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29:果然有问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一路众人各怀心思,妖娆只觉得周围气氛诡异无比,印迷摸着渐好左肩,想起云紫衣死时被大地抽干鲜血惨状不寒而栗。*非常文学*百度搜进入索 请 看 小 说 网 速进入本站

        不过郁闷不印迷,甚至不是摩格,而景天穹!

        木简手,可是随着向地穴深处前进,出现了越来越多越超出木简记载意外,要不是众人早有戒备之心,八成已经死了几次。

        景天穹哪里知道,干枯老者以木简引众人深入地宫本来就是取血,随着这些食物落入牢笼,木简中信息自然都开始混乱,唯恐持简者早点死去。

        “哎呀妈??!”景天穹恼怒咆哮!狠狠甩着左手,就刚刚,他突然觉得左手手心一痛,仿佛有什么硬物不知不觉之中刺入了他皮肤!

        景天穹一叫,妖娆与苏就立即向他看去。

        不好!

        景天穹愕然地发现,那枚青色木简居然无端端生出触须,像是种子生根一样,长长根须空中轻盈地飘动,然后猛地向下一扎,牢牢地生长他左手上!

        细密汗水顿时从景天穹额头下流了下来!以他多年经验,但凡这种第一眼看上去无害,却突然异变幻器都是邪狞之物!刚刚还沉浸抢得木简欣喜中景天穹立即觉得自己是惹上了一个天大麻烦!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得意过头而失去基本戒备之心,谁又曾想云紫衣当成宝贝拿了那么久木简居然会突然发生这种变化?!

        众人看到景天穹手中妖异木简与根须,心中也是一颤!

        “果然有问题!”

        妖娆平静地向苏与魍魉打了个眼色,木简异变,说明它已经地穴内失效,而被木简根须缠身景天穹还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悲惨命运。

        景天穹也算是个狠人!感觉不对,当下目光一寒!咬着牙直接把自己左臂震断!

        噗!

        赤红鲜血从他断肢处喷了出来,而地面上断手肘部时隔不到数秒,就有密密麻麻如同虫子一样木质根须生长出来,那些根须一簇簇汇聚一起,螺旋盘曲着向上生长,浸着鲜血如同得到天灵地宝滋养,惬意地迎风飘摇。

        看着那瞬间长成植物温床早就看不出原样手臂,景天穹只觉得脊背发寒!

        若是他再慢一点,若是他下手没有这么利落果断,只震断手掌……那他现岂不已经成了浑身被根须侵占植物人一个?!

        地上断臂被木简吸干鲜血,瞬间干瘪成了枯骨,模样与云紫衣尸体如出一辙。而那罪魁祸首木简还地面上疯狂地跳动,仿佛这一臂血液根本无法满足它渴望!

        “把那木简烧灭!”

        “我斩它十八代老祖!这到底是什么妖物?!”

        嘭嘭嘭嘭!也不管木简中信息有没有失效,众人发出元素攻击立即把那枚泛着血光仿佛将要进行第二次异变木简爆成了烟灰。

        就眼变异木简与景天穹手臂爆成渣时刻,妖娆猛然后方一处石缝下……看到了青光一闪。

        “这是?”

        妖娆走上前去捡起散发青光物体一看,脸上陡然变色。

        她手心中出现,赫然又是一枚木简!

        “我草!邪物!这东西爆不灭吗?”

        景天穹看着蒙面丫头手中木简,下意识地向后一跳,背上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刚才断臂痛再次强烈地刺激他神经!

        “不是不灭,是一枚?!毖⌒囊硪淼啬笞拍敲赌炯?,将自己神识侵入其中。

        也是机缘巧合,干枯老者散出木简时被狂风刮歪一枚正巧落了妖娆等人行进路程中,又此时被妖娆发现。

        看完木简中信息之后,妖娆眉头一皱,将手中木简向后一抛:“你们看看?!?br />
        看着那邪物一般木简,景天穹不敢上前再拿自己另一只手赌运气,不过摩格却是冲了上来,顺手接住那枚向天空木简。

        “奶奶个腿!老子被人骗了!”

        因为妖娆并没有对木简滴血契约,所以接到木简瞬间,摩格也看到了简上文字,仔细查探木简上文字之后,摩格怒火都清清楚楚地写了脸上!一股恐怖煞气无法遏制地从他身上爆发出来!仿佛此时谁敢招惹他,他就灭了谁全家!

        “怎么回事?”

        景天穹发誓再也不碰那邪狞妖物。能逼着一个八阶巅峰强者自断手臂,只不定接触木简还会有什么异变。*非常文学*但是他又急切想知晓妖娆与摩格看到一切!

