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11:冻魂,一刻永恒

    011:冻魂,一刻永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敢问侯老前辈,是看上了我家大岳神剑,所以专门上门找碴吗?”龙觉单刀直入,直接了当地问道。[非常文学]

        “不错!”

        侯家家主干脆也撕破脸皮,反正已经不要脸了,量两个小小战神也不能他面前掀起什么风浪。

        “把神器交出来,赔偿侯家损失,老夫还能免你们一死。不然……”侯家家主双目一瞪,里面顿时迸发出骇人精芒!这精芒威压中,范大神魂俱震,仿佛肺叶都要被压扁!

        好恐怖!

        可是看到龙少爷与妖娆小姐居然脸上还带着看玩世不恭笑意,范大简直觉得他们两人脑袋与正常人结构不一样!他们不会怕吗?他们不想想别办法逃生吗?他们疯了吗?

        “咳咳……哈哈!”龙觉一阵狂笑:“开玩笑!救人还要被人讹诈,你们这些侯家人也太不要脸了吧?”

        随后他又指着侯断风?!叭舨欢夏阋槐?,你现沙暴中连尸体都找不到?!?br />
        “哼!”

        侯断风阴毒地喷了一口气?!氨旧僖潦贾林斩济挥邢蚰忝乔蠊簧?,我宁可死,也不要失去我斩云剑,剑上还有我挑出来地龙血,你们拿命都不够赔!”

        “哟,好有骨气!”龙觉冷笑,妖娆笑得摇曳生花?!霸缰勒庋泄瞧?,还不如送你与你破剑一起坠到沙暴里!”

        “你……”侯断风脸上露恼羞成怒表情,他那恶心至极妹妹是一派狐假虎威模样:“闭嘴!两个不知道从哪里来卑贱散修,大伯,你不要跟他们再费口舌之争,把那个女杀了,把那男给我,让我炼成尸傀!”

        听完龙觉与妖娆指责,不用自己家两个小辈多说,侯家宗主早已经按捺不住,他紧皱着眉头,看着妖娆与龙觉目光就像是看着两件死物。

        “年轻人,你们太狂了!居然挑衅我侯家人威严,现就算你们向我求饶我也不会再放过你们!”

        抢东西嘛,越是吵得僵越好!

        狂风将这中年人衣袍吹起,那是罡风外放,那蛮横狂风仿佛下一秒就能将眼前一切都搅成碎肉。范大已经受不起这样威压,一屁股坐地面上,傻傻地看着眼前那个实力高达九阶强者。

        他眼中,那侯家宗主仿佛比寻仙道九重玲珑宝塔还要高大,他身是迸发出来青绿色风涌带着恶毒意味,仿佛能直接钻入人骨髓里,吸取活人精气与生命。

        妖娆朝着龙觉一笑,摸了摸自己左臂上驭兽环。龙觉顿时自觉向后退去,代替妖娆拉着会算命小姑娘,疾速用户左手妖娆脚下中划了一个“圈”。

        那赤红火焰之圈以肉眼可见速度极速涨大,直接将妖娆与侯家家主划了圈内。

        “哼!异火持有者,可惜火焰品质相当差劲?!焙罴壹抑鞑恍嫉匾×艘⊥?。他身边赤火温度着实不争气,而且围成环状之后也不见火焰向中央靠拢。多当个装饰品,没有实际攻击效果。所以他根本不把这火放心里。

        “没有眼色蠢货?!毖椭员?,美目中光华流转。那赤色火焰将她双眸与白裙都镀上了一层妖治绯红。

        “你这个狂妄小丫头片子!找死!”

        虽然不知道什么才是有眼色,但被眼前那连称为对手都称不上小丫头以鄙视神情蔑视,侯家家主心中怒火中烧!身上翻滚罡风加狂怒。

        “你就看不出来?这火焰只是为了隔绝圈外人神识与视线?”妖娆慢条丝理地一问。顿时让侯家家主一顿。

        果不其然,火焰高墙足有十丈,那些澎湃火花舔卷着空气中尘埃,前后左右都不放过一丝缝隙。里面人看不到外面,外面人也看不到里面。

        火墙外众人也不停地用言语相互攻击。

        “哈哈!有那什么火有什么用?我家大伯只要一息时间就能把你同伴绞成碎骨,为了避免皮肉苦,你还是乖乖把神器交出来得好!”侯家二小姐扬着下巴对龙觉挑衅。非常文学

        龙觉看都懒得看这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恶毒女子,只是龙目微微一张,从瞳孔深处绽放出一丝幽暗目光。

        只是那轻轻一瞥,侯家二小姐顿时毛骨悚然!

