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69:分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

        似龙兽仰天咆哮!它很愤怒!这些无耻又卑微两足生物,居然趁它入定时候,杀了它子孙!

        它要……血债血偿!

        众人只见一头巨大无比洪荒战兽矗立于天地之间,兽首遮天蔽日,直入云霄。[飞天 中文]混 混小说网网友手打 无弹窗广告 全文字TxT下载兽身犹如砥天之柱撑起一方天幕,兽尾还蜷缩于水底不知多长才是头。

        那震耳欲聋咆哮,只让人呼吸短促,脊背冷汗汩汩流淌。

        风云起,狂风从北方吹来,房舍发出哗哗欲垮声音,被各种禁制加持过仙人洞府,竟也受不了这似龙疯狂。

        众人尖叫声混杂一起。只有龙觉与大胡子两人站离似龙兽近地方。大胡子被那狂风迷了眼睛,下巴上胡须都倒贴了脸上。龙觉黑袍猎猎作响,身旁巨石被拔离泥土,轰隆隆地向远方滚去,而他身体却站得笔直,脸上带着闲适笑意。

        是轻敌吗?不是!

        只有站他身旁大胡子才看得到,这赤发男子绯红眼眸之下闪动着认真与战意精芒。

        躲角落处阴郁男子偷偷地挖起碎了鱼肉一捧黄土,顿时兴高采烈地疾速后退,这混了似龙兽精华泥巴他连拿个药鼎淬炼一下耐心都没有,捧手里就急急地向自己嘴巴里塞。

        真邋遢,这次他怎么不嫌脏?

        似龙兽巨大兽瞳一暗,它分辨得出哪三个低劣人族身上带着自己后裔气息。

        只见这巨兽轻摆兽颈。颈后不是鬃毛,而是一排透明如烟云鳍。如虹彩一样美丽,云中搅起一圈圈光晕!

        这家伙使用幻力!正置壮年洪荒似龙兽,实力堪比域主!不得不令人胆颤心惊!

        眨眼之间,三枚气息强劲冰刺就疾速向大胡子,龙觉背后妖娆,还有那满嘴是土阴郁男子飞来!

        冰箭破空,发出强有力撕裂空气声!而那咄咄欲落骑气势,又让人无处可躲!大小竟是扎大胡子屁股上那枚百倍大,这要是被正面击中,绝对不是破皮留点血被爆菊那么简单了。

        “啊啊啊??!”

        大胡子向前冲去,竟然是想以徒手将冰箭接下,却被龙觉一手捏着衣领,丢了自己身后。

        大胡子给妖妖了一个天大好处,龙觉自然会护他。但是那吃泥巴阴郁男子显然就没有这么好运气。

        冰箭向他激射而去之时,他正被泥巴噎得反胃,没有想到躲不起角落也会被似龙兽发现,于是赶紧向后御空逃离,并随手抽出一柄长剑,又召唤出一只东山冥鹰抵御,可是东山冥鹰还没有来得及碰到冰箭锋芒,就被冰箭卷起狂风撕了个粉碎,鸟羽混着血腥从天空中扬扬洒洒而下。顿时吓得阴郁男子屁滚尿流!

        勒了个去!真倒霉,就算吃些泥巴都不行吗?

        那鱼又不是我杀!是那货杀啊啊??!我只是捡些土!阴郁战神郁闷地瞪着大胡子。这都是他错!

        他敏捷地回转身体向后刺出一剑,挽起剑光银光闪闪,速度与力道都堪称完美,看来是一个幻武双修召唤师,长剑品质也惊人,居然没有被狂风折断,而是结结实实地斩冰箭之上。

        看到自己反击有效果,阴郁男子脸上刚升起一丝得意笑,却不想长剑斩入冰箭,就犹如被吸入深潭,强大吸力让他再也无法将剑提起。

        就他加重手腕力道同时,似龙兽发出冰箭却突然发出一阵青光,无数锐利棘刺不知从何而来,疯狂地从箭尖涌出,速度得让人无从躲闪,只是微微迟疑,舍不得丢弃自己称手宝剑,阴郁男子身体就被刺了个透心凉!

