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25:这是为你好!

    125:这是为你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小舞与范大站东陆青风原上,她怀中揣着四枚灵珠与一枚缩小成手镯臂环!

        妖娆与正藏匿驭兽环世界内。**

        如果她自己现身,无论是女子身份还是域主威压都太难遮掩,但是如果她进入驭兽环世界,四枚灵珠便不能跟随?;故羌菀妆磺空呱袷短街?。

        所以妖娆才安排云真与苏分别东陆,西域洪荒秘境出口掀起波浪。

        有云真先,苏紧跟其后推波助澜。所有上四宗天人长老与黄金车辇中超级世家使者必都会认定她将继续扰乱南疆与朔北,待这些人将注意力都转移到南疆与朔北两地,混东陆人群之中小舞与范大就能安全带着她离开。

        谁能想到,东陆青风原已经出了云真那个乌龙,正主其实还隐藏人群中?

        为了悄无声息地离开,妖娆真是费劲周折,不过看着那些上四宗老怪物们急得抓耳挠腮上窜下跳模样,倒也很是有趣。

        敢这样恣意愚弄上四宗天人长老与蓝魔海超级世家人,只怕除了胆大包天妖娆,初元再也找不出第二人!

        小舞是合适携带灵珠与驭兽环人,她能以卜算力混淆天道,使得天人强者都无法用神识窥视她怀中物品。

        这种瞒天过海技艺,只有极有天赋天算者才具有!

        “师傅,来??!”

        小舞隐于袖口内手指不断拔打着一盘玉质算子,这算子拔动出无形之力扭曲笼罩小舞身上强者神识,使得她怀中之物一直没有被人发现。

        东陆青风原上空广元子与众强者都聚精会神地盯着手中传讯水晶,希望南疆与朔北能传来一些振奋人心好消息。

        而与此同时,天边突然有堆云滚滚而来,天地交接之处蓦地升起一股恐怖威压!

        那威压四平八稳,但远高于广元子爆发天人战力时身上气息!

        嘶!

        所有人当即僵直原地,他们纷纷惊恐地向远方眺望:“那是什么东西?”

        天地变色!

        广元子背后汗毛顿时乍起!这种莫大威胁感仿佛像是上一次看到魔女驾驭凶兽神而来场面,他眼角与眉心间旧伤此时还突突地痛呢!不过下一秒,让他略感安慰是,这巨大威压中并没有夹带杀意或者粗暴戾气,甚至还带着些许令他有一些熟悉气息……

        是谁?

        众人总算看清楚,那如巨山一般从天边隆隆飞来……一只巨大玄龟!

        只见那玄龟身体纵长千丈,巨大身体犹如天空中飞行一座岛屿!轰隆隆呼吸声震得大地悸动,野草断茎。

        “那是玄武吗?”

        “不可能呀!世界上早就没有玄武了!”众人顿时惊诧地议论是纷纷!

        巨龟轰鸣靠近,所有人此时都能看到巨大龟背上烙印星辰纹路。精致而唯美。

        它每一次摆尾都会掀起一圈排山倒??穹?。稍微血脉低微一些战兽此时都契约主幻兽空间内不断颤抖。

        半步兽神!极端浓郁玄武血脉。

        只见那玄龟左右,各御空而行着四位老者,从衣饰上看竟然是分别来自昆山宗,神宗,天门宗,星月圣地四位长老!

        因为四人威压都无比浑厚,所以众人睚眦欲裂地意识到,那四位给巨龟护行……他丫都是天人二衰境绝世强者!

        这四人蓝魔海地位绝对广元子等人之上!

        嘶!

        好强大阵势!

        四位蓝魔海内地位极高长老为玄龟护行,玄龟龟背上,赫然盘坐着一位白发老头,一身星辉幻袍加身,那墨如夜色丝锦幻袍上点缀着以八方星宿排列璀璨宝石,顿时将这老者衬托得尊贵而神秘!

