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05:妖孽出来蹦跶了!

    105:妖孽出来蹦跶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虾米?

        骂极域天尊?居然是这等简单条件!

        虽然妖娆已经解开幽蓝领域,但看她将自己内核握手中,元素幻草也不敢托大,立即搅脑汁地把自己生平所知所有恶毒唾骂都加注极域天尊身上。

        噼里啪啦!字字唾沫铿锵带着节奏。只要能活下去,不要说是骂旧主了,就算是极域天尊原地满血复生,它都敢一巴掌糊他脸上!

        原本越骂越带感,只是猛然地,元素幻草身体一抖,身影空气中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若有若无,凝成实体身体,竟有瞬间湮灭与大地冲动!

        它感觉到自己灵魂战栗!三魂七魄散失!

        “你干什么!贱人!你骗我!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元素幻草立即大吼,目光啼血地看着妖娆木无表情脸,只见那绝美人族女子,手握它珍贵内核,手指间有丝丝缕缕暗力蒸腾而起,夹杂着她手中极烈黑枪气息,那气息中带着撕裂魂魄力量!

        她……无情地抹灭自己灵魂!元素幻草睚眦欲裂!不是说好了骂天尊就不杀它吗?骗子!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无法完美化型吗?呵呵?!?br />
        妖娆冷笑,红霞浮于脸颊,显得娇艳如花,但丰盈唇间吐出来是无情言语。手中抹杀元素幻草灵魂与意识力量还继续增加。

        “因为无论你翻看多少人记忆,吞噬多少人身体,你都没有一颗成为人类心灵?!?br />
        “忠诚,低调,平和。这才是木之本心,你追求东西已经如同邪灵。木灵是这世上纯净意念。所以你自然永远都不会成功?!?br />
        “我想极域天尊种植那么大片药田,就是为了以万物药气助涨你力量,只可惜你耐不住那种循序渐进修炼方式,偏偏要走这种歪门邪道把木界搞得乌烟瘴气。要是你一直留药田内,可能早就不是今天这个模样?!?br />
        “你失败是,木界如鬼厉一样游荡了千万年,居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缺少什么,你……没有魂!”

        “无忠,无爱,无情,无魂!”

        妖娆语气越来越重,犹如一柄重锤一般狠狠地打元素幻草心上!

        魂!

        与人类那样充满感情心灵?

        这……这难道就是自己无法化型真正原因?

        “听到你无所忌惮地辱骂极域天尊,我对你后一点同情也消磨殆。所以抹消你灵魂是为你好!”

        “你回炉重造吧!”

        妖娆猛地一捏手掌!眉头紧锁,一股狂妄之气于身上爆发出来,手中木灵内核之上,顿时有扭曲灵魂与凌厉嚎叫声升腾而起!

        抹灭灵魂!

        大地开始震动,横生于妖娆眼那些错综复杂树枝藤蔓开始大幅度颤抖,绿意之下不可阻拦枯黄腐朽色泽开始斑驳浮现。

        空间颤抖。

        站妖娆面前元素幻草却没有移动,而是犹如石化般呆立原地,仿佛已经听不到看不到,那些迅速坍塌木质结构也完全不关它事!

        只见这木灵肩头与鼻子上枝条以肉眼可见速度枯萎,两片黄叶卷着叶边从枝丫上落下来。木灵已经无畏秋冬酷寒,能让它们落叶,那必是将死瞬间。

        就妖娆手中灭魂力量爆发到极致之时,木灵眸中闪过一丝繁杂光泽,这也许是它一生生动表情。只不过它已经抓不住这种从朦胧到突然感觉到自己真实存感觉……这是化型瓶颈!生命结束后一刻,它突然窥到了天道一角!

        “也许……你是对……”

        良久,那石化木灵嘴突然里吐出这几个字。

        可惜……抓不到了……木灵身上生机全然消散!

        死灭!

        死灭时带着繁杂表情,但妖娆已经不想深究当时元素幻草想些什么,无论是愤怒,诅咒,还是后悔与释然,它都下辈子再想吧!

        轰轰轰!

        坍塌!草木成灰!大片碎裂!

        置身于元素幻草身内妖娆顿时就像经历一场八毁灭之战!身旁所有目光所及之物都开始疯狂撕毁!这庞然巨物死亡也是惊天动地,被妖娆擒去了内核,巨树身体各处立即失去所有动力源泉开始腐朽!

        我勒了个去!没有想到??!这巨树生前那么彪悍,死时候腐得也太了吧!真不中用!

        妖娆眸光一闪,大量木屑已经劈头盖脸向她头顶砸来!

        “丑丑,二毛,轮回……停止攻击,全速后退!”妖娆心中对丑丑他们秘语传音。要是被这巨物碾压,以巨树那个吨位,那也是会直接压死人滴!

