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92:那血池,很烫(二更)

    092:那血池,很烫(二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兰黛儿被气得无语,却也只能忍气吞声地跟众人身后。

        阿斯兰特看到妖娆与兰黛儿不合,便不待见方劲一行人。

        妖娆并没有召唤出丑丑,因为云挽容说云真与苏马上就来,所以妖娆也没有必要非要前进得那么,倒不如这茫茫草原上一边淬炼体力,一边等待同伴。

        魔族战神左后方,人族战神右后方,妖娆与阿斯兰特等人走前方,于是三拨队伍呈现出一个三角形分布,谁也不打扰谁,各自艰难地向前跋涉。

        云挽容反而没有灵力比她孱弱图桑体力好,朔北孩子,自出生起就万年不化雪山上奔跑,虽然图桑生得瘦小,但骨子里坚韧却比一般人战神都要顽强。

        再加上阿斯兰特时不时对他灌输:“草里待久了会死”理念,这瘦小家伙就样一只猴子一样草地中上窜下跳。恨不得把慢云挽容打晕了背背上逃跑。妖娆从来没有见过图桑这么卖力。

        与妖娆一行人不同,其它人族战神与魔族强者精神都萎靡不振。

        召唤师越强大,就越容易忘记自己弱小时样子,所以失去力量让他们惊愕与惶恐。

        比如一直自恃实力不错伏虎山十子第一席方劲,此时已经一脸狰狞。

        让他感觉到呼吸困难并不是脚下碧草,而是自己现手无万钧之力与旁人没有两样挫败感,剥夺力量,支撑他优越感与满身荣耀筋骨如同从身体内抽离。

        他害怕!

        害怕力量再也回不来,从此骄傲不再。这是一种悄悄潜入人心心魔,每一步艰难跋涉中变得越来越沉重。

        这种害怕情绪所有人脸颊上蔓延,战神们各个面色凝重,呼吸急促。

        但妖娆没有这种沉重感,满地碧绿藤蔓给一种前所未有亲切,她不如其他人那样小心翼翼,因为除了灵力被封印之外,碧草藤蔓似乎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别麻烦。

        那为什么不享受这难得一见平静?

        平凡普通失去灵力有什么不好?

        妖娆回忆起自己朱雀时光,第一次感觉到细若发丝灵气自己身体内升起喜悦,第一次魔云宗底与炎凰通灵场景……现她虽然已经站那时连想都不敢想象高度,但她并没有忘记这些年,自己是怎么由平凡走向不凡,从弱小走向强大每一步。

        所以重归平凡,并没有让她感觉到任何不安,反而让她细细地咀嚼些年渡过挫折与困难,虽然曾经经历,但此时再回头想想,很多感觉都不一样了。

        就像爬山一样,从山下向上看,即使抬得脖子都酸痛,依然有时眺望不到山巅头,也欣赏不了整座山脉全景,只能低着头,咬牙一步步向上走,把疲惫与对未知迷茫掩藏起来。直到那么一天,终于屹立山巅后,回头俯瞰,心中才会发出那样一声感叹。

        “啊……原来我曾经走路,是这样??!”

        曾经弯路,曾经青涩,都会这一刻收眼底,举目四望,天下脚下,一切未知,踌躇,都于顷刻间悉数灰飞烟灭。心中一片大坦荡。只有此时才能感叹自己当年稚嫩,同时也自省因为无知而犯下错误。直到下次再爬山,这些记忆都会成为弥足珍贵经验深深地镌刻脑海里,避免以后弯路。

        人只有这样感叹过,才证明自己曾经努力过,挣扎过,平庸过……并今日,不断由平庸走向成熟。

        红裙女子步伐越来越轻盈,呼吸平稳绵长,仿佛微风何时起,她便何时呼气,微微何时歇,她就何时吐气,那细小声音溶入风中,应和着自然之道,于是她身上便徐徐散发出一股清丽灵动天地灵气!

        淡淡光辉笼罩她似入梦般迷离脸庞,她深邃目光极为悠远,仿佛众人目光所及一切,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让她产生凝眸兴趣。

        换而言之……她看到世界,他们,都看不到!

        一时之间,众人间产生了一种需要仰望这红裙女子敬畏与膜拜感,她对天道亲和性,已经超越了众人认知。

        为什么只有她越走越轻松呢!众人心底惊叹并羡慕着,可是无论自己怎么搅脑汁,也摸不到天道一角。

        “她到底是什么人?”方劲忍不住讯问兰黛儿?!拔挝颐挥刑倒?,朔北雪狼部战神还有女儿?”

        “天魔子大人……”魔战神目光幽暗?!罢馀?,留不得啊……”放还没有说完,这开口魔战神就直接被帝岚那突然变红吓死人目光给骇得踉跄退了下去。

        天魔子大人留她,不是给自己留多个强敌吗?魔战神实是不明白帝岚那眼神意味!

        玄妙入定!

