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7:魔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啊啊啊??!你这个恶魔!”卜算子看着极远方那两个赤红人影,面容扭曲得已经不像人样。自诩天算他,居然被算计了!

        大意!自恃人数众多,所以根本没有将可能变数放眼里!

        谁又知道,这已经被人翻了个底朝天云中海陆雪顶上还存活着这么恐怖妖物?!

        居然还跟妖娆魔女搅一起!

        “嘶嘶!人族至尊!有种你自己来扒本兽神皮??!看我不把你小喽啰们一个二个都如蚂蚁一样碾死!”

        正与人族战神们厮杀小八岐发出荒古之前古语咆哮,可惜没有人听得懂它“嘶嘶”声到底想表达些什么!

        现小八岐也气得不行!这千百年蛰伏,它权威还是第一次受到挑衅!

        雪域战场已经混乱成一片!

        人族战神们以为这突然出现巨型变态妖兽是魔女同盟,妖兽们则以为讨厌人族蝼蚁是邪恶“至尊”手下!

        谁又知道妖娆一句话,竟颠覆了整个战局?

        说起来极像是玩笑!

        但是当初,妖娆不也是因为魔族强者们几句话,而直接被卜算子他们打入人间地狱吗?污蔑人,欺凌人,终有一天,自己也会品尝这苦果滋味!

        因果循环!真是一报还一报!

        谁说杀要人要用利器?此世上恶毒武器,不是刀剑,而是流言!

        妖娆美目中闪过一丝幽光:“你们……也体会我当日一句话从天上掉入地下委屈与怒火了吧?”

        看着那些八岐王兽之威中痛苦嚎叫召唤师们,妖娆心中没有半点同情与怜悯!是非不分,攀附强权,落进下石……虚伪正义,就应该如此下??!

        雷光苍穹下翻滚,青白色雷云咄咄压下,仿佛天幕离大地越来越近,天地磨盘要把站立他们之间所有生灵都碾成碎渣!无数冰棱逆着狂风空中疾速穿行,只要从蛇口中喷中,必要见血才肯罢休,天空中顿时绽放出无数妖冶赤红血花!

        八岐巨蛇每一枚蛇首都有不同能力,所以天空中冰火两重天!一面野火肆虐,一面冰封雪域!雷光浓烈,杀意与哀嚎遍地!

        近于万兽皇威力!人族战神被打得措手不及!

        虽然八岐朱雀面位压制下只拥有高星超神兽之力,但是它百毒不侵赤鳞,横拖千里身体都让人族召唤师无从反击,特别是万兽皇与生俱来血脉威压与规则之力,使得被契主召唤出战兽们也浑身抖如筛糠,斗志全无!

        失去幻兽战力……召唤师末日!

        数千人族召唤师几息之间便折损大半!犹如世界末日神陨之战一样!空气暴虐!人影一个个从天幕下坠落!

        “救命??!救命啊啊??!”

        “我不想死!救命??!”

        人群中先是一两人发出这求饶哀嚎,这心意顿时像是病毒一般所有人族战神们心中疯狂滋长!

        救命??!人们已经失去斗志!

        花闲已死,现亦只有卜算子一人才能勉强与发疯万兽皇后裔作战,一人之力,难以撑起整个战局!

        抛去浮华外衣,朱雀世界人族战力其实已经内剖空虚!

        经过先天秘库帝争一役,大部分三阶人族至强都已经凋零,剩下一二阶战神中虽然不乏才情艳艳之辈,但大多都经验匮乏,还需百年才能成长起来!

        东边,与第一枚蛇首作战是焚火殿圣王雷御天,只见这雷霆尊王衣袍带血,脸色苍白!

        一个二阶巅峰强者面对冰凌兽首依旧相当吃力!因为第一蛇首隐隐散发出冰雪系领域力量!其战力不亚于一个三阶中级强者!

        紧跟雷御天之后,有近百位一二阶战神,这些力量单薄战神没有心神崩溃,而是选择了争战!

