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85:阿斯兰特,你完败了!

    085:阿斯兰特,你完败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

        远方打斗已经继续了三天天夜,即使远隔百里,都能感觉到大地传来灼热气息,天空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被染得犹如白昼般明亮。[飞天 中文][ 小 ] [ 说 ] [   网 ] 看来龙觉与阿斯兰特交战地点,早已经变成一片比炼狱还恐怖火海。

        范大,天下无敌,小舞,云挽容还有图桑都哆哆嗦嗦地盘坐妖娆身后,一些过路好奇目光只是遥遥望一下火光中传出域主气息,就顿时弱弱地遁去,连真身都不敢现出。

        洪荒秘境仅开启了十七年。

        能洪荒秘境中用十七年从六阶战神巅峰晋级十阶域主人,无论打斗双方是什么背景,都绝对不是能够轻易招惹恐怖人物。

        万顷大地开裂,地表深处熔岩龟裂大地川行肆虐。破碎大地中央,赫然站立着两个气喘吁吁身影!对于整片龟裂大地,这两个人影简直渺小得可以忽略,但是又有什么人想象得到,此地满目疮痍狼籍场面,正是由这两个站都站不稳男子一手造成?

        所有幻兽,幻器都用了,不过这都没有关系,因为两个体力即将耗光野蛮家伙,还是觉得拳头是好对话工具!

        阿斯兰特脚步踉跄不稳,身体栽来载去,头上被打出了一串包,嘴角还挂着血痕。

        啧啧,龙觉下手毫不留情,连面对岳父也敢出这么重手!真是忒胆大了。

        不过不要以为龙觉占了什么便宜,他现情况可比阿斯兰特糟糕,一只眼睛被打得像是独眼熊猫,半边脸肿得像发糕。原本就撕成碎布条衣物早就猛烈击打中灰飞烟灭。身上只剩下一条窄窄紧身长裤。

        “龙觉,你服不服气?!”阿斯兰特摇摇晃晃地跳起,挥着拳头打龙觉脸上。

        龙觉也不躲避,反正俊脸已经毁了,倒不如趁机多回敬阿斯兰特几脚。

        嘭嘭嘭嘭!罡风身侧混乱舞动,拳影腿风划出流线且不可琢磨。

        “阿斯兰特前辈实力,我一直服气得很?!?br />
        龙觉吐着血沫毫不吝啬赞美,能把他打到这样凄惨地步,洪荒秘境中也没有几人能做到,这一点他不否认。

        “哼!那你还有胆抢我妖妖!”阿斯兰特拳头冒烟,因为他眼睛中有火花飞溅出来。

        “妖妖跟谁一起,不需要你做主?!绷豕V绷瞬弊?,这一点上毫不退让。

        “我养了她十四年,从这么大,养到这么大!”阿斯兰特用手身前比出一个巴掌大小与一个少女高度。

        “我陪她,可不只一个十四年?!绷醯勺叛?,哼!比时间,谁怕谁?

        两个男子像小孩子一样斗气,着实可笑!

        呃……

        阿斯兰特顿时语塞!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你不知道,小孩子比较难养,除了一起,还要给她喂饭换尿布讲故事洗白白扎辫子,我一年,顶你十年!”

        “呸!别想忽悠!当年你疯疯癫癫,谁照顾谁还不一定,不是一直是妖妖给你烤鸡腿吗?啊……”龙觉负手抬头看天,眼角依稀有泪花闪过:“想想妖妖那十四年过得真是苦啊,自己都吃不饱,每天还要担心你个时不时要把她喂狼恐怖爹爹。/gskynet/”

        听了龙觉叹息,阿斯兰特脸顿时被憋得一片酱紫,当年……仿佛真是这样,他吞吞吐吐地喝道:“滚一边去,臭小子,反正妖妖还小,不能交给你?!?br />
        “得了,女儿都是要嫁,难道你要妖妖一直守着你……反正当初你捡到她,第一句是‘女儿’,就是女儿,是‘女人’,就是女人,其实你们之间没有真正血缘关系!什么父女啊之类称呼都是自己定!”好狠话语。

        龙觉卯足力气,狠狠向前一步!

