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32:溟台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铁魃被妖娆提着裤腰带,像夹宠物一样疾速天空中飞行。

        铁魃脸色一阵铁青,倒不是因为堂堂男子汉被一个姑娘像拎狗一样提着很丢脸,而是……这御空速度实是太太太!

        迎面吹来狂风刺入他嘴,蛮横地几乎把他脸颊撕裂!受不了!这是要多么恐怖强者才能适应如此剧烈空气震动?铁魃被乱风拍打得得直呕!

        听到铁魃吐血声,妖娆才想起这家伙不过战神五阶。

        “吓!”妖娆顿时吐了吐舌头?!笆俏姨募?,没有顾及到铁魃大哥?!毖槐呦胍槐吒咸缮砩霞幼⒘艘徊惚;ぶ?,域主速度与力量,是五阶战神无法承受强度。对她而言微风,对铁魃来说都成为杀人利器了。

        “没关系,不要顾及我,去找师尊!”

        好不容易喘过气来铁魃,一脸敬畏地看着妖娆脸。

        小玉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跟小玉身后很有安全感,仿佛无论前方存什么危险,她都可以让人依靠。

        “大哥,那山下三个门派分别叫什么?”妖娆突然冷冷问道,哪里来胆大包天家伙,居然连魍魉与灭合溟台老前辈都敢劫持?

        “羌魂,毒门,与七彩谷?!?br />
        铁魃立即急急回答,他知道小玉需要信息,立刻搜肠刮肚把自己平日里了解东西一鼓脑都吐了出来。

        “这三个门派分别都有九阶巅峰半步域主坐镇,羌魂是曾经与灭合溟台关系近附庸小派,很多修炼方法都是盗取灭合溟台禁术后再次加工,毒门用毒,仿佛也与灭合溟台曾经一个炼魂流派走得很近,七彩谷只收女修。他们人数比较多,几乎每派弟子都有上百人。八阶七阶大能也有十几位?!?br />
        一边对妖娆描述对手实力,铁魃一边冷汗直流。

        灭合溟台现战力实是太弱小了,只有一个师尊勉强能够一战,弟子中并没有可以拿得出手人物,白兰师叔又已经与魍魉小师弟一起被俘虏。师尊真是势单力??!

        铁魃顿时狠狠地捏着自己拳头!

        只怪自己不争气,其实他之前灭合溟台原本还有几位赐“鬼”之殊荣强大弟子,但炼魂是一件凶险事,那些师兄们大部分都陨落修炼中,没有人活到现。

        他年轻时潜质尚佳,幸运地得到师尊“魃”字赐姓,但年过百岁后战力却一直无法精进,潜力用。所以他便自动不再接受宗门供养,全心全意协助魍魉师弟成长为宗门中流砥柱。

        之前他以为这样退让是成全宗门内其它弟子崛起唯一方法,但是现……现铁魃恨不得自己有十倍力百倍力,燃烧自己一切亲手扭转眼前一切!

        一种憋屈感萦绕铁魃心头。

        “哈哈哈哈!”妖娆狂笑,铁魃刚才对三个倒戈附庸宗门描述让她觉得很可笑:“铁魃大哥!区区**阶,是算不得大能!”

        眼眸一闪,妖娆眼角泛起寒光顿时让铁魃狠狠地打了个寒战!

        不用铁魃指路,妖娆仅凭疯狂外放神识就能感知老宗主可能存地点,远方天空中残存着浓烈魂威,只怕灭合溟台老宗主已经释放过他千兽魂战技!

        “要!”妖娆心中焦急,脚下已经有白色火焰溢出!

        山脚下一片空地??掌写抛迫攘Χ?。

        “战魁老鬼!你已经不行了!老骨头一把,乖乖认输吧!你那点老底,老夫知道得可清楚,不过是逞一时强而已!”

        “你……已经是强弩之末!”

        一声大吼响彻云霄。

        随着这赤果果鄙视,灭合溟台老宗主左手捂胸,脸色一阵惨白地跌落地。

        咚!