        八阶战神没有这么轻易就死,就算被刺得百孔千疮,阴郁男子还是猛地爆出火元素奥义,折断胸前冰棱,这才气喘吁吁跌落地,狼狈地向前爬行,地面上拖出一道长长血痕。\ gskynet\而被震得半碎冰箭还不甘放弃,化为一道冰笼,又继续罩男子腿上,冻碎了他半条腿,才怨念地消散于天空之中。

        “啊啊啊??!”惨叫声不绝于耳。早知如此打死他他也不觊觎那些土。

        好强大!众人倒吸冷气。这还只是一枚箭!就如此轻易地废了一个八阶战神!

        化冰为棘!

        是幻技发出后二次变化,没有想到一只幻兽也能把幻技练到这个地步,简直随心所欲!阴郁战神惨样让大部分人牙尖打战。因为他们还没有那已经残废八阶战神那么强战力。

        洪荒巨兽面前,多么强大八阶战神都犹如纸片儿一样不堪一击!

        阴郁男子拼命地上爬行,唐乾枫黑着脸不想管他,身体伤害虽然能用药修复,但那冰元素伤害会一直留他肌骨内,不死也是一种折磨,除非找到至刚至阳天灵地宝滋养身体,他才不想费那个力气,去帮一个惨败手下。.HNHN.NeT 混混小说网 无弹窗广告 全文字TxT下载

        另两枚冰箭逼近龙觉身侧,他没有躲闪,也没有逃跑,而是缓缓地散发出一丝真龙之气。

        吼吼吼!

        似龙兽比任何生物对真龙气息,为敏感!它巨大兽瞳顿时撑得浑圆。身体因为激动而疯狂颤抖!

        咔嚓!咔嚓!

        两枚冰箭顿众人惊愕目光中清脆地迸裂!

        巨大冰锥堪堪避过龙觉身体,轰隆隆地坠入两侧地面,顿时掀起土浪阵阵,破碎冰箭比龙觉身高还长,深深刺入地面之下,一片凝冷感从箭中散出,冰甲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蔓延地面上,野草与沙砾都被湛湛银光冻结,永远停止这一个瞬间。

        那寒力逼人冰甲,止步于龙觉脚下一丈之外。此时花园早已不复当初百花争艳模样,大半早被龙觉烧得乌黑,现大半又被冰甲包裹,惨烈肃杀战场。

        时间停滞于这一秒!一切皆电光火石间发生。

        靠!龙觉做了什么?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难道他出手已经得让人肉眼都看不到残影了?还是那似龙兽重伤一个八阶战神之后,后劲不足?

        除了龙觉之外,谁都不知道龙气对似龙兽震撼!

        一时之间,似龙兽完全忘记自己因为无聊而产下后代,它看着眼前那红发人族,有一种发现了大陆狂喜!

        似龙要成龙,直接办法就是吞噬与龙有关所有东西。他子嗣被吃了就吃了吧!它要吃了这带龙气男子。这份大礼足以抹消它心中所有伤痛!

        它要成龙!

        冰箭是似龙兽自己折断,因为它要把眼前男完整吞噬!

        龙觉冷笑,他散出龙息时就做好了两手打算,一是这似龙兽被龙息震慑,乖乖退下,这样好。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洪荒战兽心中贪欲大涨,把目标从妖妖身上转移到自己身上。不过只要它不再想着如何攻击正入定妖妖,这样也行。

        看来似龙兽是选择了第二种,因为久居没有天敌仙人洞府,这似龙兽嚣张性格已经膨胀到了极致,丝毫不畏惧血脉上对它有压制真龙气息。

        无妨!龙觉身上幻力骤起,战意隆隆,他也想看看自己战力精进到了何种地步!

