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百零九章 拒收美人

    第一百零九章 拒收美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敢如何?容景后面的话没说。

        南疆国舅却听出几分不对的味道来,脸色发白地看着他,“世子,您可不能……”语气有一种惶恐的情绪,“您是天下多少人的倚重啊,若是世子妃不回来,您也万万不要……”

        “寻短见吗?”容景截住他的话,挑了挑眉,苍凉地一笑,“死是最愚蠢的做法!”

        南疆国舅松了一口气,但这一口气没彻底松出唇瓣,而是提在嗓子眼。

        容景伸手一推并蒂牡丹的花盆,双手按住额头,身子靠在软榻上闭上眼睛,“也许真到了那一日,才能决定我该如何……”

        南疆国舅忽然心疼地看着他,想着世子妃三个月没有音讯,世子日日受煎熬,若是寻常人怕是早就垮了,他如今还能支撑着静静等着,已经分外不易。本来他准备了一大堆和世子商量出兵的话,如今都吞了回去。

        这一刻,他觉得,在世子的心里,什么也没有世子妃有消息,活着回来最重要。

        他不敢再拿兵事或者别的事情压垮他。

        于是,出兵的事情搁置不谈。

        十日之后,夜轻暖和北青烨在北疆大婚,一切顺利。南凌睿作为曾经夜轻暖心仪之人,派使者送去一份贺礼。贺礼很简单,是南凌睿拉了洛瑶两个人和在一起写的“百年好合”四个大字。

        夜轻暖看着贺礼的时候,恼怒地要粉碎了它,被北青烨拦下了。北青烨不但不扔掉,还吩咐人裱起来,挂在他们临时布置的新房内。

        夜轻暖需要依仗北青烨和北崎的兵力在北疆翻盘,所以,她自然不敢惹这位新上任的丈夫,只能压下了怒意。

        据说当日,夜轻暖和北青烨拜完堂后,北青烨便抱着夜轻暖进了新房。房门关闭,一直到第三日响午才打开。北青烨春风满面,夜轻暖连面也未露。

        又十日一晃而过。马坡岭、兰城大军都无动作。

        十日之后,夜轻暖才再度现身,一身水红衣裙,做少妇打扮,身上珠钗琳琅,华美至极,与曾经昔日里一身素雅紧身装扮判若两人。据说这是驸马最喜欢的装扮。

        夜轻暖现身之后,和驸马北青烨兵营点将。北疆统兵甚是恭敬,北疆一众官员将领亦是表态,唯公主、驸马之命是从。

        夜轻暖对一众官员的态度甚是满意,开始将北崎兵力和北疆兵力整合。分外顺利。

        又是十日一晃而过。

        这一日,距离云浅月跳下云山万年寒池已经四个月整。

        云山依然没传出任何消息。东海太子玉子书已经忍不住动用东海所有隐卫探查云山下落,打算亲自上云山。因东海国土方圆万里,高山丛林层峦不计其数,即便他在东海生存多年,但也有手不能企及之处。另外,云山避世,甚是隐秘,上官茗玥也特意隐藏,来去无踪。所以,探寻云山如茫茫大海捞针。

        东海王大力支持玉子书举动。云韶缘和玉青晴也等不住了,跟随玉子书一起寻找探求云山踪迹。玉子夕、玉紫萝,包括谢言,以及东海燕王府的人马,都纷纷出动寻找。

        东?;适乙?、太子府隐卫、燕王府隐卫,几乎倾巢出动。

        相对于东海的热闹,马坡岭的中军营帐却是一如往昔素寂。

        南疆国舅因为一个月前和容景有一番叙话,所以,日日数着日子等着云浅月的下落,直到数到了月底最后一日,他也终于坐不住了,担忧地守在容景的中军帐,请求见他。

        容景命人传出话,“今日谁也不见!”

