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48:找人的游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

        三息过后,幽蓝领域破碎,时间禁制解除,姬天白转身后身体狠狠一抖!

        眉角上挂着晶莹剔透汗水,划过他如玉肌肤,线条俊美脸颊上留下一道笔直濡湿线条,轻轻没入他衣襟中。\ gskynet\

        哦……衣衫前襟已经被刀挑破,袒露着大片精健肌群,心口一刀,细幽蓝领域破灭同时,“噗”地一声喷出一涌浓烈赤血!天空中书写着极烈颜色!

        嘭嘭嘭嘭嘭!

        五响!

        双膝,双手,小腹五处衣物顿时从内向外爆开!犹如开花一般,布锦立即变成了层层绽放花瓣!原来妖娆五道破天指,打得正是这五处地方!

        而且小腹部,正好震断了裤腰带……妖娆恶趣味,想让不举成为现实吗?

        姬天白身体一晃,双膝衣物绽放处露出肌肤已经浮现出恐怖淤青,他差点没有站稳跪地上。如果不是七枚魔星云影与星光?;?,此时他双手双脚经脉恐怕已经被破天指重伤!

        现伤得也不轻,至少姬天白剧烈抽搐脸已经说明一切,他一手提着挎落裤子,一手捂着心头还喷血伤口,鲜血从指缝中流出,一个趔趄之后他猛地站起!

        “妖娆!”

        仰天长啸!那简直是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生死不灭气吞山河日月可鉴之悲愤!

        嘭!

        发带绷断!

        绷毁还有心境,一头乌黑长发再也不温和柔滑如云锦,狂发魔舞!地狱幽冥起!空中无火,但温度骤然升高!一股滔天戾气从姬天白脚下升起,长眉带着想要舔血刀芒,眸中血丝包裹着比夜还幽暗瞳!

        气质截然不同!温和与暴虐,两种面孔,无人能比姬天白极致!

        随着长啸,姬天白身侧顿时爆发出无数细小风刃!周身银芒悉数浇灌入风刃内,使得这无数风刃瞬间带有了杀人于无形力量!

        “啊啊啊??!”情不自禁咆哮!

        要是不一抒胸中郁结,姬天白觉得自己肺叶被气烂了!身体下意识一震!九阶中级战神怒火不是盖!萦绕他周身风刃顿时像爆炸一般,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嗖嗖嗖嗖!

        空气被掠起细碎风涌,遭殃可是这放置猊卵大殿!风刃什么都看不见,所以到处乱切,天顶上,石壁上,地面上……足足挖下三丈厚石屑才罢休!

        噼里啪啦!乱石如雨落了满地!石灰与紫色花粉混杂一起。

        姬天白沉重地喘息,双肩还气得发抖,上身衣物已经被他自己狂燥气息撕得前襟大开,露出整个完美有力前身??愦丫簧弦惶跻拮酉到?,长裤窄窄地贴均匀长腿上,勾勒出极诱人线条。

        原本这么一发泄,心中怒火消减了一些,但是……

        “妖……娆!”薄凉唇刚再次低沉而缓慢地吐出这个烙印他心头名字,姬天白突然又是一滞,他此时蓦地想起龙觉提着那两个小战神匆匆离开场面。

        那场面一次又一次姬天白布满血丝眼底回放,直至他脸再次变得乌黑一片。

        “好!妖娆!是我小了看你!”猛地抬头,男子脸上写满了暴虐与不甘!

        一切都是针对他!妖娆早就准备好定住他,拿刀砍他……还预计了,如果砍不死他,羞辱他之后,时间领域禁锢力量消失,他一定会气急败坏地爆发出九阶战神威压一通乱砍泄愤!为了避免龙觉等人被误伤,所以事先她就让龙觉带着同伴退出幽蓝领域范围。他与妖娆纠缠三息中,这些人早就脚下抹油!再借着浓郁花粉烟幕,妖娆自己也藏身某个安全地方……带着猊卵全身而退!

        层层用心,局中局连环计,已经不再是姬天白记忆中那个徒有小聪明浮躁丫头。

        “该死!”