        双目赤红带血,这踏出一脚带着摧城焚河力量深深扎入大地!

        石屑带着炎星立即四溅而起。  .  n   n. e t混*混 小  说 网/  全 文 字而他长喝声中夹杂着天道力量,顿时如同一柄凌厉长刀狠狠向阿斯兰特当头压去,那沸腾情感与灼热威压掀起狂风扶摇直上青天!

        终于还是问出来了!

        “阿斯兰特,我问你,你是不是其实对妖妖抱有非份之想才排斥我?”直指重点,龙觉一字一顿,说得异常认真!

        龙觉长喝声直插阿斯兰特心脏,空气诡异地颤抖了三下,阿斯兰特脸顿时犹如万花筒一样精彩地变着颜色,眼睛突出眼眶,嘴巴张得老大,脸颊因为情绪过份激动而无法制止地剧烈抽搐。他万万没有想到,龙觉居然会问出这样一句大逆不道话!

        “畜生!”

        过了好久阿斯兰特才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肤浅家伙!你懂个屁??!脑袋里居然装着这么恶心东西!老子现看你,不顺眼了!”阿斯兰特如野兽一般低低地嘶吼,以得不可思议速度挥拳直向龙觉而来。

        一拳打得龙觉一个趔趄!

        “没有血缘就一定有你想那样不堪吗?”阿斯兰特五官扭曲一起。

        “你根本就不懂,我与妖妖之间感情!”

        “当当我身重剧毒,游离生死之间,几乎要放弃生存希望时,妖妖就像是上天礼物一样,突然就那样出人意料地出现我面前?!?br />
        “那么小小,那么漂亮?!卑⑺估继匾槐呋尤芬槐呦萑肓松钌罨匾?。

        “眼睛亮得如黑宝石,皮肤比雪还白,小嘴却红得像樱桃。她握着我手指笑,一点也不排斥我脸与我身上疯狂气息,她告诉我,她需要我,我也需要她,她是天使,带着治愈我身心力量出现我生命里?!?br />
        “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她是烙印我血脉里,延续我生命一部分?!?br />
        “她是我孩子,是泉水做身子,山脊做骨,瀑布做长发,夏花做脸颊。她是我孩子,从她握着我手指那一瞬间起,她是命定,我阿斯兰特唯一孩子。你不见那一天,阴霾天空瞬间万里无云,万兽齐鸣!”

        这是阿斯兰特真实感情,他对妖妖,从来都是亲人一般牢不可破感情。\ gskynet\

        而龙觉个小畜生,居然敢质疑这种感情,简直不可饶??!阿斯兰特肩膀剧烈颤抖,双臂抡得虎虎生风,把苦逼龙觉打得鼻血直流。

        不过龙觉却捂着鼻子咧开嘴狂笑。

        我擦!这家伙一定是被打成了脑震荡,神智不清了!

        很好!就是要这样!龙觉心中大喝!阿斯兰特,你这心理扭曲女儿控!本少爷就是要激你自己说,只有你自己说出口,才会打开心结接受我!所以打我吧,你所能发泄,然后解决我们之间问题!作为父亲,你管得太多了!要不是你自己说,我还真以为你对妖妖感情过头了!

        “既然是女儿,那为什么不许她跟我一起!”

        龙觉拨开阿斯兰特拳头,以他肩膀为支点,瞬间翻飞到阿斯兰特身后,对着他屁股多肉地方就是一脚!

        这一脚顿时把阿斯兰特踢出了十多米,被踢傻阿斯兰特捂着屁股气乎乎地回头,心中怒火与疯狂已经让他无瑕遮掩任何秘密,气急败坏地对着龙觉大吼!

        “因为我们其实没有血缘关系!”

        “因为我只陪了她十四年!期间还疯疯癫癫!”

        “因为她想你时候那么出神,小脸上带着我没有见过光华?!?br />
        阿斯兰特颤抖手指指着龙觉已经肿成猪头脸。

        “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离开她!万一她不认我了,管我叫大叔怎么办?你就不能晚出来几年吗?我还没有给她买过衣物,带她过过好日子……她要是跟你跑了,我会很……孤单!”