        南疆国舅大感忧急,在中军帐外走了好几圈遛遛,前往顾少卿的营帐去找顾少卿。

        顾少卿见到南疆国舅,只脸色难看地吐出一句话,“都四个月了,无声无息,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怕是等之无望了。景世子是人不是神,还能如何?国舅就让他静静吧!该如何便如何,就算他有什么决定,也是我等阻拦不住的?!?br />
        南疆国舅顿时颓然地坐在软榻上,有些绝望地道:“我曾经一直觉得,景世子这样的男子,最该般配的便是景世子妃这样的女子,佳偶天成。天下再找不出来第二人能比对他们??墒侨缃瘛彼倭硕?,“这个天下啊,都已经到了这般地步,若是景世子放弃的话,让我们世代守候了百年的慕容氏臣子的忠心情何以堪?让天下百姓的推崇尊敬和期待何处安放?千万子民的盛世啊,难道还能让夜氏继续下去?即便夜轻染也有雄才伟略,他焉能拔除自家坟墓?夜氏根基不被摧毁,阴暗不被摧毁,何以安天下?”

        “国舅真是忧国忧民忧心!”顾少卿看着他,冷静地对他道:“天下不是一人天下,而是天下人的天下。景世子的心何处安放都已经顾不得,又如何还能顾及天下子民的心?有时候人心大了,可以装下整个天下,人心小了,也不过只能装着一个人而已?!?br />
        南疆国舅闭上眼睛,老泪流了下来,“可是我不甘心??!慕容氏一众朝臣,数代隐匿寻找,终于找到后主,拥护他收复天下。眼看江山在望,可是却……”他哽咽不能出声,“慕容氏老臣,多少代人的信仰和遗命,若是失去的话,何以安活?”

        “无非都是一条路而已。你们既然历代效忠慕容氏,无非是为的慕容氏承袭王脉的那个人而已。他好的话,你们忠心不二,跟着他好就是。他差,你们也忠心不二,跟着他差就是。他生,你们忠心不二,跟着他生就是。他死,你们忠心不二,跟着他死就是。摆在你们面前的,无非是一条路,他如何,你们如何就是了。这又有什么可忧急和颓然的?”

        一番话,如醍醐灌顶。

        南疆国舅顿时定住了心神,收了活了一大把年纪至今从不曾流过的男儿泪,点点头,冷静了下来,“你说得对,我们慕容氏几代朝臣后代,无非生来就是为了他一人而已。景世子如何选择,我们忠心不二,跟随他就是。的确没什么可颓然的?!?br />
        顾少卿看着他,不再说话。

        “我要去中军帐外等着景世子的决定!”南疆国舅从地上站起身,大步出了顾少卿的营帐,一改来时低迷颓然,眼神坚定。

        顾少卿静静在帐中坐了片刻,也出了营帐,前往了容景的中军帐。

        这一日,容景帐帘未挑开,中军帐外立了他的近身亲信百人之多,静静等候。

        傍晚十分,兰城忽然传出新皇病危的消息。这一消息,无非是晴天霹雳。

        消息传回马坡岭的时候,南疆国舅腿一软,顾少卿脸色刹那惨白。一众将领觉得乌云罩顶,似乎再没了天日。

        谁人都知道,天圣新皇与景世子妃息息相关。

        景世子妃和天圣新皇一起中了一种毒,虽然天下人没有得到景世子妃死,新皇一定死的说法,但是知道天圣新皇若死,景世子妃一定活不了的说法。

        这一刻,人人鼻息,不敢出声。

        探兵跪在中军帐外,声音清晰地将消息传进了中军帐内。

        中军帐内的人静静的,没发出一丝声音。探兵又大声禀告了一遍,中军帐内依然没传出声音,探兵抬起头,看向顾少卿和一众将领。

        “你下去吧!继续查探,一有消息,及时禀告?!惫松偾浞愿捞奖?。

        探兵应是,起身站起来,退了下去。

        “世子!若是天圣新皇能被您救的话,是不是景世子妃就不会……”南疆国舅突然灵光一闪。

        顾少卿心思一动。

        一位将领立即道:“若是这消息是假的怎么办?岂不是让世子自投罗网?”