        灰土飞扬!仿佛屹立苍穹下千年巨树突然倒塌,灭合溟台弟子们心中一根弦同时断裂!

        仿佛他们眼中天空此刻迎来了漫无边际黑夜!

        跌落老宗主身后残存着丝丝缕缕残破魂威,早已经不见那众魂聚会强大场面。他手中千魂骨杖上魂鹰正发出悲怅地嘶叫!

        确如长啸之人所言,战魁老宗主千魂战力并不能持续召唤。

        此时,正是召唤结束时刻,也意味着灭合溟台弟子战线全面溃败。

        天空中矗立着三个灰蒙蒙影子!

        为首一位一身漆黑长袍,白发垂地,一脸狂狞!刚才这声咆哮正是从这人身上发出!

        这是羌魂宗老宗主,他身下悬浮着一只有点像昆虫又有些像魔兽半魂半兽身六足妖物。虽然此人衣角破损,足下妖兽折断了两条腿,但情况依旧比精疲力灭合溟台战魁老宗主好很多!

        因为对方是三对一??!

        “羌黑子!你……你们逼人太甚!”灭合溟台老宗主嘴角溢出鲜血。我灭合溟台可曾主动招惹过你们?想当年我灭合溟台鼎盛时,你们又是如何献媚与臣服?”

        说这话时候战魁老宗主心焦大于气愤!

        “老夫软肋怎么会被眼前三个无耻之徒发现?”老宗主于心底不能接受其实是这件事。

        他召唤时间限制可是灭合溟台内机密!

        之前只有铁魃等数位核心弟子知晓,所以他才能靠着自己千魂骨杖勉强震慑四周对灭合溟台地界虎视眈眈各个门派。

        但现这秘密被人发现,他便连后底牌都没有了!

        “是谁!谁是叛徒?!”

        战魁眼扫过簇拥自己身后弟子们,三十几人早已经被三宗弟子打得鼻青脸肿,但他们依旧顽强地战斗着,倒下又爬起,没有一个人离开或者放弃。

        战魁老宗主闭上眼睛,顿时甩开了脑海中这个消极念头,因为他不相信他弟子中有这样背信弃义无耻叛徒!

        “哼哼!你们存,就阻着老夫眼了!所以休要再提以前种种辉煌!”

        羌魂宗主无耻冷笑!

        “灭合溟台早就名存实亡,你还守着那些自己根本就驾驭不了古物做什么?老夫已经给你准备了居所,也算是这么多年认识一场,老夫念着你旧情!哈哈哈哈!”

        羌魂宗宗主一面大笑,一面指着地下。顺着他手指,地面上四位羌魂弟子正趾高气扬地抬出一副巨大梧桐木棺材!

        木料虽然出奇差,但就是刻意地做成了里外三层加上夸张粗糙雕花。被人抬出之时还一直不断地向下掉木头渣。

        羌魂宗主给战魁老宗主挑选所谓“居所”就是这掉渣棺材!

        气死人了!虽然实力低微,可是何曾受过这样委屈与挑衅?

        “你这个无耻老贱人!”

        “不杀你这老匹夫我们誓不为人!”

        看到这么赤果侮辱,灭合溟台弟子们顿时愤怒地咆哮起来!

        战魁老宗主气得脸色发青。而天空中得意与讽刺尖笑声却一浪盖过一浪!

        “哈哈哈哈!战魁!今天已经是你死期!你刚才居然废了本座右手与主战兽!本座今天要你下地狱之前先享受一下什么叫撕心裂肺痛苦!”

        一声凄厉而聒噪女声天空中爆响!疯狂威压顿时把愤怒灭合溟台弟子扫倒地!

        七彩谷谷主是一个老得已经看不清容貌女修,此时天空中与战魁老宗主对峙三人中当属她身上受伤惨烈!

