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容景传书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容景传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日响午,云浅月才醒来。

        她醒来之后,第一时间先去摸自己的肚子,碰触到平平的肚子,才想起已经生了,看向身旁,并没有人,被褥和她已经被清洗干净,极为清爽,屋中也没有人,她想坐起身,还是有些虚软困难,于是对外面喊,“来人!”

        “神女醒了吗?”蓝翎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云浅月“嗯”了一声。

        有脚步声匆匆跑来,不多时,房门被从外面推开,蓝翎跑了进来,一脸欢喜,“少主说您要晚上才能醒,没想到中午就醒了?!?br />
        “孩子呢?”云浅月看着她问。

        蓝翎走过来,扶起她,对她笑道:“孩子由少主看着呢,昨日少主带着孩子去了祖祀,没多久就出来了,少主估计也是顾忌他刚出生,应该是只拜祭了老祖宗就回来了,那时候您已经睡了,少主说小公子由他看着,便带着小公子去了他的寝宫,小公子在少主的床上睡的?!?br />
        云浅月怔了怔,怀疑地问,“上官茗玥会看孩子?”

        蓝翎顿时乐了,高兴地道:“您没见呢,少主不但会看孩子,还将孩子看得好好的,连奴婢和紫琪都不用,产婆也不用,就自己看着呢,小公子不吵不闹,可乖了?!?br />
        “是吗?他倒是本事?!痹魄吃虏坏貌欢陨瞎佘h刮目相看。

        “小公子如今醒着了,正和少主玩呢,抓着少主自小佩戴的玉佩不松手?!崩遏嵊中Φ溃骸叭贸だ匣断驳酶裁此频?,大早上就来了,腻在少主宫中不走,看着小公子跟心花似的?!?br />
        云浅月感叹,这个孩子虽然在她怀着他的时候受尽苦难,可是如今生下来,就被很多人捧在手心里,也算是弥补了怀着他时候的辛苦。她披上衣服,想要过去看。

        “神女,您不能下床,更不能出屋,您要做月子,够一个月才能动,否则会落下病根?!崩遏嶙枥顾?,“少主吩咐了,让奴婢看着您,不准您出去?!?br />
        云浅月也是知道坐月子的常识,她的命捡回来不容易,自然要珍惜,这副身体也理应该爱惜,遂作罢,问道:“我想见他,他吃奶了吗?”

        “少主喂了他灵芝露?!崩遏崃⒓吹溃骸芭菊饩凸ズ吧僦鹘」颖Ч??!?br />
        云浅月点点头。

        蓝翎立即跑了出去,隔壁的宫殿传来说话声,不多时,有人向这边走来,听脚步声正是上官茗玥。

        云浅月看着门口,只见上官茗玥抱着一团锦被,姿态十分周正,半丝也不生疏笨拙,她感叹了一声,目光焦在锦被上移不开。

        “看看你糟蹋的样子,小心这个臭小子不认识娘?!鄙瞎佘h显然心情很好,对云浅月说话也比寻常和悦了几分。

        云浅月不答话,对他伸出手。

        上官茗玥看了她一眼,将孩子递给她。

        云浅月抱过孩子,感觉他小小的身子软软的,像是一团面团,今日眉眼睁开了,眼眸清澈,眼瞳漆黑,五官清晰得如画,真真实实像极了容景,她不由露出微笑。

        孩子也看着她,到底是母子天性,见云浅月对他笑了,他也扯开嘴,亲昵地伸出小手去抓她垂落的一缕头发。

        “我照看了他一夜又半日,他也没对我笑一个?!鄙瞎佘h有些吃味地道。

        蓝翎笑嘻嘻地道:“少主,您就别争这个了,这个是争不过的,神女和小公子是母子天性?!?br />
        上官茗玥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云浅月伸手抓住了他的小手,放在她手里,感觉嫩嫩的,柔柔的,软软的,她忍不住将脸凑了上去,贴着他的小脸,娇嫩的触感让她油然升起一种身为人母的骄傲。幸好她坚持,幸好她坚韧,幸好她哪怕配上自己的命也要抱住孩子的决心,才有如今这一条承接着她和容景的小小生命。

