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8:你不仁,我不义

    058:你不仁,我不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

        精明男子带着龙觉一行人山中转来转去,每走一步山间岩石流水树木位置都会发生变化??蠢床枷铝私仆馊私胨酱笳?,只有以特殊步法才能安全进入。

        众人小心翼翼地重复着男子步法,向前步行了大约半刻钟,耳边突然响起了曼妙琴声。

        有琴音从天上来,如同溪水一样山间流淌。天空中仿佛漂浮着细小音符,众人过身时触动空气便能发出清脆又好听声音。琴声婉转清丽,引人遐想无限。

        “这琴音是南疆第一?!本髂凶拥靡獾叵蛑谌私樯?。当然,主要是给龙觉介绍。

        他一双眼直直地看着龙觉脸上表情。东方如月琴技仙池圣坛甚至整个南疆都颇有名气。要不是伏虎山孙母老虎太霸道,这南疆第一美人名号早就归了他家主人。就算还没有见到人,主人琴声也是可以勾人魂魄。

        “唔?!绷醮蟠檀痰刈プ磐?,很煞风景地来了一句:“这是……弹棉花吗?呵呵,本少听不懂?!?br />
        什么破东西?还没有我家妖妖跑着小调唱“今天天气好晴朗,咿呀咿呀哟?!焙锰?。

        哈哈哈!看着龙觉故作粗陋脸,妖娆心中爆笑,要是那如月姑娘听到这种评价,估计芳心都会碎了满地吧?

        同行诸人也都不享受琴音,所有人听到琴声那一刻都暗中调动周身灵气以备抵御音杀。跟着妖娆与龙觉这些年,坑人之术与强效防坑之术众人已经炼得炉火纯青,这种防备心理镌刻骨髓内,随时就会被环境变化激发。

        东方如月原本是想给未曾谋面众人留下一个唯美婉约好印象,可是她不知道,龙觉本来就是个火水火不侵男子,除了对妖娆各种风骚示好,对其它任何事情可谓是心肠硬得像石头。

        何况他知道妖娆不喜欢就是故弄玄虚。

        让自己随从来请人已经显得高人一等,此时又隐山中不出门相迎,这些弥漫空气中音符随时都可能变成杀阵,接连三次待客失误,东方如月已经失去与他们平等交谈机会。

        “噗!粗鲁顽固乡下人!一点都不知道什么是高雅艺术!”

        精明男子心底狠狠鄙视着那长相出众但行为举止简直不堪入目红毛男子。干脆一句话不说,闷闷地带着众人继续向前。

        又转过一处岩石,众人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奇峰耸立苍穹之下,半山种满碧绿青竹,溪水旁,一个身着淡紫长裙鹅蛋脸女子正一心一意弹琴,娴静五官确让人眼前一亮。

        长发垂地,皮肤白皙,长裙淡雅,应和着高山流水,别有一番风味,特别姣好五官与仙池长老东方虹有五分相像,又复姓“东方”,应该与东方虹有着深重血脉关系。不过洪荒秘境这么多年,这后起之辈幻阶,估计已经超越东方虹实力。

        龙觉与妖娆只横扫了东方如月一眼,目光就淡默地落了一个竹榻上,倒不是因为竹榻上摆满珍馐,而是榻主位上还稳坐着另一个男子。

        此男子半依席位上,手指间把玩着一枚咬了一半水果,长眉长脸,双肩宽阔,明黄色长衫太阳下散发出一股尊贵从容之气。

        与东方如月认真弹琴讨好表情不同,男子神情明显就是享受。

        此时东方如月与这男子谁主谁次,赫然明了。

        男子没有掩饰,威压竟九阶中级!不过只是很小范围内发散,所以传不到山谷外,显然这次龙觉受邀请,真正幕后大佬不是东方如月,而是这目光闪烁黄衣男子!

        坑爹??!

        难怪龙觉待遇不高,人家东方姑娘明显都不是诚心邀请……因为强已经这里!

