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七十三章 两军交战

    第七十三章 两军交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手书上写了一件事,夜天煜回到了京城。

        云浅月看着手书,心中讶异,夜天煜离开天圣被她送出东海如今已经半年多有余了,在东??垂艘固齑秃煤玫?,如今为何回来了?而且她没有得到半丝消息,子书也未给他传消息。这是怎么回事儿?他看向砚墨,询问道:“四皇子回来了?你可曾见到了?”

        砚墨点头,“见到了!”

        “如何回来的?”云浅月想着夜天煜离开的时候,是在天圣大牢凭空消失的,虽然说罪名未除,但也算是在皇室里面除名了,多少人怕是都将他忘记了。

        “属下也不知!”砚墨摇头。

        云浅月看向夜轻暖,见她也疑惑地摇头,她问道:“他自己?可带了谁?”

        砚墨道:“只有四皇子一人?!?br />
        云浅月看着手书,手书上除了告诉他这件事情,再未写如何对夜天煜安排。她思索了一下,对砚墨道:“我给皇上写的书信今日早上派出去了。你回去告诉皇上,我一切安好,请他无需挂念,我会主意身体的?!?br />
        砚墨颔首,见云浅月不再吩咐,翻身上马,离开了军营。

        云浅月看着砚墨离开,拿着手书静静思索。

        夜轻暖看着云浅月,疑惑地轻声道:“云姐姐,当初是你将四皇子救出去的吧?”

        云浅月点头,“是我?!?br />
        “他回来了,难道还想夺得皇位不成?”夜轻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云浅月笑了一声,“天圣政局稳固,早先他不是对手,如今自然更不会是对手。至于为何回来,没见到他,到也说不准了?!?br />
        夜轻暖似乎不得其解,看着她手中的手书,“哥哥没有对你说明吗?”

        “没有!”云浅月将手书递给了夜轻暖,抬步走进营内。

        夜轻暖看了一眼手书,没写什么,她有些失望。追上云浅月,将手书又递给她。

        容枫和苍亭跟在二人身后,各自想着事情。夜天煜突然回来天圣,且堂而皇之地进了京城,的确是令人意外。他们这几个人,当时都清楚云浅月是借玉子书将夜天煜送去了东海,虽然没有挑明,但是该知道的人也是知道的??墒侨缃袼蝗换乩?,连云浅月都不知道,不免有些奇怪。

        回到大营,天色已经稍晚。

        云浅月占了容枫的中军主帐,容枫挪到了旁边的营帐。两座营帐距离得几步之遥。夜轻暖和苍亭各自回了营帐之后,云浅月和容枫都没有困意,聚在帐内浅谈。

        二人就着夜天煜回来之事分析了几句,没见到人,到底是确定不了他回来的确切理由。

        夜幕降临,一个黑影溜到了大帐外,文伯侯府的贴身内卫低喝一声,“何人?”

        “小主,是我!”一个女子的声音刻意地压低,用传音入密传进大帐。

        云浅月听出是风露的声音,对外面低声吩咐,“让她进来?!?br />
        本来刀剑架住来人,此时闻言立即撤离刀剑,齐齐让开了路。

        风露如小猫一般,挑开帘子,“嗖”地进了大帐。

        云浅月看着进来的人,一身士兵穿戴打扮,如一个少年模样。有些秀气的眉眼,可惜不见她本来容貌的影子,若是她刚刚不用传音入密,她一时间估计也认不出这个人是红阁的小丫头风露。

        “小主,我总算是见到你了?!狈缏陡找唤?,就往云浅月怀里扑,又惊喜又委屈,“小主是不是将我们都给忘了?这么长时间也不传我们?!?br />
        云浅月拦住她,好笑地道:“我看你是混得如鱼得水,还用得着我想起?”

        风露不满地噘嘴,“在这军营里猫着,跟着一个臭小子屁股后,没滋没味的?!?br />
        云浅月笑了笑,凤杨出京城历练这半年来,端可看出沉稳的影子了。

        “我几次想离开,若不是花落哥哥压着我,我早就跑去天圣皇宫了?!狈缏洞蚩跋蛔?,盯着云浅月浅笑的脸,看着她的衣服,“小主,别告诉我,你这衣服真是想当夜轻染那个皇帝的皇后,你要是真被立了后,景世子可怎么办??!”