        孩子似乎不喜手背钳制住,使劲小力气挣脱她的手,然后去摸她的脸。

        云浅月不躲不闪,让他摸。

        他还太小,废了好一番力气才摸到她的脸,顿时高兴地扯开嘴角笑了起来。但不是那种大笑,而是嘴角微微勾起,弯成一弯小小的月牙形弧度。

        “从小就不学好,懂得魅惑女人的伎俩!”上官茗玥见了嗤了一声。

        云浅月好笑,微微抬起头,盯着怀里的孩子,这么小小的孩子,就如此的像容景,不仅是眉眼,还有他的神态,以及微笑的模样,无一处不像。她想着容景还不知道有他的存在呢,若是知道……

        “他的名字你可想好了?”上官茗玥忽然问。

        云浅月打住思绪,摇摇头,“他的名字等见到他父亲,由他父亲起吧!”

        上官茗玥哼了一声,“给他留着做什么?你生孩子,他做了什么?名字就由你起,你若是不起的话,我给起?!?br />
        云浅月抬起脸,看着上官茗玥道:“容景将我送来这里,他留在天圣,所受的煎熬并不比我少。你能亲眼看着我陪我在寒池下九死一生,若换做是他,他恐怕根本承受不住我为了解除生生不离筋脉尽碎,而你为我接骨续脉所受的苦,他爱我至深,早就崩塌了。他清楚这一条路艰难,他不敢陪着我,也不能陪着我,才不踏出天圣一步。这又怎么能说他没做什么?”

        上官茗玥撇撇嘴。

        云浅月又道:“况且他答应给我一片锦绣河山,还天下一片风和日丽,朗朗乾坤。这已经足够。我数年伪装,费尽心机,暗中筹谋,无非就是要倾灭天圣,他在为我做着我没做完的事情。又岂能是没做什么?”

        “与你说他一句不满,你便为他找一大堆借口?!鄙瞎佘h烦闷地摆摆手,不容她再说地问道:“你到底起不起名字?你不起的话,我真起了?!?br />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想给他起名字,这样吧!一个名字,一个表字,你起一个,另一个留给容景,我就不起了?!?br />
        “你让我起?”上官茗玥挑眉。

        云浅月看着怀里玩着她头发的孩子道:“这个孩子能平安出生,大部分是托了你的福气,有你一直护着他,你是他叔伯,起个名字也当得?!?br />
        上官茗玥闻言理所当然地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他起了?!?br />
        云浅月点头,“好!”

        上官茗玥立即站起身,走到桌前,拿起笔,刷刷几笔,便写了一个名字,显然这个名字他早已经想好,须臾,他放下笔,轻吹了吹墨迹,将纸张展现给云浅月看。

        云浅月看到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挑眉问,“容凌?”

        “嗯!”上官茗玥点头,张扬不可一世地道:“生于云山,紫气东来,天降贵运,凌驾俗尘,岂能不叫容凌?”

        云浅月想着上官茗玥你到底有多张狂?凌者,驾驭于一切之上。这是生来就给这个孩子一个绝顶的身份和嚣张张狂的姿态。不过想想这个孩子该是有嚣张的本钱,他的父亲是容景,叔伯是上官茗玥,舅舅是南凌睿、玉子书、玉子夕,世间这些人物,就算是宠也能将他宠上天,又如何不能凌驾一切不可一世?

        “怎么样?”上官茗玥看着云浅月,等她平价。

        “好!”云浅月点点头,岂能不好?简直太好了!

        上官茗玥得意地挑挑眉,走过来,对云浅月怀里把玩她头发的小娃子道:“你的大名就叫容凌,听到了没有?”

        孩子瞥了他一眼,看起来很买账,对他笑了一下,又继续玩头发。

        上官茗玥顿时张狂地笑道:“你看看,这个小子很满意?!?br />
        云浅月勾了勾嘴角,忽然问道:“为何不叫慕容凌?”