        其中一个身背木剑男子犹为引人注目!不过三十多岁年纪,身上气势稳如泰山,长眉似剑,眉目刚毅。虽然力量不济,但是反应速度极,协助雷御天完成了几次有打击效果助攻!是人族战神之中为数不多,犹如中流砥柱一般存!

        秀!

        身背木剑男子脸上闪动是坚定神情!

        若再给他一个百年,定能成长到震撼一方存!

        只是不知道,此日之后,他还有没有下一个百年?

        西侧,与第二枚蛇首抗衡是落霞宗圣王慕容千!虹彩她脚下蜿蜒流淌,那唯美景象给人强烈视觉冲击,只可惜却被蛇首喷发出烈火生生打断!

        噗!

        这落霞圣王口中顿时喷出大量鲜血,身体猛地向后一震!

        “师尊!”

        “?;なψ?!”

        一个眉目英气十足女子御剑而起!从身上突然爆发出百花开放领域之力将巨蛇喷出烈火荡开来!

        “迷儿!”

        慕容千目光惊愕地看着这个被她一直忽略弟子!长期以来,她眼中只有落霞圣女上官紫痕,却万万没有想到跟随了她百年看起来潜力已经用大弟子竟然……领域!

        迷儿!默默无闻中,已经成长到这番地步!

        落霞圣王慕容千瞪大了眼睛,心中悸动得无以复加!

        女子身上散发出强大气息,不!那是一种酒酿醇香,时光沉淀稳重与信念!

        “?;なψ?!?;ぢ湎?!”

        女子一边召唤着同门师兄妹,一边将慕容千护身后。

        这黄衣女子,运用着刚刚觉醒百花领域与蛇首继续作战!动作生涩,虽然敌不过蛇火吞噬,但也花开满野,余香浓郁!

        她,顽强地守护着一方天地!

        雪域中央!卜算子与大那枚蛇首打得不分你我!手中玉算盘俨然隐隐有了裂痕!

        兽皇之威!半步帝器亦无法镇压!

        卜算子身后,一个光头少年,一个皮肤黝黑男子身上都爆发出骁勇气势!他们一个咬破舌尖,以自己鲜血刺激战兽抵御八岐兽王之威,一个手捏狼牙棍,以肉身与蛮力横冲直撞!

        有人战斗中陨落,亦有人战斗中坚持,耀眼秀不断崛起!出乎了他们师尊们预料!只是羽翼未丰满,心有余而力不足!

        身背木剑男子被冰凌刺瞎了一眼,落霞宗黄衫女领域被焚,光头血气已经不足以继续召唤战兽,手持狼牙棒骁勇男子亦气喘如?!?br />
        颓势不可逆转,爆发之后人族战神们力量再次渐渐弱了下去。

        人族缺少三阶战神!想要绞杀一个小小魔女还能气势汹汹,可是一旦面临真正大战,这败局……是注定了!

        一切都落妖娆眼里。

        若问她心痛吗?哪里会不心痛?!她心又不是铁石,抛下被追杀被污蔑怒火与委屈,那些正陨落……都是她同血同宗族人??!

        若问她后悔吗?不后悔!

        “不后悔”三个字妖娆心中掷地有声!

        因为……她绝不会做千万年来光明与黑暗相互碾压牺牲品!

        是这些人,先不分青红皂白来杀她!

        妖娆目无旁人地梳理了一下自己长发,那平静动作仿佛根本没有意眼前厮杀与鲜血淋漓。她把衣裙抹平,虽然红裙左侧某战之中已经拉开了一条深及大腿裂隙,不过此时那若隐若现玉足,却增添她身上一丝妖冶狂邪气质!

        妖娆平静地看了龙觉一眼。

        后者对她点点头,然后爽地松开了手。龙觉知道时候到了,他妖妖……要走出去!

        妖娆召唤出水中镜?;ち跎砼?,然后深吸一口气,一步步踏空前行!向着暴雪、烈火与奔雷咆哮战场走去。

        众人焦头烂额之际,余光都看到了那个神情闲适步步生莲婀娜少女!

