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5:破空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对了……苏。[非常文学]百度搜进入索 请 看 小 说 网 速进入本站”妖娆好不容易想到一个话题:“洪荒秘境中陨落过很多像灭合溟台鬼鹤前辈那样强者吗?”

        “是?!彼粘鲜档氐愕阃罚骸安恢还砗渍庵中〉赜虺雒缴?,就算是每年被世人看好几个大派十子第一席也会失踪几个?!?br />
        “两万年前流云殿十子第一席木庵、伏虎山十子第一席曾洪失踪,一万年前仙池圣地十子第二席第三席失踪……这些人初元,曾经都是赫赫有名天之骄子?!?br />
        “具传奇性是万年前,道宗有一位名为子衍天才少年,传说当年道宗得到此子,门内长老无不欣喜若狂,喻他为千年不出纵世之才,因为子衍根骨特异,持有神风‘无痕’,十岁就已经是五阶巅峰战神,他当年手持道宗神器‘逍遥拂尘’以区区十二岁年纪进入洪荒秘境,轰动一时!”

        “所有人都等待二十年后子衍光华万丈地横空出世,然而二十年后他却没有出现,道宗神器也因此而遗失。我估计道宗弟子们此次进入洪荒秘境,大任务就是寻找子衍遗骨与逍遥拂尘?!?br />
        苏后补充了一句:“其实那些失踪各派十子前三席,每个都带着从宗门借用强大幻器,这也是是此时进行洪荒秘境大派弟子寻宝对象?!?br />
        若没有苏解释,妖娆与龙觉还真不知道这些大派中流传陨落强者故事。

        说到此时,苏目光突然闪了闪,抬起头妖娆与龙觉脸上一扫,话峰一转,压低声音说道:

        “你们……感觉到没有?”

        “嗯?!绷跚崆岬阃罚骸霸缇透芯醯搅??!?br />
        三人话题陡然改变,却神色无异,了无痕迹。

        “有那么七八道不弱气息吧,已经盯了我们几天了?!毖裂笱蟮卮蛄烁龉?。

        原来妖娆早就感觉到三天前骸骨大地旁出现几道不怀好意气息,虽然极度收敛,但还是躲不过她眼睛。不过是些七阶左右战神,与她实力相差了老远,这些人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其实一举一动都如同发生众人眼前一毫无遮拦一样。

        这也难怪,因为妖娆、龙觉与苏都收敛着气息,只有魍魉一人咋呼咋呼地被四煞魔骨当沙包一样抛来抛去。

        一般旁人看到这种情况,都会以为一行人中强者正破阵,自然默认魍魉战力当属第一,剩下妖娆、龙觉、苏三人都只是随行者,没有资格收服诡异幻器。于是对妖娆等人战力估计产生严重偏差。

        “我想他们一直没有动手又一直不肯离去,是因为也看上了四煞魔骨吧?”龙觉绯红色眸中闪动着腹黑冷光。

        “八成是,他们想先看看魍魉是如何收服兽骨,并魍魉功成之际出手抢夺,这样省力气?!毖崆岬阃?,要换了她去抢宝,也会这样做。

        “那就让他们蹲着,蹲了这么几天,也不好受?!彼找槐菊厮档??!安恢浪巧砩嫌忻挥惺裁春帽ξ??!?br />
        我晕!反打劫!

        到此妖娆才发现,苏那正经面容下,隐藏才真正鬼畜性格,难道是与她相处太久,开启了他心中不为人知邪恶另一面?