        上官茗玥收起笑容,冷哼一声,“慕容早已经过去百年,剩下的不过是一把尘土,那个笨蛋虽然顶着慕容氏的旗号收复河山,但心里为的无非是你而已。他对慕容,不屑一顾。将来手掌天下的时候,又怎么会尊慕容国号?自然是姓容。有容乃大,慕容无非得一个仰慕而已,片瓦不足干系?!?br />
        云浅月笑笑,不置可否,无论是慕容,还是容,他的父亲都是容景,这就够了。

        上官茗玥得意地转回身,对蓝翎吩咐道:“通令下去,容凌从今日起封为云山小尊主,继我一下,云山嫡系传人,十五年之后,接掌云山?!?br />
        云浅月一惊,立即道:“不行!”

        “为何不行?”上官茗玥看着她。

        云浅月皱眉,怒道:“你要继承人自己生去,别抢我的孩子?!?br />
        上官茗玥不以为然,“我体内的灵力为何消失得只剩下了本源,你比谁都清楚,大部分都被这个小子给吸收了,他就是我的传人,这是云山的规矩?!?br />
        “我不管云山什么规矩?!痹魄吃铝⒓捶床?。

        “云山为你破了多少重规矩?如今这一重规矩你就不遵循?用不用我带着你去万年寒池下看看那两尊被毁了的万年祖宗神像?让你这个不孝子孙忏悔一番?”上官茗玥看着她。

        云浅月一噎。

        “况且你又怎知他不喜欢这个身份?”上官茗玥挑眉,对容凌道:“容凌,你喜欢我那块玉佩是不是?”

        容凌把玩云浅月的头发,小小的手被她长长的三尺青丝缠住,他正锲而不舍地揪扯开,闻言,小小的眼睛亮了亮,看向上官茗玥,立即对他倾过身子,似乎要找他抱。

        上官茗玥解放出他的手,将他一把抱过去,掏出怀里的玉佩给他。

        容凌立即伸手去抓玉佩。

        上官茗玥不让他抓到,拿着玉佩躲过。

        容凌扁起嘴角,板下小脸,不高兴地看着他。

        上官茗玥对他道:“你若是答应做云山的小尊主,这块玉佩我就永远给你了?!?br />
        容凌立即咿咿呀呀说了起来,兴奋地伸手去拽玉佩,这小模样任谁看都是十分愿意。

        上官茗玥理所当然地将玉佩递给容凌,他立即抓在手里,他抬头对云浅月得意地道:“是你儿子自己选择的,你确定要拒绝?”

        云浅月有些无语,对上官茗玥道:“他还小,刚生出来才多久?懂什么?”

        “谁说他不懂?”上官茗玥微微扬起脖子,哼道:“云山的人生来就有灵性传承,而少主、神女一脉更是早开天眼,更有甚者,生来就天赋异禀,得天独厚。他因生死锁情而生,又陪你剥离生死锁情,生死锁情本来就是至灵之术,他在你腹中有了根基之后就能够通灵。紫气环绕云山,如今依然未退,他可不是什么都不懂?!?br />
        云浅月无以反驳。

        “另外你知道你肚子大如两三个,为何只生了一个吗?”上官茗玥看着她,对她解释道:“那是因为他在万年寒池下将你吸收的灵气,我输给你的灵气,还有你本身的灵气,都变成了为他所用,他将这些灵气引到了他身体的外围,用灵气结成了一个细密的网,这个网成了他的?;と?,他就住在灵气编制的网里,别说万年寒池,就是千万年寒池也寒不到他?!?br />
        云浅月闻言不由吸了一口气,看向容凌,她下寒池的时候他还没成型吧?就如此本事?

