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顺利生产

    第一百一十六章 顺利生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神使、产婆十多人跑进了殿中。

        上官茗玥见人进来,又转身走回了内殿。

        神使扶着云浅月躺下,回头见上官茗玥还在,对他道:“少主,你出去?!?br />
        “生孩子如此大的事情,我怎么能出去?你们快些给她接生?!鄙瞎佘h板着一张脸命令道。

        “孩子哪里是说生就生的?你是男人,女人生孩子,哪里有男人在的?”神使以前对上官茗玥尊敬,但从被他逼婚,心中恼恨,对他这些日子不客气起来。

        上官茗玥看着云浅月不出片刻便疼得苍白的脸和汗渍皱眉,站着不动,不管不顾地道,“怕什么?她在寒池下再难看的样子我也见过,还怕这个?她只管生,你们只管接生?!?br />
        神使见赶不走他,回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虽然肚子一阵阵抽痛,但还没丧失理智,对上官茗玥道:“你出去!”

        “废什么话?快生!”上官茗玥拿定主意不动了,双眼盯着她,似乎下一秒就能看到孩子出来的模样。

        云浅月深吸了一口气,对他软下口气道:“如今和在寒池下不一样,你出去,或者就在门外也行。你在的话,我生不出来?!?br />
        上官茗玥顿时怒道:“我在这你就生不出来?什么鬼话!”

        “就是生不出来,你出去?!痹魄吃露运谑?,神色坚决。

        上官茗玥瞪着她,又见神使和产婆都看着他,每个人的神色都是让他出去,他有些恼,对云浅月道:“你怎么那么多臭毛???”

        云浅月撇开脸,捂着肚子忍着疼。

        “那你快点儿生!”上官茗玥冷哼一声,终于转身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又回头对神使命令道:“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情立即喊我,知道吗?”

        “知道?!鄙袷沟阃?。

        “一定?;ず盟?。别让她出事儿?!鄙瞎佘h不放心地又嘱咐。

        “属下有一口气在,就能保神女无恙?!鄙袷鼓妥判宰拥?。

        上官茗玥闻言才有些不情愿地走了出去,帘幕落下,隔绝了他的身影,只在门外,并没有走远。

        神使和产婆都松了一口气,用训练了多次的手法井条有序地帮助云浅月做产前准备。

        云浅月开始还忍着疼,后来实在忍不住,叫了出来。

        上官茗玥听到惨烈的叫声,立即在外面问,“是不是出事了?”

        “回少主,您就宽心,女人生孩子都是要叫的,这个正常,有事情一定喊您?!币幻昀系淖噬畈帕⒓吹?。

        上官茗玥本来要冲进来,闻言顿住脚步。

        云浅月叫了两声,感觉不那么痛了,便忍着,不多时,又痛起来,她忍不住再叫起来。虽然她早已经做好了准备,知道生孩子没有那么容易,但事到临头,比她想象的要难。

        一个时辰后,肚子疼了不知道多少次,羊水是破了,但是孩子还没出来。

        云浅月被折腾得一身汗水,几乎筋疲力竭,但还是咬着牙忍着,这点儿疼痛对她来说,比万年寒池下分离生死锁情的时的痛少了千倍,没道理这时候坚持不住。

        这样想着,她便将心陈定下来,也不发慌了,暗暗用着劲。

        神使虽然本身没经验,但是这些日子,为了云浅月顺利生产,她日日和产婆和云山有经验的长者探讨,了解得透彻,知道女人生孩子一般都要很长时间才生出来,一个时辰真不算什么,她也算镇定。

        产婆们自然也镇定。

        但是外面等候的上官茗玥就不镇定了,实在忍不住怒问,“怎么还没生出来?”