        云浅月忽视她后半句话,挑眉问,“花落也在这里?”

        “不止是花落哥哥,华笙姐姐、苍澜哥哥,凤颜哥哥,如今都在这军营里。我们一直等着小主传信,可是一直没等到。昨日知道小主来了,我就要过来,奈何你身边一直有那个公主盯着,便没敢动作。本来花落哥哥今日还不准我过来,是我偷着过来的?!狈缏兜?。

        云浅月点点头,“暂时是没有什么事情,你们便在军营里待着吧!”

        “我还以为跑上门来找你,便有事情给我们安排呢?!狈缏犊嘞铝?,话落,她抱住云浅月的胳膊,“小主啊,你真要……”她似乎想问什么,话语来到嗓子眼,又咽下,小心地看着云浅月的脸,见她没恼意,才大着胆子问,“那个,如今你接手三军,是主将了……真要和景世子为敌?”

        云浅月不答话,对容枫道:“给我一杯水?!?br />
        容枫转身倒了一杯水,递给云浅月,看了风露一眼,没说话。

        风露似乎这时才注意到营帐内还有个容枫,她吐了吐舌头,忽然大义凛然地道:“虽然我觉得景世子是天圣绝顶的好男人,可是只要小姐决定不喜欢他的话,我们所有人就都不喜欢他?!?br />
        云浅月抿了一口茶,一缕清香飘出,依然没说话。

        风露虽然人小,但不傻,见云浅月如此,立即将好奇心和所有准备的一大堆问号都压下,连忙起身站了起来,“小主,一会儿花落哥哥看不见我,知道我跑来找你,一定会收拾我的。我得走了?!?br />
        云浅月看着她小心的神色,对她摆摆手道:“去吧!顺便告诉花落,查一下四皇子回天圣之事?!?br />
        风露本来要离开,闻言顿时垮下脸,“小主,你害我。这不是明摆着告诉花落哥哥我来你这里了吗?”小声道:“你说了没什么事情吩咐的?!?br />
        “哦,如今刚想起来了?!痹魄吃挛薰嫉氐?。

        风露憋屈着小脸,应了一声“是”,如来时一样,猫一般地溜了出去。

        云浅月看着她小身影消失,眸光染了一丝笑意,须臾,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训斥的声音,她笑着摇摇头。若是花落等人真不让她来,她如何会来得了?明明就是那几个人将她推出来探听情况的,只有她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想到此,又想着到底这样的纯真是值得呵护的,她生来便没有这样的东西。

        一切不过都是伪装罢了。伪装得久了,早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真活着,还是为了伪装做戏而活着。总之,不过都是活着而已。

        容枫看着云浅月眸光渐渐染上伤色,心下一叹。

        第二日,三军休整,一切太平。

        第三日,祁城安静,未有出兵的动态,马坡岭一切如常。云浅月从来到之后,接手帅印,但并未召集将领议事。天圣军中的将领私下议论,猜测她的打算。

        第四日,马坡岭弥漫了几日的血腥气味终于消散,似乎几日前那一场大战了无痕迹。祁城依然未有出兵动态,云浅月同样未有军令下达,亦未议事。

        恍惚地让人觉得,没有两军对垒,安静得几乎忘记这是打仗,忘记有战争在身。

        第五日,天色转阴,下起了濛濛细雨,祁城的城墙和马坡岭军营笼罩在雨中。这春雨来得绵柔,将军队的铁器和肃杀平添了几分柔情。

        当日夜子时,探兵来报,祁城有了动静,兵发马坡岭。

        五日的安静终于被打破。

        云浅月收到探兵的禀告,静静坐着,恍若未闻。

        容枫坐在一旁,看着云浅月,这五日来,她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端着一杯茶静静地坐着。令他这个在她身边日日看着的人,也猜不出她心中所想。