        南疆国舅顿时失了声。

        一位将领反驳道:“难道不相信我军探兵的能力?不次于一等隐卫。这个消息能传到世子耳目,定然是真的?!?br />
        “天圣新皇狡诈,万一是他的计谋,蒙骗过了探兵呢?一等隐卫也不是天圣新皇对手?!币蝗擞值?。

        那人也不敢肯定,转了话音道:“倒是也不无可能?!?br />
        一众将领都想着这一则消息的真实性。两军对垒,按兵不动,已经数月。如果消息是假的话,就是天圣新皇的圈套计谋,知道世子在意世子妃,引他上钩。世子若是亲自送上门去,那么后果可想而知,若是消息是真的话,那么世子妃怕是真的离开了。

        众人静寂中,军营门口的探兵来报,“报,世子,南梁王的书信到?!?br />
        里面等了片刻,终于有了回话,声音低哑,“传进来?!?br />
        “回世子,是南梁王的近身亲卫手持着信而来的,来人说要世子去军营门口接?!蹦翘奖⒓吹?。

        中军帐内又静了片刻,帘幕从里面挑开,容景走了出来。

        “景世子!”南疆国舅等一众将领齐齐地喊了一声。

        容景点点头,他面容平静,没有南疆国舅和一众将领想象的颓然萎靡,身上穿的不再是十金一寸的墨云彩沉香锻,而是曾经令天下人见之惊艳,能一眼就认出他的天蚕丝锦的月牙白锦袍。

        依然是公子如玉,王侯无双。

        他看着那名探兵问,“除了南梁王的近身亲卫带着的书信,还有什么?”

        那探兵一怔,立即道:“还有一辆马车,但是马车封闭着的,属下看不到车内?!?br />
        容景目光看向军营门口,片刻后,抬步向门口走去。

        顾少卿毫不犹豫地跟上容景,南疆国舅和一众将领也立即跟上了他。

        一行人来到军营门口,果然看到门口有一人一马和一辆车。骑着马的人是跟随在南凌睿身边十多年的亲信之人,马车帘幕紧紧闭着,车帘厚重,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那人见容景果真出来迎接,他立即翻身下马跪拜,“属下拜见景世子?!?br />
        “起吧!”容景挥挥手,问道,“书信呢?”

        那人直起身,从怀里拿出一封书信,递给容景,同时道:“我家主子说了,那个丫头不回来了。让景世子另择她人娶之吧!他总算是您前任夫人的哥哥,是您的大舅哥。他觉得这个身份很好,不想因为没了个妹妹就改了。于是,又送来了一个妹妹为您续弦。他日您登记,务必封这个妹妹为皇后,那么他还是国舅?!?br />
        容景接信的手猛地顿住。

        那人看了他一眼,似乎顶着压力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你也说了,世子妃若是不回来了,您一定会活下去,后宫佳丽三千,粉黛从春排到冬,牌子能翻出三万里。不在乎枕边的人是谁了。早晚您身边总要有女人。现在趁着别人还没动手给您赛女人,他就抢个先。总归是先来的地位高。而且隔着一层亲戚,您总得照顾自家人不是?”

        容景脸色微微蒙上了一层寒霜。

        那人顿时感觉高山压顶的气息,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容景身后的一众将领,大气也不敢出。人人想着,本来以为风家主就是敢拔景世子老虎头上拔须的例外,没想到这还有一个更甚风家的南梁王。竟然给景世子送美人来了?;故撬拿妹?。不知道这是他的哪个妹妹?不少人都想到了一直待在暖城别院的翠微公主。

        顾少卿自然也想到了,他脸色一沉,盯着马车紧闭的帘幕。

        南疆国舅看了顾少卿一眼,想说什么,终是没打破这低寒的气氛。

        过了许久,容景低沉地询问,“这是他让你说的?”