        妖娆一手将木灵内核放衣襟内,一手挥动着噬魂枪,向高处挑起灿烂枪花。[氵昆][氵昆][ 小 ] [ 说 ] [   网 ] []

        暗力顿时将向妖娆盖顶压来一切都撕成粉末!

        手臂与枪身扭缠一起,噬魂由初不适与反抗到如今与妖娆完美地契合!

        噬魂枪觉得这个主,虽然力量不足,没有旧主那坚硬顽强魔鳞加持之身体,但是依旧很狂很决绝,她气息柔美中带着大部分女人没有果断无畏与嗜血!

        这与枪极烈气场两相呼应,于是噬魂枪爆发出威力顿时节节攀升!

        所有碍眼之物都摧毁!所有拦路之物都扫除!

        威压暴涨!人与枪意志交融!

        “叱!”

        噬魂枪突然大口吸了妖娆一口血!咬得妖娆好痛,不过她手中枪花没有停止,脸颊上还露出满足而且腹黑笑意!

        滴血认主!

        被邪火子镇压了这么久都不驯服噬魂枪完全被妖娆气息吸引,主动吸血完全契约!

        不是妖娆刻意要抢邪火子心爱之物,只是她对噬魂枪吸引力远远大于那个四个瞳孔老妖孽……一想到这里,妖娆顿时忍不住风骚地撩起长发。

        老邪……对不起了……哇哈哈!本姑凉就是有魅力??!

        得瑟得瑟……

        只听到枪身发出一声清脆鸣响。那布满铁锈枪柄末端突然破碎了一点点,然后钱币大小光滑枪身上出现了一枚小小四叶草图纹!

        居然还有烙??!专属于妖娆自己烙??!

        一片红叶,是火热烈,一片青叶,是水柔美,一片白光,是光圣洁,一片乌黑,是黑极烈!

        这烙印出现,妖娆自己都没有发觉,因为噬魂枪噬魂之力,它比轮回与黑刀深入地碰触到了妖娆本源力量。所以才于自己枪身上凝结出只有五衰强者才能凝聚……专属烙??!

        精神烙印每个战神都会镌刻,但是他们只能凝结出蕴藏有自己力量一枚模糊雾形烙印符纹,只有诛神强者以上召唤师,才会以自己清晰本源之力凝集有形烙印。

        比如瑶光圣地光华仙子烙印瑶光十子额头上鼎纹,流云殿云鹏子烙印流去十子额头上鹏纹……这些复杂成形烙印都是只有诛神强者才能凝结。

        而妖娆居然半步域主极别,就清晰凝聚出属于自己火,水,光,暗四叶草烙印,实是一个不得了妖孽!

        而且那精致美好四叶草带着初生气息,仿佛……并没有完全撑开所有叶片!

        嘶!就连噬魂枪本身都因这细小图纹而悸动无比!元素气息烙印,很是难得。

        妖娆急急向上冲刺,她要破开巨树内壁,返回木界去,然后再这株巨大死木内慢慢寻找子衍下落。

        如果有武者此,一定会惊叹妖娆此时敏捷曼妙身法!实是不可思议!纷飞木屑与毒刺中,她居然连衣角都没有被割伤一丝一毫。

        妖娆如一道黑暗风影,巨树偌大树身内势如破竹子地腾飞而起!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拦她!

        ……

        与此同时,姬天白还元素幻草内艰难地跋涉着,狭小过道不允许御空,地下蜿蜒碧绿汁液给他带来了极大麻烦!只是大诅咒术不允许他自杀,所以身上沸腾血线阻隔了他身体被绿汁消化趋势。

        姬天白身上爆发出来诅咒之邪气,也让同行朝歌避免了被碧绿汁液腐蚀危险。

        与姬天白对话间,朝歌终于得知他是被之前看到女子暗算,身中奇蛊,已经徘徊生死之间,所以心中对姬天白守护之心又加重了几分。

        难怪天白看上去与往日有些不同。朝歌心中默默心痛!

        她不知道,不是不同,只是过度痛苦而倦于隐藏罢了!此时姬天白心中唯一目就是把妖娆擒获,而后到欧阳老祖那里展开真相,为自己续命!

        两人巨树内部穿行,此时元素幻草已死内部崩毁之势还没有传到这两人所位置。

        “这里居然没有路了……”

        姬天白目光迟疑地看着前方已到头甬道,一路走来,甬道七弯八拐,绵长蜿蜒,可是当他顺着一缕若有若无气息走到此时,前方突然已经到头?!

        偌大一面墙横生于姬天白与朝歌面前!

        真是奇怪!

        “反正都是木质结构,我们撕开看看?!背枨嵊靥ど锨胺?,伸出那只没有被吸取生机手,手指间萦绕着跳动水元素,狠狠向前一击!

