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万里相思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万里相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云浅月权衡再三,就这样在云山住了下来。

        她不敢去想容景,生怕只要一想他,就控制不住才醒来虚弱的身体和未曾复原的根本以及怀孕七个月而奔波回去找他。这条命能活过来不易,这个孩子能保留下来不易,她必须要一再小心,强自让自己有耐心,静静地等着。

        云山因为她的醒来,一时间分外热闹。

        虽然上官茗玥还没醒来,但是笼罩在云山头顶上的乌云早已经散去,云山恢复曾经的风景如画,云山的人知道上官茗玥平安,醒来只待时日,也就不再忧心,日日笑语欢然。

        掌刑堂三长老分外体贴地让云山休息了十日,之后见她气色和神态以及走路都渐好,才提议她前去祖祀祭拜。说这等事情本该由少主引领她前往祖祀,但是少主依然昏迷,短时间看起来还没有醒来的迹象,怕拖下去的话,她肚子里的孩子月份大了,到时候再去不禁折腾,就由他们引领她入祖祀。

        云浅月自然应允,她既然继承了云族的灵力,能有命活过来,也是依仗云山列祖列宗留下守护先祖神像的灵力被她吸收。云山于她,恩同再造,她于云山,血脉传承,早已经关联甚深,进祖祀,她理所当然。

        这一日,天气晴好,掌刑堂三位长老、神使引领着云浅月前往云山祖祀。

        掌刑堂三位长老和神使顾忌她的身体,将祭祀面祖的规矩简化。

        云浅月听闻摇摇头,言一切按照规矩古制。她能为云山做的不多,这一点心意自然不能减少了。

        因她的坚持,祭拜的规制一切照旧。

        云山传承万年,八转登台,九曲回廊,十堂宗神,都要一一祭拜。

        云浅月如今虽然怀孕七个半月,但是因她体内灵气充沛,所以到不觉得累。这些天每日走到锻炼下,她也适应了前面的圆球,能拖着它走动不显劳累。

        蓝翎和紫琪一左一右护着云浅月,小心谨慎提醒她走每一步路。

        云山的祖祀,供奉着每一代的族主和神女塑像。

        云浅月感叹云山得天厚待每一个人都绝色姿容,同时也感叹万年传承下来的不易,每一尊雕像以及牌位下,都有生平传记。每一个人物,都有一部传奇的历史。

        世人不识云山,以为云山一直在天外隐秘,但其实云山每一代人物,都曾射猎红尘,被俗世牵绊,历经波折,才一代代传承下来。

        从黎明到入夜,整整一日,云浅月才走出祖祀。

        祖祀外,星光满天,一轮明月才升到天边,凉风习习,吹着她衣袂发角,有一种心旷神怡。

        云浅月静静站了片刻,缓缓转身,目光看向西方。穿透万里之遥,看向天圣。青天碧海遥遥中,她只看到满天星辰,一轮明月冉冉光辉。

        月光如他的天蚕丝锦月牙白的锦袍,丝丝光华,似乎渗透到了她的心里。

        她看着看着,袖中的手不由得收紧,思念的情绪压制不住地流泻。

        “神女,累了一日,回去休息吧!”大长老见云浅月出了祖祀看着西方许久不动,和二长老、三长老、神使互看了一眼,都明白她心中所想,暗暗叹息一声,缓缓开口。

        云浅月收回视线,低下头,看着肚子,“嗯”了一声,但并没有动。

        大长老等人都看着她,想着神女的人虽然在云山,但是心不在,恐怕少主醒来,也是留不下她,不禁又担忧起将来云山的传承来。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神女思念景世子,但是回去的话,也许不但帮不上景世子的忙,还因为你如今怀孕,为他添了乱,不如就安心在云山好好待产,毕竟云山与世隔绝,不见刀锋猎刃,适合您养胎。待您生产完,回去再见景世子,那时候也许景世子已经收复了河山,天下太平了?!鄙袷拐遄昧似?,低声劝慰。

        云浅月面色微黯,声音幽幽,“要生产完,还要好久?!?br />
        大长老立即道:“不久,不久,您如今已经怀孕七个半月了,十月怀胎,您其实也就再忍两个半月的事情?!?br />
        “不是,是三个半月,神女生产完,要坐月子?!倍だ狭⒓吹?。

        “三个半月也是一晃就过,快着了?!比だ弦擦⒓吹溃骸跋胂肷衽丛粕降氖焙?,那时候才一个月身孕,如今转眼不就半年了吗?”