        半张脸已经被千魂蚕食,露出白森森骨,右手活生生从肩头撕裂,地面上凌乱堆叠着一片巨兽骸骨??蠢凑撬谥心撬阑暾街兄髡绞?。

        她踉跄地御空而行,双眼内迸发出业火般邪恶愤怒光芒!

        三对一情况下还能伤成这样,七彩谷谷主此时窘迫模样从另一方面反映了战魁老宗主强大!如果一对一,无论这无耻三位宗主谁先对战魁老宗主出手,都必讨不到好处。

        只可惜他们有备而来,先用计谋耗战魁老宗主千魂召唤力,才对他发出致命一击。

        “给我起!”七彩谷谷主大叫。

        随着她尖叫声,平地上立即有两根巨大木桩被七彩谷弟子“嘿咻嘿咻”地牵着绳子拉起!

        绳索与滑轮发出刺耳摩擦声。

        一人长得五大三粗女弟子挥动长鞭,驾驭着一双厚甲犀牛不断拉扯绳索。七彩谷众弟子吆喝与犀牛兽吼中,两枚高有十丈巨木轰然屹立苍穹之下!

        木柱顶端,有暗红色液体流下。

        一股淡淡咸腥之气顿时弥漫于空气中!

        战魁老宗主蓦地睚眦欲裂!所有灭合溟台弟子们仿佛同一时间内被人狠狠地后心窝打了一闷棍,身体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

        “不!”战魁老宗主顿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咆哮!这呐喊中饱含着深重愤怒与痛苦,一口浓血从他嘴里飙了出来!

        只见那高高竖起两根木柱顶端,分别倒吊着两个血肉模糊人影!

        魍魉与白兰!

        两人早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被七彩谷弟子以十字尖钉倒钉于木柱之上,魍魉还一息尚存,而白兰早就晕死过去。

        “师……师傅,弟子不肖……师傅不用管我……走……”魍魉蠕动着干涸开裂唇,翻着肿胀眼睛艰难呓语。对于羌魂,毒门与七彩谷恨意已滔天!

        赤红血,极大地刺激了战魁老宗主神经!

        太恶毒了!眼前这群家伙简直不是人!

        “是我……是我没有?;ず梦彝蕉?!”战魁老宗主鼻子酸酸,身上迸发出疯狂气息!此时只要能换回魍魉与白兰性命,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你撕我一臂,我便慢慢凌迟你小师妹与小徒弟!哈哈哈哈哈!”

        七彩谷谷主御空来到白兰老妪身边,恶狠狠地说道:“白兰你不是说长得比我美吗?今天我要看看你今后还有没有脸见人!”

        哗啦!

        一刀,白兰老妪脸庞顿时血流如注!

        破她相!

        “不!不要!不要!”

        战魁老宗主心底所有防线此刻被撕得粉碎!那是他亲爱小师妹!当年艳绝灭合山,引得上门求亲之人络绎不绝,但她誓死守护灭合溟台不外嫁,所以才一直留这落魄宗门内!这么多年相依为命,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七彩谷老妖婆如此虐待?

        战魁老宗主此时恨不得代替她去经受所有痛苦折磨!

        “哦?不要?”七彩谷老妖婆眼底幽光乍起!她仿佛很喜欢此时战魁那痛不欲生模样,所以愈加缓慢地把玩起手中小刀,邪笑上前几步。

        “这个不要就那个咯,战老鬼,你看我对你多好?”七彩谷主手中小刀锋芒一转,突然逼近魍魉咽喉。

        “不!不不不不……这个也不要!”战魁老宗主挣扎地从地上爬起,狼狈地挥手大叫!

        魍魉是灭合溟台这么多年来有潜力弟子,是他希望,他如何能让那刀落魍魉身上?!

        无论白兰还是魍魉,战魁老宗主都不想看到任何人受伤害!

        灭合溟台弟子们纷纷死死咬着嘴唇,鲜血从他们唇齿之间流下,但谁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既然正忍受非人折磨白兰师叔与魍魉都强行压抑着自己痛苦口申吟,那么他们就不能把事情向糟糕一面推进!

