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7:夺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

        “你们……你们给本公子等着!”

        看着那天空中打着旋而落下尘埃,欧阳化龙破口大骂:

        “你们好都死洪荒秘境中!不然你们出秘境之日就是你们亲眼看着自己家人朋友被凌辱至死之时!本公子要你们深刻地明白。 欧阳家,不是你们能挑衅!”

        一个人长啸回荡空旷地穴内,久久无人回应。就连那欧阳老祖虚影也因为欧阳化龙危急消散而渐渐遁入无形。

        欧阳化龙天空中疯狂撒泼,不知过了多久,望了望地面那些残破骸骨,想起与自己同行队友与随从都消失那魔女白色药鼎中,顿时又弱弱地收敛了声音。

        他没有想到魔女是如此胆小主,眼看着打不过……居然坑爹地拍拍屁股逃了!不杀她们……欧阳小世子总觉得心中空空。

        他缩着脖子打了个寒战,缩了缩脖子垂头丧气地胡乱找了个方向飞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化龙地穴内越走越害怕,没有同伴,那些平日里奉承声音听不到了。没有随从,那些美味食物也吃不到了。

        摸摸腰间,还好广寒弓与储物袋还,不然他这恐怖地穴内都没有了立足资本。

        “本少现应该怎么办呢……”

        “哎呀呀!好痛!”后脑勺猛地一痛!

        “我日……”欧阳化龙苦逼地大叫一声!

        还没有来得及了解到是什么让自己后脑勺那么疼痛,这可怜欧阳家小世子就两眼一晕,一头从天空中栽倒!

        一只青蓝色,绣着大树压倒小兔子图样绣花鞋,轻轻地踩欧阳化龙那晕厥中还带着狂狞苍白脸颊上。

        一道银铃般女声响起,和着绣花鞋踩脸节奏。

        “你丫狂!你丫嚣张?!灭哈哈!本姑娘告诉你,老祖烙印也不万能!”

        妖娆双手叉腰,牛气冲冲地踩着欧阳化龙脸颊。那尊把狂妄小世子打晕罪魁祸首轮回鼎正散发出月白色光泽,天空中得瑟地旋转。

        “咔嚓咔嚓!”苏下巴碎了一地!

        这……这样也行?佯装逃跑,然后再背后偷袭?让欧阳化龙根本来不及第二次召出老祖精神烙??!太邪恶了……简直不是人!

        “你以为放出那么多狠话,我还会让你自由自离开洪荒秘境去找你们那欧阳家垃圾们来寻我们报仇?”妖娆拉长了语气,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嗜杀!

        她平生讨厌那些拿自己亲人朋友性命为威胁无耻小人了!就凭这一句话,她也要把欧阳化龙送到地狱里去!免得日后又给她找什么麻烦。

        “妖娆!别!”看到妖娆脸上杀气,苏立即紧张地大叫!

        “我们再想别办法化解这个误会,我师傅与欧阳老祖有些交情,不如让我师傅出面,把所有事解释清楚?!?br />
        以苏性格原本绝对不可能如此委屈求全,但是他一想起欧阳化龙那句:“我命魂中还带着诅咒之力!如果谁杀我,必被诅咒加身,浑身溃烂,每七日夜里心绞痛得生不如死,无论逃到天涯海角都能被我祖爷爷感觉到,若杀我,等待着你们是满门死绝噩梦!”就不由地为妖娆担心。

        欧阳化龙活着是个麻烦,死了是个麻烦!

        若是活着,还有周旋余地,若是死了,与欧阳家死仇就结下,还会立即被诅咒附身,这样一命换一命莽撞行为,使不得!

        “哼哼!苏师弟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畏首畏尾起来?你身上一往无前戾气呢?”出人意料,率先反驳苏竟然是魍魉!

        此时魍魉有四煞魔骨绕身,整个人气质发生了质变化,虽然还是七阶中级,但是双眸中隐隐带着强者才具备湛湛精芒!这凌厉精芒不仅让描绘魍魉脸上鬼脸变得加生动狰狞,还令蝎魂与深海巨兽之魂脸上浮现出臣服敬畏,绿色鬼影非仿佛又陷入沉睡,颜色越来越淡。只有那三眼狮魂,依旧桀骜地高高扬着它硕大头颅。他对苏这样说话时候,左脸颊像是痉挛般不自然地抽了抽。

        苏神色一暗,没有继续说话。

        不过妖娆明白他意思,她也不是那么鲁莽人,明知道有危险还会用自己命去与欧阳老祖斗气。

        “我不会杀他!”