        虽然他身上气息,不过只有……战神七阶!

        好弱……弱到众人立即五内重伤,外焦里嫩!

        甚至比一些刚从洪荒秘境中走出来年轻战神还实力低微!这这这……实是太狗血了!

        一个战力七阶小老头儿,竟然驾驭半步兽神,以天人一阶巅峰或者二阶圆满五衰强者护法!所有不明就里人们顿时羡慕嫉妒得双眼直飙鲜血!一时之间各种不敢相信表情以精彩纷呈形式出现他们扭曲脸庞上。

        而广元子等人,甚至是那些一直隐藏黄金车驾中世家使者却并不把眼前一切当成是一个惊天玩笑,而是迅速集结于空中。

        “恭迎天机老人!”

        数十位天人第一衰强者同时恭敬地向那龟背上老人作揖。

        平地生风!

        这贫瘠东陆青风原因为此时如此众多强者散发出威压而变色!

        天空中若隐若现出万物繁荣之天地异相,光影大地上斑驳跳跃,花朵岩石罅隙里无声绽放,空气中掠起一股香甜气息。

        此时这些尊贵长老与世家使者摆出隆重阵势,直接吓尿了一片刚才还轻狂年轻战神!

        “是天机老人!”流云殿圣王双眸一缩!脸上立即露出狂喜表情!

        传说中那个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天运宗主!

        无论是什么人命运,无论是什么事件果因,只要经过他手指掐算,就立即能他眼中勾勒出?;龉旒?!

        可以说他就是窥视万物生机法理天下第一人!

        也正是因为泄露天机过多,所以所有天运宗弟子实力终生不会高于七阶,阳寿也不会超过十六个甲子。[]

        可以说……他孱弱苍老,见证着他强大!

        谁有幸得天机老人一句箴言,便犹如得到天赐秘宝,不说因此一世坐享荣华,至少也能命运转折处逢凶化吉,因祸得福。

        东陆青魔海各宗门圣王与长老看向天机老人目光中都带着灼热力度!

        “徒儿!”

        天机老人踉跄站起,丝毫不顾广元子与众长老恭维,他佝偻着身子,目光急急地年轻战神们队伍中扫过!

        徒儿?广元子头皮一紧,顿时有些紧张感觉!

        难道天机老人闭门弟子也混入了洪荒秘境里?嘶……这可不好??!天运宗那些小弟子们各个实力弱得渣一样,要是天机老人爱徒没有活着出来,而是秘境里就嗝屁了怎么办?要是天机老人生气,会不会给他下一个不得好死箴言?广元子额头瞬间渗出密密麻麻冷汗。

        他目光像是求救一样看着镇守巨龟东南角白衣老者,那位可是神宗长老广梦子。自这位广梦子师兄晋升天人第二衰之后,就被宗门派入天运宗,任天机老人差遣了。

        可是广梦子也只知道对着广元子摇头,他哪里知道天机老人徒弟死没死?

        “小舞!”

        天机老人坐下巨龟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咆哮,那横飞唾沫星子顿时像暴雨一样扑了广元子一脸,从龟口中喷出狂风吹得广元子大花短裤都从幻袍下露了出来!

        我擦!

        看着那黑黝黝犹如黑洞一样无底巨口,广元子顿时捂着屁股疯狂向后退去!不单是四个护法,就连这半步神兽他也惹不起??!

        “师尊!小龟!我这里!”突然有弱弱声音风中断断续续飘来!

        小舞……

        不,天运宗尊贵圣女羽衣舞!

        数千人群中有一个身着绿裙少女一脸狂喜!

        她身材足足比身边人矮上一个头,所以她只能蹦蹦跳地挥手呐喊以吸引天机老人注意力。

        而这绿裙少女身边一个壮如小山男子实是看不下去,干脆娴熟地将她直接丢到了自己宽大背脊上,步行如风,轰隆隆地向前方走来!