        明媚眸子,星光下依稀有深不见底河泽暗涌!弯弯黛眉,画出雨后远山浓淡相宜。丰润唇,唇角挂着那是嘲笑吗?那是不屑吗?那是怜悯吗?太繁杂笑意,让人琢磨不清,只觉得深深看上一眼,心魂都要迷失!

        妖孽!

        所有人狠得牙痒痒!目光中喷出火来,心中对红裙魔女恨意比对那恐怖八岐巨蛇深!

        都是因为她!都是因为她大家才会落这个般田地!

        该死魔女!众人表情犹如鬼厉!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她!

        呸!

        啐口水声音顿时不绝于耳!

        “滚??!魔女!现又想落井下石了吧!你怎么不去死??!”

        “要是荣光大帝与甘霖大帝此,一定会把你绞杀!”

        “老子有下辈子,一定卸了你灵力,把你丢到怡红院万人骑!”

        “败类!枉费荣光大帝曾经对你那么好!应该把你扒皮抽筋永生镇冰封雪域!让后世唾骂!”

        各种恶毒谩骂都落了妖娆耳朵里,简直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可是妖娆非但不恼怒,反而身影加摇曳生姿!这番场面,都她预料之内。

        “人族不灭!我辈荣耀!”有人挥剑高喊!

        人族战神们现什么都失去了!实力,信念,幻兽,队友……

        他们仅存,只剩下……荣耀!

        “哈哈哈哈!”听了这句话,妖娆突然大笑,她勾起红唇,语气微妙地质疑道:“荣耀?”

        两个字妖娆嘴中不断咀嚼。

        “所谓光荣耀吗?”

        “可是从不可一世高傲走向今时今日败局,你们中可曾有一人……杀过一魔?捍卫过人族安定与和平?”

        “闻闻这些天弥漫空气中气味,我怎么只闻到了嫉妒、贪婪与腐朽执念味道?!”魔女耸动着鼻尖!

        “三阶战神,都是勾心斗角而死,被八岐重伤,都是贪图异宝而死……”

        魔女眼,冷冷地横扫众人,声音温度比雪顶狂风温度还低!

        “你们所说荣耀,,哪,里?”

        被魔女这么一反问,天空中登时只剩下弱弱喘息与寂静!

        荣耀哪里?

        是!人族战神们很想反驳魔女话,反驳话已经到了嘴边!可是搅脑汁把自己憋得一脸铁青,他们……居然发现,魔女说得是对!

        自先天大帝秘库出世以来,他们都做了什么?虽然人族接连出现两位惊世骇俗大帝,但是……大帝之下三阶至尊之力,都被内耗空了……

        “魔族!如果魔族兴起!就算没有魔帝……”

        嘶!想到这一点,又看着眼前还疯狂攻击众人八岐巨蛇,所有人顿时抛下心中狂热,开始倒吸冷气!

        被魔女一威胁,他们是真有点害怕了!

        “闭嘴!死魔女!都是因为你!你不死!我们死不瞑目!”乍听之下是气势极强叫嚣,只是突兀叫嚣满地血腥中已经变得苍白无力,加出卖人族战神们彷徨!

        就这诡异寂静之中,人族战神们不想看到一幕果真不期而来!

        真是……睚眦欲裂!

        “人族不荣耀,都要死光光了!哈哈!魔族才荣耀!嘎嘎嘎嘎!”

        淫邪恶毒声音伴着澎湃黑暗魔气从东方长升起!一个身着墨甲魔族强者突然犹如鬼魅一般出现了众人眼前。脚下踏着巨大三阶魔战神阶纹!

        雷鸣般声音,顿时震裂了众人耳膜!

        “恭贺殿下通过考验!”又是一道阴阳怪气声音响起!

        南方血光乍起,撕开风雪,顿时出现一个目光如同野兽般男子,因为化形失败,脸上半人半兽!无比狰狞!脚下亦是三阶魔战神阶纹!

        天空陡然塌陷!