        他轻轻抱起妖娆,唇她额头温柔一点,刻下了属于自己烙印。然后手中挥出一阵风涌,将妖娆推向苏与范大。

        “照顾她,直到她醒来。要是妖妖少一根头发,我把你们都喂这似龙兽!”龙觉板着脸。

        苏与范大,上官紫痕等人小心翼翼地接过妖娆,听完龙少爷话心中都是一阵毛骨悚然。他们知道这货是认真,妖娆就是他碰触不得逆鳞。只不过龙觉现要与那似龙兽一战,所以才像割肉一样把入定中妖娆托付给他们照顾。\ gskynet\

        “主人,放心?!狈洞笠涣尘次返鼗卮??!拔冶匾宰约盒悦鼗づ魅??!?br />
        “你们退后百里,我等下自有办法找回你们?!绷跎舸胫谌硕?。

        云真点头,知道半步域主与洪荒战兽放开手脚之后大战必定波及范围很广,于是向唐乾枫一拱手。

        “唐师兄,后会有期?!?br />
        然后云真驾驭着巨大双头怪鸟,带着众人头也不回地飞驰而去。

        大胡子遥望了被众人带走妖娆,还是提起那身体残破不堪阴郁战神飞到唐乾枫身边。唐乾枫冷冷一哼哼,挥着袖子御空而起。兰黛儿望了望龙觉,觉得还是自己小命重要,于是乖乖地跟唐乾枫身后不敢出声。

        一时之间四周人都散了个一干二净。

        龙觉这才轻松地耸了耸肩,对那馋得流口水似龙兽风骚地勾了勾手指。

        “来吧,本少爷好好教你一下,见到真龙契约者应有礼节?!?br />
        天空蔚蓝,万里无云,只有极远方乌云盖顶,暴风雷霆,不时有闷响与闪电声传来,灰蒙蒙一片看不清情况,浓烈威压弥散空气里,让人触目惊心。

        那便是龙觉与似龙兽战场。

        众人只能双头怪鸟背上回头眺望乌云中战斗??床磺逶浦腥松碛?,只能看到青色似龙兽巨身云中翻滚,不过没过多久,红芒大盛,除了青蓝色鳞甲巨身之外,云中又现出一条体积较小,但颜色赤红鲜艳龙身!

        一股无法言语尊贵之气出现,那强大而高傲气势直冲天庭。

        “呀!呀!呀!那是什么?”

        云真张大了嘴巴!

        “我擦!我擦!我擦!是真龙吗!那是真龙吗?”他不淡定地捏着苏双肩拼命晃动?!傲跏钦媪倩绞β??是神火使,宗师级符师加真龙召唤师吗?”

        苏被这疯狂家伙摇成脑震荡。翻着白眼儿说道:“可能吧……不然怎么会那么嚣张?!?br />
        ?!?!

        云真只觉得自己四肢僵硬,牙齿都要从嘴里酥下来。好吧……还好自己聪明与龙觉与“妖妖”化敌为友,不然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神火符师加真龙,这么恐怖初元年轻一代,他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还有“妖妖”,龙觉是这么叫吧?你什么时候醒???

        云真抹了一把头上汗,依稀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不过因为被龙觉身份再次震撼倒也没有来得及想那么多。

        毕竟朱雀近百年来三枚种子都很有名,如果有人云真面前提到妖娆全名,他一定立即就会反应过来。只可惜苏不太爱说话,小舞叫她姐姐,上官紫痕与范大叫她主人,天下无敌叫她小师妹,所以妖娆这个身份云真与云挽容面前还没有曝光。

        就云真脑袋游泳瞬间,天空中突然响起凌厉风啸声!

        惊变!

        嗖!嗖!嗖!

        杀气骤起!众人只见双头怪鸟四周突然出现无数透明风刃,向绞肉机一样同时从上下左右前后六个伐方位向大家碾压而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又是什么东西?所有人立即把投向远方真龙战场目光急急收回,自发地围着妖娆站成一圈,将她紧紧包裹,而后各自对抗起这些犹如漫天暴雨一样忽如其来风刃攻击!

        要是不小心割了妖妖半根头发,他们都要被龙觉拿去喂宠物……好恐怖说,比被风刃凌迟血腥,所以一定要?;ず盟皇苌撕?。

        “这些攻击哪里来?”天下无敌大吼!他布出十三枚乌金杵,抵挡住上官紫痕与小舞面前至少一半攻击。

        云真散开自己神识,本以为是有人暗中伏击,但是神识扫了一圈之后,虽然确发现了几道有意隐藏气息,但是那些气息仿佛也被风刃打了个措手不及,所以风中传来淡淡血气。貌似比他们还惨。

        天空中有杀阵!

