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九十八章 生死锁情

    第九十八章 生死锁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今夜没有月光,夜色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云浅月出了房门,就见门口站着一个黑影,正是上官茗玥,她向他走去。

        上官茗玥等她走近,看了她一眼道:“走吧!”

        云浅月点点头,跟在他身后。

        二人刚走不远,一个小黑影从后方追来,跳上了云浅月的肩膀。她一怔,见是火灵,对它道:“你回去!”

        火灵“唔”了一声,趴在她肩膀上不起来。

        上官茗玥回过头,看了一眼火灵,对她道:“带上它吧!”

        云浅月挑眉,看着他,提醒道:“这是谢言的宠物?!?br />
        “它在外面游荡了这么久,被人日日养着,如今也该回家了?!鄙瞎佘h道。

        云浅月一怔,看向火灵。

        火灵看起来没睡足,扒着她肩膀有继续睡的架势。

        上官茗玥再不多话,转身进了那间昨日给云浅月解毒的暗室。

        云浅月知道他应该是要走暗道,将火灵从肩膀上拽下来,抱在怀里,跟着他走了进去。

        二人走进,暗室的门无声无息地关上。

        暗室黑暗,上官茗玥并没有掌灯照明,而是打开机关,走在前面,云浅月跟在他身后一步距离。每走一段路,他动一下墙壁的按钮,一连转换了几次路径,半个时辰后,二人出了暗道,来到城外。

        入眼处,眼前是一座大山,没有道路。

        上官茗玥抬步上了山,云浅月四下看了一眼,跟着他上山。

        天色漆黑,但二人目力极好。所以,上山的路并不难走。

        走到山头时,隐隐听到远处城门口传来玉紫萝的喊声,应该是发现她和上官茗玥离开,追到了城门口,但天色漆黑,上官茗玥带着她徒步而行,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她无从查找,只恼怒地大喊了。

        喊声极大,这般声音,怕是全京城的人都被她喊醒了。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向城门口。

        “别理她!”上官茗玥脸色难看地看了一眼城门口。

        “我是答应她解毒让她跟着的?!痹魄吃露运?。

        “她还有没多少十日就及笄了,若是跟了你去云山,谢言如何能同意?她的性情还不将云山炸开了锅,你确定能带着她?”上官茗玥挑眉。

        云浅月颔首,“倒是忘记她答应谢言及笄后就与他大婚,走吧!”

        上官茗玥翻越过山头,云浅月不再理会玉紫萝的喊声,跟着她翻过了大山。

        过了这一处大山,又翻越了两处大山,之后,眼前还是一片绵绵群山。

        云浅月终于忍不住出声,“你这是带着我一直翻山越岭了?就这么走下去?”

        上官茗玥头也不回地道:“我走的这条路是最近的路,但都是山路,不能骑马坐车,只能步行,你若是连这点儿苦都吃不了的话,我看毒不必解了,孩子也不必要了?!?br />
        云浅月脚步顿了一下,问道:“需要走几日?”

        “半个月!”上官茗玥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问。

        天明时分,上官茗玥带着云浅月翻越了六座大山,如他所说,前面依然是山路。云浅月到没觉得累,上官茗玥打了野味,烤了吃,之后,二人继续行路。

        第二日,总算看到了一小片村庄,上官茗玥显然是这里的熟客,寻了一家只有一位老婆婆的人家落了宿。老婆婆别看年纪大了,腿脚却利索,人也热情,烧了水,让二人沐浴,睡了个舒服的安稳觉。

        第三日,继续行路。

        第五日的时候,云浅月的脚下磨起了泡,走路不适,渐渐慢下来。

        上官茗玥回头看了她一眼,冷声道:“一直不拿自己当女人,如今知道自己娇生惯养了?才走几日,你就受不住了?一两个月前你骑马去迷雾山救夜轻染的时候不是很厉害?”

        云浅月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反驳道:“我什么时候不拿自己当女人了?你不用处处看我不顺眼,不给我好脸色看,骑马是骑马,走路是走路。这些年我是没如此走过路。就是娇生惯养,又如何?你能把我怎么着?将我塞回我娘肚子重新生我?重新锻炼我?”