        妖娆冷笑着再次取走欧阳化龙腰上储物袋与广寒弓。然后从驭兽环内抽出一根长长麻绳??嫘?,已经到手神器,她怎么舍得再被欧阳化龙拿走?没听说过吃到肚子里肉还要吐出来。刚才交还回去,不过是为了安抚欧阳老祖精神烙印而已。

        “但是我也不会给他自由,让他想方设法出去给欧阳老祖报信!”

        手脚麻利!妖娆一边笑一边三下五除二地直接把欧阳化龙捆成了一个五花大绑肉粽子。事到如今。也只有动用驭兽环力量!

        “本姑娘不杀你,但是也不会放了你!”妖娆心中暗道,一抹冷光从眼底流过。别人都不知道她有一个逆天储人幻器。只要欧阳化龙没有性命威胁,欧阳老祖精神烙印就不会出现?;欢灾?,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囚禁这狂妄小世子!

        苏与魍魉眼前一阵精光闪耀之后,欧阳小世子就凭空消失众人眼前!

        “这……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大活人怎么不见了!”苏惊讶地看着妖娆,刚才他没有看清楚,只知道妖娆身上金光一闪,欧阳化龙就消失了!

        天??!她把那狂妄小世子藏到哪里去了?

        眼前惊变令魍魉双眸一缩,他那浑浊小眼睛内看不出情绪,只是左脸抽搐频率越来越高。仿佛心情震惊而导致面瘫。

        妖娆嘿嘿一笑,露出她尖锐小虎牙,对着苏摇摇手指:“你不要问,反正我自有我办法!你明白欧阳小世子逃不过我手掌心就行!”

        妖娆相信驭兽环内各位一定会好好款待那位讨厌欧阳小世子,让他深刻体会人生世是一件多么幸福事。不过除了龙觉,她并不想把驭兽环秘密分享给其它人。就让苏自己去猜吧。

        龙觉朝着妖娆淡淡地笑着,欧阳化龙一事告一段落,把他囚禁驭兽环内应该可以隔绝欧阳老祖追查,这些事是以后才要担心事,现可以不再放心上,只是现……

        妖娆朝着龙觉轻轻一点头,两人默契已经到达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所想地步,目光接触中,妖娆与龙觉同时会心一笑!黑刀突然出现妖娆手中,而龙觉也提起大岳剑瞬间爆起!

        两人竟然同时挥舞着刀剑向魍魉冲去!

        什么情况?

        苏只感到头顶掠过一股大风!如鹏鸟扶摇而上,带起他长发蹁飞,倒卷入空。

        两个人影如猎豹一样矫捷,天空中划过一双完美弧线!一人身前,直接以剑指魍魉心脏,一人身后,妖娆手中黑刀架魍魉脖子上,因为逼得很近,所以已经脖子划出一道清晰血痕!

        难道妖娆与龙觉要杀了魍魉?是看上了他手中四煞魔骨?还是不相信魍魉能保守欧阳化龙秘密?

        “妖娆!龙觉!你们干什么?难道我们不是同伴?既然要杀我,之前又为何一直?;の??”魍魉顿时大惊失色,因为变故来得太,所以他根本来不及躲避,就连四枚兽魂都没有进行防御!

        魍魉满头是汗,一脸惶恐地大声叫嚣着!那凄苦表情与眼角泪花都无声地声讨着妖娆与龙觉暴行!

        “相处了这么久,没有想到你们俩人是这种人!”

        “苏师弟!苏师弟帮我!他们杀了我,下一个就是你了!”魍魉像是抱着后一根稻草一样,充满期待地盯着苏那张错愕脸,竭所能挤出可怜表情。

        “闭嘴!”龙觉大岳剑挑起,魍魉胸前衣物被剑气所伤,立即四分五裂,露出这男子前胸精健结实胸肌。

        妖娆手中黑刀一紧,直接冷冽地呵斥道:

        “你是谁?”

        你是谁?

        出人意料!

        这是什么问题?

        她刀下难道不是魍魉吗?

        可是看妖娆与龙觉认真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苏狠狠地皱眉,回想起魍魉刚才那些有些反常行为,被妖娆一提醒,苏也发觉眼前此时魍魉与平日魍魉有一些细微之处不同。

        虽然说不上具体有哪些不同,是同样脸,有同样气息,但是……是,感觉不对,明显一处是与他生疏了!犹如陌生人一般。

        “不管你是谁,给我滚出来!”

        妖娆大喝!早就觉得魍魉不对劲!要是之前魍魉,怎么会开口揶揄苏建议?

        诡异事情见多了,妖娆对各种变态禁术了解得也不少,魍魉八成是邪物入体,或者被什么看不见东西控制了心神!不管出于何种目,对她同行者出手,那必然就是她敌人!

        听到妖娆长喝,魍魉不再说话,只是左脸疯狂抽搐!那令人眼皮直跳频率绝对不是正常人能承受痉挛!