        “少主,没有那么快的,照神女这个情形,怎么也要闹腾半日才会出来?!辈诺?。

        “半日?还要那么久?”上官茗玥立即拔高音。

        “生孩子一般都要这么久的?!辈诺?。

        “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她快生出来?”上官茗玥焦躁地问。

        产婆顿时没了声,虽然她们都是云山人,有灵术,但是还是不敢乱用。

        “上官茗玥,你别捣乱?!痹魄吃滦槿醯囟陨瞎佘h说了一句。

        上官茗玥本来还想说什么,闻言立即噤了声。

        “你们别理他?!痹魄吃露圆胖龈懒艘痪?,“我没有感觉任何不适,慢慢来?!?br />
        产婆们都点点头,但也小心翼翼,不敢出丝毫差错。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云浅月一阵痛过一阵,体力也随着孩子的折腾渐渐消耗,渐渐地,她连叫都没了大声。

        上官茗玥在外面来回踱步,可见急躁的程度,能忍着没进来,也算他明白到底不方便。

        从上午一直折腾到下午,孩子似乎折腾够了,终于露了个头。

        “是顺产,顺产就好办了!”产婆惊喜地大声道。

        “神女,您用力,孩子露头了!”神使也高兴地喊。

        云浅月听到孩子露头,消失的力气又集聚起来,慢慢地有规律地用力。

        半个时辰后,她一阵撕裂的剧痛,感觉身子一轻,孩子滑了出去。

        一名产婆立即接住孩子,大喜道:“神女生了!”

        “快拍拍!”又一名产婆立即道。

        那名产婆应了一声,娴熟地照着孩子身上拍了一下,孩子“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嗓音极亮。

        “生了吗?真的生了?”上官茗玥在外面立即问。

        “回少主,生了,是真的生了!”产婆松了一口气道。

        “男的女的?”上官茗玥那架势似乎要进来。

        产婆看了一眼,立即眉开眼笑,“是位小公子,不枉三位长老盼着了!”

        上官茗玥立即问,“她肚子里还有没有?”

        产婆一愣,立即看向云浅月的肚子。

        云浅月生完孩子不痛了,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肚子还有什么动静,她想抬手去摸摸,可是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虚弱地看着产婆,对她示意。

        产婆立即上前,在她肚子来回轻轻摸了几下,摇摇头,“回少主,只一个小公子,没有了?!?br />
        “怎么可能?她的肚子那么大?”上官茗玥不相信,说话间,实在忍不住,人已经冲了进来。

        “哎呦,少主,您不能进产房?!币晃徊帕⒓蠢棺∷?。

        “她都生产完了,怕什么?”上官茗玥进来之后,直奔床前。

        “不是神女怕,是有血腥,会冲撞了您?!辈帕⒓吹?。

        “胡言乱语!我的侄子出生,是大喜,冲撞我什么?”上官茗玥不理会产婆。

        神使立即扯过薄被盖住云浅月身下。

        上官茗玥看着满床的血和云浅月苍白的脸,皱了一下眉,到底他是见过她在寒池下最不堪的时候,到没有怎么色变,而是来到床前将手放在了她肚子上。

        这时候,她肚子已经平下来,再没动静。

        上官茗玥反复地摸了两下,皱着没有看向云浅月,还是不相信地问,“那么大的肚子,就生一个?”

        云浅月也是觉得怎么就生一个,她费力地偏转头,看向产婆怀里的孩子,那孩子小小的人儿,也就六七斤左右,应该不至于让她如此大的肚子。也是疑惑。

        “少主,您再给神女好好检查一下?!鄙袷挂膊幌嘈旁魄吃轮簧桓?。

        上官茗玥闻言又反复地检查了一遍,还是摇头,没好气地道:“没有!”

        神使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知道上官茗玥检查了两次,说没有,应该就是没有了。倒是不做失望,对于她来说,上天给她一个孩子,已经足够幸福,她不敢奢求太多。虽然多一个会更好,但是这一个孩子也是极好,她立即放开心,对那产婆道:“将他抱过来给我看看?!?br />
        产婆立即将孩子抱过来给云浅月看。

        云浅月看着他浑身是血,一双眼睛似乎想看人,又睁不开,根本看不出模样,但还是不禁露出笑意。

        “给他洗洗!我看看到底像谁?!鄙瞎佘h知道只这一个,没好气了片刻之后,便缓和了语气对产婆命令。

        产婆立即应了一声,蓝翎打开水,将孩子利索地清洗着。

        不多时,孩子一身血迹洗干净,是个白白的小人儿,眉眼也看得清楚了。

        蓝翎立即欢喜道:“好一个精致的小公子,真漂亮!”