        “大意了?!痹普婺抗夥痹?,负手看天,不知是敬畏还是郁闷。

        “这是仙人洞府空中禁制,没有想到有人竟然能把阵符布到没有任何依托物空气里!”他闭上眼睛,隐隐感觉到一幅幅员巨大杀阵正自己神识海中闪耀。

        不允许随意飞行,禁空杀阵!

        只因为他们一行人中带着贵客妖娆,风刃才不那么嗜血无情。不然众人早像不远处隐藏气息一样,被割得鲜血淋漓了。

        虽然云真能感觉到杀阵存,可是他却不精通符术,不知这杀阵如何去解,此时去叫龙觉声音也传不了这么远,而空气中汇聚而来风刃却越来越多。

        云真只有闷着头,随手指向一方。

        “向一个方向冲,我们先想办法冲出去再说!”

        强行破阵!

        云真力量虽然强大,但是身边人数众多,而那凌厉风刃又无孔不入,所以他挥出道道元素奥义虽然护得住人,却护不住他双头怪鸟,很就只见天空中鸟羽毛纷飞,鸟啼声凄惨无比。血光混杂风里。

        要是怪鸟身体被割裂,众人各自御空,失散狂风中不好!所有人手拉着手,也不能召唤战兽,生怕召唤出来战兽还没有发出幻技就被狂风刮到看不见地方去。

        所有人只能用元素奥义!

        一时之间,天空中风刃越来越密集。那些翻飞浑浊气旋已经完全阻隔了所有人视线。前后左右都是白茫茫风,头上蔚蓝天空,脚下五光十色琉璃瓦都不见了踪影。众人仿佛进入了一个诡异风风之甬道一般。

        “那里风弱!”上官紫痕伸手指着左前方,眼底彩光乍起。

        “唔……”小舞一阵犹豫,可是还没有等她说话,云真立即驾驭着双头怪鸟向上官紫痕所指方向疾行,因为右侧风刃已经汇聚成一道二三十丈粗龙卷风,又不能后退,继续涉险。所以向左前方逃遁是明智选择。

        双头怪鸟带着众人一头扎入左侧狂风中。

        果然!

        风速骤减,众人相互打量,各自都是头发凌乱,衣袍被歪歪扭扭地扯向一边。天下无敌简直被扒了个精光!看着这瘦子苦逼地捂着屁股模样,范大刚咧开嘴一笑。突然眼睛惊恐地鼓出了眼眶!

        奶奶个腿了!

        这看似无声与平静之中,一道宽有百丈,高得看不到头黑色狂风如夜幕一样沉沉地向众人压来!

        上官紫痕惊叫!就连她天眼刚才都没有分辨出这是什么东西,因为它……实是太广袤!

        仙人洞府中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众人来不及去想,就无比狗血地被这巨风吞噬到了肚子里!

        “啊啊啊??!”就连那渺茫惊叫声都被瞬间掩埋。

        嗖!嗖!两响,好像有两拔人都失踪同一地点内。

        一片叶子打着旋而落整齐琉璃瓦上,仙人洞府上空平静无比,仿佛从来都没有狂风出现过,玉树碧绿树叶相互撞击发出清脆“沙沙”声。祥和之气拔地而起。

        天空中没有人影,天空蔚蓝如洗。

        只是“啪嗒”一声,一截黄色发带不知从何处出现,慢悠悠地划过天空。隐入草丛中。

        光溜溜天下无敌是被石头咯醒。梦中他梦到自己与仙人掌战兽大战三百回合,后一拳打身边岩石才才晕晕乎乎坐起来,茫然地打量着眼前一切。

        眼前哪里还有仙人洞府仙光环绕繁华景象?四周全是奇峰险石,怪石林立,高耸入云。

        这是什么地方?