        左脸抽搐,右脸线条却忽然柔和起来,魍魉紧紧咬一起唇下,荒诞地发出一丝痛苦低吟:

        “救我……”

        弱得几乎听不到声音却让妖娆,龙觉与苏心惊胆战,虽然只是模糊两个字,但是他们能够感觉到这句口申吟中夹带痛苦!

        只是下一秒……

        “救我!苏师弟……我是真魍魉,你们倒底干什么?”

        魍魉左脸这一刻停止抽搐,眉目舒展,双唇也打开,清晰地吐出这几个字,那一本正经表情让人顿时以为刚才所听到“救命”两字不过是这句话前奏而已。

        死不认帐!他就是货真价实魍魉!

        “苏师弟!苏师弟救我!他们要把我们俩都杀了,他们要杀人夺宝!”魍魉大声求救。

        “不要拉着苏,苏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与妖妖觊觎?”龙觉绯红色眸中闪过一丝冷凝。如果是假魍魉,对于一些问题应该是回答不上来。苏已经很久没有祭黄泥台了。

        “有……”

        魍魉一阵迟疑,左脸颊剧烈跳动,脸上仿佛被一层死光覆盖。

        “有……”结结巴巴了两次,魍魉小眼睛中才迸发出激动光泽:“有那打坐用泥巴台子!虽然看上去有些脏,但也是个好宝贝!”魍魉急急地回答着。

        听到魍魉一顿一答反应,妖娆心中大惊,回答得太慢了!好像是翻找记忆。若是真有异物入体,还能翻看魍魉记忆,将魍魉生平琐事回答得滴水不漏,那魍魉本人就有灵魂被吞噬可能!

        两个灵魂!

        感觉得到,现魍魉身体内正存着两个灵魂!两人灵魂正争夺对这具身体控制权。显然让她们觉得陌生与不对劲那个魍魉正是被入侵者控制,他不断侵蚀真正魍魉灵魂与记忆,再这样下去,真正魍魉将会永远消失这个世界!

        妖娆心乱如麻。真魍魉刚才那声饱含了无力与痛苦“救命”二字早已经深深烙印她心中。

        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事?他们一路上并没有接触奇怪东西,她也没有感觉到不祥之物靠近征兆。为什么魍魉会变成现这个样子?妖娆只觉得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对于未知危险,谁也拿捏不准应该出何出手。

        难不成杀了它?杀了这肉身,魍魉本人也会死吧?!

        妖娆迅速回想着这几天来魍魉接触过物品,没有特别之物。

        除了……

        美目一扫,妖娆顿时身体一震!心中立即升起一个十分不好猜测……因为这个猜测,她决定放手一试。

        “好吧,鬼鹤,是我们错怪你了?!毖玖艘豢谄?,松开魍魉衣领?!傲墒职?,是我们俩多心了?!?br />
        “就是嘛!干什么怀疑自己人?”魍魉脸上表情放松下来:“我真是鬼鹤,只不过实力太差,这几天受了些打击,人有些晕……晕……”

        嘶!苏顿时倒吸冷气!因为魍魉这句话而心脉大震!

        后两个字,魍魉说得无比缓慢,看着龙觉与苏瞬间变得怪渗人目光,魍魉咀嚼着自己刚才说过话,脸上这才一阵青白!

        鬼鹤!

        被妖娆放松那一刻也同时放松了心情,自然而然地说出这个名字……鬼鹤!侵入魍魉身体第二灵魂居然是那万年前本来已经死亡灭合溟台千兽魂召唤师!

        听完“魍魉”回答,妖娆与龙觉顿时反扑!手中黑刀立即又重架了“魍魉”脖子上!

        眉角飞扬,微眯着凤眼中淬满了冷光!妖娆脸颊上线条绷紧得吓人,她压住内心震动,强行令自己声音变得平稳:

        “鬼鹤前辈,你就是这样对待对你恭敬有佳灭合溟台后世弟子吗?”

        怎么是他?万年还没死吗?他又从何而来?怎么进入了魍魉身体?

        妖娆想起四煞魔骨上那团灰绿鬼影,四煞凶兽之中,只有鬼影气场与其实三只完全不同,没有大凶之气,仿佛一直沉睡……不是沉睡,而是观察!观察魍魉一举一动,寻找佳入侵时机!

        此时占有魍魉身体控制权确如妖娆猜想,是那名为鬼鹤万年鬼魂。

        万年前,鬼鹤被人族与魔族战神一同夹击,无奈之下退入角落以四煞魔骨护体,勉强抵消敌人们攻击,但是无奈敌人使用了诡异毒素让他四肢无力,阳寿疾速燃烧。就算能保自己不被幻力攻击伤害,也只有生生耗死原地宿命。

        纵世鬼才鬼鹤自然不甘这样陨落!

