连铮满头是汗,双颊酡红,看样子真像是不停奔走办事。

        “哦!赫连师兄!我还以为你坑了我刀就不见了呢!”妖娆口无遮拦地说道。

        “这是那里话!”赫连铮顿时微怒,气呼呼地从鼻子里喷着气?!拔铱墒前涯堑锻暾厮偷搅嗽普媸π质掷?,也算你运气好,他这几天没有闭关修行。只不过说那刀原本与一件宝衣是一套,要我连宝衣一并拿去他才可信。你把我坑得好苦,明明有衣服,却这个时刻才拿出来,害我又要跑一趟?!?br />
        赫连铮说话音未落就直接向桌上避水宝衣扑来。

        “哇!这位上人你说谎了吧?”正走出偏门王叔顿时脱口而出?!案詹盼揖锩?,还看你炫耀手中绿色刀子,正要出来提醒小姑娘呢!你这个骗子!”

        王叔也是个火爆性子,根本不管自己好不容易与道宗伙房敲定生意,指着赫连铮鼻子破口大骂。

        抱着避水宝衣剑行顿时长了一头包,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这是道宗偏门,怎么说也是有头脸地方,赫连师兄再无耻,也不能让人这里闹事啊,不然他是要挨板子。

        “你们……你们……”剑行声音根本盖不住众人叫嚷。

        “原来道宗就这样坑人??!”已经跟妖娆很熟二狗娃子顿时撸着袖管冲了上来!“我本是听爷爷夜夜说成为强者就能?;ぜ以?,屠灭魔族才来道宗心甘情愿为各位大人烧火,没有想到穿得越好大人越是骗子!太过分了!把小玉姐姐宝刀拿出来!”

        小胳膊小细腿,明显营养不良小童,但身上却带着一种很朴素正气。

        妖娆顿时不动声色地将二狗娃子拉到了身后。这孩子有傲骨。

        “你们这些无知刁民,凭什么质疑本上人威严!”被王叔戳到痛处,赫连铮顿时恼羞成怒,一把提起火房小厮恶狠狠地指着王叔说道:“以后伙房不准与这等信口雌黄刁民来往!”

        “还有你!”丹房少年还没有来得及与二狗爷爷说上话就被发疯赫连铮一脚踢入了门内,“杂役不可经常下山沾染世俗,你想被逐出宗门吗?”

        要是换了平日,赫连??词厣矫攀倍嗬账饕恍┣锘换痪魄?,但是此时看到那孱弱姑娘拿出两件天阶幻器着实让他心痒难耐,天阶幻器??!一般每峰之下也只有几位天资出众弟子能拥有,他赫连铮现称手幻器还只是地阶上品之物。

        开玩笑!要是这姑娘真与云真有关,云真也万万不可能送出这么珍贵东西讨她这种没有身份背景丫头欢喜吧?!

        她八成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得到两件连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多珍贵宝物,又仗着自己有些姿色就想来与云真大师兄套近乎。哼哼……这等痴心妄想姑娘,还是由他来收拾……咳咳……顺便收了她宝物好!

        看到自己嘴脸被撕破,赫连铮顿时把怒火都发到了四周人身上。

        王叔生意黄了,二狗娃子前途也毁了。

        “姑娘,你可不要听这些刁民胡言乱语,他们八成是真看上了你手里宝物,准备把你骗离道宗地界,然后再行抢夺,还是把那宝衣给我,我稍后就能带你去见云真师兄?!?br />
        赫连铮贪婪地又看了避水宝衣一眼,努力做出后一次尝试。

        反正锁山大阵之后才是真正内门弟子驻守,他们听不到门外喧嚣,而剑行这些外门弟子,他根本不放心上,走入门内,他依旧是潇洒风流赫连铮,名誉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赫连师兄!你够了!姑娘走吧!”剑行气得发抖,一把将避水宝衣塞回妖娆怀里,竖着眉头示意她赶走。

        妖娆一脸平静地拉着二狗娃子与王叔从偏门离开,走出不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几声响亮巴掌声,看来赫连铮对耿直剑行下手不轻。

        ------题外话------

        我…哎,转场面时候总会卡细节上写得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