        “殿下以一己之力,摧毁人族战神精锐之师,打破魔族百年被压迫局势!上峰对殿下贡献万分惊喜!殿下之名必长留封神台!为我族后辈世代瞻仰!”

        西边走出一个狂蛮大汉!上身,肩头还有未化去魔鳞!

        咔嚓咔嚓!苍穹中出现细密裂痕,一些身受重伤人族战神这混乱又暴虐魔气中开始喷血!

        令人心跳停滞声音一声又一声响起!那浓郁魔气与蛮横三阶魔战神之威顿时让人心跳停顿!

        魔族出现得恰如时机!而且……他们居然还以吹捧形式向世人证明,妖娆,是他们族人!

        真是该杀千刀!

        北方!

        北方有轻烟缭绕,一个眉目如玉质玲珑女子脸带敬畏地向妖娆俯下身子。

        “梦奴,恭迎殿下返回魔域!”

        美人跪地托盘,金盘高举过头顶,散发出异宝之光,容不得人不注目!

        众人看向金盘,只见盘上凤冠!魔皇??!赤血霞披!一样不少!

        嘶!魔王族封王大赏!

        有人认出了那魔族三宝,一股名为疯狂意味顿时空气中爆涨!

        这自称为“奴”美人脚下闪烁着,也是能把人戳到眼瞎三阶魔战神符纹!

        四大魔族至尊同时出现,那股滔天魔气顿时连八岐力量都给封??!满地都是下巴碎了一地声音!四位魔战神对妖娆魔女俯首称臣,祭出封王三宝!

        “这妖娆魔女……真是完全化形,身负破灭人族生机使命王族魔女吗?”浓得化不开疑惑与愤怒众人族战神们心中咆哮!这股被玩弄掌股之间怨狠几乎要撕裂他们胸膛!

        难怪魔族要设下锁空阵!是对魔皇考验吗?原本对妖娆还心怀侥幸人们也立即开始倒戈了!

        这样败!他们不甘心啊啊??!

        该死魔族!

        与人族宗派压制帝国不同,魔皇不一定成帝,但却是魔族中地位中崇高魔!魔帝现,一统四方!

        “墨崖山翟麓!”有长期绿魔海争战人族战神认出了第一个墨甲魔战神身份,顿时破了音地大家叫!虫王之下第一人!令人族闻风丧胆恐怖魔王!

        认出翟麓人族战神俨然目光涣散!神智发狂!翟麓一出现,他们只有死灭这一条路!

        其它三位魔战神众人都不认识,但既然人族中有隐世散修,那么神秘莫测魔族中一定也有!只是因为今日这个特殊场合,他们才第一次登上人魔交战正面舞台!

        “墨崖山——翟麓?!?br />
        “血魔一脉嫡传圣子——苦无?!?br />
        “天翎一脉掌尊——都铎?!?br />
        “魔皇殿使女——犹梦姬?!?br />
        “拜见妖娆魔皇!”

        铿锵之声不绝于耳!强大气息震得雪顶雪崩再起!大地隆??!

        四个气息强得让人五内重伤魔战神,竟然都是一脸恭顺地向着妖娆拜倒!那谦卑模样,仿佛可以为她舍身陨命!他们之后,是有数量不少于人族战神上千魔战神俯身低头!

        空气中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而庄严起来!

        远处海域中升起大量魔气,仿佛随时可以吞噬整个云中海陆!百万魔军到!只要魔至尊一声令下,镇守着云中海陆防止“魔女”外逃人族魔战军们也立即会遭遇疯狂打击!

        原来自姬天白捏着第二虫王冲入莫里斯海沟之后,魔兵们根本就没有远离云中!

        “恭迎妖娆魔皇回朝!”百万魔兵整齐化一大喝声顿时令魔海中海啸爆起,天空中云彩都被碾灭!大地抖了三抖!

        这是……魔族崛起,人族衰败一天吗?人族战神们心滴血!

        这是隆重污蔑吗?魔皇之名,还真是能压得妖娆抬不起头来!

