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九十二章 定婚圈套

    第九十二章 定婚圈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云浅月看着玉青晴,笑了笑。

        “瘦了这么多!”玉青晴打量完云浅月,挖了她一眼,教训她道:“娘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不将自己当回事儿的女儿!再瘦下去,就成皮包骨了?!?br />
        “她是心思太重,再加上这些年身体有那个毒,苦了她了。这都怪我们当年没能力阻止?!痹粕卦瞪锨耙徊?,拍了拍云浅月的肩膀,慈父一般叹息地道:“来了就好!我和你娘这些年和几位大师研究了几个法子,总有一个能解了你的毒的?!?br />
        云浅月点点头。

        玉青晴似乎想起当年之事,本来还要责备的话再也说不出了。

        “小丫头,还没给我见礼呢!”东海王见云浅月被玉青晴和云韶缘围住,不满地道。

        云浅月看着他,大大方方地一礼,喊了一声,“王舅!”

        东海王闻言脸一板,“怎么能叫这个?你是朕的二公主,该叫父皇?!?br />
        “老头子,你羞不羞,你本来就抢了姑姑和华王叔的女儿封了公主了,如今还非要人家改称呼?你儿子女儿还不够多???”罗玉此时下马,扔了马缰,母鸡护小鸡一般将云浅月护在了一旁,对东海王瞪眼。

        “死丫头!看看你这副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子!跟朕也没大没小,小心嫁不出去?!倍M跷叛缘上蚵抻?,对她沉下了脸。

        罗玉对他吐吐舌头,向他身后看了一眼,似乎下了什么决定一般,脸不红气不喘地道:“你不是早就给我定了婚约了吗?还怕我嫁不出去!”

        东海王一怔,回头看向身后的谢言,谢言也是一怔,二人这种神情显然都没料到罗玉这么说。但谢言很快就恢复神色,东海王转过头,看着罗玉,“你不是一直不承认朕给你选的婚约,嫌弃谢言太老吗?”

        谢言眸光动了动。

        罗玉一噎,立马梗起了脖子,“谁说的?我没说过这样的话!”

        “哦?”东海王挑眉。

        罗玉脸不红,心不跳地道:“就算我以前说了又怎样?那会儿我还没长大呢!童言无忌,你没听说过吗?”

        东海王笑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看着罗玉,“这么说你如今长大了?觉得谢言好了?”

        罗玉见谢言看着她,她皱了皱眉头,还是直言直语地道:“我一直就觉得他好?!?br />
        “他哪里好?”东海王问。

        “哪里都好!反正比你好!”罗玉道。

        谢言垂下头。

        东海王忽然大笑了起来,回头看向谢言,眉眼俱是笑意,“谢言,你听到了吗?前两日你还过来找朕说让我给你和紫萝解除婚约,如今她就说看着你好了。这让朕如何是好?”

        谢言身子微微动了动。

        罗玉面色一变,立即松开云浅月,上前一步,扒拉开挡着他道的东海王,两步来到谢言面前,横眉怒目,气势冲冲地问,“你跑去和我父皇解除婚约?为什么?”

        谢言抬头看了她一眼,没答话。

        罗玉忽然想起什么,想前后左右看了一眼,没见到谁的身影,她杏眸圆瞪,“你是因为菱钰?”不等谢言说话,她挥手就给他一拳。

        谢言见拳头打来,身子一偏,躲了过去。

        罗玉打了个空,脾气顿时上来了,怒道:“你竟然还敢躲!”话落,袖子一甩,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对着谢言砸去。

        谢言武功显然极好,衣袖轻轻摆动,看不到他如何动作,罗玉扔出的那团东西被他收在了袖子里,身子退离罗玉数丈远。

        罗玉见他如此轻易地躲了过去,还收走了她的宝贝,她顿时从腰间解下个香囊,对他恼恨地道:“这里是姐夫给我的夺命金针,我还没用过,今日就让你死在针下得了!”话落,就要将香囊对着他扔出去。

        “死丫头!给朕助手!”东海王闻言喝了一声。

        罗玉才不管他,香囊解开口,金针对着谢言飞了出去。

        满朝文武,随行的御林军,以及观看的百姓,齐齐发出惊呼声。

        金针刚脱手飞出,忽然被一团淡淡的云雾罩住,顷刻间,打了个漩涡,被人收了。

        罗玉猛地转头,见云浅月衣袖飘动,显然收金针的人是她,她恼怒地道:“你做什么不让我杀了这个混蛋!”