        那人顿时跪在地上,恭敬地顶着低气压道:“是,属下不敢胡乱传话。我家主子的原话就是如此说的,一字不漏?!?br />
        “他还说了什么?”容景又问。

        那人犹豫了一下,觉得都说到这份上了,自然也不可能再藏着了,咬牙道:“我家主子最后一句话,让您别辜负美人。说那小丫头曾经说过一句话,为了一棵树木,放下一整片森林,是为不值。你曾经那算是误入歧途,如今总算是拨乱反正,以后别再执迷不悟了。陪着春花秋月冬暖夏凉好好过您自己的至尊日子吧!您放心,他是您的大舅哥,一定帮您到底?!?br />
        容景眸光瞬间黑如深潭,抿唇看着那人。

        那人所有话说完,不敢再动,也不敢起身。他虽然是南凌睿的近身之人,但是知道这次来这里见景世子说这番话就是将脑袋悬在剑尖上的任务。保不准景世子恼了之后,他的脑袋搬了家。

        容景静默片刻,并未对他有何动怒,伸手接过他手里的信,缓缓打开。

        信纸很简单,就一张,字迹也极少。无非是将刚刚的话简略地又说了一遍。

        容景看罢信之后,将信慢慢地揣进了怀里,对跪在地上的那人道:“你回去告诉他。这封信我给他留着,等着他亲妹妹回来,我拿给他亲妹妹看。让他亲妹妹看看,他是如何当哥哥给妹婿送女人的?!?br />
        那人顿时一愕,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

        “若是他亲妹妹不回来,我就拿到黄泉下给她看?!比菥安钩涞?。

        那人立即垂下头,不敢出声。

        容景不再看他,回身对顾少卿道:“这个女人送给你了!”话落,他向营内走去,几步之后,淡而冷地丢丑一句话,“此第一个女人始,由她终止。从今以后,终我一生。哪怕云浅月死在云山不回来,谁也休想给我送一个女人。但凡再有送者,定杀不饶?!?br />
        众将领齐齐一惊,前胸后背都被他身上的寒气凉了凉。

        南疆国舅不知道该说什么,追着容景去了。

        顾少卿惊醒,忽然回身,猛地看着容景怒道:“你不是说她若是死了,你娶三千女人吗?如今为何言而无信连这一个都不要?就算你不要,凭什么塞给我?”

        容景脚步一顿,有些清凉地道:“你曾经是南梁的臣子,如今你家的王犯了错,你这个当臣子的不应该替他背了?若是不想替他背,以后就看着他点儿,让他少犯错?!?br />
        顾少卿一噎。

        容景又道:“我能准许自己对云浅月胡言乱语,不能准许身边躺着除了她之外的别的女人。她四个月无声无息,无影无踪,无音无讯,我食言而肥,言而无信算得了什么?”

        顾少卿彻底失了声,看着容景进了大营,月牙白身影卓然清辉,将他骨子里高于云端的骄傲和执着以及背负的思念和忧急掩盖在心底深处。他忽然怒也怒不出来了,猛地回身踹了南凌睿的近身亲卫一脚,怒道:“将这个女人带着滚回去!”

        话落,他大踏步走进军营。

        那人着着实实挨了一脚,有苦说不出。

        这时,马车的帘幕忽然挑开,从里面跳下一个绫罗绸缎,朱钗翡翠包裹的美人。正是翠微公主。她手里攥了一把剑,架在脖子上,对顾少卿大喊,“顾少卿,我追了你数年,从皇宫追你到将军府,从南疆京城追你到凤凰关,从凤凰关追你到祁城,从祁城追你再到马坡岭。我什么喜欢景世子?我喜欢的人一直是你。你今日若是敢再不要我,我就死给你看!”

        顾少卿闻言头也不回,恶声恶气地道:“想死你就死!”

        翠微公主得了这么一句话,猛地一横心,闭上眼睛,宝剑照着脖颈自刎而下。

        ------题外话------

        月底最后一日了,亲爱的们,有月票的别浪费了哦。没有积攒够的也不必凑了,留待下个月吧。爱你们,明天见!O(∩_∩)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