        上官茗玥没料到她恼怒之下吐出这么大段话,一改这数日来的话语稀少,以前的牙尖嘴利似乎回来了,他看着她,一时没了声。

        云浅月狠狠地挖了他一眼,别扭着向前走去。这般的深山老林,多荆棘石子,极不好走。她如今怀了孕,自然一再小心,每走一步都尽量踩稳了再走,自然费脚上的力气。

        上官茗玥看了她一会儿,忽然走到她身边,弯下身,刻板地道:“上来,我背你?!?br />
        “不敢劳您尊驾!”云浅月不买账。

        上官茗玥忽然笑了,看着她,“你赌气什么?若不是看在那个混蛋的面子上,我会管你?女人就是女人,就应该做女人的事儿,以后认清楚自己是女人,别夺男人的活干,听到了没有?”

        云浅月知道他是报以前被她反算计的仇呢!看着他不答话。

        “上来!还要我说几遍?”上官茗玥加重语气。

        云浅月犹豫了一下,想着他是容景的兄弟,她是容景的女人,她肚子里怀了容景的孩子,他的侄子或侄女,容景父母早已经不在,他算是容景最亲的人,也就是他最亲的人。这时候不用他什么时候用?不用白不用。想到此,二话不说,扔开了小狐狸,趴在了他后背上。

        上官茗玥看透了她刚刚露出的心思,瞪了她一眼,骂道:“果然是一肚子弯弯肠子的女人?!?br />
        云浅月不吭声,闭上了眼睛。

        上官茗玥背着她向前走去?;鹆樵谠魄吃碌幕忱锼思溉站?,如今精神了,一蹦一跳地走在前面,显然对这一条路很熟悉。

        一连两日,上官茗玥都背着云浅月走路。

        第三日的时候,云浅月脚上的泡养好了些,过意不去地不再让他背着了。

        上官茗玥看了她一眼,不置一词,任她自己走路。

        几日相处以来,上官茗玥倒是不再对她动不动就冷脸了,云浅月大约因为怀孕的关系,也找回了几分曾经的性情。

        半个月后,二人来到一片森林外,森林是黑色的,如黑暗的漩涡,似乎只要人一旦踏入,就会被森林吞噬。

        小狐狸却欢喜地窜了进去。

        上官茗玥回头看了云浅月一眼,对她道:“跟紧了,被阵法困住的话,别怪我不救你?!?br />
        云浅月知道他也就嘴上说说,若是她一旦有个什么事情,最先救她的人一定不是她自己,而是他。这几日也领教了,她但分露出不适来,他便死死地盯着她的肚子,似乎比她还紧张,她想笑,却暗暗压下,点点头,跟上他。

        进入森林后,阳光便被隔绝在外。如黑了天一般,入眼处黑洞洞的,似乎踏入了鬼门关一般,森森凉凉的冷意。

        “这个林子叫什么名字?”云浅月看着每一棵树怕是活了数千年不止,低声问。

        “黑风林!”上官茗玥道。

        云浅月点点头,天下这样的林子不是没有,但如此大片的林子,一入内便伸手不见五指,还是第一次见到。

        一个时辰后,上官茗玥带着云浅月走出了黑风林,眼前是一片湖水青山。

        此时正值响午,太阳高悬,入眼处,青山静静,碧水幽幽。湖水的两岸,是大片的稀世名种的玉兰花。在天下其它地方早已经绝种,这里却青山两岸都是兰花。

        目光放远,越过碧湖,只见有一处青山如一道翡翠色的屏障一般竖立在那里,倒影着碧湖中的水和两岸的兰花,分外明丽。

        越过青山屏障,远方是层层叠叠的山峦,云雾缭绕,山峦上隐隐有宫殿高耸入云,如画中一般。世外桃源怕是也不足以形容这一处的极美景致。

        但是多少人能走过黑风林来到云山?

        怕是寥寥无几。

        云浅月看着眼前,轻声道:“这就是云山吗?”