        “天??!赐我们灭合溟台一场奇迹吧!”众人心底默默祈祷!

        “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战老鬼,你要求也太多了吧!”七彩谷谷主瞪着腥红眼,恶狠狠向地面扫视。

        她步步紧逼立即引来羌魂宗宗主与毒门门主纵声狂笑!

        “哈哈哈哈!”能看到战老鬼吃瘪真是人生大乐事!被这三个无耻贱人带领,地面来来自三宗弟子也顿时得意扬扬地喧闹起来。

        “真是一群没用狗杂种!”

        “早知道这些装神弄鬼家伙这么软弱老子早来找场子了!”

        “你看那小弟子哭表情多有意思?搞得老子都有些兴奋!那小家伙,留给老子?!?br />
        那仿佛欢愉聒噪声落灭合溟台众人耳际,仿佛是源自地狱招魂魔音,让人顿时从头到脚都笼罩一片无法驱散冰寒中。

        冷!痛彻骨髓冰冷!

        对方之强,已经没有半点力敌希望,所有人眼前一片黑暗。

        “求你……放过我们兄弟和师叔?!?br />
        一个灭合溟台弟子抠着手掌中骨肉,以泣血声音卑微地祈求,他身体也随之缓缓跪地。

        没有任何可以交换底气,那么就出卖自己尊严,希望对方情践踏之后……能放自己珍重人一条生路。

        一人如此,灭合溟台弟子便一个接着一个跪了一地。他们记得铁魃大师兄曾经说过,一个人连基本生存权力都不握自己手中时,是谈上不任何尊严。

        此时这些内心痛苦犹如煎熬人,只想以自己轻贱,换来对方多一点点同情。

        不是服输,而是以他们此时唯一能做事妄图改变一点点现实。某些人眼中是软弱,但这软弱中浸渍着一股不是人人都能理解……卑微坚持。

        “哈哈哈哈!溟台狗!”

        有胆子大三宗弟子看到灭合溟台众人卑躬屈膝,立即冲上前来狠狠地一脚把为首灭合溟台弟子踹倒。

        而那被踹弟子只是擦了擦脸上血,又一次从地上爬起蹲下。轻轻祈求:“请你们放了我兄弟和师叔,我可以以我命换他们命?!?br />
        白兰是灭合溟台曾经,魍魉是灭合溟台未来,所以就算他们献出自己所有尊严与生命,也要保二人平安!

        看着自己弟子们如此,战魁老宗主心如刀割,是他错了!多年隐忍与避世,弟子们非但没有过上好生活,反而只能以践踏自己尊严残喘求生!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战魁老宗主仿佛失去了所有生机,疲惫地闭上眼问道。

        “三十三重塔给我?!倍久拍且跤衾险叩谝淮纬錾?。

        “召唤地下铜鼎口诀给我!”七彩谷老妖婆挥着手中银亮亮小刀。

        “我要……千魂骨杖!不是给,是传承!”羌魂宗主一步上前,以狂妄表情俯瞰着战魁那惨白苍老脸!

        终于把目说出来了!这群无耻败类!句句不离异宝!

        说到底就是灭合溟台现没实力守护重宝,所以他们“理因”被欺凌与压迫!

        如果把灭合溟台仅存几件至宝都交给他们,就算白兰与魍魉不死,兽魂召唤师道统也算是完全分崩离析。

        太过份了!

        战魁老宗主身体犹如深秋寒风中战栗黄叶,悸动中带着穷途末路颓败。此时他很想爆发!哪怕粉身碎骨玉石俱焚也让他疯狂一次!

        但是不可以!

        看着木柱上不断流泻白兰与小徒弟魍魉血,战魁老宗主握着骨杖手颤抖,骨节用力到泛青。

        “你交还是不交?我们时间不多!”羌魂宗主恶狠狠地紧逼。

        战魁苦笑着看着自己骨杖上升起魂鹰那迷茫表情。

        这是他主兽魂!