        “嗯?!?br />
        妖娆等几人根本不乎那六七道陌生气息,心中还暗暗希望这些不怀好意人们身上带着点值钱东西,千万不要浪费他们期待。

        另一边,魍魉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

        只见他手持一枚黑色兽骨,兽骨为骨锥形,上大下小,底部尖锐长刺即能当攻击幻器又能插入地下布成防御大阵。

        黑色兽骨上暗力澎湃,密密麻麻蝇头小字时不时散发出点点光华,一只巨大蝎影从骨锥顶部腾空而起,高有十三丈!虽为魂影,但幻化蝎影壳甲油光发亮,身上遍布与兽骨上形状相似血色符纹,蝎背上凝结着一团浓郁黑雾,将整个蝎影衬托得加威风凛凛!那长长带弯尾勾霸道地伸向前端,带交着让人寒毛乍起警醒意味。

        而就是这么强大兽魂,已经臣服魍魉脚下,蝎眼温柔地看着他那被扁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皮主人。

        四煞魔骨中四魂,大概只有蝎魂明白,他们先代主人鬼鹤已死,所以才转认魍魉为主。

        这倒不是因为蝎魂灵智开启程度高,妖娆看来,实力强聪明应该是那三眼灰狮之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狮魂一直不认可它先代主人死亡事实,故而对想要靠近魍魉充满敌意!

        灰狮旁深海巨兽已经有松动,而那绿鬼仿佛正休眠,不知它选择又是什么?

        “鬼鹤前辈……随我回灭合溟台可好?”脸肿成包子魍魉大声叫喊着。[非常文学]

        这些天,他无数次呼唤,因为他相信四枚兽骨上还残留着鬼鹤前辈怨念。他希望以自己灭合溟弟子鲜血与气息,唤醒残留意志。

        “前辈,我是灭合溟台弟子,等待前辈回归多年!”魍魉撕心裂肺地大喊:“我一定带着前辈平安返回灭合溟台?!?br />
        一声又一声,饱含着沧桑。

        那灰蓝色深海巨兽身体一震,十八枚左右对称腥红血眸同时缩了缩,看着魍魉表情出现了迷茫。

        魍魉大喜!

        立即提高分贝继续大喊:“灭合溟台如今天衰败不堪!大部分疆域被各地小派瓜分蚕食,现仅剩下六脉,千魂召唤师不过五位,我们……我们……我们后世弟子都期待宗门重现前辈当年时盛世辉煌!”

        魍魉没有说谎,虽然是想打动四煞兽魂,但是所言中也包含着真实情感,有灵性生灵自然能分辨话中善恶,过了不多时,那灰蓝色深海巨兽突然扬起自己如同风帆一样宽阔尾鳍,拔出插地面兽骨缓缓向着魍魉摇曳而来!

        被说动了!

        深海巨兽记忆中,除了曾经对自己顶好主人,还有一道烙印,来自那鬼气缭绕灭合山脉!那里有冥池,地狱花海,飘渺兽魂同伴,还有一只只苍老或者稚嫩手年复一年摸过它寄生黑色兽骨吟唱不知名歌谣。

        那里是……家园!

        “嗖”地一声,深渊巨兽已经来到魍魉面前。

        蝎影对着深海巨兽轻轻摇摆兽尾!仿佛欢迎它到来,黑色兽骨飞入魍魉手中,现他一左一右,各持两枚黑骨!

        这四煞魔骨魂力果然强大!连带着手持兽骨魍魉身上威压也陡然飙升!要是不知道他真正幻阶人,八成会以为他是一个八阶巅峰战神强者!

        魍魉手激动地颤抖,他能感觉到手中兽骨内传来力量!

        四骨中已有一半为他所用,那么收服剩下两骨也只是时间问题!

        狮影疯狂地咆哮,而狮影身边鬼影也缓缓从沉睡中苏醒,一开始众人都以为鬼影不强,甚至有立即被魍魉动摇趋势,后来才发现鬼影一直沉睡,直到失去两位同伴,鬼影才真正睁开双眼。

        轰轰!空气中威压又沉了沉!一股莫名压力顿时笼罩众人心头!

        “来了!”

        妖娆与龙觉相互对视!迅速站起身来!

        “嗖!”只听见破空一箭!

