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百二十章 两笔婚约

    第一百二十章 两笔婚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墨菊将容凌虽然举得高,晃动得厉害,但小容凌半丝不怕,还呵呵笑了起来。孩童纯真的笑声分外清脆。

        墨岚惊吓得连声道:“墨菊,你找死是不是,别摔了小公子?!?br />
        其余人也连连惊呼,“你若是摔了小公子,公子才会真的劈了你?!?br />
        墨菊实在太兴奋了,仿若不闻,直到抱着容凌晃够了才停住身子,夸奖道:“不愧是公子的孩子,有公子的魄力?!?br />
        墨岚本来想要踹他,但见他抱着孩子,终是忍住没伸脚,却对他伸出手,“我抱抱?!?br />
        “你个木头会抱孩子?”墨菊斜睨着墨岚。

        “自然会!你怎么抱我就怎么抱?!蹦八底?,将孩子抱了过去。

        其余人立即凑上前围住墨岚,你一言我一语地观察着容凌品评起来,说哪里哪里最像公子什么的,往日里十二星魂除了墨菊一个个寡言少行,今日完全改了模样。

        云浅月站在一旁含笑看着他们,墨阁这些人自小跟随容景,自然是真的喜欢容凌。

        玉子书不由得感叹,“这孩子生而之苦,但如今有许多人宠,一生有福,也算值得?!?br />
        云浅月点点头。

        墨岚等人欣喜许久,才渐渐压下兴奋,小容凌毕竟还太小,不禁折腾,回到云浅月怀里的时候已经睡着了。

        云浅月吩咐一句,一行人骑马离开了黑风林。

        从云山前往天圣,自然要渡过东海的大海,这一段路程最快要走七日。

        玉子书骑在马上对云浅月道:“知道你急着赶回天圣,所以父皇即便想留也不留你了。如今他亲自出了京城在海边等着,想看看你和孩子,你就不必再奔波京城皇宫去告辞了?!?br />
        云浅月点点头,“这是最好,只是辛苦舅舅了!”

        “父皇喜欢你,不觉得辛苦。他与我一同出京的,只是这么些日子,怕是等得急了才是?!庇褡邮樾π?。

        云浅月看了一眼怀中的容凌,想着他舅舅怕是最大的心思还是看这个孩子吧!也笑笑。

        一行人轻装简行,七日的路程顺畅,七日之后平安到了东海的入???。

        入??诘陌侗?,入眼处是皇家御林军和帐篷。

        玉子书早就传回了消息,所以,东海王带领着一众人早早就翘首等候。

        随同东海王而来的队伍也是庞大,有玉子夕、玉紫萝、玉菱钰,以及谢言,华笙、花落、凌莲、伊雪等七人,还有两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一个是云老王爷,一个是容老王爷,他们二人身后跟着青裳、弦歌、容铃烟、秦菁。

        云浅月刚来到,便被一众人给包围了。

        早先蹦上前的是玉紫萝,她虽然穿了裙装,被谢言调教得像个女人了些,但还是改不过来多年穿男装养成的男子习性。而且也和墨菊一样胆子大,云浅月刚下马,还没站稳,她就将她怀里的容凌抱了过去。

        容凌的小身子太软,锦被光滑,她毕竟没抱过孩子,手一滑,容凌顺着她手滑向地上。

        众人顿时惊呼一声。

        谢言跟在玉紫萝身边,似乎早有预料她会将孩子掉出来,不紧不慢地接住孩子,抱在怀里。

        玉紫萝自己也吓了个够呛,见谢言接住容凌,拍拍胸脯,瞅向云浅月,立即道:“我不是故意的,他太软了?!?br />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她一眼。