        “将军?景世子出兵了!”外面探兵没听到应答,又大声喊了一声。

        云浅月静静坐着,并未应声。

        容枫起身走出去,挑开大帐,见到一众将领已经闻风赶来,聚在了中军帐外,他温声道:“知道了,众位稍安勿躁,一切听军令?!?br />
        众人知道容枫与云浅月关系近,某些时候,他代表的就是她,齐齐应是。

        夜轻暖问询赶来,她毕竟是女儿,除了容枫外,比别人少一些顾忌。挑开大帐,直接走了进去,见云浅月端着茶坐在那里,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她一怔,喊了一声,“云姐姐!”

        云浅月抬眼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夜轻暖走到她身边,抿了抿唇道:“云姐姐若是顾念与景世子的一番情谊,不忍出手,派我前去吧!”

        云浅月挑眉,静静地看着她。

        夜轻暖忽然觉得在这一双眼睛静静的注视下,她被看了个透彻,她脸色变幻了一下,坚毅地道:“云姐姐,你可能知道我是喜欢景世子,但是我也清楚自己姓夜。无论是百年前始祖皇帝欺世盗名盗国盗家对不起慕容氏,但是百年后,姓夜的子孙儿女也不可能拱手让他收复河山?!?br />
        云浅月忽然笑了一下,淡淡道:“既然如此,你便领兵迎战吧!”话落,她从竹筒里抽出一支令箭递给夜轻暖。

        夜轻暖伸手接过,恭敬地行了个军礼,拿着令箭走出了中军帐。

        云浅月放下茶杯,闭上眼睛,靠在了软榻上。

        夜轻暖在外面说了一句什么,一众将领齐齐领命,随她而去。

        容枫转身走回了大帐,看着云浅月,轻声道:“月儿,我以为你会出兵?!?br />
        云浅月闭着眼睛不睁开,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地道:“给她一个机会?!?br />
        容枫沉默下来。

        中军帐静静,外面隐隐传出夜轻暖的点兵声,不多时,夜轻暖去而复返,对云浅月请命,“云姐姐,我想求容枫世子一用,与我一同出战,苍少主随云姐姐一起留守营地?!?br />
        云浅月睁开眼睛看向容枫,容枫对她点头,她道:“好!”

        夜轻暖似乎对外面的苍亭说了一句什么,苍亭应了一声,她脚步走远。

        容枫转身走了出去。

        不多时,苍亭走了进来。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重新闭上了眼睛。苍亭走过来,距离她不远不近的距离坐下,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大帐内静静,外面步兵骑兵离开营地的声响。

        半个时辰后,远方传来震天动地的锣鼓和喊声,苍亭出声询问,“不出去看看?”

        “胜负已分,何须去看?”云浅月淡淡道。

        苍亭眸光动了动。

        一个时辰后,外面传来探兵兴奋的大喊,“将军,公主大胜了!”

        苍亭忽然起身站起来,走出了中军大帐,对那名探兵询问,“何人领兵?”

        “据说是顾少卿?!蹦敲奖⒓吹溃骸熬笆雷拥拇缶酱锫砥铝肓降老掌?,便再不能前进,伤了无数,顾少卿也受了重伤,如今鸣金收兵了?!?br />
        “我方呢?”苍亭问。

        “我方无伤亡?!蹦翘奖?。

        苍亭回头看了一眼,透过大帐帘幕缝隙看只见那里面的人躺在软榻上,连眼皮也未曾眨一下,他向西南方向看了一眼,点头道,“知道了,下去吧!”

        那名探兵退了下去。

        苍亭转身回了大帐,走到云浅月面前站定,仔细地看着她寡淡的眉眼,声音微沉地询问,“到底是曾经的海誓山盟,如今就这么放下了?只为了活着?你真舍得?”

        云浅月睁开眼睛,看着他,“十大世家反戈了夜氏,投靠他,多少世家在外入朝的公子小姐都被招回,夜轻染并未大肆封锁,你却甘愿留在天圣军中,弃苍家而不回,为何?”