        “我徒儿??!你让师傅好担心??!”

        “小舞!我好寂寞??!”

        看到人群中隆隆走来男子,老人苍老嗓音与浑厚兽吼声顿时交织一起。这被四个天人二衰强者?;だ先?,还有那遮天蔽日巨兽众目睽睽之下哭得哇哇乱叫,

        天机老人与巨龟仔细打量那男子背上水灵灵绿裙丫头,见她毫发未伤,小脸白里透红,比记忆里小可爱加活泼精神,立即激动得眼泪鼻涕一齐飙了出来。

        看来小舞这些年外面并没有受什么委屈,反而活得很滋润。老人与巨龟心跳都虬劲有力了许多。

        其实看到天机老人要找人无恙,站巨龟四角四位天人二衰强者是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若是天运宗继承人出了什么纰漏,那么几百年后是不是就没有人再能为上四宗推衍?;??那可是不得了大事!他们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以后要把天运圣女再看牢一点。

        其实除了天机老人之外,谁也不知道小舞离开天运宗真正理由。

        当年天运宗圣女羽衣舞,背着天机老人偷偷溜出宗门,于洪荒秘境之行中寻找破解宗门五百年内灭门之灾“命运转折点”。

        她推衍中无法预示到底是何人?何物?何事?是改变天运宗命数那个转折。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来到洪荒秘境中。到现为止,小舞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找到了那关键契机。

        发现小舞离开宗门之后,天机老人立即开始寻找她下落,追到洪荒秘境后还是晚了一步。洪荒秘境之途凶险。他对小舞命途之演算,只算出万丈血光,以及一个朦胧影子带着小舞漫步于狰狞修罗骸骨巨山巅峰上景象。

        这恐怖淋漓大凶之兆一直萦绕天机老人脑海里,让他这些年来寝食难安。

        能令他窥而不透人,数百年间还从不曾出现过程,但那带着小舞漫步修罗道魔影他是真算不透!

        而且这血光之祸起于洪荒之行,但并不止于今日,其实他看到是冗长未来!

        浸血修罗路!

        路上交织着小舞足迹!一直延伸到他看不见黑暗里!

        这才是天机老人害怕事,难道小舞欲解天运宗五百年大劫难,其实正是将灾难引入天运宗转折点?

        关于这个猜想,天机老人打死也不会对小舞提起,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心愿,就是自己小可爱徒弟能永远保持善良纯净心灵。

        一切……自有天定!

        天机老人抬头看向苍茫天庭,人人都说他是“天机”,其实他不过是只触到了天运宿命流转于世间皮毛而已。于天道,他唯有抱着比寻常人深敬畏与臣服。

        小舞趴范大背脊上,开心地用力拍打巨龟低垂下巴,小小手掌拍打对于巨龟而言仿佛连搔痒痒级别都算不上。

        但是巨龟还是咧开大嘴笑得像一朵花一样。

        离开洪荒秘境之前,龙觉已经把范大曾经交出命魂还给了他,并许范大自由之身。

        虽然范大心底里希望继续追随两位主人,但他也知道自己实力已经不足以为二人服务,于是他选择陪小舞回归天运宗。至少他还有?;ば∥枋盗?。

        所以此时范大背着小舞直接向巨龟高大辽阔背壳上御空飞去!

        “小舞!”天机老人老泪纵横地扑了上来,却目光停留于小舞怀中时猛然一怔!

        根本来不及叙旧,天机老人突然脸色骤变,而后挺起佝偻脊梁,清了清嗓子,拉起小舞手,以并不嘹亮声音转头对广元子等人说道:

        “这是老夫失踪已久小徒儿,她太顽皮,误入洪荒秘境?;购泌ぺぶ凶杂猩裼?,让她平安归来,我们师傅多年未见,此时老夫甚是欣喜,请问诸位是否能排除小徒与她这位高大护卫嫌疑?体恤老夫爱徒如女关切之心,提早放她离开?”