        “死丫头,笨手笨脚,险些摔了孩子?!倍M跹党庖簧?。

        云老王爷、容老王爷二人激动得走上前,看着谢言怀里的孩子说不出话来。

        华笙、凌莲、伊雪等人更是人人激动得热泪盈眶。

        弦歌、青裳、容铃烟、秦菁等人也激动欢喜地走上前,他们跟随两位老王爷住在东海燕王府,早先并没有得到云浅月怀孕的消息。当时云浅月被查出怀孕的消息后,她严词令所有人不准外泄,所以,知道的那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瞒了下来,没外泄。所以,连两位在东海燕王府住着的老王爷也没得到消息,只日日期盼云浅月能解除体内的毒活着就够了。数日前,东海王才派人给燕王府传信,告知了这个消息,两位老人家高兴得险些没昏过去,急急忙忙离开燕王府跑了来。

        玉紫萝对东海王吐吐舌头,看着半丝没因为险些被摔了而害怕的小容凌夸奖,“不愧是二姐姐的孩子,长得好漂亮??!胆子也大,半点儿也不怕?!?br />
        “死丫头,你看他哪点儿长得像二公主了?”东海王仔细看着容凌,又看看云浅月,摇摇头道:“半丝也不像?!?br />
        “像那个臭小子!”容老王爷颤着音,险些老泪纵横地道:“容氏有后了??!”

        “不错,像那个小子,简直像极了!”云老王爷也是颤着音,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云浅月看着两个老头子,他们一直盼着重孙子重外孙,如今终于盼到了,算是如意了。

        “来,给我抱抱!”容老王爷对谢言伸出手。

        谢言将孩子递给容老王爷。

        容老王爷接过孩子,老泪在眼圈打滚,对孩子道:“娃子,我是你太爷爷?!?br />
        容凌眨着小眼睛,早先就滴溜溜地打量了所有人一番,如今看着容老王爷花白的胡子,忽然伸出小手去揪他胡子。

        “这个小东西,跟他娘一样,这么小就会揪胡子了!”云老王爷骂了一句,絮叨地道:“那个臭丫头刚生出来的时候,我抱着她,她也动手揪我胡子,可有劲了?!?br />
        他的话刚说完,容老王爷就哎呦了一声。

        众人看去,只见容凌手里攥了从容老王爷下巴拽下来的一缕胡子,弯着小嘴看着他乐。

        “像,真是像极了那个臭小子!”容老王爷哈哈大笑起来。

        云老王爷立即将容凌抱过来,对他分外和蔼地道:“来,拽太外公的胡子,太外公的胡子比你太爷爷的胡子长得好?!?br />
        云浅月无语地看着她爷爷。

        容凌立即扔了手里的胡子,去抓云老王爷的胡子。

        不多时,云老王爷也“哎呦”了一声,但很快就哈哈大笑起来。

        两个老人家洗得重孙子重外孙,高兴地合不上嘴,一把年纪,笑得跟孩子似的。

        东海王在一旁早就等得不耐了,耐着性子待二人都抱完了,他才抱过孩子。细细打量孩子的眉眼片刻,对云浅月不舍地道:“今日虽然天还早,但是你们从云山出来奔波数日,你们受得住,孩子也受不住,就住两日再启程吧!如今虽然天暖了,但海上还是风浪大?!?br />
        云浅月见舅舅欢喜的情绪,不忍拒绝,笑着点点头,“好!”

        东海王顿时大为欢快。

        玉子夕也早就忍不住了,见东海王抱着孩子不松手,凑上前,“父皇,您抱够了没?给我抱抱!”

        东海王瞥了他一眼,踹他一脚,“喜欢孩子自己生去!”

        玉子夕不满地瞪着东海王,“我生能和二姐姐生的孩子一样吗?”

        东海王不理他,抱着孩子对众人道:“走,众位爱卿,我们今日大摆筵席,庆祝二公主携子平安归来?!?br />
        众人齐齐欢呼。

        东海王抱着孩子走在前面,容老王爷和云老王爷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

        玉子夕见夺不到孩子,转头抱住云浅月的胳膊,悄声道:“二姐姐,打个商量怎么样?”

        云浅月偏头看向他,笑问,“什么商量?”

        “你和父皇说说,我送你回天圣吧!”玉子夕悄声道:“哥哥是太子,父皇早就想退位,让他登基,他一直不放心你,所以拖着,如今你平安,他也拖不下去了,得回京城准备登基。而我呢,留在东海也不堪大用,护送你们回天圣这点小用处总能做得到的?!?br />
        云浅月笑看着他,“天圣没有东海好,怎么就不想待着了?”