        仿佛此时站她面前不是一个风华绝代俊逸男子,而是一头恐怖洪荒巨兽!那巨兽只微微散发出一点气息,就足以从身体内部将她灵魂撕裂!

        “啊啊啊??!”侯家二小姐顿时精神力受到重创!她俨然忘记自己“尊贵”身份,疯狂大叫着躲到了侯断风身后,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呜咽道:“哥……哥哥,那男人,好……好恐怖!”这欺软怕硬贪生怕死主!

        “不……不要怕!”

        侯断风显然刚才也看到了那个目光,此时与他妹妹一样惊魂未定,但是有大伯撑腰,他还是故作镇定地说道:

        “他不敢对我们动手,说明他实力根本没有我们两人联手强大,刚才那只是错觉……是障眼法!”

        侯断风吞着口水,突然心生出一种找错人麻烦想死感觉。

        其实如果侯家家主不从火焰圈中出来,龙觉要想捏死这两个五阶战神简直易如反掌,但是他期待……期待妖妖从火焰中出来之后这两个贱人兄妹表情,所以他只是静静地站原地,对着火爆墙报以微笑。

        星辰般眸子,带着让人迷醉绯红,性感红唇扬起恰到好处弧度,这个黑衣赤发男子身上散发出一股与生俱来优雅与气场,看得侯家两兄妹又是一阵寒气从脚底升起。

        恐怖!

        这种从容,他们只大伯身上看到过,这是强者杀人之前,胸有成竹淡默。

        火焰圈里,侯家家主看到少女如此平静,心中也不免也升起一丝战栗,一般弱小后辈看到他绝对不会像眼前小姑娘一样从容,再加上那些不动烈火之墙,难道她们真有什么出人意料保命手段?

        一想到这里,侯家家主情绪也紧张起来。

        “我师尊不这里,不过我几位属下可以出来与侯家家主理论一番?!?br />
        妖娆轻轻摸着驭兽环,然后突然作出一个极夸张鬼脸。她右手一捂嘴,大叫道:“哦!对了,我忘记侯前辈是不讲道理人!那怎么办可好呢?道理也不讲,我又打不过你……那还是请邪火子左教出来教教侯前辈讲道理吧!”

        小丫头疯言疯语一惊一乍,简直要把侯家家主搞疯!什么师尊?什么属下?他结界中,任何呼救声都不可能传到外面去!这丫头是故弄玄虚吧?

        可是就侯家家主于心底嗤笑妖娆无知时,一幕不可思议画面突然出现他面前。只叫他下巴掉到地上!

        “啊呀咧……干什么了?”一道精光闪过,一个花衣裳老者陡然横插侯家家主与妖娆中间。只见那老者揉着飙泪眼角,俨然还打瞌睡。

        那……那是老头儿人形召唤兽吗?一开始侯家家主脑袋还转不过弯来,心中直骂这战兽化形也太苍老了点吧?

        “邪火子爷爷,我被坏人欺负了?!毖蹲判盎鹱铀乱滦?,十分委屈地把他摇醒。

        “什么?哪个王八蛋敢欺负我们家圣女?”老头一听这话立即就醒了,一拍大腿猛地张开双眼!两道滚滚电芒立即向侯家家主所地方狠狠戳去!

        仅仅是目光而已!那人形老幻兽恐怖目光就犹如破空箭一般直接将侯家家主扎了个透心凉!

        “啊啊啊??!”侯家家主大叫着踉跄后退!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四枚瞳孔!

        重华!

        传说四瞳重华,瞳中煞气可以直接杀人!一口血从侯家家主口里喷了出来!经脉大损!五内重伤!好骇人!根本没有动手,那只是一眼之威而已!

