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49:一滴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

        “想用这种方法阴我?”姬天白不屑地哼了一下。

        要是混杂着水与火系奥义巨大花苞他身侧被风刃划开,元素相克引动强大爆破力确会对他身体造成一定伤害。但是他从来都是小心翼翼人,不会因为怒火澎湃就胡乱去砍没有见过东西。

        所有未知攻击,他必会以神识好好查探。

        得知花苞中杀机后,漫天飞舞风刃陡然转向,避过了沉沉压来笨重紫花。姬天白伸手打出一道风,反震着花苞向一旁侧压而去!

        花苞被姬天白力量控制着,妖娆牵引力顿时显得无足轻重,八阶哪里抗得过九阶?控制权被姬天白夺走,沉沉地坠入地面。

        像一枚重磅炸弹,过度挤压导致花苞中水与火系奥义提前混合一起。于是立即引发了震耳欲聋大爆破!

        轰轰轰!

        乱石飞溅,大地震动,水火元素爆动,无数碎石向着妖娆生倒卷而去,反而对她造成威胁。

        妖娆仓惶地回头,落姬天白眼中是一个惊愕又慌乱表情,小脸紫烟中一纵即逝。

        姬天白料想妖娆不会想到他这么就追上前来,所以匆匆之中制造水火幻技也拙劣不堪。长发浸了汗水贴妖娆额头上,出卖了她手足无措心情。那表情,看得姬天白一阵舒畅。

        “妖娆,你凝集得了水火奥义,可是你不知道我会把你伪装攻击看得这么清楚,第一击没有击中我,你已经失去主动权。你杀招,会变成束缚你累赘。而我……刚好利用它!”姬天白心中暗道。

        “紫痕,还有几枚花苞?分别什么位置?让我看看?!?br />
        紫色花粉中,神识容易被混淆,经过第一次尝试,姬天白知道上官紫痕对自己没有二心,所以放心地把侦查任务都放了她身上。

        “三枚?!?br />
        五彩之光上官紫痕眼底跳动,只见顷刻之间有四道光影从她眸底投出,映照姬天白面前花粉烟云上,光影勾勒出妖娆与剩下三枚花苞模样,惟妙惟肖,随着妖娆本体移动而变幻方位。有些像皮影戏,不过这些影像,足以令妖娆顷刻毙命!

        因为这样一来,就等于以天眼锁死妖娆一举一动,她所有小手段都清晰无比地落姬天白眼底!

        天眼绝技。

        冷汗从上官紫痕头上无法遏制地汩汩流下,她不知道自己做到哪一步才能恰好配合妖娆计划,但是她心中充满着对妖娆信任。是……现发生一切,一定还没有脱离她掌控。虽然这样想,但上官紫痕手指颤抖,一直藏袖中小匕首贴着她肌肤,让她感觉到彻骨寒冷。

        “很好!”

        姬天白笑靥顿时让天地光华失色,他心口血已经止住,胸膛上那条血线妖冶万分。

        心念一动,几枚风刃舞出风啸声骤然停止,原来,以他控制力,早已能让银光风刃仿佛无物地隐藏风涌中,消磨一切细小杂音。刚才那些嘈杂,不过是他故意制造出来混淆听力小把戏。

        正如妖娆看不到他,神识也无法顾及太多死角。而他风刃则正好无声无息地靠近她身侧,而后出人意料地攻击她!

        而妖娆此时反应必然完全依靠听力,所以过份相信听觉,会让她对无声风刃防不胜防!

        三枚无声风刃轻盈地划过天空,混其它发出噪音乱风中,如同掠过湖面燕,没有半点声响,却轻轻破开波痕。

        看到姬天白无声杀招,上官紫痕立即扼紧了脖子!她受不了了!

        “啊……妖……”两个混沌不分明音节刚从她口中喊出,下一秒她下巴就被一只大手无情地捏紧!姬天白冷冷地看着上官紫痕。

        “紫痕,你找死么?”不屑地吐出几个字,仿佛立即就能扭断上官紫痕脖子。

        不能说话,上官紫痕雾朦朦双眼中写满了害怕。

        大喊声被扼杀胸腔里。妖娆……小心??!