        “东海待得太闷?!庇褡酉Φ?。

        “父皇想他做子书哥哥的辅助之臣,他不想做,想偷懒,才要逃跑。二姐姐你别听他的。一定不能答应他?!庇褡下芫嗬攵私?,耳朵灵敏,自然听得清楚,连声反驳。

        云浅月恍然,“原来是这样!”

        玉子夕顿时瞪了一眼玉紫萝,看了一眼跟随东海王离开的玉子书,纷纷地道:“哥哥太奸诈,大部分朝政他都不做,推给我做。美其名曰什么培养我,其实就是他懒得做?!被奥?,他晃悠着云浅月的胳膊,“二姐姐,父皇喜欢你,只要你开口,他一定会答应的?!?br />
        “墨菊来接,我还有红阁的人,这些人足够护我回去了,似乎用不到你?!痹魄吃卵八剂艘幌?,看着他道。

        玉子夕立即央求,“你想想,在天圣的时候,我多听话,比紫萝那个臭丫头听话,帮了你许多忙对不对?如今我有难了,你不能见死不救?!被奥?,他又道:“你想想早先你不顾我意愿扔给我的夜天赐,从你说他胖,他就绝食,见眼儿的瘦,我费劲心思,才让他吃饭。我这么好的弟弟你去哪里找???”

        云浅月笑看着他,等他说下去。

        “姐夫如今攻打到云城了,距离天圣京城还有尺寸之地,就能手握天下了。到时候天下大一统,再没有什么南梁、南疆、西延、北崎等小国,就是一国河山,他居高临下,九五之尊,一人高呼,万人响应,何等至尊高位?送女人的队伍估计会从天圣排到东海这么多,你身边没个自己家的人怎么行?万一他要欺负你呢?有我在身边,也可以帮你不是?就算斗不过他,也可以帮着他挡女人,我收女人最有一套,这是众所周知的?!庇褡酉ε壮鲇斩?。

        云浅月点点头,“你说得也有理?!?br />
        “二姐姐,你答应吧!好不好?”玉子夕再接再厉,“虽然姐夫有言在先,说什么不准别人给他送女人,但是也难保没有人为了荣华往刀口上撞的。到时候偌大的后宫,就你一个女人,别人眼红得跟什么似的,今日明抢,明日暗箭。你照顾小容凌分不开心思,没准中了招,有我在,这些都能帮你挡了!”

        “你在东海不想做朝政,就不怕到天圣揽了我这么多活会比东海更累?”云浅月挑眉。

        玉子夕立即保证,“做朝政多枯燥无味?给姐夫挡桃花才有意思?!?br />
        云浅月有些好笑,又有些无语。

        玉紫萝冷哼一声,“他哪里是不想做朝政?除了不想朝政外,还不想父皇指婚吧!”话落,她对云浅月道:“二姐姐,告诉你,父皇给太子皇兄选了一门亲事儿,同时也给他选了一门亲事儿,就等着太子皇兄见了人之后许可,就下旨了?!?br />
        云浅月一怔,“给子书选了亲?”

        “是??!”玉紫萝垮下脸,“子书哥哥要成亲了的话,有了嫂嫂,就该不疼我们了?!?br />
        “哪个女子?”云浅月向前看了一眼,玉子书一个背影便丰仪出众,玉质盖华,她想着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他。

        “是燕王府的嫡出小姐?!庇褡下芮纳?。

        云浅月一怔,“燕王府还有小姐?”

        “有的,只不过从小被送去了与九仙山齐名的凤环山学艺,时间太久,她似乎多年没归家,让人都不知道东海燕王府还有个嫡出小姐。据说今年艺满下山,父皇得知了,早早就给定下了?!庇褡下芟蚯翱戳艘谎?,见玉子书随东海王走进营帐,她才八卦地道:“不过据说知道父皇有意将她赐婚给子书哥哥,那小姐不同意下嫁?!?br />
        云浅月看向谢言,“那算是你妹妹吧?你可见过?”