        终于把心中隐秘感情说出来。

        阿斯兰特声音沙哑,目光中带着受伤黯淡之光,原来疯爹也不自信,会害怕妖妖有了龙觉之后跑到他再也看不到地方去。

        “你……还真是一个不正常疯子!”听了这话龙觉顿时大吼,他咬牙切齿,气得鼻孔直冒烟!

        “你孤单?我呸!我呸呸呸!你不看妖妖这些年都做什么?朱雀时为了找突然把她丢下你,入魔穴下魔海!为你寻药,又被你派到白虎去骗光灵珠,传承什么圣火之力!救了朱雀传承了先天道统,你又一句话不说破壁来到初元,把她一个人丢姬天白与魔族圈套里差点死无葬身之地,她一句怨言都没有,你还敢说你孤单!”

        “好不容易初元相遇,你又二话不说把这些年她唯一能依靠我蛮横不讲道理地打成猪头!你要她情何以堪?”

        龙觉越咆哮声音越大,简直撕心裂肺:“你乎过她心中所想吗?我天天看着她想你都不觉得孤单,你这个自私鬼!身福中不知福,活该变大叔!再这样下去,我大概很就能亲眼看到你变大叔!”

        “大叔!大叔!大叔!”

        龙觉碎碎念此时对阿斯兰特杀伤力简直堪比扎得人千疮百孔透心凉飞刀大阵!

        阿斯兰特呆呆地站原地,目光如鬼,就像突然大病了一场,瞬间苍老十多岁。

        是了,这些年他虽然一直牵挂着妖妖,可是妖妖……是实实地追寻着他脚步一直他身后奔跑??!他幸福,他自己没有感觉到吗?

        好自私!

        被龙觉一骂,后悔,内疚,自责,羞愧……这些感情一时之间悉数涌上心头。

        他只自私地希望妖妖永远陪他身边,气愤龙觉抢走了他珍爱宝贝,可是他忽略了,自己女儿已经他目光不及之处悄然长大,有越来越多优秀人陪伴她左右。虽然不想承认,不过无论背景,实力,长相,潜质,人品,深情还是其它,眼前这臭小子都是极品,总比其它小畜生好吧?

        重要是……妖妖喜欢他!

        要是真与龙觉撕破脸,妖妖会恨他一辈子吧!

        一想到这里,阿斯兰特顿时面黄如纸,心中有千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

        他抬头目光躲闪地看着龙觉那张肿成包子脸。比起被妖妖恨,还是忍痛让妖妖跟着这小子好一点点吧?

        戳手指戳手指,身上爆沸威压悄悄地收敛起来,刚才那场疯狂肉搏,其实也几乎抒发了内心所有余火。

        只是难过啊,那么珍爱女儿,活生生被别人拐走了,跟他眼前剜肉一样,但他也明白,是自己太自私,女儿控太彻底。反而让妖妖痛苦了。

        “龙觉,我们没什么,只是酒后兴切磋一下对吧?”阿斯兰特吞了吞口水,直起背脊小心翼翼地讯问。

        一听到有台阶下,龙觉心中顿时狂喜!这算不算这女儿控示好信号?这顿打,挨得值??!灭哈哈哈!

        龙觉强忍着爱胸腔内兴奋狂笑,抽搐着嘴角说道:“当然是,前辈实力让龙觉敬佩不已,晚辈受教了?!奔险娑车匾话?,脚步都一个踉跄。

        阿斯兰特吐着血沫,斜视着龙觉,凶巴巴地说道:“谢谢你这么多年照顾我女儿,如果她喜欢,你就继续陪着她吧,不过要记得……”

        阿斯兰特突然开始撕心裂肺地咆哮:“只准拉手!不准主动!晚上十点前要回家!不可以灌她喝酒!出远门要找我批示,还有还有……”

        碎碎念头如滔滔江水一样延绵不绝地向龙觉扑天盖地涌来!

        而遥远山那一边,一直打坐调息妖娆蓦然张开眼。

        “那边威压收敛了,两个人也应该打得没有力气了,我去看看!”