        借东方如月之名,诱龙觉上勾。这算是……美人计?

        “这位师弟,请坐?!?br />
        黄衣男子闭着眼把手中水果直接弹到了龙觉脚旁。质地柔软水果没有被巨力挤破,但是地面上却陡然留下了一个小坑。

        对力量运用到了一个近乎于神技地步,难怪男子如此张狂。赤果果威胁!已经不再是美人邀请客人对饮,而案板上刀正等送上门鲜肉。

        果然不怀好意啊,不过九阶中级又如何呢?若不是我想你嘴中套出洪荒秘境这些年消息,根本懒得跟你玩。龙觉心底冷笑,却不动声色地向竹榻走去。

        很好!黄衣男子微笑地点头,他所散发出威压,越靠近他身侧就越强大,看着这红发男子黑着脸,咬着牙勉强自己对面坐下,男子很满意他识实务与驯服。

        不管这陌生红发男子带了多少小弟,他与东方如月挟制下,红发男子只有乖乖地与他们合作才有活路。

        “上茶?!被埔履凶鱼祭恋爻嗝嬲辛苏惺?,东方如月立即恭顺地踏着莲步缓缓走上前来。

        要说东方如月,乃是仙池十子第三席,此时已经是八阶中级战神,又是东方虹长老侄女,地位崇高,心性极傲。一般不会轻易屈居其它战神之下,但看此时对黄衣男子顺从与乖巧,不难看出她是由身到心臣服,如此想来,黄衫男子身份地位也呼之欲出。

        黄衫,道宗弟子标志衣饰。就算洪荒秘境这么多年,各派弟子们也没有轻易掩饰自己着装,因为衣物本身就彰显穿着者强大。

        那么这男子一定就是道宗十子第一席——云真!

        龙觉看了一眼那正低头泡茶东方如月,然后以无比沉痛目光戳着云真脸。

        “是你请我来?”

        “是?!?br />
        “啧啧,真可怜?!背鋈艘饬?,这红发男子脸上写不是恼怒,而是同情,只见他指着云真惋惜地说道:“你爹娘怎么起名字?一大老爷们居然叫‘如月’,实是让我大跌眼镜,不如我改个称号,叫你‘小月月’?”

        龙觉表情认真并痛苦。不管黄衣是谁,他只知道是“小月月”请他来,所以承认主人身份……自然就是承认小月月身份……彪悍龙氏逻辑!

        噗!

        黄衫男子脸陡然一垮,东方如月手抖了抖,有茶末从手中掉出来。

        这红毛是真傻,还是骂起人来要人命?

        “啊哈哈哈哈!”百无禁忌小舞顿时抱着肚子狂笑!

        云真脸色一僵,已经心中升起团团火苗,但没有摸清底前他还不会爆发,不过他对龙觉施加威压亦陡然加重?!笆Φ芪蠡崃?,请你来人还是东方师妹,这也是她山头,我只是借地说话。你可以叫我云师兄?!?br />
        龙觉一咧嘴,感觉到了脊背上压来力道。所以斜了斜眼睛闭上了嘴巴。

        这红发男子不问了,又是一阵尴尬,云真咳嗽了一声,这才打破沉默:“咳咳……这位师弟怎么称呼?现留秘境中又不是大派前三席九阶战神没有几个。师兄出自哪个世家?”

        抄底,已经得罪了,脸皮撕破一半,那就所信把龙觉老底摸个一清二楚,以免日后麻烦。

        “我是……”龙觉憋红了脸:“散修石铁蛋?!蹦┝思奔辈钩洌骸安还矣肓髟频罴彀资π纸缓?,只要提到本少名字他就会非常激动?!?br />
        厚脸皮龙觉,说得确是实话。装傻样子也让人觉得刚才他说“小月月”那句,是真心而发。