        大限将至之即,他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决定!这是只有灭合溟台强大兽魂召唤师才能完成逆天技艺,通过鬼鹤那敢为一切世间大不为脑袋才想得出方法……

        他抹杀了四煞魔骨上一枚凶魂,然后将自己灵魂抽离,以黑色兽骨为寄生容器,将自己炼成了魂兽!

        如此一来,即使没有身体,通过四煞魔骨之力,他灵魂与意志也能存世万年!

        变态……但又不能不令人感叹才华!

        看到魍魉出现那一刻,鬼鹤之魂万般惊喜!虽然他占有任何人身体都行,但是只有灭合溟台弟子身体与他魂魄相溶,而且这鬼脸晚辈根骨与潜质都算上乘,是他重生好容器。于是他才指引蝎魂与深海巨兽之魂认这鬼脸晚辈为主,只可惜万年来狮魂已经不大受控制,只忠于生前他,不再忠于已经成为魂魄他,所以一直表现出桀骜性格。

        事到如今,已经被几个小辈套出话来,鬼鹤也不想再继续隐瞒。

        “哈哈哈,好吧,好吧,我就是鬼鹤?!贝蠓匠腥?,占有魍魉身体鬼鹤哈哈大笑,带着一股强者纵世傲然气场,与之前那彷徨无助模样截然不同。

        “不过你们好不要伤害这具肉身,我还能寄生黑色魔骨,而你们口中魍魉却会死亡?!?br />
        “魍魉”脖子居然发出咔嚓咔嚓声,直接旋转一百八十度对着妖娆,要不是妖娆胆子大,恐怕会被这诡异一幕吓个半死。

        妖娆眼中,以不可思议角度扭转着脖子“魍魉”,左瞳内滴入了一点墨汁,然后这滴墨汁迅速他眼球内扩散,只是一眨眼时间,整个左眼变成了一枚漆黑不透明黑珠,透出森然冷光!

        好骇人!这是鬼鹤眸吗?

        “他拖延时间!”苏突然犹如醍醐灌顶一般大叫起来!

        “不要看他现表面平静,其实身体中灵魂正与魍魉灵魂激烈搏击,不然万年老鬼也不会这么容易被你们俩控制!因为他身体控制力还不高!”

        因为苏师傅与鬼鹤师尊是故交缘故,苏或多或少听闻过灭合溟台失传一些技艺。

        “这是夺舍!”

        夺舍!强者抛弃自己**,以灵魂入侵方式强行占有另一人身体行为名为“夺舍”。

        “如果魍魉另一只眼睛也完全变黑,那么魍魉灵魂就完全被蚕食干净了!”

        “那怎么办?”妖娆与龙觉同时望向苏,希望他能给出一个解决方案!苏额头上冷汗汩汩地冒了出来,他哪能知道那么隐秘禁术漏洞?

        “其实你们也可以换一种思考方式?!惫砗咨粲倘绻眵纫话?,带着蛊魅人心力量。

        “把我当成魍魉就行,我能吞噬他所有记忆,我也会把你们当成朋友,与你们洪荒秘境中一起渡过难关?!?br />
        “而且……我会比你们之前那个朋友强很多!帮助你们,甚至?;つ忝?!”

        “你们之前那个朋友不是也希望我重回归灭合溟台,恢复宗门昔日荣耀吗?现这个结果,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好事?!?br />
        听起来是一个不错买卖,没有什么损失还能让自己队伍战力呈几何倍率增长,妖娆却勃然大怒!

        “世上什么有你这样无耻人?枉费魍魉之前一直对你那么敬重有佳!”

        “那有什么?我晚辈,为我之重生献上躯体,是他此生荣幸?!惫砗缀敛灰晕?,他也算是灭合溟台先祖,脑海中记忆着无数现宗门已经失传技艺,对于宗门而言,他重生即使献祭一万弟子都是值得交换事情。

        “可恶!我把欧阳化龙给你夺舍可好?”妖娆咬牙切齿,但是又没有好办法,只得退而求其次地说道。

        “不好!虽然那小子皮相不错,还有一个便宜祖爷爷,但是根骨太差了,不合适修炼灭合溟台功法,我可不想一辈子都止步于域主之前?!惫砗状笱圆徊训厮档?。

        “苏!”

        看到谈判不成,妖娆头顶气得冒烟。确如鬼鹤所说,如果杀了这肉身,他魂魄还能重回归四煞魔骨甚至继续夺舍她与龙觉,苏之中任何一人,但是如果不把他逼出魍魉身体,那么魍魉就会活生生他们面前消失!

        “夺舍是不是只有鬼魂才能做到?”妖娆盯着苏脸。

        “有这个可能……”苏有些那拿捏不准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