        银色风刃又飞回姬天白身侧,看上出他身上暴虐之气收敛,其实于心底,他杀戮之心已经升到了极致!

        经过今日**,心机双重打击,他已经丧失平日从容淡定,一心只想把妖娆立即凌迟处死!

        “杀!”

        姬天白此时正好站光线极佳传送大阵之下,被镶嵌天顶上传送阵,带来了来自洪荒签秘境明媚与清阳光。\ gskynet\

        光芒湛湛。

        他抬头看了一眼地穴出口,心中此时没有半点想要离去念头。纤长手指自己左胸伤口上沾了一些血,郑重地自己胸前至小腹缓缓画出一道血线,每画一寸,都要用去他十分力量,于是长长一划,足足用了半刻。收笔时,血芒诡异地一闪。腥红而妖冶杀生线,代表着姬天白此时必杀之心!

        这杀心,让传送阵外日光也陡然染上了狰狞血色!光线陡然一暗。

        妖孽一样男子!

        双袖仍,前胸却已经**,月白大氅遗失,流云幻袍从中央一分为二,此时就如披风一样轻轻覆他双肩与双手上,胸口自己画出血线是他对妖娆追杀血誓,与一身破败形成鲜明对比。能把落魄穿得这样妖邪绝美,世上除了姬天白,绝无第二个人。

        别人这样穿是乞丐,他如天神。

        “妖娆,你以为这层层紫色迷雾能保你平安?能阻我视线?能遮蔽你藏身地点?嗯?呵呵……哈哈哈哈!”姬天白轻轻一哼,然后抬头大笑,笑声一声比一声高亢!

        “你逃不过……”磨牙声音?!澳闾硬还已劬?!今日,我一定要把你揪出来!”

        姬天白低头,摸了摸左手戒指,心中暗道。妖娆啊妖娆,你有古怪王座,我有你不曾预计天眼!

        平复心情之后他淡淡说道:“紫痕,出来,我们来玩找人游戏?!?br />
        一道紫影从骷髅戒指中走出。上官紫痕知道姬天白又有什么地方需要她天眼力量所以才这么急迫地召唤她。

        “姬……??!”

        看到姬天白此时与平日大不相同气质与模样,上官紫痕捂着脸大叫了一声!

        是……

        是谁把有洁癖姬天白打成这样?!头发乱成麻花,衣服破成布条,身上沾满污泥与鲜血……虽然这落魄样子丝毫不能遮掩他绝世容颜,但想必姬天白本人必然已经气得七窍冒烟了吧?!

        “不用‘啊’了!”脸色一黑?!案野蜒馄ǚ壑姓页隼?。我要剥她皮?!?br />
        姬天白平静地捏起上官紫痕下巴,逼着她抬起头向远方眺望。姬天白平静声音中,带着让上官紫痕毛骨悚然冰冷杀意。

        妖娆?

        上官紫痕心中狠狠地怔!怎么会是妖娆?是妖娆……把风度翩翩气质儒雅姬天白搞成现这一身破烂还带伤模样?

        上官紫痕心中先是一阵激动,又是一阵害怕!不……不能把妖娆找出来!现姬天白,会……杀了她!

        “找!”

        姬天白身边萦绕都是冰冷风刃,此时敢近他身者,只有死路一条。银光把弥漫天空中迷紫色花粉都逼退到一丈之外。那带着毒素粉尘根本附着不到姬天白肌肤。

        “嗯,主人?!鄙瞎僮虾廴缙饺绽镆谎潞退炒?,泪花眼眶中打转,他对着姬天白屈辱地一拜,而后直起身子向前方看去。

        她心里已经打定主意,绝不把妖娆藏身地点告诉姬天白,哪怕激怒姬天白,一定要护着妖娆不受伤害。

        “紫痕,你今天心,跳得太?!奔彀淄蝗凰档?。

        这男人睨着眼睛看了上官紫痕一眼。一字一句,犹如尖锐之刺,那毒辣眼神看得上官紫痕当即手脚冰冷!