        云浅月看了她一眼,提醒道:“就算让人死,也要让人死个明白?!?br />
        “他都退婚了!还要明白做什么?我就要他去死?!甭抻衲张氐?。

        云浅月看向谢言,见他站在不远处,眸光似乎比刚刚她来时见到有了些神色,她微微一笑,“谢公子,退婚可不是玩笑!”

        谢言看了东海王一眼,见东海王扭过头不看他,他忽然一笑,对罗玉道:“我没有去退婚,是皇上对你开玩笑的!”

        罗玉一愣,转头看向东海王。

        云浅月也看向东海王。

        东海王抬起手臂,手放在唇上,掩唇轻咳了一声,对罗玉道:“若不如此,怎么知道你这个丫头对谢言有如此霸道的占有心?听说他退婚,竟然要杀他?!?br />
        罗玉顿时咬牙,“你骗我?”

        “朕寻常是喜欢开些玩笑,你是朕的女儿,别告诉朕你不知道朕喜欢这个?!倍M醣彻?,看着她。

        罗玉一噎,气恼僵住,想想刚刚的举动,再看到谢言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云浅月好笑地看着她,玉青晴、云韶缘、文武百官和围观的人都看着她,她一时间下不来台,只觉得做了一件无可挽回的事情,磨了磨牙,忽然回转身,照着东海王狠狠地跺了一脚。

        东海王“啊”地痛叫了一声。

        群臣顿时大惊,齐齐吸了一口凉气。

        王后立即扶住东海王,对罗玉责骂,“紫萝,这是你父皇!怎么如此无礼?”

        罗玉犹不解气,“活该!谁叫他骗我了?皇上不是金口玉言吗?他算什么好皇帝?”

        “你真是越来越不像样子了!”王后嗔怒。

        罗玉哼了一声,不理会东海王和王后,对谢言道:“算你识相!告诉你,你让我背了这么多年未婚妻的名声,敢退婚就死去吧!”

        谢言轻笑,似乎也不觉得罗玉胆敢踩东海王,要杀他刁蛮,点点头,“好!紫萝公主只要不退婚,谢言待你及笄之日就娶你,如何?”

        罗玉面色稍霁,“这还差不多?!?br />
        “既然你答应,那就一言为定了!皇上、文武百官和东海子民作证!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再不准反悔了!”谢言看着罗玉,打量了一眼她翩翩男儿装,“你一直自诩是君子,就要有君子的风度,反悔的话,就白穿了这么多年的男儿装了!”

        “我才不会反悔!”罗玉立即接过话。

        “那是最好!”谢言点头,眸光隐去了一丝华光。

        “等等!”罗玉看清了他眼中那一抹华光,忽然反应过来,嚷道:“谢言,你竟然敢下圈套套我!”

        “有吗?”谢言挑眉。

        罗玉看着他,“你刚刚说……”

        “不是你答应的吗?难道现在就想反悔?”谢言直直地看着她。

        罗玉一噎,盯着他看了半响,忽然恼怒地一跺脚,“果然长得好皮相的男人都是祸水!”话落,她转头瞪着云浅月,“你刚刚若不拦着,我就杀了他了,哪里还有如今他算计我的事情?你到底是谁的姐姐?”

        云浅月见她有炸毛之势,想着难得有人三言两语就镇住她,这个小丫头一直是别人的克星,如今看来这谢言就是她的克星。她笑道:“很快谢公子就管我叫姐姐了!”

        罗玉猛地伸手推了她一下,恶狠狠地道:“住你自己的公主府去!别来华王府!”话落,忽然飞身而起,翻身上马,甩了众人,穿过人群,骑着马自己进城了。

        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

        云浅月看着那一人一马离开的身影,只觉得好笑,看向谢言。

        谢言嘴角不着痕迹地勾了勾,看着罗玉身影消失,收回视线,见云浅月看着他,他款款走上前,官服摆动间,风姿玉树,独具一格,对她一礼,温雅地道:“谢谢二姐姐帮衬!”