        结果出人意料地,面前那看似脆弱木墙却纹丝不动,与此同时,所有力量悉数被反弹回朝歌脸颊!如果不是她躲得,恐怕就要狗血地成为第一个被自己力量破相八宗弟子!

        好强悍结界之力!

        “这!”

        朝歌目光惊恐,急急退到姬天白身边!这是什么东西?她对自己力量一向很有信心,可是居然丝毫无法撼动木墙存,连一点木渣都没有落下,这实是忒打击人了。

        姬天白看到此景,顿时精神大振!

        凡是发现难破坏结界内,必然隐藏着什么好东西!

        “我来!”

        姬天白向前踏出一步,手中银光陡然大盛!那璀璨银芒如同破除一切邪狞退魔之手,带着浑厚力量向木墙疾速探去!

        而与此同时,超出姬天白预计第三股力量不期而来!元素幻草身死,那疯狂腐腐朽力量也立即从远方传来。

        目光所及之一切碧绿都被瞬间敛去生机,泛黄木墙登时像是被万年光阴侵蚀,发出沉沉死气,立刻姬天白手掌碰触到木墙那一刻轰然倒塌!

        什么结界,陷阱,植系攻击都这刻跟着元素幻草化为泡影!

        轰轰轰……噼里啪啦……嘶啦……

        姬天白措手不及!释放力量根本没办法这么短时间内收回,原本预期强大阻力根本没有遇上,他手掌力量带着他身体一个趔趄,直接载向地面,脚步飞速急急迈出几大步,才脸皮贴住地板前一秒狼狈地重找回平衡。

        姬天白脸上顿时升起一丝恼意!鼻子沾满灰!洋相大出!这就是朝阳所谓打也打不破木墙?!

        像他这么意形象男子,就算不是落魄,就算只有朝歌一个观众,他也会因为自己不能保持完美形象而怒火滔天。

        不过这怒火,很就被空气中突然出现威压与一声沙哑呢喃一扫而空!

        “你是……谁?”

        听到这沙哑而迷茫声音,姬天白猛地抬头!两道闪电顿时直入心房!

        一双深邃眼眸从层层已经死亡木藤下透露出湛湛精芒!那直入人心力量不禁让一贯处事淡定姬天白心脏骤停!

        心中所有思绪都瞬间消失,只剩下这双眼迸射出光芒。

        好强!

        就算是混淆颓败气息之下,那湛湛双眸内还是散发出无与伦比威严!姬天白回过神来之后,激动而小心地咀嚼着空气中弥漫力量。

        是……风与自然之息!好浑厚天道交织!整个人如同被隐藏自然之中一样,只有一双眼眸还存于这个世间!

        这眼眸主人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子衍!

        没有想到啊没有想到??!姬天白身体大震!

        原来妖娆逼进元素幻草内核那一刻,慌乱中幻草林木灵所散发出来子衍气息竟然是真!

        因为幻草木灵当时只急着把妖娆先从自己内核所地附近引开,反正她转身寻找子衍过程中,它还能把隐藏子衍方位偷偷置换??墒敲挥邢氲秸馍魑魅μ撞⒚挥腥醚瞎?,反而那若有若无出现一瞬气息被姬天白捕捉到!

        而且元素幻草木灵又瞬死妖娆手下,所以竟让姬天白与朝歌先找到他!

        有人曾说,世事难料,一只蝴蝶振翅,也许会改变季风回旋方式,继而十万八千里外形成一场风暴。

        这不是蝴蝶能够预计,也不是季风能够左右,而是无数细小因果,堆积出让人瞠目结舌结局。

        “你是谁?”那湛湛眼眸主人,视线越过姬天白肩头,直直看着朝歌!

        那目光中依稀带着欣赏与感激!

        为什么看朝歌?

        姬天白一皱眉头,陡然心弦被拨动!他回头颇有深意地看了仓惶无助朝歌一眼。希望朝歌足够聪明!

        是,朝歌确足够聪明!姬天白眼神中读懂了他猜测!于是朝歌立即捏着嗓子放声长啸!

        “前辈!我来救你!”

        这声长啸,是她与姬天白进入巨树内部之后,听到妖娆发出呼喊!

        朝歌立即把妖娆啸声模仿了个七成相似!

        听到这声音,枯木下那双湛亮眼眸中顿时流露出慈祥与感谢神情!子衍依稀记得,给他后力量,就是一个有着无畏天籁之声女子!

        无耻??!无耻姬天白与朝歌,居然捡了这么一个大便宜,直接冒充妖娆!