        不知从何处射出一箭。

        长箭划过天空,石穴天顶上留下了一道肉眼可见长长风影,那箭尾拖起残影带着强大威压,仿佛把天空一斩为二!

        一枝纤长银箭以逐云追月之势从天而降,直接插入大地!落妖娆等人与魍魉之间!

        哗……

        银箭接触大地之际,空气中温度骤然冷凝!地面像是被冰雪白覆盖,冰甲疯狂地洗卷大地,像是从地底涌起冰泉,那冰冷尖锐冰棱以肉眼可见速度向四面八方蔓延,包裹地上枯骨上,爬上魍魉、妖娆、龙觉与苏身体和面颊。

        冻结!

        只是一眨眼时间,大地被冰雪白覆盖,只留下四个被冻成冰雕人影!

        惊愕表情凝固龙觉脸上,他绝世容颜已经被冰甲覆盖,一时之间,整片大地犹如时间定格一般,所有物品都被凝固箭羽落地那一刻!

        好强悍一箭!能射出这冻结之箭长弓必然是把神器!

        所有人都成为了冰雕,只有四枚兽魂不甘地咆哮!寒力对没有**兽魂有一定伤害,但是并不足以是把它们冻结成冰,想到达到无所不冻寒度,恐怕也只有邪冰神冰“冻魂”才有这个能力。

        “哈哈哈哈!”看到一箭偷袭得逞,七道人影顿时天空中现出原形!

        空气扭曲,一个又一个陌生人影踏空而出。

        七个战神各个衣着鲜亮,环佩叮当,样貌不俗,气息皆七阶与八阶之间。

        “真漂亮!没有想到欧阳兄家传广寒弓有如此神威!看来百年之后,初元世人必将人人听闻欧阳兄美名!”一个消瘦人影带着阴郁笑意率先出声,小眼睛,鹰勾鼻,虽然也算五官周正,但一看眼神就知道不是什么忠厚老实好人。

        欧阳兄?

        没错!

        七人中衣着为鲜亮正是曾经千叶城上空与妖娆、龙觉有过过节欧阳世子欧阳化龙!

        一柄冰蓝色长弓握他手上,那丝丝缕缕寒气凝冷逼人,肉眼可见白色旖旎烟云从弓身上散发出来,迫得欧阳化龙身边战神都纷纷向后退去,而欧阳化龙本身并不畏惧寒弓冰力,因为他身上附着着一丝欧阳老祖气息,可以自由运用这恐怖,另所有大派强者都心怀荡漾逆天神器!

        欧阳化龙踏着冰花一步步向前走来,每走一步,他足尖处都会凝出一朵硕大冰花,冰冷而美丽。美丽中带着致命威胁力!

        凡是他经过之处,那些凌乱散落地面上骸骨都纷纷无声地化为粉尘,没有任何大动作,也不发出半点声音,可是这种诡异惊变,却比惊天动地烟花爆炸与雷鸣加让人毛骨悚然!

        冷,可杀人!

        欧阳世子一脸狂妄,光芒万丈地出场。

        “哼!那是,小小地穴能奈我何?让我再升两阶,用这把老祖传我神弓亲手把这地穴打破!”欧阳化龙以长弓指天,胸有成竹地说道。

        有神弓手,自然嚣张!

        “还有这些奇怪魂战兽!我就是等它们力量被削弱这一刻!哈哈哈哈!”看着冰雕魍魉手中两魂还有与鬼鹤身前两魂,欧阳华龙眼中迸射出贪婪光芒。

        欧阳化龙看着被冻成冰魍魉心想:这鬼脸男子已经取得两枚兽魂,四枚兽骨阵型被打乱,那么此时这种两两分开局面是有利于本少爷夺宝!

        蝎魂与深海巨兽魂寄生兽骨被魍魉持有,当魍魉行动力受限时,它们实力发挥也有限,所以此时只要欧阳化龙先把魍魉手中两魂夺来,再利用广寒弓力量,一定能让狮魂与鬼影都臣服于他。

        那奇怪四枚黑骨,他欧阳化龙看上了!

