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否极泰来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否极泰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容景身子一震,薄唇紧紧抿起,月光洒下,院落里清凉如水,他忽然如遗落在九天之外的云,周身尽是清寡孤寂。

        夜轻染从打开的窗子看着容景,俊美的容颜分外冷峭。

        许久,容景用极轻的声音道:“就算她死了,那又如何?她死也是爱我,不爱你?!?br />
        夜轻染脸色瞬间凉寒,如冰封的雪,直视着容景,“你是不是现在很想陪她去死?可是入地无门?就算你死了,在黄泉路上,在阎王殿里,也是看不见她的。因为她本来就不属于这里?;攴商焱?,才是她的结局?!?br />
        容景面无表情地看着夜轻染,清冷地挑眉,“她死了,你很得意?”

        “我为何不得意?”夜轻染冷笑,“一个不爱我的女人,她死也不足惜?!?br />
        容景忽然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夜轻染看着他。

        容景忽然转身,不再看他,而是看向东方,声音温凉地道:“夜轻染,我们打个赌如何?”

        夜轻染眯了眯眼睛,没有什么情绪地问,“你想赌什么?别告诉我你想赌她?!?br />
        “我就是想赌她?!比菥澳抗馑坪跬腹降奶炜?,看着一片黑云处,淡淡地道:“我赌她能活着回来?!?br />
        夜轻染忽然大笑起来。

        容景听着他的笑声,不受丝毫影响。

        “容景,你是在做梦吗?魂飞天外的人会活着回来?你等着下辈子吧!”夜轻染笑罢,嘲弄地看着他。

        “我是不是在做梦。总要用事实说话?!比菥笆栈厥酉?,对上他的眼睛,眼底是一望无际的清凉,“今日本来想杀你,你如今不是我的对手,但我想该让你亲眼看看她会活着回来?;褂惺裁幢日飧鲇懈玫亩木??”

        “你倒是会自欺欺人?!币骨崛距托σ簧?,大约是刚刚笑得太猛,他猛地咳嗽起来。

        容景不再看他,转身离开。

        围困他的夜氏隐卫都看向夜轻染,皇上不吩咐拦住,他们不知道是否该动手。

        不过一瞬,容景身影已经消失在总兵府的院落。

        这时,夜轻染也停止了咳嗽。

        砚墨走进屋中,看向夜轻染,试探地问,“皇上,难道就这样让景世子离开了?”

        夜轻染笑了一声,靠回躺枕上,语气沉暗,“他不是要一局赌局吗?就让他离开又如何?况且我也想看看,她是否真能有命活着回来?!?br />
        砚墨沉默了片刻,低声提醒,“您该喝药了!”

        夜轻染闭上眼睛,摆摆手,“死不了,不喝了!”

        砚墨心疼地看着夜轻染,为他落下帘帐,退了下去。

        夜氏隐卫都收了刀剑,隐到了暗处。

        慕容大军的攻营策略遇到了早有准备的天圣大军,两方旗鼓相当,一时间不分胜负。

        一个时辰后,在容景回营后,下了收兵的命令。

        数月以来,兰城和马坡岭拉锯之战开始的第一战便因此而草草结束。慕容一方将士都未曾打过瘾,不明白景世子布置得如此周密,为何如此就收兵了,若是再打下去,他们数月以来勤加操练的士兵不可能拿不下天圣士兵。若是论气势,天圣士兵定然输于他们。

        容景未曾解释,进了中军帐,早早地歇下了。

        顾少卿和南疆国舅等将领对看一眼,知道他去了一趟兰城,也不敢打扰他。齐齐去清点人数,清扫战场,整顿兵力。

        第二日,北疆传出夜轻暖挂帅,带领北崎兵马和北疆兵马攻打南凌睿大军的消息。

        同一天,响午十分,忽然乌云蔽日,白天变成了黑夜。

        天下百姓都被千古难见的天变惊骇住了,看着黑漆漆的天幕,似乎感觉到了世界末日一般地恐慌,祁城、兰城等各个城池的百姓们都聚在一起,担惊受怕地等着未知的黑夜里再发生什么更可怕的事情。

        人人想着,是否天要塌了,这个世界要消亡了?