        远方妖娆浑然不觉得,她只是心中忐忑不安地把三枚花苞向远方推去,仿佛好不容易想到奇袭方式已经被破解,这三枚定时炸弹放自己身边也觉得不是很安全,她要舍弃它们。

        天眼之光姬天白眼前勾勒出幻影显示,三枚花苞正缓缓离开妖娆身侧,四散而去,每一枚上都都带着一缕妖娆气息,显然是想混淆视线。

        姬天白自然不会给妖娆这个机会!

        一枚风刃以极为刁钻角度直切离他近花苞背面,顿时释放出爆动元素力量!霸烈火与沉重水天空中飞速相撞,各自于爆炸中抵消,然后不甘退场地于泯灭后一刻释放大量光与热。

        而位于暴风中央,正是惊恐妖娆!

        就算这些是她释放出来力量,但精纯火与水元素爆动中她也再无办法拉开宿敌般水与火。绽放花瓣还没有来得及展现出它娇艳美好,就已经被混乱气流撕了个片片飘落!

        姬天白眼中,妖娆身体剧震,狭狭双肩抖个不停,被爆炸造成气流洗卷,好像受了内伤,右手抬不起来,逃遁速度也锐减下去。

        这样一来,她再也逃不出他手心!

        不用天眼,姬天白已经追上妖娆背影,他看到妖娆不断转身,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与上官紫痕,小嘴张得老大,脸颊因为错愕与害怕而不停抽搐。

        她……恐惧!

        姬天白脸上陡然升起巨大笑意,之前被妖娆定住身影,然后以刀斩心怒火还心头燃烧!

        彼时屈辱,现翻身!

        这种由谷底走上巅峰,践踏敌人身体与灵魂意,妖娆泪水涟涟表情带给姬天白舒畅中,得到近一步升华!

        姬天白越来越疯狂,将这种嗜杀逐渐变成一种变态追逐游戏,如旷野中豹子捕兔,不一定立即咬断兔子脖子,而是先咬死它同伴,咬断它前肢,逼它荆棘中飞驰,看它鲜血淋漓浑身是伤模样,看它心力憔悴痛不欲生表情。

        让她心痛而死,让她残喘而死,让她疲惫与焦虑中恐惧而死……他要看妖娆这样倒他脚下。这才是强者游戏,这才能完全抵消妖娆他身上布施伤痛。

        以她武器摧残她身体,真是人生大之事!

        又一枚花苞被姬天白擒获,他恶趣味地让花苞接二连三妖娆身爆破,看她被炸长发焦黄,衣衫凌乱,脚步虚浮。像无助小树叶天空中翻来覆去,被风滚得七荤八素。

        看到眼前美人落魄翻滚图,姬天白只觉得自己血没有白流!

        “事到如今,妖娆你认输吧!”姬天白脸陡然妖娆面前放大!他九阶幻力令他御空速度比妖娆足足了三成。只是一眨眼光景,姬天白就掠到了妖娆身前。

        他倦了,所以想要以嗜杀停止这场追逐游戏。猎物……追久了,总是要杀不是?

        妖娆惊恐目光先掠过姬天白俊脸,然后划过被姬天白提着肚子欲言又止上官紫痕。眸中浑浊光芒下依稀亮起一线萤火。

        “上官……紫痕?”妖娆声音带着不确定?!澳恪趺椿帷徊徊弧豢赡?,你是天眼!”那惶恐错愕表情好像第一次知道上官紫痕存与她眼中天眼彩光一样!

        上官紫痕本来心如死灰,以为妖娆此次被天白追到还一直没有拿出真正手段,反而自己被整得与姬天白一样蓬头垢面,浑身是血,衣衫凌乱。一定是哪个环节出了岔子。但经妖娆这样一说,看她那无辜又震惊样子……上官紫痕心中立即荡漾起异样心情。

        妖娆演戏,那她还怕什么?