        上官茗玥瞥了她一眼,骄傲地道:“这里自然是云山?!?br />
        云浅月沉静片刻,低声道:“的确不能让凡尘污垢污染了它,云山的历代掌权人不让云山涉足红尘是对的。这一处人间仙境,若是涉足红尘,早晚有一日会毁了?!?br />
        “两千年前这里也曾经血腥弥漫过,更险些让云山成为天下至尊王山。但终究是因为一个女人让出了王权,又隐没了云山?!鄙瞎佘h看着那处青山屏障道。

        云浅月也隐隐知道两千年前的事情,对他问,“你自小生长在燕王府,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上官茗玥嗤了一声,“若是没有云山的人接应我,十个我也找不到云山?!?br />
        云浅月讶异地看了他一眼。

        “云山虽然不涉足红尘,但是有血脉却分流在红尘,灵术也因此被分流。五年前,上一任云山家主卸任,因为某些原因,导致无人继承云山,我送上了门,自然成就了他。于是被留在了云山?!鄙瞎佘h难得给云浅月解释。

        云浅月点点头,上官茗玥灵术庞大,天纵英才,能继承云山,也不奇怪。

        “走吧!”上官茗玥当先踏上碧湖中的一叶扁舟。

        云浅月跟着他走了上去。

        湖水静静,不用人划船,便顺流之下。水面清澈,可以清晰地看着水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鱼。都是稀世名品。

        半个时辰后,二人来到岸边,青山屏障外。

        这时,青山屏障打开,从里面显出一群人,当先三位是须发皆白的老者。后面有男有女,大约几十人之多。一行人出来后,对上官茗玥叩拜,“恭迎少主回山,恭迎神女回山?!?br />
        云浅月一怔,看向上官茗玥。

        上官茗玥摆摆手,对当前三人问,“三位叔伯可是按我传回的消息准备妥当了?”

        “准备妥当了!神女回来之后,就可以进行?!比舜蛄孔旁魄吃?,齐齐颔首。

        上官茗玥不再多话,也不给云浅月介绍这些人,抬步进了青山屏障。

        云浅月虽然对这些人对她的称呼疑问,但也不问,抱着火灵跟着走入。

        “是云灵,小云灵终于回来了!”一个女子惊喜地看着云浅月怀里的火灵道。

        云浅月脚步一顿,低头看向怀里,它是叫云灵?不是火灵?

        “云灵是守护云族神殿的神物,是云族每一代神女的护身灵宠,神女一日不回云族,它一日不归主。否则你以为谢言养了它这么多年,会那么轻易地给了你?神狐有灵性,是认主的?!鄙瞎佘h回头看了一眼,算作解释。

        云浅月沉默。

        上官茗玥不再说话,向山上走去。

        三位老者和众人跟在二人身后,三位老者面容谨慎,并不再言语,后面的年轻男女低声交谈着。云浅月细听之下,只听他们道,“少主和神女多般配啊,可惜,神女已经嫁了人了?!?,她看了一眼前面走的上官茗玥,有些好笑。

        一路走上山,后面人的谈论声并不避讳她。

        云浅月想着云山只不过是一处躲开了红尘喧嚣的净土而已,这里生存的人,除了会灵力外,其实与寻常人也没有什么不同。

        上了山顶,层层叠叠的宫殿尽在眼前。真有一种仙山的飘渺和脱离凡尘之感。

        来到一处宫殿门前,上官茗玥对云浅月道:“你歇在这里?!?br />
        云浅月点头。

        “你们两个侍候她?!鄙瞎佘h对后面两名女子吩咐。

        “是,少主!”两名女子容貌娇美,清脆出声。

        上官茗玥丢下这两句话,再不多说,也不多逗留,转身离开了这座宫殿。三位老者和其余的人立即跟着他离开了。

        “神女,奴婢叫蓝翎!”一个女子对云浅月自我介绍。

        “神女,奴婢叫紫琪!”一个女子也介绍自己。

        云浅月看着二人,沉吟片刻,斟酌着对她们道:“我叫云浅月,慕容氏容景之妻。你们可以叫我浅月小姐,也可以叫景世子妃?!?br />
        二人闻言对看一眼,从善如流地选择前者,“是,浅月小姐?!?br />
        云浅月转身走了进去。对于云族她是知道一些事情,但也是知之甚少,只知道云族少主、神女、三堂长老,云族也是按官位分制。为什么称呼她为神女,她到没心思探究这些,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解毒。