        不止百姓们恐慌,兰城军营也炸开了锅。马坡岭军营亦是躁动不已。

        夜轻染一改数日卧床不起,第一次出了房门,登上了兰城的城墙。

        马坡岭内,容景也从中军帐里走出来,看着黑漆漆的天幕,他的目光则是看向东方。

        南疆国舅、顾少卿等人都已经在天突然黑下来的那一刻齐聚到了中军帐。见容景出来,都看着他,虽然他们较士兵们要镇定,但是心中也是隐隐慌乱。

        容景看向东方片刻,对众将领淡淡道:“我曾经听云浅月说过,有一种自然现象,叫做天狗食日。通令全军,不必恐慌?!?br />
        “是!”有人立即领命去了。他们对容景信奉如神邸,自然对他的话及时信服。

        顾少卿讶异地问,“天狗食日?怎么未曾在史书上听过此记载?”

        容景笑了笑,“在千年前出现了一次,天朝史志有过记载。但是当时史官不懂其理,隐约记载了一笔,所以,无从考察?!?br />
        顾少卿点点头。

        南疆国舅压下惊异,立即问,“这个要黑天多久?天亮了,会不会天有什么变化?”

        “这就不得而知了!我们等等吧!”容景摇头。

        忽然一位副将试探地问,“会不会和在云山的世子妃有关?”

        众人心思齐齐一动。

        容景微微抿唇,眸光闪过一抹情绪,看着东方道:“她一定会回来的!必须回来!”

        众人都点点头,虽然已经四个多月没有消息,但是他们也相信,景世子妃一定可以回来。她那么爱景世子,又怎么会扔下景世子自己受煎熬?

        容景目光透过黑夜,看着万里之外的云山,不再说话。

        众将领也都不再说话,静静等着重现白天。

        与此同时,东海的天同样乌云蔽日,不见白天,呈现黑夜。

        东海百姓们同样如天圣百姓一样,恐慌不已。

        东海王当即招玉子书进宫,玉子书先吩咐人通令全城此乃自然天象,不会有事。之后才坐了马车进了皇宫向东海王解释。

        东海王听了玉子书的解释,才镇定下来。对他询问,“这些日子可寻到了云山?”

        玉子书摇摇头,“云山太过隐秘,未曾寻到。不过我观天象,倒是有一处比寻常天象不同,也许该是云山,正在探寻方位,我准备亲自去一趟?!?br />
        东海王点头,“如今四个多月了,也该有结果了。待这个日食退去,你就亲自去吧!”

        玉子书颔首。

        天下各地,都被日食覆盖,漆黑一片,唯独有一地,漆黑了月余之后,终于明亮起来。

        那个地方就是云山。

        三堂长老和云山众人早已经在黑风林外等得绝望,所有人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终于,这一日,云山恢复了明亮。

        掌刑堂三长老看着朗朗青天,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有人立即道:“长老,如今云山天明了,未曾倾塌,我等是否回去看看?”

