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死而无憾

    第一百二十三章 死而无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兰城这一夜,因为云浅月归来在此落宿注定不平静,又因为容凌出现,注定掀起波澜。

        云浅月和容凌,一个作为荣景深爱的世子妃,一个作为他的嫡长子,成功地打压住了别有私心的人别具心思的红粉路线。

        席间虽然和乐融融,但还是有一种压抑的气氛。

        半个时辰后,容凌失去了乐趣睡着了,云浅月抱着他离席。

        离席之前,她做了一件事情,并没有任何询问地为两个人赐了婚。那两个人是兰城如今的守城,一个是华舒,一个是凌燕。

        赐婚的对象是十大世家出来的官员。

        那两个人欢喜地对云浅月道谢,显然是心仪二人许久。而华舒和凌燕愕然片刻,看着云浅月清淡的笑容,并没有反对,恭声道谢,不见喜恶。

        云浅月离开了席,回到了下榻之处。

        此一举动,成功地将那些人的心思打入了尘埃。

        华舒、凌燕是十大世家真武堂出来的颇有身份的贵女,也是十大世家想要借她们攀上荣华阶梯的桥梁,以前蓝漪带头,蓝老家主想她嫁给夜轻染为后,华舒、凌燕为妃。蓝家等几大世家老家主的心思虽然隐秘,但还是隐瞒不住有心的人能够知道,如今十大世家归顺容景,他们的苗头自然从夜轻染身上对准了容景身上,蓝漪已经不可能,那么就剩下华舒、凌燕了,二人身份足以匹配为妃,待有朝一日容景收复河山,他们成为最有可能为妃的人选,可是今日,云浅月轻而易举的一招赐婚,便决定了二人的婚配,她们将来再无可能。

        这是明摆着告诉这里的人,也是明摆着告诉天下人,她容不下半点儿沙子,从前是,今日亦是。从前她的锋芒流露于表面,今日她的锋芒隐于温和大气的背后。

        今日兰城之事,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天下。

        而传遍天下的时候,也是容景登云望月的时候。哪怕再有心思的人,也是不怕死的,既然今日她警告过了,有不怕死的再敢来,她自然会不客气地出手,且不留余地。

        今日容景还没收复天下,只是江山在望,她就敢利用华舒、凌燕给他们提醒。

        他日,容景登峰绝顶,一人天下,她也敢伸出刀锋斩断所有红粉女子伸向他的手。

        既然回来了,她就明目张胆地告诉所有人,只要容景身边有她在,都必须止步。

        玉子夕随着云浅月出了宴席,对她啧啧称叹,“二姐姐,你这样做,会将某个人给宠坏了,得意坏了的?!?br />
        云浅月知道他指的是容景,笑了笑,“宠坏了也好,他被我宠惯了,别的女人自然再也入不了他的眼了?!?br />
        玉子夕无语,不过想到他们之间的感情,又觉得她说得也对。

        这一夜,多少人夜不能寐,云浅月和容凌睡得极香。

        第二日,队伍启程,离开兰城,前往祁城。

        华舒、凌燕带领兰城一众官员相送,较昨日之后,更是恭敬了些。也许这一年以来,云浅月离开得太久,让有些人以为她不会回来了,才升起心思,如今她平安回来,且看不见的锋芒杀人于无形,让他们彻底地领教,曾经的浅月小姐景世子妃又回来了!即便她如今温和,但温和背后的锋利不是谁都能承受,所以,本来没伸出的爪子更是伸不出来了,无人敢触她的眉头。

        队伍出了兰城,一路平静。

        沈昭也在心里叹服云浅月,她离开的这一年来,除了南梁王没人敢明目张胆给景世子送女人,虽然景世子明令拒绝,将翠微公主赐给了顾将军,也丢出话了,再有人敢送,定不饶恕。无人敢再往军营景世子身边送女人,所以,景世子所在的军营里分外平静,但是出了军营,外面被收复的各城池背后里的伎俩和心思就不那么平静了。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亘古便有不怕死的挖空心思胆子大的敢冒险的,他们想的是万一景世子收了呢,那就是整个家族的荣华富贵,想不到若是失败的后果,没有人有南梁王好命,能让景世子不了了之。