        姬天白,太恐怖了!

        这种情况之下,还对四周一切观察入微,连她心跳节奏与平时不同,也不放过!

        “我……”上官紫痕顿时憋了个脸色酱紫,手忙脚乱想要压下心中思绪,无奈越紧张越激动。

        “罢了,我知道你从来都不会说谎。这一点让我很放心?!奔彀妆涫种改砥鹕瞎僮虾垡宦瞥し?,指尖盘绕?!翱吹轿蚁终饴淦茄?,你自然会紧张?!奔彀孜虾刍怕艺伊烁龃鸢?。

        上官紫痕长嘘一口气,她不会说谎,不过这次由姬天白自己为她解围,她也刚好不用再编理由。头顶微痛,几根长发已经被姬天白顺手扯下。

        “不过等一下你就会知道,让我落魄人,从来……不曾活世上!”

        长发姬天白指尖上瞬间化为烟灰。袅袅青烟以极为诡异角度蜿蜒扭曲着,像极了生命受折磨之后灵魂扭曲模样。

        上官紫痕双肩一抖,知道这又是姬天白对她威胁与警示。

        “主人,我一定会把您要人找出来?!蹦沮炙炒由?。

        姬天白,你做梦吧!我不再任你驱使!我也有我傲骨!背对姬天白,上官紫痕目光坚定,软弱泪水也瞬间干涸。

        妖娆……走!

        上官紫痕于心底大喊:有多远走多远!不要羽翼未丰之际与姬天白争锋!你不知道他有多可怕!他盗了流云殿上乘心法,又暗中修炼邪恶魔功,这些年流云殿与月依魔主供养一日都没有断过,你没有亲眼看他为了力量对自己有多残忍,对敌人有多无情,你……敌不过他!

        我来护你,哪怕只有一次也好,走吧!

        双眼闭上再张开,清泉一样眸子此时反射出惊心动魄五彩光华!

        上官紫痕已打定主意誓死?;ぱ?,把姬天白引到相反方向!可是就她抬起头那个刹那,突然一个趔趄……狠狠地向前一栽!

        噗……

        “看到了?”姬天白皱着眉头看着身体不稳上官紫痕。而后者呆了一下,才从牙缝中机械地挤出几个字:

        “看到了,不过他们身法太,让我再看看?!?br />
        “去吧,带我追上去?!奔彀准鼻械叵胝业窖?,并没有过份苛责上官紫痕失仪,那句“看到了”已经让他十分欣慰。

        不错,上官紫痕是看到了!

        她看到风骚龙少爷举着一个巨大木牌站极远处不停挤眉弄眼,那木牌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上官紫痕!你嘴笨没心眼,很呆很傻很天真,要是被我吓得跌倒了,臭小姬问你怎么回事,你就说‘看到了,不过他们身法太,让我再看看?!远远?,就是这句话。喂……把你那惊讶能塞鸡蛋嘴闭上,不要露馅!呀……呆!再闭紧一点!”

        顺着那力透纸背,笔法虬劲大字一行行看去,上官紫痕顿时想喷血,那什么闭嘴再闭嘴提示,明示就是早就写好内容。

        她一直以为龙少爷只是一个对妖娆情深但充其量不过纨绔子弟男子,今日一见,才知那赤发风骚男子,不过是把锋芒都藏了玩世不恭中……句句**,如此犀利!

        他怎么知道她不精于言辞?

        连她惊愕,她惊愕之后应该以什么话来搪塞姬天白都想得一清二楚?

        这才是让上官紫痕震惊事情,不过此时被提示之后,她小嘴却是下意识地咬得紧紧,还真没让姬天白看出什么破绽。

        再向前,是两个从没见过男子。

        一个举着:“我害怕!我胆??!不要让变态流云弟子来我身边?!北暧?。一个举着:“美女不要看我,我是打酱油,请无视?!?br />
        噗……

        天眼疾速向远处望去!妖娆!

        妖娆果真原地等她!她身连赫然萦绕着四枚一丈多高古怪花苞。

        植系幻技吗?