        众人只见那红影焦灼地腾空而起,急急向远方飞去,于是立即各自起身,跟着妖娆身影疾行。

        太恐怖了,这几天跟山崩地裂一般,那哪里是两个召唤师能搅出动静?跟洪荒战兽发疯一样,现……那两个人还活着吧?云挽容跟妖娆身后吞水口。

        妖娆看清龟裂大地中两个人影之时,两人已经盘坐地上,头上沾满尘土,连发色都看不出来,一身泥泞与淤青红肿,足以证明战斗之惨烈。

        不过他们身前放着几壶酒??雌鹄锤星楹昧撕芏?,而阿斯兰特还滔滔不绝地对龙觉进行着言传身教。

        “臭小子,不可以看别女人,你让我女儿掉一滴眼泪,我放你十吨血?!卑⑺估继匦咨穸裆返啬笞湃?。

        “是,前辈说得是?!?br />
        “只能我女儿甩你,你不能甩我女儿?!?br />
        “不会,一定不会,我不会让她甩我。我会像狗皮膏药一直黏着她?!绷醴缟У匦?,只不过猪脸笑起来很难看,顿时惹得阿斯兰特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那,那她想你时候你要立即出现,不能让她一个人傻等,不要像我一样不负责任,总是因为什么天下道义而离开她……”

        阿斯兰特说到此处,有些失落,他心中有天下,不是拯救朱雀世界就是意先天大帝所谓世界真相,这么说来,他还真是一个不合格父亲。所以才让龙觉这臭小子这么早就钻了空子。

        “你对妖妖所有承诺要兑现,所以不要轻易说大话,说多不如做多,代替我陪着她?!?br />
        “好?!绷跣哪钜欢?,这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阿斯兰特有多爱妖妖,真是很爱很爱,害怕她受任何伤害,害怕他没有资格陪着她,所以才百般刁难。

        “请问……”云挽容颤巍巍声音从远方传来,跟妖娆身后御空而来云挽容以古怪目光盯着正加深感情两个男人?!扒胛识淮雍味??是山妖吗?有没有看到两个帅哥附近出没?一个红头发,一个黄头发?!?br />
        噗!

        龙觉差点没被一口酒给呛死!

        妖娆无奈地看了云挽容一眼,又心痛地看着地上那两个傻兮兮猪头脸。

        一个箭步飞下,阿斯兰特呆滞目光中扑下来,抱着龙觉那肿成包子脸颊狠狠吧唧了一下!“龙龙,亲亲不痛!”

        龙某人立即喷着鼻血幸福而华丽地晕了过去,这几天大战,现是极限了。

        “妖妖!”阿斯兰特目光一寒,手中酒杯陡然被他不受控制力量捏得粉碎!

        “爹爹!”妖娆目光寒?!拔揖褪窍不?!怎么样?”

        女儿插着腰,霸气侧漏啊啊??!

        不知道龙觉与爹爹到底合解到哪一步,但妖娆知道两人为什么而总是见面互掐,看龙觉身上比阿斯兰特多一倍伤,就知道爹爹一定又欺负他。

        不能让龙觉一个人努力,所以她也要大声说出来!

        看着妖娆目光,阿斯兰特顿时老老实实缩成一团,可怜兮兮地戳手指戳手指,扁着嘴呜呜道:“妖妖喜欢,爹爹就喜欢……呜呜呜呜?!?br />
        “这才是好爹。嗯!”妖娆脸上笑意顿时如鲜花一样绽放,欢喜地扑入阿斯兰特怀里,抱着他脖子亲昵地说道:“爹爹也来一个吧唧,就都不痛了?!?br />
        “啊……”阿斯兰特顿时也那安慰中带着幸福笑脸倒下。

        妖娆顿时爬起,两人红肿脸上涂满药泥。

        “真是!两个人气息都乱成这样,还逞强喝酒,不把你们放倒,要自爆逆天了是吧?”

        “哼!”妖娆拍了拍身上灰,对地上两人一指,冷咧地向范大与图桑喝道:“把这两个笨蛋,拖回去!”

        ------题外话------

        这章,好难写…唯有月票能安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