        还不知道子衍先被姬天白与朝歌找到,此时真正打了一场大战妖娆才刚刚飞出巨木树干。

        妖娆收回轮回鼎与一地散落风丹,拍拍二毛大头,后把元素幻草内核放了一脸震惊丑丑手心里。

        “主,主人……介介个给偶?”

        丑丑咬着舌头,明显已经呆滞,所以连话都说不清楚。

        身为木灵,他不会不知道这枚内核中蕴藏力量!这可是千万年前就存远古神药所有力量啊啊啊??!太稀有了!没有想到这么珍贵天尊神药主人也舍得杀,还舍得把它内核给自己吃!

        丑丑脸上写满了“主人好”四个大字!

        “喏,就是给你?!?br />
        妖娆看着丑丑,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出呵护表情,这是她第一个契约同伴,从当年那黄叽叽模样长成现风华绝代大帅哥,她内心无比傲娇??!

        “对了,这内核中力量很猛烈,你要慢慢……”

        妖娆突然睚眦欲裂地瞪着丑丑,口里“炼化”那两个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只见丑丑一脸兴奋地直接把那枚拳头大小神药内核毫不犹豫地……吞了!

        也忒听话了喂!

        咚!

        根本来不及说话,丑丑身上青光大盛,身体跟木头桩子一样顿时“咚”地一声砸倒地面上!俊脸还带着满足笑意。

        “哎呀!笨蛋!”妖娆顿时愤愤地提着丑丑衣领,把这没心眼家伙丢入了驭兽环里,看样子丑丑一时半会是要入定。

        妖娆无奈摇头,迅速收敛起脸上狂花,顺便把噬魂枪放回驭兽环。她身上气息瞬间神圣起来,妖娆可不想见到子衍第一眼,让那被关了万年本来就有些疯颠老头子把她又当成万恶魔女。

        一切乌龙,要可能避免。

        她神识空气中发散,元素幻草身死后,再也没有结界屏蔽气息,一个五衰强者存还是很好寻找,她很就发现了几道朦胧威压出现数千米之外,其中一道威压俨然比她强很多!

        初元大陆,小辈以神识试探长辈是一种带着蔑视意味挑衅,所以妖娆并没有仔细验证,只是以神识轻轻一触便迅速佯装惶恐地缩回。

        而后梳了梳自己长发,抹平衣角,脸上挂着自己满意乖巧笑靥,直接向那团朦胧威压御空而去。

        妖娆心中哼着小曲,这样一来,云真承诺东域封地是到手了,离洪荒秘境开启还有两年多,她与爹爹和龙龙可以好好谋划一下今后道路。

        进入蓝魔海上四宗也是一定,西域战神所属五阳子所昆山派,而爹爹算是朔北战神,要进入朔北所属天门宗,分开也好,至少不会以同辈身份相互争抢资源,只不过不知道上四宗离得近不近,能不能经常见面?

        妖娆经过与元素幻草大战之后,身心舒爽,连带着思绪也天马行空,无限yy……

        哎呀嘿!不知道万年前道宗妖孽现成了什么样一个糟老头?哇哈哈?是不是跟五阳子一样浑身破破烂烂?

        只不过妖娆料想不到,让她想喷血一幕很就要发生!

        下一秒,她已经御空飞到神识刚才感觉到五衰强者存地点!

        确是有一个衣服破烂糟老头盘坐地面上,脸上盘曲木纹正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消退!不过妖娆笑靥还是立即凝固嘴角上!

        我圈圈你个叉叉!

        所有言语此时都吞下肚,目光不再落于这老者肩头。心头剧震!

        因为她余光看到了两个身着流云殿弟子幻袍身影,这顿时让她想起了苏叮嘱!

        “流云十子第二席朝歌,带着一个很像姬天白男人!”

        就她这样想瞬间,一张灿若桃花笑脸顿时抬了起来,浸了毒目光迎着妖娆视线,瞬间灼热了她眼眸!

        姬天白!

        那熟悉脸,果然是那杀不死小姬??!中了欧阳家邪术,居然还能出来蹦跶,真是难为他了!妖娆身体一震,顿时对着姬天白笑脸报以灿烂妩媚笑意。

        我用笑脸戳死你戳死你!两人目光空气中爆出激烈小火花!

        怎么让这个混蛋先遇上子衍了?

        超出预计,但是……妖娆迅速平复了内心波动,确终是会见到!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刻!

        越是愤怒只会让情况变得越糟糕,因为每次与姬天白相见,无论是无声对望还是刀光剑影,一不小心就要付出生命代价!

        “前辈!这是我仇人,能帮我抓住她吗?”看到妖娆脸,想起姬天白这些日子受苦,朝歌狰狞地对着缓缓张开眼子衍要求道!

        她可是这五衰老头“救命恩人”,所以她要求,子衍不会拒绝!

        ------题外话------

        自备小盆,吐血者请深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