        妖娆手中扬木牌上有龙飞凤舞几个大字:“照姬天白指令来追我!不要对他说谎,不要迟疑,相信我!”

        相信我!

        那三个字此时仿佛是真真切切从妖娆口中说出,又铿锵地吹入上官紫痕耳中,带着让她痕热泪盈眶温暖与悸动!紫色花粉迷雾中,这一切只有天眼能看到,妖娆与龙觉现所做一切,是为了她吗?

        一切委屈,一切痛苦此时悉数涌上心头,但此刻激动中,所有苦涩居然那么神奇立即化为了甘甜!让她鼻子有些酸,好想抱着妖娆大哭一场。

        她明明与妖娆交情不深厚,可是那古灵精怪少女,看到了她提示后竟如此上心!她不知道这些天妖娆做了什么,只知道此时一切,都姬天白不查中进行着。妖娆帮她……离开姬天白桎梏!

        想明白这一切,上官紫痕心中顿时充满了力量!

        她毫不迟疑,伸出素手指向前方。

        “主人!跟我来!”

        妖娆,不管你想做什么,我相信你!五彩眼眸中有水气缭绕。细小希冀悄悄地萌发。

        上官紫痕率先御空而起,直追妖娆而去!身后姬天白与她保持着一臂左右距离。

        天空中顿时掠起两道风影,破开花粉之雾,如若胸有成竹,直奔目标而去!

        不一会儿,姬天白神识就模模糊糊地捕捉到了一个人影!那人影身上气息他熟悉得很!是妖娆!

        不错!姬天白薄唇勾得老高,上官紫痕这次做得很好!

        萦绕他身边风刃顿时迅猛地向前方穿刺而去!那风刃中融合了九阶战神灵力与他与身俱来银光,攻击力十分惊人,只见空气都有一种被风涌割裂痕迹。无数银白气流于上官紫痕身前交织出一片网状残影。

        如果妖娆身体遇上这恐怖攻击,不死也得半残!

        妖娆耳尖跳了跳,感觉到身后越来越近风唳声。她目光很平静,该来总会要来,何况是她故意引诱姬天白怒气升级。姬天白能追上她,一定已经唤出上官紫痕,这才是她让丑丑放出紫色花粉迷雾真正目。

        要是换了平日姬天白,未必会这么容易被激怒。

        但是接二连三受挫,那么骄傲男子,必然会暂时丧失理智,不惜动用隐秘力量寻找她。天眼便是好选择。

        “来吧!来吧!”妖娆于心底冷笑。

        笑完之后,妖娆深吸一口气,然后把萦绕身前一朵巨大花苞向风来方向推去。

        一直萦绕妖娆身侧四朵花苞模样很奇特,每枚纵长一丈,直径一米,由深紫色花瓣层层叠叠包裹而成?;ò瓿事菸谱?,紧紧地蜷缩成团,一看就知道还是丑丑杰作。不过仿佛花心中禁锢着什么力量,让花苞带着一种极欲绽放澎湃生机。

        被妖娆推搡花苞摇摇晃晃迎着风刃而去。

        透过飘渺花粉迷雾,姬天白看到有什么东西向自己攻击压来。

        “那是什么?”姬天白神识已经伸向花苞内,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问了上官紫痕一声。

        “是包裹着火与水之奥义伪装花朵?!鄙瞎僮虾弁塘艘豢诳谒?,犹豫了一下,还是按妖娆指示中所提“不要对姬天白说谎”要求将自己看到一切如实地汇报给了姬天白。

        “嗯!”姬天白点了一下头,这么近距离,他神识查探结果与上官紫痕看到已经没有太大差别。

        火与水元素之力,被一层层花瓣隔开。只要有细小撞击,迫使它们撞击一起,两种力量就会因为属性相克而发出巨大爆炸!

        正是这个原因,让姬天白老早就盯上了妖娆四灵根身体。属性这样使用,不是简单一加一等于二威力??蠢囱约阂擦煳虻搅苏庖坏忝钣?。

        ------题外话------

        哇哈哈~我梦想,被票淹死。被票淹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