        看着自己赤身**模样,他慌忙从储物戒指中又摸衣服,不过他比较懒,平常都是直接以幻力震走附着身上污物与灰尘,竟然没有备用外衣,无奈之下只得摸出一张床单,挖了几个洞把头和胳膊套进去。

        他脚边还有一双腿……

        吓得天下无敌哇哇地大叫!看了几眼之后,才发现那是范大腿,不过没与身子分离,而是因为他太重,所以整个上身都栽入沙地里,只有一双腿如标枪一样威武地矗立风中。

        范大身边,还趴着一个小小身影,俨然是先弹范大大肚皮上,然后又滑到一旁小舞。

        天下无敌赶把范大从地里拔了出来,憋死了可不好。

        “你没事吧?”天下无敌吞着水口问道。

        “当然有事!”范大一边吐着沙子一边哭?!芭魅瞬患?,我要被喂龙了!呜呜呜呜……”

        放眼望去,荒山沙地中,只有他们三只活物。

        苏嘴唇上传来一阵柔软触感!这感觉让他小心肝“噌”地一下被点燃!好软!好软!还带着棉花糖味道!是什么东西?下意识地,他伸出舌头舔了舔。

        对方也条件反射地回应着。

        下一秒!出窍神智突然回到身体,苏猛地张开眼!映入眼屏,是让他肝胆俱裂一张脸!那是微微张嘴正舔着嘴角……云真!

        “我……呕!呕!呕!”苏一把跳起!抓狂地奔向远方,扶着大树一阵猛吐,那呕!呕!呕声音惊得山间飞起大量受惊飞鸟!

        “你对我干了什么!”云真猛地惊醒!那梦中若有若无意识反馈给他大脑,顿时把他气得血冲天灵骨!

        他气愤地把自己手抠出了血!颤抖地指着苏背影,憋了半天才憋出两个字……

        “畜生!”

        苏回头看了云真一眼,好不容易平复胃液,又开始继续沸腾……呕!呕!呕!

        东方如月中蹲一旁,惊恐地看着这两个大男人相互用目光切割对方。

        上官紫痕张开眼,眼前一枚明晃晃尖角正对着她脸!

        “啊啊??!”凄厉大叫!

        只见眼前尖角哆嗦了一下,一只无辜小马脸抬起,大眼睛里蓄满惊恐神情,那尖角上带着光系治愈之力。小白马被上官紫痕吓得刨着蹄子直往后退。

        传说中独角兽!

        上官紫痕一骨碌爬起,这才发现飓风不知道把她卷到了何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她……跟众人失散了!是眼前小独角兽救她!

        银色小独角兽怯生生地望地上官紫痕,用小蹄子向她轻轻踢来一枚红色野果。搞得上官紫痕既感激又不好意思,刚才一定吓到了它。

        “来,来乖,到姐姐这里来?!鄙瞎僮虾畚氯岬睾艋阶?,而独角幼兽则迟疑地看着这个从来没有见过过两足生物。

        神圣幻兽,只亲近身体与心灵纯洁女性,眼前生物,身上带着它喜欢气味。

        妖娆被银光包裹,安静地悬浮半空中,小脸带着甜甜笑意,不知道她是因为得到了精纯水与光之灵力而开心,还是因为龙骚包后那宠溺一吻而心悸。一点也没有被狂风影响心情。

        “你呀,真是好福气??!”

        云挽容捻了捻散落额前长发,拢了拢身上被风割得破布条一样裙子。俯下身,苦着脸欣赏着妖娆沉睡脸颊。

        一个从容入定,光鲜亮丽,一个蓬头垢面,狼狈无比。

        “我们要散架了呢,你却这样睡得香甜,真羡慕你?!庇锲忻挥屑刀手嗲樾?,就是单纯欣赏??蠢丛仆烊菀彩且桓鲂愿衤收嫒?。

        “呜呜呜呜……他们都不见了。就只有我背你了。哥哥也不知道怎么搞,心绪大乱,根本没法找到他下落。但我们也不能一直躺杂草堆里是不是?”

        “我找个安全地方,陪你入定好了?!?br />
        嘿咻!嘿咻!

        一个一身狼狈黄裙女子,背着一个睡得沉沉绝世少女向远山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