        天机老人说得情真意切,而且语气和蔼,没有一点上位者趾高气昂压死人大架子。让人顿时好感丛生,广元子等诸位上四宗长老以及数十个从黄金车驾中现身世家使者心悦诚服,没有半点为难之心。

        莫说天机老人,就算是那个青魔海道宗子衍要走,他们也没阻拦??!

        “天运宗主莅临青风原,是我等荣幸,祝贺您顺利接走圣女大人,我等自然不会耽误您与圣女大人叙旧时间?!?br />
        广元子恭敬地对着巨龟背上衣角蹁飞老人一拱手。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还好天运圣女没有出什么岔子,不然他这个东陆洪荒秘境镇守人岂不要被万箭穿心而死了?放走一个毛头小丫头根本不成问题,看样子她也不可能与那御雷女修有什么关系。

        所有强者附和着广元子连连点头。不过他们神识还是不约而同地向小舞和范大身上袭来。

        刚才放走道宗子衍,云真以及云挽容三人时,众人神识也细致地扫过了他们身体内每一寸肌肤,连他们储物空间都没有放过,找不到珠形幻器与隐藏储人金环才放他们离开,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天运圣女也必须经受这后审视。

        小舞祈求般地看着天机老人脸。

        天机老人脸色一阵挣扎,终还是悄无声息地将脚尖踏了龟背星辰中为混沌一枚星宿上。

        一股任何人都感觉不到混淆之气攀上小舞身体,萦绕她怀中。于是此时所有强者神识中都被抹消了那一缕小舞自己还隐藏得不太好异物气息,仿佛她整个人身上只带着一件储物小袋,里面放置着一些药材宝石与几件品质还马马虎虎幻器,仅此而已。

        只有天机老人才能真正地做到天衣无缝!

        众人顿时满意点头,大声高呼:“恭送天机老人与天运圣女!”

        天机老人当然不想久留,留下一句:“莫强求,皆为空?!逼婀煮鹧院?,立即驾驭着巨龟火速从青风原上离开。

        很青风原上诸位都天际化为看不见小点儿,小舞与范大这才收回目光,心中大石头也总算能够放下。

        “师傅!师傅!你好厉害哇!小舞差点就守不住了!”小舞顿时甩着天机老人左手做可爱娇羞状。

        她人群中隐藏还行,不过如果面对数十位天人强者有目性直接审视,只怕还是会被人找出端倪,如果不是天机老人后一刻以混沌之力助她,一切都会暴露光天化日之下。

        “哼!”天机老人气乎乎地一甩袖子,直接无视小舞因为兴奋而胀得通红小脸,冷冷喝道:“还不出来!”

        吓!

        出来?叫谁?叫女主人吗?那可使不得啊啊??!

        范大顿时紧张地向龟侧四位天人二衰四宗长老看去,这些强大长老不可能都对此事守口如瓶吧?现现身,岂不前功弃了?

        不过无论范大怎么担忧,下一秒就只见小舞胸口光影扭曲,妖娆直接从驭兽环内走了出来!

        巨龟苍穹下疾行,掠起风啸尖锐与嘶鸣。

        青风原上强者们再也追踪不到巨龟气息,而天机老人脚也一直没有离开自己踩踏那枚龟背混沌星辰。

        妖娆身着淡蓝拂纱女修幻袍,头上梳着普通发髻。没有佩戴任何环佩玉石,素雅如兰,就像是宗门内静心修炼女子一样。

        只是她灵动眼,带笑唇,还有眸底犹如猫眼石一般某个特殊角落能太阳下迸发出强烈光芒神采都无声暴露着她不凡!

        人中龙凤,自有龙凤天姿,即使粗布素衣,不加半点华丽装潢,身上雍容气度依旧让人心灵悸动!