        “随着月份增大,他长,围在他四周的灵气自然也跟着长。所以,看起来才像是你怀了两三个孩子一样?!鄙瞎佘h没好气地道:“你许久生不出来,都是因为那些灵气,他在你肚子里破除了灵气的织网才跑出来。云山上空围绕的紫色祥云,有大部分就是随他出来的灵气?!?br />
        云浅月唏嘘一声,有些无话可说。

        “你以为这样传承了云山至纯灵术的小东西我能放过?就是我放过的话,你就不怕掌刑堂那三个老东西日日惦记着?”上官茗玥看着她,得出结论,“你若是不想云山日日惦记着这个孩子,用尽办法将他留下,你不如就应允,顺了那三个老东西的心?!?br />
        云浅月有些无力,“我答应你这个,你确定你不会再将他留下?”

        “不会!”上官茗玥扬了扬眉,看着怀里玩玉佩的孩子道:“他将来自己会找来云山,我何必多此一举?!?br />
        云浅月斟酌了片刻,想着他说得对,不答应的话,照掌刑堂三位长老对这个孩子的喜爱程度,也不可能善了,定然日日惦记着,与其让他们惦记着,不如就给他们个身份。反正十五年还早,而且只要回到天圣,回到容景身边,凭那个人的本事,若是不想这个孩子来云山做什么继承人,自然有本事阻住他。想到此,点点头,“好吧!就应你?!?br />
        上官茗玥见云浅月应了,立即对蓝翎挥手,“还不快去通告?!?br />
        “是!”蓝翎也是高兴,欢喜地跑了下去。

        “不过就只应你这一件事儿,其余的你再不准打我的主意?!痹魄吃戮嫔瞎佘h。

        “除了这个孩子,你还有什么主意让我打?”上官茗玥闻言不屑地看着她。

        云浅月想想她的确没什么可让他打主意的了,不由失笑,坐得有些累了,又躺回床上。

        上官茗玥见她累了,抱着孩子转身施施然地走了。

        云浅月躺在床上感叹上官茗玥的黑心,她正感叹,神使板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她看向她,见她隐隐气怒,显然刚又碰到上官茗玥了,她从被逼婚以来,每次见到上官茗玥脸都难看,她不由好笑。

        神使在云浅月床边坐了下来,对她问,“听昨天少主说景世子较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云浅月扬眉,询问地看着她。

        神使将昨日上官茗玥带着孩子去祖祀的路上对掌刑堂三位长老说的话对她说了一遍。

        云浅月闻言好笑,点点头道:“容景的心是很黑,有时候他将你卖了,你还会帮他数钱,而且还是数得很高兴乐此不疲的那种?!?br />
        神使顿时气愤地道:“不愧是兄弟?!?br />
        云浅月也想着的确不愧是兄弟,孩子还没回去,趁着容景还不知道,上官茗玥是将该占的都占了,半点儿没客气。

        神使气怒之后,怜悯地看着云浅月,“这样的男人你也喜欢?”

        云浅月顿时笑了,“喜欢啊,不止是喜欢,已经深入骨髓地爱他?!被奥?,她见神使不解,笑道:“世界上就有这么一种人,他无论是优点,还是缺点,都让人喜欢?!?br />
        神使还是不解。

        云浅月叹了一口气,“上官茗玥其实极好,有些地方和容景很像。他们这种人,都是骨子里高傲的,有些事情,他们不屑一顾,但只要是让他们上了心的事情,就会执着到底。能让他们上心,本身就不容易。上官茗玥逼迫你嫁她,总归是某些方面上了心的?!?br />
        “上心又如何?我已经没了情根?!鄙袷沟?。

        云浅月笑着道:“我的生死锁情都能除去,情根这种东西也不一定没有办法?!?br />
        “这么黑心的男人,即便有办法,我也不要解。无情无爱,才极好?!鄙袷拱逭成?,似乎烦闷得不想再说上官茗玥,立即转移了话题,神秘地悄声道:“我刚刚拦截到了一封书信,是景世子的,少主还不知道,您要不要看?”

        云浅月心思一动,整个人微微僵硬,容景的书信来云山了吗?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爱你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