        “我们都被木简坑了!”

        摩格呲牙咧嘴!

        “这枚木简上虽然同样记录着什么猊兽大宝藏,可是上面说这地下密库入口洪荒秘境腹地以西一片黑暗沼泽中,需要十个七阶以上光系召唤师两同时使用光之奥义驱散黑雾才能找到入口……哼!接下来我不说,你们也能想得到!”摩格恼怒地甩着衣袖!

        嘶……

        景天穹脸一下变得比失血还苍白!

        他们明明是从荒原中六系传送阵进入地下秘穴,又哪里来什么黑暗沼泽与十个光系召唤师?

        看来这木简绝对不只一枚、两枚,而是有很多枚,每枚都写着不同内容,目却只有一个!就是指把实力强大各域召唤师都引来地下……

        印迷身上伤,恐怖黑影咆哮,云紫衣瞬间化为枯骨场景,还有自己那被荒草吸干生机左臂……这些记忆景天穹脑海中一闪而过,直指一个结论!

        一个未知力量布下这个陷阱,等待召唤师们拿着木简为夺宝而来,而那力量却高高盘踞阴影中,像一个掌握一切捕食者!他目是号召大量人,然后……取血!

        想到这里,景天穹脸都挂不住挎下来!本想想当兽神召唤师,却没有想到误入魔窟,反而变成了妖物食物,像他这种心高气傲大派弟子心中必然万分憋屈!

        众人脸色一阵青白,只怕都想到了景天穹心中所想事。

        “现怎么办?”

        景天穹脸色苍白地吞下一枚春风凝骨活肌丸,不像印迷那样只伤血肉,整个手臂都断裂,又不能静养,怕是没有十天半月断臂都不会再生。

        “我……我们逃吧!”魍魉一头冷汗如同下雨。

        “照原路返回,保险?!庇∶悦凶叛劬?,眸底俨然写满了畏惧。

        “哪有那么简单?你们谁记回去路?”摩格目光晦涩地回头向身后望去,那些错综复杂甬道此时看来一模一样。

        “不用想了,我感觉得到,每一个时辰,甬道都会重布阵?!彼漳课薇砬?,因为属性为土,所以敏锐感觉到地下甬道方位不时变化,就算有超强记忆力者能分辨来时道路,恐怕也找不到回去路。

        众人陷入一片死寂。

        岂不是……困兽囚于笼?

        “不要灰心,既然已经来了,就应该想着怎么活下去,如果许多强者都被木简骗到地穴里来,那我们应该先与他们汇合,再寻找出路?!毖厮档?。

        六人力量不足以撼动地穴防御,那六十人,六百人……总可以重打出一条回到地面出路吧?

        众人看着那蒙面小丫头,有些惊愕她镇定,第一次觉得仿佛忽略了此人。

        “苏师弟,这是你随从?”

        摩格猛地抬头看向苏。

        “不是,是朋友?!?br />
        被妖娆鼓动,踌躇六人继续向地穴深处走去,不过这次没有了木简指引,众人也不知道自己脚下路通往何方,之前勾心斗角暂时丢去了一边,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如果没有同伴帮助自己这恐怖地下迷宫中也无法生存,没有人想变成枯骨去陪已经死去云紫衣。

        时间一天天过去,众人身上受伤不少,不过都没有性命大碍。唯一值得欣喜是他们面前道路变得越来越宽敞,而且错踪繁杂分支也骤然减少,这是不是说明进入地下迷宫中召唤师们,终都会聚集同一处?

        “也许前方是绝路,会遇上这地下迷宫主人?!毖闹邪档溃骸耙残砬胺绞巧?,因为有可能遇上其它战神,汇聚众人力量,打开一片通道。无论如何,我都要走出去!”

        妖娆脚步没有迟疑,自重生起,她生命中就一直充斥着磨难与困难,生死绝境她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何况她驭兽环内还有一个域主强者邪老头,怕什么?

        欣喜没有持续多久,妖娆就深刻地明白了为什么道路会变得越来越宽敞……

        印迷不知道触动了什么禁制,地面突然传来一阵不寻常沙沙声。

        “小心!大家躲避!”摩格急急地御空而起,瞪大眼睛看着脚下坚硬岩石地面突然如同海水一般恣意流淌起来。

        石块液化成水!当真是从来没有见过杀阵机关!

        不是岩浆,而是没有温度岩石与沙砾突然液化,翻涌起一个又一个深邃小坑,坑内昏暗无比,不知深入地下多深,从那数以百计坑内传出令人心惊胆颤威压!