        还好邪火子只是看了一眼,然后突然打着哈欠无耻地对妖娆说道:“我说圣女殿下啊,以后这种小杂鱼就不要叫老人家了,还是叫邪冰吧,老人家老了,要打午睡才能保持老帅老帅模样,以后域主以下,叫我儿子来收拾?!?br />
        邪火子邪笑地看了妖娆一眼?!澳昵崛擞肽昵崛艘黄鹕比?,那才带感。灭哈哈?!?br />
        嗖地一声。穿着花衣服老邪立即消失于无形之中。

        妖娆顿时掉下一头汗,不要这么半路掉链子好不好,明明再看一眼就能结果了那无耻侯家家主,非要再叫个邪冰。

        侯家家主此时已经蜷缩地面上抖如筛糠,他不明白!眼前发生一切他都不明白?这是场噩梦吗?为什么平白无故那少女身边会多出来一个拥有重华域主强者?而且只是一眼就打得他魂飞魄散!

        救命??!救命??!侯家家主直想呼救,额头上急出细密汗水,他悔不该当初对神器起了歹念!现才知道自己一脚踢到了铁板上去。对了……是断风!是断风与芸芸那两个白痴害他!一想到这里,侯家家主嘴里咸腥味儿就越浓郁!

        “邪……冰?!?br />
        妖娆头上黑线多。

        邪老头不见之后,邪冰是立即从驭兽环中接替邪老头跳了出来。这家伙不压抑气息时战力九阶巅峰??墒恰?br />
        喂!

        你能不能穿上衣服正常一点出个场???妖娆看着眼前那裸露,还覆盖着星星点点冰晶结实背晾直想一脚踩上去。

        “没办法,人家洗澡啊?!毙氨蕹艿鼗赝?,脸上带着委屈表情。

        那些洗澡水他身上迅速凝结成冰晶,一颗一颗依稀有些像发光钻石,黑中带蓝飘逸长发倒是依旧顺滑,小麦色肌肤上腾出阵阵白雾。

        “给我解决他?!毖诺昧扯悸塘撕罴壹抑饕恢?。

        “不……不……不要!不要!”看到又出现一个浑身神冰萦绕年轻男子,侯家家主终于知道自己惹了什么不该惹人了!

        神器!域主!神冰!

        这是寻仙道与千重殿核心弟子都渴望而不可得惊人待遇,人家一挥手,立即就能招揽一大群八、九阶战神直接屠了整个侯家!拥有这种背景尊贵世子小姐……他居然这么倒霉地来惹……死多少次都不足惜啊啊??!

        “这个简单,虽然是个九阶初级,不过已经被我老爹吓得神志不轻了,随便收拾一下就可以?!毙氨嬉舛宰藕罴壹抑饕惶?,一道恐怖冰力顿时如同潮水一般向那面容扭曲长脸中年人扑去。

        极冻!

        九阶神冰一出,四周火焰都立即褪了颜色,即使站邪冰身后,妖娆还是能够感觉到彻骨冰寒!这冰力能直接侵入骨髓,撕裂人神经!

        难怪……名为冻魂!

        见识了邪冰真正冰力,妖娆心中都升起一丝悸动,那日武斗,要是邪冰没有刻意压制实力,估计她早就冻得四分五裂了,神形俱残了!

        邪冰一点都不意妖娆目光,人家大大方方地转过身来,假惺惺对妖娆恭敬地一拜。

        “那么圣女大人,欢迎你我洗澡时候经常召唤我出来肆意驱使。做什么都可以,人家很乐意为你效劳?!毙氨抗庹空?,一幅任人采撷小白脸模样。

        不要脸家伙!

        “灭哈哈哈!”

        妖娆横飞一脚,还没有踢到邪冰胸口,这个身体让人喷火家伙就一阵得意笑声中化为光影回驭兽环中去了。

        哼!邪冰,你三番两次调戏我,等本姑娘九阶时!辣椒水老虎凳,本姑娘小皮鞭抽死你!