        “你们去把四枚兽魂收服!”欧阳化龙大手一挥,毫不客气地命令起与他同行六人来。

        六人中除了欧阳化龙原本仆从之外,脸上都带着厌恶表情,不过厌恶也只有一瞬间,几乎让人看不出来,只见那第一个出声鹰勾鼻男子目光闪了闪,然后直接向着魍魉手中蝎魂走去。

        看来不过也只是一群迫于欧阳化龙家世与背景而走一起乌合之众。

        狮魂咆哮着,鬼影昏暗不明,仿佛并不打算出手帮助已经“叛变”蝎魂与深海巨兽之兽。魍魉持有两枚兽骨被冻结他双手之中,鹰勾鼻男子正欲提刀将魍魉双手斩断。

        而欧阳化龙本人则扬着下巴向龙觉走来。一边走一边不忘记用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笑意。当初千叶城上空,这赤发男子以火烧死他一名随从景象还历历目!

        失去一个随从,犹如失去左膀右臂,怎么让欧阳世子不怀恨心,痛骨髓里?

        “怎么样?卑贱狗东西,没有想到又落小爷手里了吧?”

        欧阳化龙咬牙切齿地说道,长弓轻轻划过龙觉脸颊上冰甲,那绝世流线看得这欧阳世子除了愤恨之外还多产生了一股澎湃嫉妒!

        这红毛狗东西怎么能长得比小爷我还俊美?欧阳化龙心情一阵不爽,心中顿时开始盘算着怎么把眼前男子折磨至死。

        是凌迟?阉割?腰斩?还是废除修为调教成男奴?这淫邪小世子脑海中念头一个比一个无耻。

        可是正当他目光中泛着嫉妒与怨念之火时候,那冰甲下绝世容颜却突然笑了。

        是……笑了!

        惊为天人!

        丰美唇略略向一侧勾起,绯红眸子陡然张开,眸底写满不屑与嘲笑!

        红霞一丈,冰化水!春风吹来,万里晴!

        这……这怎么可能!欧阳化龙大惊失色!是自己看花了眼吧?这广寒弓上冰雪之力异常强大,若是他老祖使用,就算是域主强者都可以瞬间冻裂成渣!而广寒弓他手上虽然发挥不了百分之百寒力,但是随意冻结一个七阶强者还是绰绰有余!

        那冰中人又如何能行动?

        “你是傻吗?”

        龙觉轻轻嗤笑着,他张扬笑靥下,附着于他身上冰甲立即无声退去,连一抹水迹都不敢留下。

        他是神火持有者!邪冰冻魂都冻不住他,何况是区区一个小世子发出卑微一箭冰力?太小看他了?也难为这欧阳化龙,每次踢石头都找硬踢!

        “忘记你那嚣张随从就是被火烧死?”

        龙觉好笑地看着欧阳化龙那张顷刻之间变得极为难看脸,手指间闲适地把玩起一簇赤红火苗。

        小火苗活泼地跳动着,犹如有生命精灵!

        别看他手中小火苗只有半拳大小,但是其中散发热力却让人感到炎阳炙热,这抹赤红之下,欧阳化龙手中广寒弓都犹如见到天敌一般不安地剧烈颤抖起来!连带着这瞠目结舌小世子也一同无情遏制地战栗。

        而让欧阳化龙吃惊是,站红发男子身后两人也同时破冰而出!

        一位蒙面女子撑着懒腰,用银铃一般声音说道:“啊,做个浑身冰敷按摩还是挺舒服,皮肤瞬间补水有弹性哦!”

        另一个面容英俊,眉心带着戾气男子也坑爹地说道:“嗯,好久没洗澡了,用冰冻冻,身上泥沙也没有了?!?br />
        两个坑货妖娆与苏!她们俩感叹比龙觉中赤火杀伤力!