        “啊啊啊??!”

        站龙觉边上水中镜扼着自己喉咙,已经说不出话!

        难道圣女殿下真是魔族?这一刻,就连他都迷茫了!他只认得,那个自称为“都铎”狂蛮魔族大汉,就是以诡异红茫妖物镇裂他灭神镜魔战神!

        这到底唱得是哪出戏?

        所有人目光,此时都聚集矗立天空高处,那个一身残破红裙少女身上!

        空气中有火花噼里啪啦爆响,那些目光中灼热与怨念,直接能将妖娆脊背戳出一个鲜血淋漓大洞!

        “妖娆!你那么信誓旦旦,真还是骗我们吗?”雷御天与慕容千相互扶持,面色惨白!本来这一次,他们二人是下定决心帮她洗刷恶名!

        难道魔女这么会演戏!可恶??!

        连吐水口力气都没有,所有人心中狠狠鄙视,诅咒那比恶魔还黑心魔女!

        此时被众人目光洗礼着妖娆,脸上竟没有一丝错愕,反而带着释然。

        是!她坦然接受了眼前发生一切!

        魔族再次污蔑,她竟没有抗拒!谁也不知道她心中现到底想些什么。

        万众瞩目中,妖娆轻盈向前踏出一步,喜笑颜开地看着东方天空中墨甲魔战神……

        不!

        她目光早就忽略这些三阶魔战神,落墨甲魔战神身后一位不起眼魔女身上!

        那魔女明明生得妖艳绝伦,赤足粉衣金铃,但是浑身上下笼罩着烟云,烟云带着一股抵消她存感力量,若不是有意去寻找,怕是任何看过一眼都会立即忘却,刻意掩藏身影!

        月依!

        月依魔主再现!

        这妖艳魔主与妖娆视线相对,月依目光中带着是欣赏与威胁,妖娆目光中则散发出意味不明温和。

        月依带着四位三阶魔战神同时出现,这怕是朱雀魔族此时能动用强战力,即给了妖娆极大面子,又给了妖娆极大威胁!

        顺从,前程似锦!

        后退,万丈深渊!

        月依心中暗道:何况妖娆已经没路可退了!经过这么多波折与误会,她名字将从人族阵营中直接抹灭!遗臭万年!遭受世人唾骂!百代不可翻身!

        月依魔主那充满眼赤果果盯着妖娆脸,于心中呐喊:“接受吧,我公主,我能给你……你想要一切!实力!荣耀!地位!权力!”

        “妖娆!接受凤冠霞披!”

        妖娆温和笑,与对人族唾骂那样置若罔闻样子,仿佛已经向月依表明了她投诚心意。

        看了月依魔主一眼,魔奴犹梦姬立即以她婉转声音轻轻恳求……

        “王,请受皇??!”

        “王!请受皇??!”魔族呼声排山倒海袭来!比山巅风雪有力量!

        “等等?!毖滤车爻乱滥е髡A苏Q劬?,竟语气和缓地说道:“我还有一些话要跟卜算子说?!?br />
        她回首,看着那一边吐血一边与八岐巨蛇大一枚蛇首纠缠一起人族后三阶中级召唤师。

        这是妥协吗?

        还是她身为人族后一丝人性?妖娆是要干什么?

        妖娆仿佛早就预料到了现发生自己身上一切,卜算子会与八岐巨蛇厮打,魔族大军会趁乱而来!一切一切,都她棋盘上……她看到了,可是她……将……如何落子?

        一子不定,战局顿时延展出万千变量!

        其实妥协也并不是太差选择,同入魔族,也许还能接近姬天白,若是比姬天白出众,兴许可以假借魔族之手除掉他!

        妖娆是这样想吗?

        看到妖娆此次温和淡然态度,月依魔主简直欣喜若狂!她已经迫不及待!趁她姬天白身上种下奴印还没有正式发芽,她还有机会选择品质好容器!这妖娆……会是她好选择吗?

        迫不及待想要她!

        ------题外话------

        写得脑细胞死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