        妖娆此时处亦梦亦醒离奇境界之间,没有刻意控制呼吸,也没有精心计算步伐,但是每一次,都恰到好处地踏碧草绿叶随风飘摇鼓点上。

        云挽容想要说话,却被阿斯兰特无声地阻止。能感怀天道,本身就是一场莫大机缘。疯子爹爹小心翼翼地守护妖娆身后,陪着她继续向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人族强者与魔族战神们都被妖娆身上散发出来自然之息吸引,居然不约而同都乖乖闭上嘴巴地无声前行。

        因为他们明白,有些人一出生就是来打击人!

        他丫他们越走越累,那红裙女子步伐却轻得像是跳舞。

        这三队原本应该水火不溶队伍诡异地保持着绝对安静。就算路途上再看到水玲珑,风玲珑之类果实,众人也只是轻手轻脚上前,采下之后又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队伍里,难得默契。

        一贯聒噪兰黛儿居然也没有出声,这还真让人费解。

        不过换个思路想想,即使兰黛儿现打断妖娆悟道,也不过只是让她与一次天道顿悟失之交臂而已,并不会给她造成多大麻烦,而兰黛儿自己反而要承受妖娆与阿斯兰特生气而爆发极大怒火。

        兰黛儿虽然小心眼,但也并不是那么地蠢!她要出手,必然要真正能伤到妖娆身与心!

        “你说你哭都比我好,那到时候我要你哭个够!”兰黛儿看着妖娆背影,目光幽暗,她捏紧拳头,心中咆哮!

        眼看着众人即将走出碧草荒原。目光头,已经开始出现茂密枫林以及滔天红光,谁也不知道这碧草荒原到底有什么作用,即没有对闯入者进行实质伤害,又不像毒草一样附着毒素,仿佛就是让人大汗淋漓地走一朝而已。

        空气沉沉。

        力量渐渐体内苏醒,方劲脸颊上立即又恢复伏虎山强者尊贵超然表情,他挺直脊梁,扬起下巴,眸底依稀划过高手才拥有湛湛精芒。

        力量不失,高傲永!

        人族与魔族战神之间目光交流多了起来,空气中瞬间点起噼里啪啦小火花。

        一旦双方恢复力量,立即又会变成水火不溶死敌!

        远方红芒是什么?

        兰黛儿朝远方眺望,远处草地与枫林交界处巨大凶煞之地立即吸引了她注意,她看到一个冗长而巨大血煞阵如腾蛇般蜿蜒盘曲大地上。沸腾血光发出犹如巨兽一般恐怖嘶吼。

        碧草荒原四处都能看到小型或者中型地煞血池,小不过直径一步,大也不超过百米,而那分割草原与枫林血池却像一个天然形成屏障一样,足足延绵上百里!

        吓死人巨大!一路平安,此时终于看到杀机出现。

        即使隔着这么远,众人都能感觉到红芒内煞气滔天,那些威压浓烈光线把一方天空都照得通明透亮!

        “怎么办?估计我们走到那血池附近时,御空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过不去??!难到要绕道?”开始佯装中毒人族战神大叫道。

        所有人听到“绕行”两字都两眼立即翻白,只依靠体力草野中行走这么久已经是他们极限。召唤师又没有武者那么矫健体魄,平日消耗都靠灵气支持,此时早就手软腿软件,肌肉抽筋。如果再让他们多走上百里路,那还不如直接让他们死原地算了。

        帝岚微眯着眼睛,眸中一丝红光闪过,魔族瞳力与感知力都比人族与生俱来地强大。人族战神看不清,他却可以看清楚……远方血煞之池并不是没有一点缝隙,而是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条至少能一次性安全通过一人羊肠小道。

        所以帝岚带着魔战神不动声色地继续向前。方劲看了看帝岚那张淡默脸,挣扎了一下,也没有改变行径方向,还是径直向前。

        每个人族战神都知道,魔族眼比畜生都看得远。因为他们就是野兽!

        阿斯兰特才不管哪里有出路,他只知道妖娆还入定中,所以妖妖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等下若她走到血煞这地还没有醒过神来,他再把她拉住也好,至少给她多一些时间继续沉浸自己世界里。

        于是三阶人马队形依旧没有变化,还是照常向前行进。

        很众人就走到离血煞之地极近地点,站近处,才能深刻地感觉到这深陷入地百丈深血池地煞之气到底有多浓烈。

        这是天然杀阵,因为大地下奔腾地火无处可发,才将地表撕裂,将积蓄万年戾气与死者怨念施放出来。而血煞池旁,还依稀绘制着一些细小符纹,明显有人发现这天然杀阵之后,又以符术将其加固,使得任何不小心进入血煞之阵生灵有进无出。

        一片枫叶随风而来,打着旋儿坠入血煞池发出红芒中,那轻小树叶没有立即灰飞烟灭,而是众人眼前以肉眼可见速度泛黑,而后叶片上出现一个个被腐蚀小孔,小孔逐渐放大,后以完全被扩大孔洞撕裂作为后结束曲。

        比瞬间死亡让人恐惧,这种精致,缓慢枯萎残破过程,只让人深刻地体会如果进入血阵内身体将会受到怎么样漫长而痛苦折磨。

        一时之间,所有人忍不住都打了个寒战。就算他们实力鼎盛时期,他们都不想碰触这恐怖煞气!