        噗!

        噗!

        还想多噗几口血!但是欧阳化龙没有那么大肺活量!什么?冰下敷脸?冰洗澡?一群变态啊啊啊??!一群变态啊啊??!

        看到眼前发生一切,欧阳化灰真好想死!就算他再狂,他也知道是自己玩大了!人家既然连广寒弓都不怕,那捏死他不过也只轻而易举事!

        不甘心??!他明明是欧阳家得宠天之骄子,洪荒秘境中又占有了几处聚灵宝地好不容易让自己晋阶到七阶巅峰,为什么还打不过这个烧死他随从,挑衅他尊严红发男子?

        “我们走!你们殿后!”欧阳化龙仓惶地大叫!还想着打不过就逃,正吆喝随行人员为他抵挡几个变态战神反击,可是他指令这次却没有得到任何人回应!

        “啊啊??!”撕心裂肺大叫声也从欧阳化龙身后传来!

        只见那几个想要斩断魍魉双手七阶战神捂着眼睛疯狂大叫,而他们用来捂眼手指缝中不停地流淌着赤红鲜血!

        这是怎么回事?

        几个七阶战神不是合力去攻击魍魉了吗?难道他们连被冻结魍魉也打不过?

        打劫此时都变成了被打劫,如此翻天覆地变化只叫欧阳化龙睚眦欲裂!

        因为他们太轻敌!

        这些七阶战神附近蹲点了几天,只觉得四枚兽魂之骨是稀奇之物,并没有觉得它们有多强大。所以才如此肆无忌惮地选择对魍魉出手。

        可是他们严重地估计错误四煞魔骨真正实力,其实这么多天兽魂们没有对魍魉真正出过手,因为魍魉身上带着灭合溟台正统弟子气息,所以它们对魍魉也只是排斥,并没有发动威胁生命攻击。

        但面对这些陌生七阶战神就不一样了!

        既然蝎魂与深海巨兽已经完全被魍魉收服,那么生前带着水属性深海巨兽魂自然能保魍魉不被广寒弓中寒力所伤,而蝎魂却毫不留情地腾空而起,巨大尾勾横空一扫,顿时激射出数以百计剧毒尾是针,这些以魂力为基础凝聚尾针直接刺入侵犯者识海中,顿时让他们痛得生不如死,甚至精神错乱到剜目自残!

        “啊……啊啊??!”欧阳化龙此时吓得犹如傻子一样,张大了嘴巴,双眼歪向一边,口水都流了出来,只知道“啊啊”地傻叫!

        魍魉也动用深海巨兽之魂震碎了包裹身外冰甲。他对着妖娆感激一拜:“多谢?!?br />
        早魍魉收服深海巨兽之魂时,妖娆就以秘语传音通告四人,敌袭将至!

        故意被冰冻!不过是想将敌人们引到近身处,然后一网打而已!

        “欧阳世子救命??!”

        “这是什么?好痛!啊啊??!我头好痛!有什么要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与欧阳化龙一伙战神,疯狂到剜下自己眼睛后又赤手空拳地狠狠砸着自己头!

        “我只看到了蝎影!好多蝎子!啊啊??!好多蝎子!我受不了了……啊啊??!”破了音凄厉喊叫让人加惊恐!

        “这蝎魂好强??!原来这就是魂力攻击!比幻境盛一筹!看来兽魂召唤师一脉虽然此时没落,但万万不可轻视?!毖吹窖矍熬跋笠残闹幸徊?,默默对自己说道。

        看着另六个七阶战神还没有出手就已经捂着脸滚了一地,欧阳小世子就算听到龙觉骂他是傻都来不及愤怒了……

        “你们……你们早就感觉到了?这不可能!你们怎么可能都这么强?我神弓遇神杀神!你们怎么可能从冰下逃生?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狂世子一脸惶恐,脚步也踉踉跄跄,一幅深受打击而面容扭曲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