        换句话说,除了跟在容景身边的人,天下多少人还是太不了解景世子的无情。在他心里,除了景世子妃,所有的女子,在他面前,无非都是尘土,低于尘埃,不值一提。

        队伍走了一日,来到了祁城。

        祁城城门口聚着整座城池的百姓在欢呼着迎接云浅月。

        云浅月虽然带着容凌在兰城现身,但是基于墨菊不想被容景知道容凌存在,墨岚等人也有这个心思,红阁华笙等人也想看容景变脸,所以,墨阁、红阁两大阁不约而同地将容凌的消息守护得密不透风。所以,祁城的人依然不知道有容凌的存在。

        每过一个城池,都是被如此欢迎,容凌开始觉得有趣,后来似乎觉得也没那么好玩,便再也不闹着出车外看,在车里呼呼大睡。

        云浅月探出车厢,便在人山人海的最前排看到了一袭天青色锦绣华袍的夜天逸。

        夜天逸依然是旧时风貌,但是比在天圣时眉眼疏淡了,再没有沉郁和阴云,也许人不在执着某些东西或者某件事情的时候,就会如换了个人一般。

        他在十里桃花林被容景启动阵法受了重伤只存留一息又被他救回来,也是醒悟了。死了一次再得新生的人,总会看得开一些。另外,时间能抹杀一切,

        马车来到城门口,夜天逸在一众欢呼声中声音清淡,“你舟车劳顿,不必下车了!”

        云浅月对他一笑,点点头。

        夜天逸一挥手,迎接的队伍让开,他再无闲话,当先领着云浅月入了城。

        云浅月看着他走在前面的背影,想着即便曾经情谊不在,恩断义绝,说过无数狠话,寒过无数次心,但到底他心里这一年来也该是担心她的,虽然他不说,但他隐在衣袖里的手将衣袖轻轻地攥成了褶皱还是出卖了他,虽然细微,但是躲不过她的眼目。

        对于他来说,即便再恨,也该是希望她活着的。

        她暗暗叹息一声,对于夜天逸,这样的结果已然是极好。

        马车入了城,来到总兵府,夜天逸停住脚步,对她询问,“你是先去安魂堂,还是……”

        “先去安魂堂!”云浅月道。

        夜天逸点点头,“我带你去?!被奥?,他淡淡地补充道:“本来该蓝漪镇守祁城,但是半年前从苍亭离开后,她也随后离开了。我左右无事,景世子便先托我照看祁城。毕竟这里的安魂堂比较重要?!?br />
        云浅月想着他那一日既然在马坡岭帮助容景血祭精魂夺回他,二人私下里该是有了什么约定,如今他帮助容景,且心甘情愿,也不奇怪,点点头。

        夜天逸前面带路。

        “世子妃,小公子还睡着,就别跟您去了吧!”青裳抱着熟睡的容凌出声询问。

        云浅月看了容凌一眼,“嗯”了一声。

        青裳抱着容凌向暖阁走去。

        “等等!”夜天逸忽然转身喊住青裳。

        青裳停住脚步,看向他。

        夜天逸快走两步,来到青裳面前,一改刚刚见的眉眼疏淡,紧紧地盯着容凌,面上神色较任何见到容凌的人都丰富,有惊异,震惊,难以置信,了然,还有些读不懂的情绪来回交织着,让他脸色不停地变幻着,看起来如染了彩的画。

        青裳吓得后退一步,抱紧容凌。

        云浅月笑了笑,口气寻常地道:“这是容凌,我离开天圣时候怀了他,他出生在云山?!?br />
        夜天逸眼睛不离容凌熟睡的脸,声音蓦然低了很多,“你在云山生了他,他可知道?”