        “是啊,太漂亮了!”紫琪也围着孩子欢喜地道。

        神女疑惑地问,“这到底像谁?我没见过景世子,看不出来是否像神女?!?br />
        上官茗玥走到近前,盯着孩子看了片刻,脸色有些难看,哼道:“到底是像那个笨蛋多一些?!?br />
        云浅月听说像容景,心中欢喜,连声道:“快将他抱来,我再看看?!?br />
        产婆利索地裹了被子,将孩子又抱到云浅月面前。

        云浅月看着孩子,眉目如画,印刻着记忆深处那个人深深的影子,她看着他,一瞬间,泪流满面。这是容景和她的孩子,这是十足十像容景的孩子,也一直是她所期盼的能有一个像容景的孩子。从来不感谢上天,这一刻,她是真正地觉得上天是厚待她的。

        “哭什么?小心哭瞎了眼睛!”上官茗玥训斥了她一句。

        产婆也立即道:“神女,产后不宜哭,否则对您眼睛不好,您虽然高兴,还是要忍着些?!?br />
        云浅月点点头,克制住眼泪,将手费力地抬起,轻轻去碰触他的脸蛋,指尖传来的肌肤是如此的娇嫩温滑,让她真实地感觉到不是在做梦。

        “行了!你休息吧!别太费神了?!鄙瞎佘h笨拙地抱过孩子在他怀里,转身向外走去。

        “你带他去哪里?”云浅月还没和他相处够,皱着问虚弱地问。

        “去祖祀?!鄙瞎佘h头也不回地道。

        “他该去的是慕容家的祖祀?!痹魄吃绿嵝阉?。

        “他在云山出生,云山人为他一人劳师动众九个月。他难道也不该是云族人?”上官茗玥回头看了她一眼。

        云浅月一时失了声。

        上官茗玥不再理她,抱着孩子走了出去。

        云宫外面,掌刑堂三位长老和云山的其他人也早就已经等候,此时见云浅月生产了,上官茗玥抱着孩子出来,都蜂拥围上前。一个个眉开眼笑,连连对上官茗玥说少主恭喜。

        “有什么可喜的?早晚得带走!”上官茗玥打击人不留余地。

        三堂长老看着小人儿本来喜爱,但是被上官茗玥一句话打入了地狱,脸色齐齐黯了下来,想着是啊,这孩子总是会被神女带走的。

        上官茗玥抱着孩子像祖祀走去。孩子虽然刚生出来,到底是传承了云族的灵术,不比一般孩子脆弱,除了早先被产婆打的那一下,如今也不哭了,乖巧地在上官茗玥的怀里任他抱着,费力地睁着小眼睛,细细地打量他。

        三堂长老对看一眼,立即跟上上官茗玥。

        走了一段路之后,大长老忍不住道:“少主,就不能想个办法,将这个孩子留下?”

        上官茗玥冷哼一声,“要不想云山被某个人给铲平了,你们最好打消这个想法?!?br />
        三堂长老不是老而昏聩,自然很快就明白他指的某人是谁,立即道,“景世子当真如传说的那么厉害?连您也奈何不了他?”

        上官茗玥嗤了一声,忽然问道:“你们觉得我对神使的婚事儿做法如何?”

        三堂长老对看一眼,都不太好说,神使打定主意不大婚的事情在云山不是秘密,但是少主突然要娶神使,逼迫她大婚,神使气得跳脚,也无可奈何,只能应允了。这件事情他们不敢评说,但总觉得少主不顾神使意愿,不太君子。

        “他比之于我,有过之而无不及?!鄙瞎佘h下结论。

        三堂长老闻言顿时噤了声。

        上官茗玥不再说话,看着怀里的孩子,与孩子眼睛似睁非睁的眼睛对上,不由勾起唇角,对他道:“你是云山的人,没有我上官茗玥,就没有你和你娘。叔伯最亲,记住了没有?”