        云浅月笑了笑,“不必客气!”话落,将收了罗玉的金针交给他。

        谢言毫不客气地收了金针入了怀中。

        “谢言,你怎么不谢朕?那小丫头真狠,这一脚可是将朕的脚踩得估计都肿了?!倍M醪宦乜聪蛐谎?。

        谢言扬了扬眉,虽然没有上官茗玥的轻狂,但也有一份随性不羁的性情,不置可否地道:“皇上下次还是不要和紫萝公主开玩笑了!这次是踩脚,下次估计就拿对付臣的方法对付皇上了?!被奥?,他甩了甩袖子。

        东海王寒了一下,骂道:“这个刁钻刁蛮的丫头!也就你敢娶她?!?br />
        “是,也就臣敢娶!”谢言笑了笑,“臣敢娶就够了!不需要人多!”

        东海王看着他,似乎对他没了话说,转头对玉青晴和云韶缘道:“都是因了你们放纵她,才养成了如今这个无法无天没人管得了的性子!”

        玉青晴笑道:“皇兄气什么?不是有人收了她了吗?等她及笄嫁人,就有人管了。我看谢言就能管了她?!?br />
        “不错!一物降一物?!痹粕卦档?,“这小丫头野了这么多年,如今在外面玩够了,开了窍,收了心,是好事一桩?!?br />
        “谢言,你一定好好管管她,收收她的性子!这个皮猴子,每回来一次就将我吓个心跳几天,如今连她父皇都敢踩了,真不敢想象她嫁入谢丞相府去,谢丞相和夫人怎么吃得消她?”皇后见东海王能说笑了,无事了,松了一口气道。

        “恐怕他不管她,没准儿还会由着她?!倍M蹩戳艘谎坌谎缘?。

        谢言不答话,静静地站着。

        “紫罗公主能嫁去丞相府是我们谢家的福气。老臣和夫人不怕?!毙回┫嗟纳粝炱?。

        云浅月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是一个看起来比东海王年长一些的老者,也身穿官服,身上风骨气魄不错,显然就是谢丞相了。他丰姿不及谢言,但却比这里的群臣都有一份多年官位磨练出来的气度。

        “瞧瞧,这公公还没当上,就先护着了!以后要嫁过去,还得了?”东海王指指谢丞相,对玉青晴等人道。

        “紫萝是在我身边看着长大的,她刁钻古怪是没差,但优点也多得是?!庇袂嗲绨诎谑?,“皇兄心里也欢喜她着呢,却偏偏非挑她不是出来?!?br />
        “那个死丫头,朕不想要她了,不省心。你这个女儿,朕看着比她好百倍,朕要了?!倍M跎焓种钢冈魄吃?。

        “要她也行,只能叫舅舅!”玉青晴讲条件。

        “舅舅就舅舅!再叫舅舅她也是朕亲自赐封的二公主?!倍M跷兆≡魄吃碌氖?,“不枉朕念了你这么久,又亲自出来接你一趟,走,随朕进宫,宫里给你摆了宴席。这一路劳累,好好给你养养身子?!?br />
        云浅月含笑点头,“那就先谢舅舅了!”

        东海王拉着云浅月转身向城里走。

        “皇上盼了许久,如今终于盼来了二公主?;断驳媒颐嵌寂啄院罅?!”皇后笑道。

        “可不是!我这个当娘的都傍不上边?!庇袂嗲缧ψ盘Р礁?。

        “父皇,您也太偏心了吧?您没看到您儿子我回来了?”玉子夕下了马,不满地看着东海王竟然跟没看到他似的,拉着云浅月京城,不满地道。

        东海王头也不回,脚步不停,“死小子,你走了大半年还知道回来?”

        玉子夕嘻嘻一笑,跑上前,抱住东海王一条胳膊,对他道:“我可没完,在天圣军营里历练着,不信你问二姐姐,当初她点兵时,我为她整顿军营,可帮了大忙了?!?br />
        东海王哼了一声,问道:“可学到了东西?”

        “自然学到了很多东西?!庇褡邮榈靡獾匮锲鹣掳?。

        “朕看你是学会了怎么逛怡红楼?!倍M踹沉怂簧?。

        玉子夕脸顿时一黑,“谁告诉您的?”