        “这是什么?”众人大叫,此时已全部盘踞于天空。

        “我……我不知道碰了个什么……”印迷哆哆嗦嗦地叫道,他已经有些受不了不断出现杀阵,所以声音也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岩石漩涡不是终结!而是随着力量积蓄,地面上突然拔地而起数以百计土系傀儡兵俑!

        “土系傀儡兵!”

        那些可怕兵俑各个高达两丈!手臂像水桶那样粗壮,每踏出一步地面都隆隆作响,可是身法却出奇地敏捷,融化岩石重铸造出他们结实肌肉与骨骼,再加上不知什么方式赋予他们威压,让这些土系傀儡兵俑们都拥有七阶巅峰以上战斗力!

        “喵咪!”妖娆狂晕!她终于明白了,甬道之所以要宽敞,是因为需要容纳体积大杀阵!这地下迷宫主人……好变态!

        一百多具土系傀儡兵俑出现之后,并没有立即对众人发出攻击。而是同时张开嘴巴,发出了一声单调叫声……

        “威……”

        回声久久不退,甚至还有余音越来越强劲感觉!

        众人只觉得被狂风洗卷!那苍古嘶吼犹如尖锐刀锋脑海中划过,这声气势恢弘叫声中夹杂了某种天道力量,不是通过耳膜,而是直接头颅中作响!

        嘭嘭嘭嘭!

        毫无征兆,众人衣衫这汇成潮水巨响中都有迸裂趋势!摩格与景天穹脸上露出不可思议表情。

        好强威压与气势!

        “??!”双眼一黯,魍魉直接晕厥过去,从天空中疾速向地面坠落。不过好被苏一手拉扯起来。

        为了不被人怀疑,妖娆也佯装不济地抱着天顶上一块凸石,捏着小指做病柳扶风状。

        “救命啊苏……救命啊苏……”那娇滴滴声音传到苏耳朵里,顿时让苏一头黑线!

        你丫还装!还不认真打架!是想一起死吗?!苏嘴角抽搐,特别是看到妖娆扭得花枝乱颤腰。

        你管我!妖娆顿时对着苏丢去一个凶巴巴眼神,我孱弱我骄傲,不用出力多好?!乐得轻闲!你到底救不救我?

        “我不管你了!要生要死靠自己!”

        苏冷冰冰提着魍魉远离妖娆而去,那无情背影仿佛说:妖娆……龙少爷是怎么受得了你?唉唉……唉……长长叹息。

        而印迷就没有魍魉那么好运气,被“威”声所震,一个趔趄,直接落入土系傀儡兵俑群中,还没来得及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一个大块头一屁股坐成了肉泥!鲜血立即被蠕动着地面吸走!

        死亡只是一瞬间事!

        “印迷!”景天穹狠狠地抽动着自己嘴角,没有左手,来不及挽起同伴,失去印迷,犹如又断一臂,他势力愈发地单薄起来。

        然而此时,众土系傀儡兵俑却张开双眼,双眼内陡然迸射出巨大精光!

        精光如冲击波一样,数百道灼热金色光束天空中肆意横扫,摩格衣衫被一束目光扫到,顿时发出焦臭气味!

        我勒了个去!摩格顿时叫苦不迭。显然眼前数百具土系傀儡兵俑是十分难缠对手。

        妖娆身体壁顶岩石罅隙中躲来躲去,就是没有被光束扫到,她不是偷懒,而是观察。

        印迷死,妖娆不觉得可惜,虽然队伍中又少一个人,但她实看不惯印迷那阴毒性格,留此人性命,就像养着蛇蝎身畔,她早想除去,现土系傀儡兵俑刚好为她不留声色地办好了这件事。

        原本地下迷宫就危险重重,实容不得同行者中有异心人。

        那么景天穹与摩格,还能不能结伴同行?

        土系傀儡兵俑见剩下五人各个身手敏捷,嘶吼与光束都难以伤到他们身体,立即开始了一轮攻击。

        浓郁土元素之息土系傀儡兵俑手掌中汇聚!顷刻之间所有土系傀儡兵俑双手擎着褐黄色土块向五人砸来!

        强大元素奥义攻击,数以百计流弹带着毁天灭地气息,地宫顿时被炸得尘土飞扬,只见人影与剧响,已经分不清敌我!

        那些土系傀儡兵俑仿佛不是没有思维死物,妖娆甚至看到某几具土系傀儡兵俑嘴角上挂着不屑笑意,制作这些傀儡人实是太有才华,若赋予血肉,恐怕外貌神情都是不一样!