        蓝翎和紫琪将云浅月请进内殿,侍候她沐浴换衣,之后摆上饭菜,她用罢饭后,二人将床铺好,落下帘帐,点燃安神香,请她休息。

        二人不多话,将她照顾得极为周到。

        云浅月的确是累了,从天圣皇宫,奔波到马坡岭,从马坡岭又奔波到东海,从东海又奔波到云山。这么久以来,她都未曾得到好好休息?;蛘咚嫡饷葱┠昀?,她处处筹谋,精于算计,每日都活在棋局里,也未曾真正得到休息。云山有一种令人安宁的气息,不多时,她便睡着了。

        也许因为身体本身的原因,又加之怀孕,她睡得极沉,这一觉直到睡了两日才醒。

        醒来的时候,正是正午。阳光从窗外打进内室,有一种暖暖的明媚。

        云浅月翻了个身,在床帐里又躺了片刻,才推开被子坐起身。

        她刚有细微的动静,外面便传来蓝翎的声音,“浅月小姐,您醒了吗?”

        “醒了!”云浅月应了一声。

        蓝翎推开房门进来,温暖的阳光也跟着射进来,她对云浅月笑道:“少主说您应是睡两日才会醒,让我们别吵您。如今果然睡了两日?!?br />
        云浅月下了床,在她打来的水里净面,随口问道:“你家少主呢?”

        “少主也歇息了一日,昨日便和三位长老商议为您解除灵毒之事。商量了一日,才商量出一个最可行的法子来,应该稍后就过来带您去万年寒池了?!?br />
        云浅月动作一顿,看着她,“灵毒?”

        蓝翎见她似乎不懂,轻声解释,“您中的毒其实不是生生不离,它是比生生不离还要厉害的毒,生生不离不过是云山外面的人不懂得这种毒,给传讹杜撰了名字。它的真实名字其实叫做生死锁情。在云山被誉为万灵之毒,是最毒的一众禁术?!?br />
        “生死锁情?”云浅月挑眉,第一次听说这个毒不叫生生不离,上官茗玥并没解释。

        “对,是叫做生死锁情?!崩遏岬愕阃?,尽量给她解释明白一些,“就是用锁魂术,锁定了您的情魂。您知道,人都有七情六欲,是锁了您的情欲。而这种毒,毒的不止是您的身体,而是毒了灵魂,它贯穿的是您的神思,让您摆脱不能?!?br />
        云浅月看着她,抿唇道:“能说得再明白些吗?”

        蓝翎点点头,继续解释道:“奴婢虽然生在云山,但对禁术也不是太懂,您知道,一般人是学不了云山禁术的。只听三堂长老和少主谈论的时候听了一些。据说生死锁情这种毒,一旦真正的发作,生死是小,生生世世不能摆脱是真。也就是说,您哪怕死了,来生也会同与你同中生死锁情的人继续纠缠,死也不休?!?br />
        云浅月眉头瞬间拧紧。

        “不过您放心,既然这种毒是云山几千年前一位神女研制出的,如今您来了云山,一定有办法解除了它?!崩遏峥砦吭魄吃?,回身见上官茗玥出现在门口,立即见礼,“少主!”

        上官茗玥看了蓝翎一眼,蹙了蹙眉,对云浅月道:“既然醒了,就随我去寒池吧!”

        ------题外话------

        本文与《妾本惊华》有些关联很正常,毕竟涉及了云山。但其实还是很多不同,《妾本惊华》里,云山是主旋律,本文云山不过是个小辅助。等更的同时,亲们可以温习一下《妾本惊华》后面,今日我温习了一下鸾儿上云山挽回云锦,被一剑刺伤,真心觉得虐得爽了一下,突然不觉得小景和小月分离是虐了,这简直是小儿科嘛!后来容景绝情弃爱,鸾儿小女儿心地讨好挽回,绝对治愈系……O(∩_∩)O~

        当当网《纨绔世子妃》第二部今日到货,我的亲笔签名+Q版人物图+古风插画,想要收藏的亲,建议提早下单。现在有些亲过来找我说买的第一部里面没有赠送东西,我觉得是因为入手晚了,没赶上第一批首印,有些附加赠送的东西是只限于首印的。

        另外,这个月过去三分之一了哦。亲们,呼叫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