        “三长老,这半年可不是转眼,您忘了我们日日煎熬了?”蓝翎忍不住道。

        “你个小毛丫头,那时候能和如今一样?那时候云山面临天崩地裂的危险,少主和神女在寒池下生死未卜,我们自然煎熬,但是如今怎么能一样?如今少主和神女大安,神女肚子里的孩子平安,天圣的景世子也是一切平安,只要他知道神女您无恙,就会安心对战,神女平安生产是首要?!比だ涎党饫遏嵋痪?。

        蓝翎吐吐舌头,不再说话。

        云浅月思念崩塌的心略微收回了些,自失地一笑,“你们说这些我都明白?!?br />
        “既然明白,就不要胡思乱想了,景世子飞不了?!鄙袷雇嫘Φ厮盗艘痪?,替换了蓝翎,扶着云浅月往云宫走。

        云浅月不禁露出微笑。他是飞不了,哪怕他对她胡言乱语,说她若是死了,他就娶什么春桃夏荷秋菊冬梅的,但真若是给他,他也不会真的娶了,这一点,她心里自然是信他的。

        回到云宫,云浅月自然是累了,早早歇下了。

        云宫的夜晚分外安静怡然。

        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在云浅月压抑的思念中,一个月缓缓而过。

        八个半月的身子,自然又沉重了不少,早先云浅月还能自己一个人走动,到这时候,她便需要人步步搀扶着了。

        本来蓝翎和紫琪寸步不离,但眼见云浅月身子加重,行走困难,神使便搬到了云浅月所住的宫殿,也寸步不离地跟着她。

        云浅月每日除了锻炼身体勤加走动外,多数时间都与肚子里的孩子说话。将前世了解的孕妇常识都用在了自己的身上,为孩子胎教。

        大约是因为灵术传承的关系,她能清晰地感觉到孩子在她肚子里的动作,或睡着,或踢胳膊踢腿,她不知道别的女人怀孕是否孩子活动频繁,但是这个孩子的活动实在频繁得让她惊讶。

        几乎一日里,有大半日都能感觉到他在动,似乎挣扎着要出来,分外有力气,偶尔将她踢得疼得直皱眉。

        每当她被踢得皱眉的时候,神使就坐在边上笑,说这个小公子应该是个天生闹腾的主。

        云浅月想着那一定不像容景,容景生来就不闹腾,想到不像他,忽然有些忧伤。她还是希望有一个很像很像甚至像极了容景的孩子的。

        神使看出她心中所想,看着她隆起的肚子笑道:“神女的肚子这么大,没准是双胞胎。一个极其闹腾,像您,一个安安静静,像景世子?!?br />
        云浅月闻言失笑,她闹腾吗?瞥了神使一眼,“哪里会是?双胞胎岂能那么容易?”

        “少主和景世子是双生子,属下听说您的娘亲和南梁王是双生子,有这个传承,也许您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双生子也说不定?!鄙袷沟?。

        “倒是有基因遗传这个说法?!痹魄吃滦Φ?。

        神使叹息一声,对她道:“可惜您如今的灵力太高,您肚子里的孩子也承袭了您身体的灵气,有灵气?;ぷ?,如在您肚皮外罩了一层网,我们的灵力都不及您,探不到您的脉象,不知道里面是否是双生子?!?br />
        云浅月摊摊手,看着隆起的肚子道:“我也探不到?!?br />
        神使嗔了她一眼,“哪里是您探不到?只是您不打探而已,孩子就在您的肚子里,您灵术又高深,只要想打探,哪里有打探不到的道理?!?br />
        云浅月闻言笑着轻叹一声,低声道:“上天厚待我,我捡回了一条命,也保住了孩子。能有一个孩子给我,已经是福气,又怎么敢奢求太多?只要有就够了!又哪里会在乎是一个还是两个?”