        “血……再给我一人!”沙哑嘶吼。

        众土系傀儡兵俑中又出现一个面容模糊黑影!

        那黑暗几日来经常各处禁制中出现。众人已经摸清了那黑影特点,就是极度渴望活人献祭鲜血。

        一旦有人流血,阵法杀意就会消散许多,刚才印迷死,已经让土系傀儡兵俑们攻击懈怠了许多,不过谁又会蠢道让自己拼命流血来消磨杀阵攻击力?

        此时黑暗又呼唤鲜血。

        景天穹被数具土系傀儡兵俑围攻得狼狈,虽然他实力是八阶巅峰,但是大部分灵气要供给断肢愈伤,再加上连日战斗已经令他身心俱疲,有几次差点被土系傀儡兵俑土系奥义击中,所以此时他阴毒目光突然放了妖娆身上!

        “看样子那孱弱丫头已经被苏师弟抛弃!”景天穹一边应战,心中一边暗暗想道。

        苏刚才不管小丫头让她自生自灭行为已经说明了一切,队伍中不需要连自保能力都没有五阶弱者!既然那黑影想要血……那就用她血来献祭好了!

        景天穹眸中幽光一闪,右手顿时向妖娆抓来。

        “丫头,死这里破一个阵,也不枉你来这地穴一次!”转眼间,景天穹已如鬼魅一般飘到妖娆身后,对着她玲珑耳垂吹出一道恶风。

        “去吧!”提着蒙面少女后领,将她狠狠向地面一甩,如果不出意外,这鲜嫩丫头下一秒就会步上印迷后尘。

        景天穹视线中,那蓝衣少女像是溺水燕子一样沉沉地向地面坠去,苏看到了这一切,脸上没有愤怒,甚至还带着一丝释然。

        “哈哈哈!我没有猜错,连苏都厌恶这个不中用丫头!”景天穹心中大笑,希望黑影得到少女血之后不再出现。

        景天穹猜错了,苏释然是因为妖娆肯定忍不住了!

        “景天穹你个王八蛋!你干什么?”摩格愤怒地大叫!他虽然与少女甚至苏都没有交情,但是这种时候还牺牲同伴性命真是猪狗不如!

        “确不枉来一次,景师兄要不要试一下?”就景天穹得意之际,他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清晰又甜美笑声。

        什么?

        一时之间景天穹背上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会吧?刚想冲上前来摩格揉了揉眼睛,视线中那飘零蓝色身影坠入土系傀儡兵俑群后一秒突然消失不见!

        她去了哪里……她?!

        摩格双眸狠狠一缩,嘴巴张得老大,盯着景天穹后背说不出话来!因为此时那个蒙面少女正提着景天穹衣领??!极!不过一眨眼时间她便如同变戏法一样踏瞬步从回到天空上,甚至景天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情况下掌握了主动权!

        “以血破阵我不会!”

        少女高傲地扬起下巴,那气场与语气仿佛一位高高上女王!

        “看来景师兄知道得很全面……那么就由景师兄先演示一场吧!”

        妖娆冷冷地笑着,若是土系傀儡兵俑杀阵中,景天穹与摩格能不再算计那些小心眼,一心一意杀敌,她还会选择与他们同行,如果他们依旧死性不改,草菅人命或者以同伴生命换取自己利益,那她也不会手下留情!

        特别是景天穹想杀人……是她!

        看到眼前一切,摩格心情久久不能平息,景天穹是什么人?就算失了一臂,他何曾被人提过衣领?摩格掐着自己腿,希望疼痛能让自己从梦中惊醒!

        显然景天穹自己也觉得这是一场梦,他错愕地回头,只看到少女冰冷银色假面,透过假面,他终于看清少女眸子,那是碎了星辰双瞳!幽暗中带着摄魂夺魄力量!

        只是一瞥,永远难以忘却!

        “你给我去!”妖娆提着景天穹衣领狠狠对着他屁股一脚!

        这可不是普通一脚!不然怎么踢得动八阶巅峰景天穹?这是妖娆对着纳多多屁股刻苦锻炼出来无往不利无坚不摧排山倒海倒卷黄河灭神腿!

        其中夹带着火水光暗四种混沌之力,能短时间内麻痹对手神经……当然,这种种神奇效果是被夸大过,因为就算不用特别幻技,景天穹已经被妖娆身上凌厉气势与突然爆发出威压打击得四肢僵硬。

        犹如称坨一枚。

        “你……丫装……”

        景天穹睚眦欲裂,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向地面坠去,那里有数以百计魁梧又“热情”土系傀儡兵俑正等着把活人坐成肉饼。他们大笑着对景天穹张开了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