        凝集他一生心血培养桀骜战魂!

        如果是转赠,战魂桀骜之心被主人背弃行为所打击,魂裂心伤,战力必定大为降低,所以该死羌魂宗宗主才要求“传承”!

        一般兽魂只有一种情况下才能传承,那就是……

        旧主死亡!

        旧主弥留之际授意下,所有兽魂才能带着悲痛与重生感情完整投入主麾下。

        “哎,罢了,罢了?!?br />
        战魁老宗主瞬间苍老百岁,轻轻地把千魂骨杖向前一推,凝聚幻力欲断自己经脉!

        被逼到这份上也没有什么好说了,只希望三个老畜生得到灭合溟台后幻器后不要太丧天良。至少放这些灭合溟台小弟子们一条生路。

        “好好照顾自己,保住性命才重要?!崩献谥鞔认榈睾罂戳俗约旱茏右谎?,却不敢看自己魂鹰脸。

        只要他再说出传承之语,他便要提前结束自己生命!

        “师尊!”大哭声人群中响起,这种莫大悲怆仿佛瞬间渲染整片天地。

        可恶??!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再强一些?所有灭合溟台弟子都泣血。

        “哎呀!宗主,要站稳才是,不要不小心摔倒了,来来来!小玉来扶您!”

        就所有人都哭得稀里哗啦之际,众人脸上突然刮过一道犹如刀子般凌厉狂风!

        下一秒……

        他们敬爱铁魃大师兄已经以狗啃泥态势面部着地,滑行一段距离之后,地面上推出一个足有三米高土包包。

        而灭合溟台作客小玉则不知从何而来,已经一脸堆笑地扶着他们师尊手,以一种貌似随意动作将被推出还未离手千魂骨杖又直接按回了一脸震惊师尊怀里!

        战魁震惊源于他自断经脉之力,居然小玉一按之下悉数归于平静!

        魂鹰懵懂地盯着战魁老宗主,发现自己并没有离开主人怀抱,顿时心满意足地向骨杖内收回了身体。

        而妖娆却没有收回压老宗主身上力量!

        “来来来,宗主累了,今天太阳真大,真是些不懂事家伙,居然这么热天叫我们宗主出来看戏,哪些龟儿子皮厚肉厚这么无耻?”

        妖娆一把将石化中老宗主按倒,而战魁抱着千魂骨杖,并没有如预期一样跌倒地,而是屁股底下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出了一把柔软木质藤椅。让人瞠目结舌是,随着他坐下,藤椅上居然还飞迅撑起一大片清亮树荫!

        我勒了个去!

        结合妖娆刚才说话,此时场景仿佛真如她刚才所说,灭合溟台老宗主神清气定坐凉爽之地看天空中三只龟儿子唱戏!

        “玉魑!玉魑你来了!”

        “小玉!小玉跑??!这些事与你没有关系!”跪了一地灭合溟台弟子顿时又干嗷嗷起来!

        被骂成“龟儿子”三位宗主脸上已经一阵青白,特别是眼前突然变故简直让他们想要吐血!

        哪里来不知天高地厚丫头搅他们好事?

        玉魑?

        灭合溟台弟子?他们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又出现一位“鬼”字弟子?

        ------题外话------

        这几天都有事…。放假对于我来说是灾难……因为平常没时间妖蛾子们都扑出来了。扑向我,扑向我…

        好吧~聚会多孩子得瑟中,看到吃吃不了孩子泪水中。没有时间睡觉孩子梦游中。所以留言会晚些回复,宅家里娃们就不要刷屏了,出门晒太阳吧~晒晒健康。多找些妖蛾子一起妖孽。

        另外推荐姐妹一好文《绝色狂妃文》作者:仙魅,潇湘搜索就可以找到哦~一对一,文字美得像诗歌,百万字了,肥得可以杀~==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