        “自然是回去看看!走!”大长老当先抬步,冲进了黑风林。

        云山所有人再不停留,都激动地跟在大长老身后。云山是他们历代赖以生存的根,他们不能没有云山。如今云山亮了,就是不知道少主和神女如何了。他们迫不及待地赶回去。

        走到黑风林尽头,入眼处是一片湖水青山。

        青山静静,碧水幽幽。本来冰冻了的碧湖开了冻,水分外清澈,被冰封冬眠了的鱼复活了。本来湖水两岸枯萎了的玉兰花此时却全部活了,兰花盛开,一如从前,甚至比从前更惊艳。

        青山屏障重新恢复翡翠色。云山上,山峦层层叠叠,云雾缭绕,宫殿高耸入云,是他们熟悉的家。一如往昔。

        “苍天有眼??!”大长老“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苍老的脸满是感激的神色。

        “天佑云山!”二长老和三长老也齐齐跪在了地上,苍老的脸同样激动不已。

        云族所有人都跪在地上,此情此景,说明云山保住了。

        半响后,大长老站起身,对众人道:“快走,我们上山,看看少主和神女是否从万年寒池下出来了?!?br />
        “是!”所有人都起身,齐齐应声。

        数千人浩浩汤汤渡过了碧湖,进入了青山屏障,上了云山。

        云山上,宫殿依旧,楼台依旧,云雾依旧,但是总感觉和以前还是不同了,到底是哪里不同,他们说不上来。总之,人进入里面,都有一种轻盈之感,连风都是柔的。

        大长老带头,上山之后,直奔万年寒池。

        他们刚走到一半,迎面迎来两个人,正是蓝翎和紫琪,二人依然如故。

        大长老一喜,不等二人开口,连忙问,“少主和神女如何了?”

        蓝翎和紫琪对看一眼,都抿嘴一笑,齐声道:“少主和神女渡过大劫,如今出了万年寒池,在宫殿里呢?!?br />
        大长老顿时激动欣喜地得说不出话来。

        二长老连连道:“少主和神女活着就好,历代先祖保佑,天佑我云山,云山之福?!?br />
        三长老立即道:“我们快去看看少主和神女!”

        一行人纷纷向上官茗玥所住的云宫赶去。

        蓝翎和紫琪还想再说什么,见这些人转眼就没了影,二人对看一眼,叹了口气,也连忙跟上众人。

        一行人来到云宫,只见云宫门紧闭,青枫持着剑守在宫门口。

        大长老见到青枫,立即欢喜地问,“少主呢?”

        青枫看了众人一眼,面色一改冷硬,大约也是历劫回来,颜色比以前温和,回道:“少主还没醒?!?br />
        大长老一怔,立即问,“为何?”

        “神女吸收了寒池下所有历代先祖的灵力,承受不住,致使昏迷。一个月后,少主下去了寒池,使用了招灵术,唤醒了她,神女醒来之后启动锁魂术,分割生死锁情,几度生死,但还是难以完成,应该是少主耗尽了灵力帮了她,后来两个人都陷入了沉睡?!鼻喾愕?。

        “你们也下去了一个月,当时为何不传信出来?”二长老立即问。

        “我们下去承受不住里面的灵术,也陷入了昏迷,今日早上方才醒来。便立即带着少主和神女出来了?!鼻喾愕?。

        三长老立即道:“那神女可是醒着?”

        “神女也没醒!”青枫道。

        “神女的……孩子……可保住了?”大长老不想问这个,但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在云山历代的规矩里,神女必须嫁给少主,可是如今神女嫁的人是少主的双胞兄弟,同样流了云山的血脉,这到不好说了。不过他还是希望孩子能留下,毕竟也是云山血脉,但是也知道,神女和少主九死一生回来,至今没醒,怕是腹中孩子早已经没了。

        “孩子还在!”青枫语破天惊地道。

        三位长老顿时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青枫。

        云山所有人也都不敢置信。

        蓝翎和紫琪已经跟着到来,蓝翎笑着解释道:“神女的孩子是还在。神女心地坚毅,她腹中的孩子也顽强,奴婢虽然不知道那三个月少主和神女在下面是何情形,但知道我们下去的时候,少主昏迷着的时候是和神女的手一起放在神女腹部的,定然是二人合力保住了神女肚子里的孩子?!?br />
        “此孩子必定有福祉??!”大长老震惊半响之后,感慨了一句。

        “是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二长老也感慨道。

        “活着最好,神女能吸收了云山万年来历代先祖留下的灵力,这是有缘,是亘古鲜有之事。完成了历代先祖没完成的事情,这也说明,神女一旦醒来,她的灵术当得上天地造化,博广万物,这是我云山之福?!比だ狭⒓吹?。

        “不错!”大长老二长老齐齐点头。

        云山所有人都欢喜地附和,人人脸上再不见愁云。

        “少主和神女大约什么时候会醒来?”大长老又问。

        青枫摇头,“说不准?!?br />
        大长老看着紧闭的宫门,对青枫道:“我们进去看看,希望早些让少主和神女醒来?!?br />
        青枫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开了宫门。