        “还用谁告诉?你当你在天圣的事情朕不知道?”东海王看着他。

        “那是姐夫害我!否则谁去那个破地方?!庇褡酉δチ四パ?,觉得这辈子的污点估计洗不掉了。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他就不该得罪容景。

        “景世子……”东海王偏头看了云浅月一眼,忽然笑道:“朕当初想将洛瑶许给他,在她小的时候就将婚约告诉了她,谁知道有心插柳却没成活。不过如今也好,他没娶朕的大女儿,娶了朕的二女儿,也是朕的女婿,逃也逃不掉的?!?br />
        玉子夕撇撇嘴,“您那女婿如今在天圣孤枕难眠受苦呢!您还是快点儿让二姐姐解了那个破东西回去吧!否则保不准他思念过度,被夜轻染打败了?!?br />
        “臭小子!”东海王敲了玉子夕一下,“他怎么会败!他可不是你那么没出息?!?br />
        玉子夕不得不承认容景强于他,扭开头,不理东海王,回身抱住玉青晴,“姑姑,我想吃你做的……”

        “你还是想想怎么对你二皇子府那一堆美人们交代玉燕归吧!”玉青晴打断他的话。

        “谁是玉燕归?”玉子夕一头雾水。

        “就是夜天赐,那个孩子,如今记在你名下,住在你府里?!庇袂嗲绲?。

        玉子夕“啊”地叫了一声,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彼?,对玉子书道:“哥哥你害我,为什么不记在你名下?!?br />
        玉青晴拍了他脑袋一下,“你哥哥是太子,怎么能未婚先有嫡子?”

        玉子夕垮下脸,凑到云浅月身边,对她道:“姐姐,等你解了毒回去,将那小子带走吧!”

        云浅月想着这么长时间,让他背着个名声,也难为他了。虽然男子比女子不甚重视这种名声,但也是又影响的。她点点头,“等我解了毒之后,看你表现?!?br />
        玉子夕保证,“我一定好好帮助你解毒,每日给姐夫传信告知你的情况?!?br />
        云浅月笑了笑。

        东海王骂了他一句,拉着云浅月上了他的玉辇,对她道:“早先太子说让你来了之后就去九仙山,朕想着你奔波恐防太累,身体受不住,于是昨日修书一封派人去了九仙山请九仙山的师祖和几位得道高僧来京城了。你就在天圣等着他们来就好?!?br />
        云浅月点点头,“听舅舅安排?!?br />
        帘幕落下,东海王再未招呼别人上去。东海百姓们亲眼看到这位归来的二公主由皇上拉着上了玉辇,可想而知她是何等受重视了。

        玉子夕本来想钻进玉辇去,皇后一把拽住他,“又是一个皮猴子!别去打扰你父皇,让他和他好不容易盼回来的女儿说说话?!?br />
        玉子夕作罢,上了皇后的马车。

        上官茗玥的马车和队伍来到,正好皇室仪仗队收整回城。他从车里探出个头,看了玉辇一眼,又钻回了车里。

        玉子书来到他的马车前,挑开帘子对他问,“不进宫赴宴?”

        上官茗玥打了个哈欠,对他摆摆手,“坐车累死了,宫宴有什么意思?不去!”

        “那你回府歇着吧!两日后九仙山师祖和几位大师来,还得需要你帮衬?!庇褡邮榈?。

        上官茗玥“嗯”了一声,对玉子书道:“别让那个女人喝酒!”

        “好!”玉子书应声,放下了帘幕,上了自己的马车。

        大队马车向皇宫而去,上官茗玥的马车转了道向华王府走去,他进京之后住在华王府。

        ------题外话------

        形象这种东西,比浮云还浮云!那个什么,女人来了那个,跟吃了火药似的,尽做些没意思的无聊事儿,有人花时间盯着我,证明她爱死我的地步了。对吧?哈……不是我自恋,真的。

        美人们,我知道你们爱我,缺点是我,优点是我,总之都是我?!舵雷渝坊故恰舵雷渝?,没有因为我的心情影响什么,喜爱它的,尽管放心看。

        谢谢亲们的月票,你们给力,我更不敢辜负本文和自己。爱你们,明天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