        “他还不知道?!痹魄吃乱∫⊥?。

        夜天逸袖中的手动了动,似乎想抱容凌,但定了定神,克制地后退了一步,看了云浅月一眼,收起脸上的情绪,对她道:“走吧!”

        云浅月对青裳摆摆手,跟着夜天逸前往安魂堂。

        青裳松了一口气,虽然如今夜天逸归顺世子,但是基于他这么多年和世子妃的纠葛,她也怕他一时激动伤了容凌,还好,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墨菊对弦歌和华笙等人挥挥手,几人意会,跟上青裳,他则跟上云浅月前往安魂堂。

        安魂堂极大,位于总兵府西北一处独立的院落。是存放在战场上有大战功身死的将士,将来容景收复河山登基之后追封。虽然,容景和夜轻染的战争避开百姓,但是双方将士刀剑死拼,还是损伤极大。

        打开安魂堂的门,没有腐蚀之气,有一种入骨的清凉寒气,显然,这里被用冰镇着了。

        “西延玥的冰棺在最里面?!币固煲荽旁魄吃孪蚶锩孀呷?。

        云浅月跟了进去,安魂堂里停放了几十台棺木,说明死去的将领几十人。这是重大的有功之臣和在军中有身份的人才有资格安放在这里。那么没有身份没有功劳死去的士兵又有多少?

        一将功成万骨枯!

        云浅月来到西延玥的棺木前,看着他静静地躺在里面,雌雄莫辩的容颜全无血色,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冰棺丝丝寒气,他则无声无息。在匕首旁边,安稳地放着容景的贴身玉佩。

        常人也许看不到那块玉佩上缠绕的一丝灵气,但是她可以看得到。

        在马坡岭容景血祭精魂那一日,她为了救他,动用灵术,他的玉佩自然也沾染了她的灵术。更何况容景本身也有灵术,但他天生对灵术不喜,所以从不修习,但本身的本体灵术也让随身佩戴的玉佩有了他的灵气,她离开天圣时,那一夜,清晰地知道这块玉佩有许久灵气的,如今还只剩下微薄的一丝灵气,若是她今日不来,不出一日,这一丝也没了。

        “主母,他可还有救?”墨菊走上前,看着西延玥,对云浅月问。

        “能救!”云浅月颔首。

        “那您快救吧!救了他之后好赶快启程去找公子?!蹦瘴叛粤⒓创叽?。

        云浅月点点头,轻轻挥手,棺木无声无息地打开,她手心凝聚一团灵气,灵气散发着紫色的光芒,轻轻覆盖在西延玥的心口上,那块玉佩动了动,自动地跳到了她手里,插在她心口的匕首缓缓地从他身体退出来。

        墨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云浅月的动作和西延玥的动静。

        夜天逸站在一旁,静静观看。

        一盏茶后,西延玥平放的手指动了动,须臾,眼皮也动了动。

        “真是神奇了!”墨菊赞叹,想着这才是死而复生,云族的灵术如此传神,可惜少主弃之如敝履。

        夜天逸虽然不说话,眸光也是微微触动。

        两盏茶后,冰棺中的寒气忽然退去,变成了温和温暖的气息,西延玥困难地睁开了眼皮,似乎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须臾,他目光中映出云浅月站在面前的身影,他怔怔地看了她片刻,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你别动,我在救你。你心肌已损,心血被封,刀剑伤了心脏,闭息停放不救时间太久,若不是灵术,回天无力?!痹魄吃露运?。

        西延玥看着她,忽然摇摇头,猛地用力,打开了她的手。

        云浅月不妨,手错开了一些,他心口刚复原的伤口忽然崩塌,心血汹涌而出,她顿时大怒,“西延玥,你做什么?”

        西延玥不答她的话,对她轻声问,“我不是在做梦吧?你的毒解了?回来了!”