        “知道就行了,以后你都不会再有机会看到?!?br />
        “妖娆,谢谢你让我这几年时间不无聊,你四灵根,会化为我力量,我会抹去你魂,让你变成傀儡跟着我,看老朋友面子上,我不会让你很痛?!奔彀咨舸殴慈嘶昶谴判?,他脸上挂着宠溺笑,伸出大手,就势向妖娆天灵骨上一拍。

        要是傀儡,他一定很宠她!

        出手毒辣果断,一丝时间间隙都不留下,不给任何人打断机会,果然是杀人老手。

        “不!”妖娆淬了一口血,突然祭出一物横姬天白掌下!

        “要死我们一起死!”

        妖娆狰狞地笑着,举着一枚比刚才爆炸花苞大型紫色花苞向姬天白伸去!原来还有压箱底一枚,这么近距离下如果这花苞爆炸,九阶战神身体也会重创!

        妖娆是想同归于?

        哗!

        姬天白骤然收手,捏着上官紫痕脖子疾速后退,脸上没有一点慌乱表情。直至安全距离,他无情薄唇缓缓张开。

        “妖娆,别做无谓努力,就算你身体四分五裂,月依也可以把它缝补起来做傀儡,所以我并不心痛你身体?!?br />
        就这声音响起同时,一直隐藏空气中两把风刃无声地动了,一把直插妖娆后心窝,一把直插妖娆身前爆炸花苞。

        这才是一招毙命好手段。反正姬天白口中,他无所谓妖娆尸体是否完整。

        妖娆速度没有他,她躲得了身后飞刀,也躲不过花苞中水火元素爆炸风暴!

        这就是所谓作茧自缚!

        姬天白看着慌乱跳起妖娆这样想到:妖娆……你也不过如此了,百密总有一疏。你攻击还没有完全结成阵法前就被天眼破解,不然花粉迷雾中以这么多枚奇妙“炸弹”轰击我,你本应该还有逃生余地。

        怪就怪你技不如人吧。下辈子,不要与我为敌。呵呵……哈哈哈!

        妖娆被烧焦发梢,被烟灰熏黑还沾着血小脸,撕裂衣裙……惊恐眼眸,一切都印了姬天白记忆里,这是他一生为数不多,有幸继续活他记忆中人。

        你……可以去死了!妖娆!

        妖娆后一刻避过了后心飞来风刃,只留下几缕乌黑发丝被刃余威割断,而前方风刃却不出意料地斩开了那枚巨大爆炸花苞,一阵耀眼极光闪现。姬天白站安全距离上,一脸兴奋地等待着那场酣畅风暴到来!

        他等平地风云骤起,等空气急剧压缩,等水与火元素爆动,那融合,诋毁,泯灭力量足以把爆炸范围内所有生灵撕成碎片!

        他等绝美妖娆被爆成骨渣!

        咔嚓!

        花苞裂了!

        但是姬天白预计震耳欲聋声却没有响起。

        一瓣瓣紫色花瓣飘零,还着还未绽放就死亡落寞。

        暗哑。

        没有轰轰烈烈就戛然而止。情况急转直下得让人难以接受。

        怎么回事?

        刚才还惶恐得跳脚妖娆却突然停下身影,婀娜回首,突然对姬天白嫣然一笑,露出洁白牙齿。

        笑靥如花,仿佛流水落花间蓦然回首,那柔美弯眉,敛魂眼就这样毫无预计地撞入心怀里,倾国倾城不抵她一抬头妩媚……

        媚中有毒!

        一股恶寒陡然从姬天白脚下腾升!他下意识地向后退去?这难道又是……妖娆预谋?!

        妖娆此时动作证明姬天白猜测。

        只见她瞥了花苞一眼,就开始认真地梳头,洗脸,拍灰,撕掉脸上贴假伤痕。

        噗……

        这些目中无人动作看得姬天白直想吐血!