        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立即推门而入。其余人也想进去,但碍于人多,都立在院中伸长脖子往云宫内殿看。

        三堂长老进了房间,一眼便看到大床上躺着的两个人,上官茗玥和云浅月并排躺在一起,两个人的手直到如今还是没离开小腹。哪怕已经从万年寒池出来,回到了云宫,二人显然陷入了沉睡许久,依然?;ぷ鸥怪械暮⒆?。

        上官茗玥脸色苍白,瘦了许多,眉心有一团轻盈之气萦绕,那是他的灵术本源。

        三堂长老心中清楚,他的灵术由心口聚集到了眉心,如今显露出来,可以想象他已经耗尽了灵术,只剩下这本源了,怕是曾经都动用了本源。

        云族之人,灵术本源,就是本命,若是动用本源,那么就离丢性命不远了。

        能让他动用了灵术本源,可以想象,当时在寒池下让他迫不得已动用本源时的情况何等危急?怕是一脚已经踩入了鬼门关。

        而云浅月,显然比上官茗玥好很多,最起码她气色极好,也不像上官茗玥一般只眉心一点灵术本源,她周身灵术充沛,萦绕着淡淡轻灵之气,而且气息极为纯碎,小腹已经高高隆起。有一团淡紫之气覆盖在她小腹处,极为轻浅,寻常人可能看不到,但是三位长老身为云族掌刑堂三长老,自然能看出来。

        大长老欣喜地道:“紫气东来,神女这是通天咒登峰造极的境界?!?br />
        “不错!云族千万年来,哪怕是千年前的少主,通天咒大成,万物归顺,天下极泰,也没有显出紫气?!倍だ弦残老膊灰?。

        “历代云族先祖的灵力能被神女一人吸收,自然她理当比前年前的少主更上一个台阶?!比だ弦彩锹承老?。

        “云山再盛世万年亦不为过!”大长老道。

        二长老、三长老齐齐点点头。

        “看这等情形,少主和神女怕是还要月余才能醒来?!贝蟪だ峡醋哦似?,为二人伸手把脉,之后道。

        “只要能醒来就好!我们不要贪心太多?!倍だ先拔?。

        大长老点点头,“走吧!我们去祖祀为列为先祖上一炷香。有先祖们保佑,才有云山拨开云雾见青天,否极泰来的福祉?!?br />
        二长老、三长老连连应是。

        三人出了云宫,大长老对蓝翎和紫琪道:“你们去看看神使醒来了没有?”

        “我们刚去看过了,神使还没醒。我们下去万年寒池时,感觉到了神女身上有神使的灵气,应该是神使启动了禁术,用自己本体灵神下寒池助神女了,灵神最是伤体,神使怕是也要等月余才能醒了?!崩遏峋磁宓氐?。

        “神使和神女的命运相关,如今神女无恙了,也有神使之功?!贝蟪だ衔叛缘愕阃?,感叹了一句,又唏嘘了片刻,吩咐道:“好好照看少主和神女!”

        蓝翎和紫琪齐齐点头。

        大长老对云山所有人吩咐了一句,和二长老、三长老带着一行人离开了云宫。

        这一日,天下乌云蔽日,云山否极泰来,日朗风清。

        ------题外话------

        我知道大家着急,想急于看结局的心情,这个月的中下旬或者某一天,我突然就会宣布请假写大结局的。你们放心,一旦我写大结局,就是真正的大结局了。我目前有一个习惯,就是大结局之后,不会断断续续连载番外什么的,网络版不会有番外。所以,在完结之前,我才会尽量交代清楚所有人物归属。所以,说我拉拉杂杂,写配角故意拖延赚钱的人,你们完全可以等着只看最后一章结局,或者养文,并且放心,大结局写完之后,你拿鞭子抽着我骂着我让我写,我也不写了!都明白了吧?有不明白的互相转告一下。

        要结局之前,统筹全文,尽量将没交代的都交代清楚,压力比较大,所以,还是喜欢看到月票上涨的好心情。美人们,这个就靠你们了!群么么,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