        谢言站在玉紫萝身边,似乎对玉紫萝的八卦有些无奈,摇摇头,“我离开燕王府的时候她还没出生,我不曾见过,但是上官茗玥见过?!?br />
        云浅月从没听上官茗玥提到他还有个妹妹,如今他人还在云山,她也无从问,只对谢言问,“你早就知道你出生在燕王府,是否这些年一直与燕王府联系?”

        谢言点点头,“是有些联系?!?br />
        “那可知道关于她的一些事情?”云浅月问。

        谢言微微点点头,“知道一些,但也不多。凤环山和九仙山齐名,九仙山住的是男道长,凤环山住的是女道长,据说这两个山曾经是师兄妹关系,阴差阳错,没成连理,双双出了家,开门立了派,就成了如今的凤环山和九仙山,两山相隔千里,遥遥对立。很少收俗家弟子,对所收的弟子也要求严格,都需要天赋极高的人。上官茗昕能被凤环山最高一倍的灵慧姑祖收为唯一的入室弟子,定然天赋极高?!?br />
        云浅月点点头。

        “比洛瑶如何?”玉紫萝立即揪住谢言问。

        谢言笑道:“洛瑶公主早就名扬天下,而上官茗昕一直默默无闻,不在一处,如何比较?但凤环山的灵慧姑祖据说武功登峰造极,能做她的入室弟子,武功定然不凡。洛瑶公主天生不能习武,这一点恐怕是及不上的?!?br />
        “这样说定然是差不了了?”云浅月问。

        “燕王府长出来的人自然是差不了?!庇褡酉Σ褰袄?,“二姐姐,您就放心吧!不必担心哥哥,你该关心我,父皇给我找的女人就是个母夜叉,我可不要?!?br />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给你找的又是哪个女子?”“不想提那个女人!”玉子夕摆摆手。

        玉紫萝立即捂着嘴笑,对云浅月如倒豆子一般地道:“父皇给他找的是谢言的妹妹!”

        云浅月一怔,看向谢言,怎么又是他妹妹?谢丞相府不是只有一个谢言吗?

        谢言也是无奈,摇摇头,纠正道:“是我师傅的义女!”

        云浅月看着谢言,等他解惑。

        谢言笑道:“我师从九仙山的灵云道长,他是九仙山师祖的坐下大弟子。我虽然没在九仙山学艺,但因为灵云道长和老王叔一样,都喜好游历,他十几年前来京城的时候,正巧遇到我,便收了我为他的弟子,两年后,他离开京城的时候,游历到一处地方,机缘巧合下认了一个女孩子做义女,带去了九仙山,征得始祖同意,成为了九仙山唯一俗家女弟子。上次给你解毒,九仙山师祖带来的几个人里,其中就有易容的她?;噬衔抟庾财屏怂囊兹?,见了喜欢,就有意许给二皇子?!?br />
        云浅月看了玉子夕一眼,见他有些郁闷,她笑着问,“这个女子除了是这个身份,又是什么来历?”

        谢言也看了玉子夕一眼,笑道:“是从不入世的逸家人?!?br />
        云浅月愣了一下,疑惑地问,“是那个天上有云山,地上有逸家的逸家人?”

        “不错!二公主博学多闻,连逸家人也知道?!毙谎栽扪锏氐?。

        玉紫萝立即得意地道:“我二姐姐是谁?天下哪里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云浅月笑着道:“我对逸家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两千年前云山隐世,数年后,天朝的一位极其有才华的王爷也请求隐世,天朝的九五至尊对他提出要求,他要隐世可以,但是天朝的所有皇子公主,都要由他教授学艺。他为了卸去官职朝政,回归自由,无奈应允了。于是他所在的天山就成了培养皇室子女的天子山,渐渐的,虽然隐世,但门楣还是被发扬光大了,就成了被世人除了云山外向往的第二处所在,就是逸家?!?br />
        ------题外话------

        明天就回去了,别急!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有月票的亲别留着了!最后一小段了,加油哦,爱你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