        孩子看着他,一声不吭。

        上官茗玥又重复了一遍,对他道:“记住的话哼一声,我云族的人,从来就是天赋异禀。我知道你能听懂,你若是不吭声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扔到地上?!?br />
        孩子扁了扁小嘴,似乎被人威胁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人在屋檐下,很识时务地哼了声。

        上官茗玥顿时得意地大笑,极其愉悦欢喜。

        三堂长老也是大喜过望,连声道:“小公子得天独厚,早开天眼,天赋异禀,将来成就定然匪浅?!?br />
        上官茗玥收了笑意,对怀里的孩子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既然答应我了,就不准反悔。否则的话,哼?!?br />
        孩子看着他,须臾,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上官茗玥骂了一句,“臭东西?!?,抱着他施施然地进了祖祀。

        三堂长老欢喜地跟在上官茗玥身后,三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这一刻笑得跟个孩子似的。

        上官茗玥抱着孩子并没有在祖祀停留太久,很快就出来了,径直抱着他回了云宫。

        神使见上官茗玥回来,对他伸出手,“少主,将孩子给我吧!”

        “不需要,我带着他?!鄙瞎佘h道。

        神使一怔,“你带的了孩子?”

        上官茗玥挑了挑眉,“自然带的了?!被奥?,一边向里面走去,一边丢下一句话对神使道:“留着你的力气等着带自己的孩子吧!”

        神使面色一变,顿时又大恼,看着上官茗玥抱着孩子进去,脸色红白交加了片刻,气怒地转身离开了。

        殿中,云浅月已经睡下了。

        蓝翎和紫琪以及两个产婆守在殿中,见上官茗玥回来,齐齐上前见礼。

        上官茗玥向床上看了一眼,抱着孩子问,“她睡了?”

        “嗯,神女太累了,您带着小公子走了之后,就睡下了?!崩遏岫陨瞎佘h说着话,眼睛却看着他怀里的孩子,想着少主从醒来一直背地里背着神女练习抱枕头,如今总算会抱孩子了。而且抱得像模像样。

        上官茗玥收回视线,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见他也已经睡着了,对二人道:“你们将他所用的东西都放到我房间去,他今日起,由我亲自带着?!?br />
        蓝翎和紫琪立即睁大眼睛。

        上官茗玥瞥了二人一眼,转身出了云浅月住的地方,进了自己的宫殿。

        蓝翎和紫琪对看一眼,又向大床上累得睡熟的云浅月看了一眼,默默地收拾为孩子准备的东西搬去了上官茗玥的寝宫。

        云山因为云浅月顺利生子大喜,上官茗玥吩咐大摆筵席庆祝。当然,他照料孩子不出席,由三堂长老设宴。

        这一夜,云山一改肃静,分外热闹。

        云宫的东西两殿安安静静,云浅月睡得熟,一直没醒来,孩子在上官茗玥的大床上睡着,期间醒来两次,上官茗玥将早就准备的灵芝露喂他,他喝完又继续睡,不吵不闹,极其乖巧。半丝看不出在云浅月肚子里闹腾的模样。

        上官茗玥躺在孩子旁边,他从昏迷醒来一直盯着云浅月,也是极累,如今放松下来,睁着眼睛看了孩子睡熟的脸许久,也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这一觉,自然是睡得极熟。

        这一夜,云山上空缭绕着紫色的祥云,即便在夜晚,也不消退,照亮整个天空。

        ------题外话------

        世间的事情,没有十全十美。有一个像小景的孩子,我们和小月一起经历生死后应该觉得足够万幸。另外,斟酌再三,还是觉得,孩子以稀为贵,再者,我也想为小景留点儿陪伴月儿下一胎的余地。所以,这是最好!

        亲爱的们,手里有积攒到月票的亲,为小小景投了吧??!爱你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