        原来刚才爆炸中,妖娆佯装受伤,她将长发揉得乱糟糟,又迅速脸颊上抹了一些灰和血,把自己画成一个落魄大花脸模样。不断回头,让姬天白看到她大眼睛内畜满泪水,楚楚可怜,害怕又娇弱模样。

        以她入微级身法,只要控制得当,混乱风暴中并不能伤她分毫。

        “天白兄啊,我翻跟头翻得可累了?!?br />
        妖娆耸耸肩,对石化中姬天白莞尔一笑。然后捏了自己大腿一把:

        “呜呜呜呜……呀!努力捏大腿嘿!痛痛痛?!焙糜薪谧嘣下墒?,只见妖娆鼻子一酸,眼泪继续哗哗地流,与刚才被追杀时那可怜模样绝无二般!

        噗!这丫装得可像!

        姬天白脸色此时难看得简直无法形容!

        妖娆!你到底想干什么?

        两人就这样诡异地天空中对峙着,空气越来越沉重,虽然貌似平静,但地面上石子无声化为石灰诡异场面说明两人正以威压相互碾压着。

        虽然妖娆势弱,纤柔身体有些发抖,但她脸上笑意却渐渐扩大。因为她看到了……

        一滴血!

        一滴血从被姬天白斩开花苞上滴落。赤红浑浊温热液体,明明那么细小,却给人一种触目惊心惊悚感!那红色刺痛了姬天白眼!

        后一枚花中包裹不是水与火元素之力!是……什么?!姬天白心跳隆隆,经过之前连番打击,他已经下意识认为花苞就是经过改良爆炸幻技,所以并没有继续让上官紫痕以天眼查看,也没有浪费自己神识,可是这后一枚紫花……是不同吗?该死!妖娆又阴他!

        “妖娆!去死!”姬天白大啸!因为冥冥之中有一股不安爬上他脊梁!大吼惊天动地,空气震动。

        花瓣一层层剥落!

        上官紫痕“啊”地上官紫痕“啊”地一声大叫出来!

        随着后一层花瓣飘零还有姬天白大吼,居然有一个人影从花心中滚了出来!

        姬天白认真辨析,骤然倒吸冷气!

        只见那不知从何而来第四人,年纪轻轻,衣着鲜亮,五官分明,原本皮相不错一个蹁跹少年,却被一道风刃自眉心到小腹,被干净利落地斩成两半!

        长得有些熟悉,姬天白疯狂地搜索自己记忆,这是谁家世子?

        因为风刃太凌厉,所以斩断欧阳化龙身体器官与血管之后,这些维持生命体征器官还仿佛没有知觉地粘连一起继续运作了一段时间。

        直到某人大喝一声“妖娆”,导致空气震动,这人体……哦,不……尸体,才咕噜咕噜裂成两半滚出来!

        剧痛!感觉到剧痛瞬间身体已经死亡,少年死不瞑目地瞪大了双眼,眼珠子突出眼眶布满血丝,样子十分狰狞!

        “欧阳化龙啊……”

        妖娆看着那转眼变成两截尸体,敦厚纯良地于心中默默叨念:

        “你不要坑我??!你说那个什么老祖诅咒,谁杀你,必被诅咒加身,浑身溃烂,每七日夜里心绞痛得生不如死,无论逃到天涯海角都能被你祖爷爷感觉到……可一定要应验啊,出来混,童叟无欺,诚信做人,死后才有好名誉……”

        噗……好无耻妖娆,居然借刀杀人!欧阳化龙与姬天白都是麻烦货,就让他们相互麻烦去好了!哈哈哈!

        咔嚓!

        尸体眉心雪花烙印一闪,想要挣脱束缚一跃而出!但无奈自身被斩成两半!

        阴风骤起!

        哗哗哗……

        空气突然扭曲!

        妖娆、姬天白、上官紫痕同时喷出一口浓浓鲜血从天空中跌落!有如山重物,压他们身上,让他们连简单御空逃离也无法完成!

        好强!妖娆心中大笑,欧阳老祖,替你曾孙儿讨回公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