        范大焦灼地瞪着四周四位天人强者,但奇怪是,他们此时却像是瞎子和聋子一样,连目光都没有微微斜视一下。

        天机老人看到妖娆出现,明显因为她外貌与气度远远超过他之预想而大惊失色!

        石化了好半晌这吃惊老头儿才回过神来,恼羞成怒地说道:“放心,那四个护卫看不见也听不到,老夫混淆了他们视线,不然这么多年连老夫上茅房他们都要跟着,老夫若没有些手段还不早就憋死了!”

        “就是,就是!师傅棒了!”小舞乐此不疲地继续摇着天机老人衣袖,表情加嫩得可以滴出水来。

        哦!

        原来是这样!范大摸着自己浸满汗水额头,这才发现自己仿佛是被笼罩一层透明结界内,看来外面人发现不了妖娆主人身影出现。

        吓死他了咧!

        妖娆立于天机老人面前,心中一阵感慨。

        上四宗对天运天算师“?;ぁ笔导噬弦彩且恢帧熬幸邸?,天算师逆天能力,只能为上四宗利益而存,这就是天机老人被上四宗强者们如此紧张?;て鹄凑嬲?。

        他们是被豢养窥天武器,一生意义止于为四宗服务。

        看到天机老人对四位守护者态度,联想到天运宗一脉看似繁华光鲜但实则毫无自由落寞宿命。妖娆顿时觉得自己理解了小舞对她师尊敬爱与呵护之心。

        五百年内,天机老人会因为一场为四宗强者而算庞大冗长天算术耗心力憔悴而死,所以……小舞想事情发生前,扭转一切吗?

        妖娆冥想之时,天机老人也打量着面前女子。

        完全出乎他预料!

        这就是他推衍中看到那踏血恶魔?

        是个女?还是个如此容貌惊世,从容优雅女子?不惊不俱不狂不畏,上位者气息天定,他简直能她身上看到极端浓郁天地大运加身!

        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天算能力天机老人第一次迷茫了……

        有没有搞错?这样一个出众女子,将来堆骨成山?踏血逆行?

        一般魔孽再怎么伪装,至少身上也要带着些狂邪黑暗意味吧?他怎么看不出来?

        “妖娆,拜见天运宗主,多谢前辈相助之恩!”妖娆清丽声音顿时把天机老人从失神中唤醒。

        “咳咳……”天机老人咳了半晌才止住气喘。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离我们家小舞远一些,你身上杀戮太重!将来坠魔,是天下人神共愤大恶之人!”

        噗!

        妖娆顿时喷了!难怪这天机老头打从一开始就像是竖着毛刺猬一样恶狠狠地瞪着她,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原来他……推衍了她未来!

        “虽然你现看起来还是个乖巧丫头,但是你今后路太狂邪了!为天道所不容!老夫现只要把这只脚从龟背星宿上移开,混沌之气立即消散,四位护法便会发现你气息。老夫觉得与其纵你归山隐世,不如把你交给上四宗看管,这样便有人阻止你踏上杀戮与毁灭之路,一旦你有魔性觉醒,便有四宗强者镇压你疯狂!”

        一股凌然正气顿时从天机老人身上蒸腾而起,他梗着脖子,说这话时候颇有些准备英勇就义架势!

        “老夫这样做,也是为你好!”

        “不要啊师傅!”小舞顿时惊恐地大惊!

        师傅刚才肯帮妖娆,她还天真以为师傅会一帮到底!没有想到师傅只是不想众人面前看到自己与妖娆有关系,所以才远离青风原众人之后发难!

        “哈哈哈哈!”妖娆大笑,脸上没有一点慌乱模样。

        “老人家,你好站稳了,脚不要抖,因为你足尖离开混沌星那个刹那,就是你脖子断我手中瞬间!”

        妖娆云淡风清地说道,只不过眼底闪烁着凌厉寒光!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