        “白痴?!倍饺缭滦闹邪德?。

        这种明显被挟制情况下,一般人都会拼命提高自己身价,而他此时这么尴尬地说出自己身份,还拉出别派弟子撑门面,明显就是一点背景都没有。

        这么一说,云真与东方如月明显加放心,他们不怕龙觉说谎,一个九阶初级,一个九阶中级一个八阶中级面前,玩什么花样也掀不起风浪?;褂心橇髟萍彀??哈哈哈……那个本来挺出色家伙,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出现众人眼前了,八成不知道死何方,就算与这红毛有关,也不值考虑了。

        “你们倒也说说,为什么请我来喝茶?!绷跏种干窬室话愕厍峥圩抛烂?。仿佛气息与信心已经被两人压制。

        “哈哈哈!”云真笑得加闲适?!笆Φ芑媒准?,想必这些年一直修炼,都没有听闻过洪荒秘境中消息吧?”

        直接跳过讹人赴宴那个话题。

        “是?!绷趵侠鲜凳档阃?。心中却骂:呸!本少要是知道信息,还用得着这里跟你装腔作势地喝茶吗?

        一般战神没有资格知道秘境中隐秘消息。只有像东方如月与云真这样宗门高级弟子才有可能触及动人心弦宝藏与秘密。

        无奈龙觉与妖娆、苏等人都没有熟悉大派宗门朋友,只能散出自己一部分威压引诱别人上勾,看来效果还不错,至少云真是一条不小肥鱼。

        无耻??!以自己为饵,引各方势力注意,所以苏与妖娆才收敛气息,龙觉自己威压也被压制到九阶初级。

        被视为鱼肉男子浑然不觉,勾着唇角淡淡说道:“那石师弟听没听说过‘子衍’这个名字?!?br />
        子衍?

        龙觉依稀想起,苏曾经猊穴中向他与妖娆介绍过万年前于洪荒秘境中陨落强者们,其中就有“子衍”这个名字。

        传说子衍是道宗天才少年,根骨特异,神风‘无痕’操纵者,持有道宗神器‘逍遥拂尘’,以十二岁年纪进入洪荒秘境,却宗门等待他光芒万丈地出世时离奇失踪!

        道宗,与眼前云真一个门派,难道近洪荒秘境中风波与那万年前天才子衍有关?龙觉眼底迅速掠起一道精芒。

        “好像听说过,不过就是一个陨落了道宗弟子嘛?!庇锲谰纱筇?。

        龙觉轻薄语气再次震得东方如月倒水手抖了抖!热水溅到了龙觉手指边。

        开玩笑!不管陨不陨落,当年道宗子衍威名与风华是无人能及,后世百代都没有弟子敢与子衍之名相提并论。这红毛战神,实是太无知太大言不惭!

        不仅东方如月,就连云真都有些恼意。他看了龙觉一眼,深吸一口气,无奈地说道:“天才虽陨落,但是他手中神器不会凋残,他手持神器‘逍遥拂尘’近出世了。这也我道宗长老布下任务,一定要把神器重带回宗门内?!?br />
        云真语气铿锵,对逍遥拂尘势必得!一件神器就能成就一个惊世强者,这是毋庸置疑。虽然神器还属于宗门,那么只要云真能重令神器归宗,那么神器使用权一定会给他本人。面对被他挟制红发战神,他没有必要再遮掩自己目。

        “哦!”

        龙觉听完云真话,倒一点也不激动,那神器既然是道宗,眼前又有一个如狼似虎云真,那神器必然与“石铁蛋”没有什么关系咯。

        “我没兴趣?!比萌送卵卮?。

        东方如月小手拼命抖,也不知道这九阶初级战神倒底是神经大条还是愚蠢到不可开化?已经被匡骗来了,那就必须将自己战力都奉献给云师兄,哪里还有他选择余地?

        九阶战神,争夺战中必然是战斗主力!

        这家伙真不懂事!云真勃然爆怒!伸手就轻易地扣住了眼前红发男子手腕脉门。你自己找死!我也不用客气!