        “没准是三个呢!”神使笑道。

        云浅月“噗嗤”一声笑了,瞪了神使一眼,“你当我是猪???”

        “这么大的肚子,不像是一个呢!属下又没有说错,世间真的有一胎生几个孩子的。您没准就让我们所有人大开眼界的,若是您一胎生几个的话,估计会乐坏了掌刑堂那三个老东西?!鄙袷剐Φ弥贝虻?。

        云浅月也觉得好笑,看着神使道:“你也就比我长两岁而已,还没大婚嫁人,说的好像多懂女人生孩子似的,不懂装懂,到时候你嫁人,我看你会生几个?!?br />
        神使咳了一声,板正颜色道:“属下勤加修炼,是为了有一日得道飞升的,嫁什么人?”话落,她看着云浅月,可惜地道:“凭借您如今的灵力,若是没嫁人多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许真能长生不老,位列仙人??墒?,您嫁人,有了孩子,灵术至少要传承分孩子一半,机会就渺茫得看不见了?!?br />
        云浅月看着她,忍不住笑着提醒道:“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飞仙得道,别胡乱想什么位列仙人了?!?br />
        “世界上能有云山,能有云族,能有灵力和灵术,这些别人常人做梦也不会有,我们生来就存在传承。多么匪夷所思?云族传说是先祖遗落之地,我是相信的。否则云族存在,就无从解释。天上有神,有仙,地上有人,地下有鬼,这自古就流传着?!鄙袷谷险娴氐?,“神女,您可以不信神佛鬼魂,但不可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们的存在?!?br />
        “灵魂自然是有的,只不过修炼就飞登成仙的说法太不靠谱?;故潜鹣肓?!”云浅月见她认真,好笑地道:“千万年来,云族灵术大成者又不是没有?可是如何?还是没有一个人跑去位列仙班,被你说的什么神仙招去了天上不是?所以,趁着大好年华,还是嫁个如意郎君最妥当。没有找到那个人,你不知道有多幸福?!?br />
        神使仰起头,“臭男人有什么好?才不要!云山万年来没有出现一个位列仙班的,那是因为云山人一直摆脱不了七情六欲。虽然远离俗尘避世,但是也被凡俗困顿。我从小就立誓,要做云山亘古脱离凡俗位列仙班的第一人?!?br />
        云浅月无奈地看着她,云山人都有一副好容貌,神使的容貌当然极美,虽然美貌在盛产美人的云山已经不是特色,但是真正的美人在美人云集中也是会脱颖而出的。她很想告诉她,那个世界里,已经有人类登上太空,探索宇宙了,外星人也许会有,但是神仙是没有的。但看着她因为说到这个就焕发的荣光,便打消了打击她的想法。

        神使见她不赞同的神色,转回头看着她,对她道:“爱情是一种最愚昧人的东西。这种东西一旦占据了脑子,就会烧没了人的智慧和灵思。想想云族历代先祖,多少先例摆在那里?每一千年,云族都会出现一个人物,可是都被情所困,以至于变成了两个下场,要么和所爱的人一起死,要么和所爱的人一起活着。属下觉得,若非爱情这种东西,云族万年来,没个不出现个人物?!?br />
        云浅月想着这个世界是有些匪夷所思的东西,有云族灵术,有南疆咒术,有武功,有轻功,本来就是奇异的世界,一个世界有一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不能全然拿那个世界来一概论处,也许她说的也不是全无可能。她默默地看着她。