        “你不是在做梦,我的毒解了,平安回来了!”云浅月连忙将灵术再度覆盖住他心口。

        “你不必救我了,我既然打算死,便没想再活着?!蔽餮荧h虚弱地道。

        云浅月看着他,不由皱眉。

        “西延玥,你做什么?主母刚生产完,耗费灵术救你,你明明可以活,如今为何抗拒?”墨菊不干了,对西延玥恼怒地问。

        西延玥眼中染上青灰色,猛地咳了一声,吐出一口血,血色成块,带着微微寒意。他低头看向自己心口,因为他刚刚的动作,那里一片血污,但被云浅月灵力覆盖着,慢慢地给他复原,如此神奇的灵术,可以清晰地看到复原的情形,他摇摇头,“我决心想死,你真不必救了?!?br />
        “你给出一个理由!”墨菊沉着脸瞪着他,“你可知道主母从东?;乩?,过公子的门都未见公子,便被公子嘱咐来这里救你?你说不活就不活了?”

        西延玥不答墨菊的话,看向云浅月,低声问,“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云浅月点点头,“自然记得?!?br />
        “那一年,你尾随夜轻染之后前去找我,孝亲王府那处小院子正逢梨花开,你就坐在梨树上,对我说,不知道来得晚了,是否还有汤可以给你喝一口?”西延玥眸光染上回忆的颜色,有些飘远,“我从没见到那样轻松的笑容,就如阳光突然住进了心底,忍不住答应了你?!?br />
        云浅月沉默地看着他,那一年春暖花开,他的院子里的确种着好几株梨树,后来过了经年,她因为云香荷而启用他演戏的时候,院中早已经不见了梨花树,变成了桂树。

        “你该是不知道,那时候我其实和夜轻染已经定立了死约?!蔽餮荧h低声道:“我们结盟,若是我背叛约定,就不得好死?!?br />
        云浅月眸光眯了眯,夜轻染用人,其实还是秉持了夜氏一贯的狠厉。

        “无先无后,只他一人尔!”西延玥低声道:“但我终是因为你,而背叛了他。你们的戏里,我做了一把双刃剑。他虽然未找我索命,但是男子汉大丈夫,当一言九鼎??銮?,这么多年,低谷尘埃,再大的苦我受过,荣华富贵,再大的尊崇不过九五之尊,我也享过了。我之所以能留存一口气,就是想再见你一面。如今你既然平安回来,我死也无憾了!”

        云浅月沉默。

        “你于我,是知遇之恩,我于你,不过是那一缕阳光的执念?!蔽餮荧h轻轻地道:“就让我死吧!我再无所求,觉得世间再无意思。就以我的命,全了夜轻染的盟约,也算我堂堂正正,遵从自己的心选择一回!这一生,我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不能选择自己的命运,有无数不能选择之事,但是死这一条路,我还是能选择的?!?br />
        云浅月看着他,若是他想活,凭借她如今的灵术,十个他也能救回来,死约不是问题。但若是他不想活,她即便有通天的灵术,也逆反不了一个人的生死,拉不回一心去鬼门关的人。灵术是好,但还是不可逆天,她紧紧抿起唇。

        “放手吧!”西延玥看着她,“愿来世我再不生在富贵,做平民百姓,一生无忧?!?br />
        云浅月闭上眼睛,忽然撤离了手。

        西延玥本就一口气吊着,随着她撤手,再提不起气,眼睛缓缓地合上,手猛地垂落。

        他如今是彻底的死了,死之安详,心甘情愿,死可瞑目。

        墨菊、夜天逸无人出声说话,安魂堂似乎随着西延玥的死,戛然沉寂下来。

        过了许久,云浅月轻轻挥手,合上了棺木,缓步走出了安魂堂。

        ------题外话------

        为西延玥伤感一下,他虽有云浅月相救,但没有再牵绊他心的东西,这才是他的结局!

        明日小月和小容凌回那什么,你们懂的……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爱你们,明天见!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