        “不用石师弟有兴趣?!痹普媸秩缣?。牢牢挟制着龙觉,身上威压爆起,眼底冷光乍现。那强大大气势震桌面隆隆震动,刚泡好茶水都溢了出来。

        “只要你帮我出一份力气!”云真压低了声音,霸道惩罚力量就顺着自己手掌向对面红发男子经脉疯狂涌去!

        神器出世,必然引起所有人族与魔族强者暴动,谁管他万年前是哪家宝物?谁先抢到手谁就先得!云真虽然已是九阶中级战神,他也无力独自抗衡那么强势夺宝众人,所以与东方如月联手多日,就是想选取一些可被利用战力。他们一直碍于其它战神出身与背景没有下手,直到这红发战神进入他们眼帘。又强又没背景,他喜欢!

        “事成之后云某必然重谢?!?br />
        云真森然冷笑,那“重谢”两字立即带着一种送人上西天寒冷。

        “不过现……石师弟,把你命魂……交出来吧!”

        为夺道宗万年前神器,强迫九阶战神贡献战力。

        龙觉微微一笑,早知道是这样场面,不过云真提到神器倒真还挺对他胃口。只是提方式粗鲁了一些而已。

        交易嘛……其实可以继续谈。反正都已经摆明面上了,也不再需要伪装。

        龙少爷顿时收起他大刺刺表情,换上了他自然笑意。那微笑上扬眉,眸中细小星光,还有嘴角掠起弧度不禁让云真与东方如月同时身体一震!

        绝世英??!

        原本这红发男子唐突与刻意僵硬表情掩盖了他风华绝代五官。此时放松下来,仿佛一时之间天地神光都欢腾地聚集他身旁。让他们终于将注意力从男子实力转到了他从容优雅气度上来。

        这种气质是别人学不来,只觉得看一眼都要被迷惑。

        “神器虽好,但这就是你们谈交易方式?”

        龙觉轻轻一挑眉。眼中光华让云真骤然感觉到血脉滞留!怎么回事?这不可能!这男子命门明明还掌握自己手中,为什么气息突然发生了这么剧烈变化?云真顿时被眼前男子搞得不知所措。

        龙觉完全忽略东方如月与云真那两张精彩纷呈脸。另一只没有被挟制手,伸向已经沏好茶杯。优雅地随意捡了一杯,纤长手指抹去杯口茶沫,放鼻子下轻轻地闻了一下,然后无比专业地说道:

        “茶叶抖了抖,少了一分味,开水抖了抖,少了三分满,茶道,极下品?!焙玫推兰?。

        绯红双眸淡淡扫过东方如月与云真脸。

        “低劣是茶中带着恶念,与淡泊悠远茶境差得太远,所以这茶闻起来也带着一股子刺鼻臭气!”

        咔嚓一声,东方如月被骂得脸上一阵青白,手中提壶把被她直接捏断。那名贵紫砂小壶顿时砸落地发出刺耳声音。

        “你太胆了!”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云真暴跳而起。手中力量直接向龙觉身上压去!可是不可思议是,被他捏手指下脉门力道骤然加强!那势如狂浪灼热灵气顷刻之间反扑!震得他手指一麻,不由自主地为了自保而松开手掌!

        嘭!云真向后一弹。脸上带着极度错愕表情,这下眼眸才完全张开,眸内光线幽暗,再也不复刚才那慵懒恣意神采。

        这不可能!眼前红发男子怎么可能震开他手?除非……除非他是……丫!扮猪吃老虎!

        可是九阶初级他都敢扮!一开始他就打算吃多大老虎?好大一个坑啊啊??!

        瞪大眼睛,冷汗顿时从云真头上流了下来!局势发展显然已经脱离他掌握,可是大派十子第一席身份,又容不得他太失态。

        “哎,就是,站了这么久,都没有水喝?!本鸵黄啪仓?,又一道好听女声突兀地响起。

        只见与“石铁蛋”一同前来人群中,有两人影闲适地走了出来,一个貌美女子,一个一身煞气男子。

        云真威压并没有因为龙觉气场改变而收敛,但二人无视那威压一般直接向桌边三人走来。

        自然是妖娆与苏。

        两人每走一步,空气都轻轻地扭曲一下,被封印气息节节暴涨!那升腾强大剧烈威压,看得东方如月与云真下巴直接掉到地上!