        帝岚看了看左自己左侧,左侧有一条“之”字型小道直接可以让他离开碧草荒原束缚直接前往枫林,他不喜欢打架,因为那很麻烦,他心中此时只想着比人族战神先离开,而后赶紧……咳咳……无节操地逃跑!

        而此时人族战神们右侧,也有一条弯弯曲曲险路,迈过这血煞之阵后,他们久被封印力量将会再一次回到他们身上!

        此时众人心情都无比激动。

        阿斯兰特见妖娆还微眯着眼睛,于是伸手想将她拉回,再走五六步,她可是要直接撞入血煞大阵中去了。

        可是就此时,兰黛儿眼底蓦然点起幽暗晦涩邪芒!这一时之间,她对妖娆恨意已经达到了鼎盛!

        为什么这女子生得比她漂亮?明明就是一个与自己爹爹长得完全不一样小杂种!为什么她能得到龙哥哥喜爱?一没有背景二没有家世,不过是低贱驭部来一个肮脏种子而已,别人叫她种子,难道她就金贵了吗?

        “你去死吧!妖娆!”兰黛儿一个用力,直接捏碎了一直藏手心里药丸!

        这是她爹兰德给她准备幻能丹!无论任何情况之下,即使灵力被古怪力量封印,她也能一柱香时间内自由地使用八阶战神力量!

        这可是兰德自己自损实力花大心血凝结好东西。原本只希望自己女儿以此保命,却没有想到兰黛儿居然丧心病狂地用这么保贵东西来暗算妖娆!

        “飞廉!”

        兰黛儿猛地撞开灵力还没有恢复阿斯兰特,以幻能丹中力量召唤出速度飞禽战兽,直接向还没有苏醒妖娆冲去!

        把妖娆推入血煞杀阵,然后以飞廉逃离!

        兰黛儿如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此时只有她一人能够调用八阶战神力量,她又已经呼出速度战兽,等众人通过那狭小通路,她早已经逃出万米之外!天大地大!算帐都算不到她头上!

        如此天衣无缝!兰黛儿嘴角勾起残忍冷笑,反正她已经得不到龙觉心了,那么妖娆也别想得到!她加她身上屈辱,今天要一并算清!一想到妖娆坠入血池,那美丽小脸,细腻肌肤被煞气一点点腐蚀成黑色,而后七窍流血惨样,兰黛儿就内心极度舒畅!

        “不要怪我!妖娆,要怪就怪你自己入定得不是时候,还非要走到这血煞大阵旁!”

        一切皆电光火石间发生,兰黛儿靠得妖娆极近,几乎都能感觉到她口中呼出香风!

        去死!

        兰黛儿看到妖娆长长睫毛眨了眨,眼睛并没有大张,只是微微抬起一丝小缝,不过那缝中,陡然迸发出比血煞大阵还让人彻骨寒冷幽光!

        兰黛儿大惊!心跳骤停!她她她……她不是没有感觉还入定吗?一股莫大恐怖扼上兰黛儿喉管,但是来不及了!飞廉速度太刹不??!

        众人眼前,出现了一副诡异场面!

        丧心病狂兰黛儿以无法阻挡之势向红裙少女冲去!撞她身体上!不……透过她身体!我擦!不是幻身!是残影!

        “是残影啊喂!”人族战神鼓着眼眶不可思议地咆哮!抱着头撕扯着自己本来就不多头发!

        那红裙少女不动用任何灵力情况下,居然后一秒,避过了冲撞!武技入微!她瞬间移动速度……比飞廉还!真身已经不知于何时退后一步,兰黛儿撞到是残影!

        虽然不可能……但是心跳骤停兰黛儿掠过妖娆身侧时候,还是听到了妖娆那恶魔一样低吟:“你说,我为什么要站离血煞杀阵这么近地方?”

        为什么?

        不想去想!兰黛儿此时颤抖着只想迅速离开!偷袭没有成功,但她也不能被妖娆抓??!这次是她自己理亏,她才不想被妖娆吊起来打!

        呵呵……

        妖娆轻轻一笑,手指以旁人不可查速度飞速向前一点,这次连残影都没有留下,一道极为低调暗元素破天指直接打飞廉侧身上,那飞廉本来就受契约主仓惶心情影响飞得踉踉跄跄,又突然被不知从何而来力量一爆,自然一个趔趄……

        带着兰黛儿直接翻滚入血煞杀阵中!

        “??!”凄厉惨叫!几乎所有人都清晰地看着,兰黛儿杀人不成自己反而滚入杀阵整个过程。

        帝岚甚至还以为妖娆将要落入血煞大阵,而一个箭步飞奔上来将手毫不犹豫地伸入了血光中!破阵领域包裹着帝岚手,只要他愿意,无论妖娆是怎么样落入阵内,他都可以第一时间内把她扯回来!

        不过帝岚速度赶不上变化!

        只是一个瞬间,真正倒霉人就从妖娆变成了兰黛儿!

        帝岚立即缩手,众魔战神惊得爆眼球目光中把手指甩来甩去,冷酷无情地说道:“本尊试了试,那血池,很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