        “总有理由?!辈酝さ?。

        “是啊,总有理由?!痹魄吃铝成?,“天下有多少人骂我背信弃义,又有多少人夸我大义灭亲,还有多少人说我红颜祸水,也有多少人认为我这样的女人活着还不如死去。但那又如何?多少人都不是一个我。子非鱼,焉知鱼?”

        苍亭看着她,眸光深而不懂。

        “面前是悬崖,再回头已经是百年身。有一条路,总是走不起的路。也是不能回头的路,更是回不去的路?!痹魄吃律羲坪跻驳妹涣宋兜溃骸白艿睦此?,天下千万条路,我的面前已经没了路?;钭乓参幢厥锹?,但是总比死了强不是?人若死了,可还有魂魄?可还记得前尘旧事?也许会记得,但早已经不复前尘了?!被奥?,她收起神色,淡淡道:“就比如说玉子书,他与我之间,早已经不复前尘?!?br />
        苍亭薄唇抿起,似乎隐隐明了。人活着,总归还有记忆,死了,便尘土皆无了。

        云浅月看着苍亭。他与她之间,有仇无仇,那些过往,似乎随着再见面,早已经轻如尘屑,微薄得看不到。如今不过仅仅是熟悉的人而已。

        二人再不说话,中军帐内静了下来。

        半个时辰后,帐外响起收兵的声音。不多时,夜轻暖挑开中军帐走了进来,云浅月抬头看去,见她虽然胜了仗,脸上却无喜色,容枫跟在他身后,衣衫未染纤尘。

        夜轻暖放下令箭,看着云浅月那一瞬间眸光闪过敬佩和某种复杂的情绪,清声道:“云姐姐,一兵一卒未伤,便大获全胜,普天之下,怕是也只有你做得到。怪不得……”

        她话音未落,外面有探兵来报,“报,大将军,景世子大军去而复返?!?br />
        夜轻暖话音一顿,猛地转回头,不敢置信地看向大帐外,三两步便出了大帐,抓住那名探兵询问,“怎么回事儿?顾少卿不是收兵了吗?”

        “刚刚是收兵了,不知为何,如今又返回来了?!蹦翘奖诺靡欢哙?。

        夜轻暖盯着他问,“谁领兵?顾少卿伤得可不轻?!?br />
        那名探兵摇头,“属下不知,未曾探到主帅?!?br />
        “再探!”夜轻暖放开他。

        那名探兵立即跑了出去。

        夜轻暖回身看向云浅月,见她静静地坐在那里,并没指示,她一跺脚,转身又走了出去。容枫这次并未跟上她,苍亭跟了出去。

        半个时辰后,外面又传来大捷的探报,“景世子兵败,领兵之人是曾南梁六皇子,同样重伤,再度撤回收兵。我军无一伤亡?!?br />
        云浅月淡淡道:“知道了!”

        容枫眸光闪了闪,并没有说话,坐了下来。

        夜轻暖这次没有立即回来,而是看着大军向西南撤回,直到进了祁城,她才收兵。

        天圣大军刚回到营帐,又有探兵来报,“大将军,祁城又有出兵的动向?!?br />
        夜轻暖刚进中军大帐,还没坐稳,闻言腾地站了起来,怒道:“景世子这是什么意思?打车水战吗?”

        容枫看了她一眼,温声道:“车水战到不是,他不过是利用月儿布置的生死之阵训练一下他的士兵,打击一下他军中将士赢了几仗便飘飘然找不到东南西北的气士而已?!?br />
        夜轻暖一怔。

        云浅月忽然一笑,“我的生死之阵,到成了他的炼金石了!”

        ------题外话------

        写到某一段话的时候,忽然很酸涩,多少人看到这中间的深爱了?

        有的亲认为前四卷写得好,质疑第五卷毁了本文等等担心。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有这种担心,我能写出前四卷,自然也能圆满第五卷。且相信,且安心。

        另外,你们期待的,已经近在眼前。

        快月底了,手里积攒到月票的亲,愿意相信我,且投了吧,让我看看还有多少正能量在背后支援着我,爱你们,么么哒。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