        八阶!九阶!

        噗!要吐血了!这一群人中,居然有两个九阶战神,一个八阶战神!

        此时优劣差异,顿时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妖娆目无旁人地坐龙觉身边,那九阶战神气息直接戳瞎了云真眼,苏也毫不客气地推开东方如月,一屁股坐地上,八阶中级对八阶中级,他气息中还带着猊尊贵与强大,区区东方如月哪里能与他比?

        “我就说向东边走能遇到大鱼。你们看我算得多准?”小舞得意地扬起小脸看着范大与天下无敌。

        “嗯嗯,主要是他们太没有眼色,这么明显又低级招术也能中招?!碧煜挛薜邢匀痪醯枚饺缭掠朐普婺源际悄喟统?。

        “没办法??!想听有用好消息,自然是找大派弟子,可是我们刚出关,去哪里找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九阶战神?只能等着他们自己送上门了。如果这两人心眼儿没有这么差,也许主人们还会温柔一点,可惜得瑟过了头,还捏男主人手,小手哪里那么好揩油?那主人们势必是不温柔?!狈洞罄渚驳厮档?。

        不……温柔……

        吓!

        小舞立即缩了缩脖子,知道妖娆与龙觉不温柔有多不温柔。三人立即捂着眼睛蹲一边去玩去了。

        “你们……你们故意!”云真气得嘴唇直抖!脸色分外难看。

        “没有故意啊?!毖倚ψ拍砥鹱郎瞎套泳涂即蟪蕴爻??!拔颐潜展靥?,饿得不行,连威压都饿得退步了。一听说有美女请吃饭,那必然是兴高采烈地来啰!谁知道是骗人!哼!”

        那一声娇纵哼哼,哼得龙觉心都化了。

        丫!就是!忒坑人了!猛地一拍桌子!龙觉身上九阶中级战神之威立即如沸腾潮水一样蔓延出来。此势一出,陡然与云真气息天空中正面碰撞!虽然同是中级战神,但是分庭抗礼局面都没有出现,而是完全显现一面倒趋势!

        看这阵势中不加遮掩狂与杀气,东方如月与云真顿时苦笑连连……有眼无珠??!那么多小战神可以欺负,为什么偏偏就惹了这么一窝阎王呢!

        龙觉冷冷地瞥了云真一眼。一字一句地说道:“现可以谈谈,你们俩帮我抢宝物交易了吧?”

        雷死人不偿命!气场发生变化同时,那道宗子衍宝物也立即换了东家,变成龙觉宝物了。不过龙觉并不打算这样就结束对东方如月与云真震撼,末了还不忘记补充一句:

        “如果事成,我一定会把你们命魂还给你们?!?br />
        言下之意,这两人命魂,他要了!

        “大胆!哪里来散修如此狂妄!”云真气得七窍冒烟,也不顾战力差别,直接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龙觉懒得理他,所谓桀骜不驯,直接驯服方式不是温柔以对,而是强势打击!

        绯眸一扫,云真身侧立即出现一道由神火幻化出红龙!

        “啊啊啊??!”云真急急后退,还是被火焰盘上身体,撕心裂肺咆哮与皮肉焦臭味道顿时弥漫整个天空之下。

        龙觉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把手中捏着茶杯对面色惨白如纸东方如月一丢:“泡茶?!?br />
        “茶叶再抖,切手指,热水再飞溅,与云真一样火刑。心中再有不臣之心,死?!?br />
        冷酷而强势!如果之前东方如月与云真没有那么步步算计与以命相逼,他也不会如此决绝,你不仁,我不义。如此而已!

        此时如月姑娘哪还端得起茶杯?

        ------题外话------

        明天一定九点发…。今天人品碎了满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