        “云族到了这一代里,少主本源损耗太大,估计没了指望,而您有孩子,延续传承的时候定然会消耗?!鄙袷估硭比坏氐溃骸笆粝律淳臀谱迳袷?,据老族主说,我虽然不及神女慧根,但也是得天厚待,能通灵神思的,只要勤加修炼,也许有朝一日能大成,即便不能飞升,不会成仙,也会长生不老。不至于如云族每一代人一般,最多不过百余年?!?br />
        云浅月被她说的哑口无言,想着世间之事真是奇妙,她认为与容景白头偕老是最幸福的事情,但是在别人眼里,全然不是。

        神使忽然对云浅月问:“神女认为这世间最好的男子是谁?”话落,她不等云浅月回答,对她道:“您一定认为是景世子?!?br />
        云浅月笑着点头,“我自然认为是他最好?!被奥?,又补充道,“但除了他外,世间还有很多好男子的。我心爱容景,所以才觉得他最好,觉得一个人好,无非是心之所向。你若是爱上一个人,也觉得他最好的?!?br />
        神使立即道:“我是不会爱上任何人的?!?br />
        “凡事哪里会太绝对?”云浅月微笑看着她,“别太着相了,人生短短百年,就算你修炼长生不老又如何?无非是一个人清苦?!?br />
        “别人不会绝对,属下一定会的。老族主避世前,属下求老祖宗用禁术除去了情根,永生不再有情爱?!鄙袷挂∫⊥?,“怎么会苦?我若是能修炼大成,入得境界,探寻到奥妙,哪怕是长生不老,也能让我云族繁荣万世。这比情爱岂不是有意义?”

        云浅月微微心惊,一时无语,没想到她竟然除去了情根,这回她是真的没话说了。

        “痴人说梦!”这时,床上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语气极差。

        “少主?”神使猛地转回头,看向大床上。

        云浅月本来背着身子坐在床边,也猛地转过头,见上官茗玥醒来了,正睁开眼睛看着她们??茨巧裉胨坎幻院?,显然已经醒来有一会儿了,照刚才那句话说出,他应该是听了神使不少话。她看着他道:“你醒来怎么也不吱个声?如今忽然说话吓人?”

        上官茗玥扫了她一眼,目光落在她如圆球一般的肚子上,轻哼一声,“你们两个叽叽咋咋在我的屋子里说话,还怪我?”

        云浅月坐了半响,也累了,挪了挪身子,扶着腰站起来,让开床边道:“我醒来一个半月了,你也不醒,你是云族的少主,你一人系着多少人的命。自然需要人看着,蓝翎和紫琪刚去吃饭了,我们正巧来代替她们看着你,你总不能不让我们说话???”

        “你醒来一个半月了?”上官茗玥看着她。

        云浅月点点头。

        上官茗玥皱眉,看着她质问,“既然醒来一个半月,你怎么还在云山?”

        云浅月见他的脸有些臭,没好气地道:“你当我愿意在这里待着?你为了救我,动了本源,昏迷不醒,我怀孕那时候七个月了,刚醒来身体虚弱,没办法离开,自然就留下了?!?br />
        上官茗玥脸色依然不好看,“你休息十天半个月就没事儿了,一个月前怎么不走?”

        云浅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懒得再理他,扶着腰转身向外走去。若是能走的了,她还在这里待着?早恨不得插翅飞回去了。

        神使看了上官茗玥一眼,追上云浅月扶着她道:“您看,男人有什么好?不要也罢!”

        云浅月闻言好笑,出了门口,阳光打在她身上,暖意融融,她看向西方的天空,想着上官茗玥这个态度最好,只要他醒来,就能镇住掌刑堂和云山的人,那么压在她身上的承载云族传承的压力就能被他挡了去,也许可以顺利没有负担地离开。

        ------题外话------

        休息了三天,终于知道外面的花开得极好,尤其是桃花和玉兰。

        月票落后了呢,亲爱的们,接下来会正常更新到中旬,然后就请假写大结局了,我们的月票要加油哦。爱你们,么么哒,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