        妖娆郁闷地抓了抓脸。心想着先解决眼前事再说。

        听到大伯喊救命……侯断风与侯芸芸顿时错愕又惊恐地向火墙内观望!他们没有听错吧?不是那小丫头求饶吗?刚才那撕心裂肺声音如假包换地来自他们熟悉大伯!那声音中蕴藏恐惧与绝望只叫人毛骨悚然,心跳结冰!

        嘶!两人顿时倒吸冷气!

        怎么了?怎么了?范大茫然地看着龙觉,不知要如何是好。而会算命小丫头干脆一屁股坐地上,开心地玩起地上石子儿。

        龙觉见此情况,缓缓收回手中烈火。

        果然,火墙消失之后,出现众人眼前一幕只叫人睚眦欲裂!

        妖娆完好无损地站原地,就连衣角都没有折损一丝,而刚才还嚣张至极侯家家主,此时保持着他面目狰狞模样,张牙舞爪地被冻结一块白烟四起透明巨冰中!

        地面上冰,冻成浪花模样,而侯家家主就是浪涌高处托起一件艺术品!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上看,他那恐惧又狰狞神情都被保留得淋漓致。

        一刻永恒!

        彻骨冰寒从侯家两兄妹脚底疾速升起!

        不是吧!他们大伯可是个六阶战神??!而那白裙少女,不过六阶而已……足足差了三阶,而且几乎半刻钟就结束打斗……这这……这……这比太阳打北边出来还惊人!

        侯断风看着那璀璨冰雕,双脚顿时开始打起哆嗦!没有了大伯为依靠,那他与妹妹这几个战神面前不就成了待屠羔羊?

        不……大伯会破冰而出!侯家兄妹一边吐血一边抱着这丝后希望。

        “范大,给你一个杀九阶战神机会?!毖砝炊阅窃缫蚜杪曳缰懈叽蠛鹤游⑽⒁恍??!澳闳ヌ咭唤??!?br />
        “可……可以吗?”范大弱弱地抬头,目光中带着憧憬与渴望,他看到妖娆认定目光,立即积极地御空而起,对着众人眼前那完美冰雕爆发出雷霆一击!

        范大引以为自豪就是他力量!左手捏拳头,幻化出一枚暴熊虚影!狠狠地对冰雕上人影当头劈去!

        咔嚓!

        无比清脆一响!不仅仅是冰雕开裂!那笼罩天空中诡异青绿色彩结界也同时如同被一双看不见大手撕裂!

        哗啦哗啦!连尸体都没有看见,地面上只剩下一大堆或红或白拇指般粗细冰渣!只有那开始破碎青绿结界无声地说明:它主人生命已经这个世界走到头!

        “不……我天??!救命??!我错,饶了我吧!饶了我吧!都是我哥哥主意,与我无关??!”看到眼前大逆转,侯芸芸顿时噗通一声跪倒地。再一次把哥哥舍弃。

        “我……留我一条命吧!我以后不会再这样无知了!以后侯家所有人,都唯两位前辈所用!我知道侯家金库哪里,我知道侯家重要幻器放哪里!不是我引大伯来,是他自己被神器蒙蔽了心灵活,他死得活该,该死!该杀!还有我妹妹!你们也知道,她总是想方设法让自己远离危险,其实所有坏主意都是她想出来,我冤枉??!”

        侯断风此时也很没有骨气地瘫倒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没用地尿了裤子,妄想着妖娆与龙觉能放他一条生路。

        妖娆手中握着黑刀,龙觉大岳之剑已经盘旋他身前??吹秸饬礁鑫蕹苄置煤蠊芬Ч费恿鹾苁嵌裥?。

        “你们忘记你们大伯说过什么了吗?”龙觉冷冽嗓音侯家兄妹耳边回荡。

        “什么?”侯断风一滞,打破头他都想不起什么有用信息。

        “青绿结界一破,就会有人察觉这个小巷子里有人械斗,到时候引来不必要人就不好了,谁知道你们侯家还有没有什么别烦人长老……”

        龙目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那缓慢消失绿色结界。这个目光已经说明了一切……

        结界完全消失那一个刹那,就是对无耻兄妹死期!

        ------题外话------

        我凌乱了…我传了一次传到哪里去了…我哭,哭完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