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二十九章 墨阁尊主

    第二十九章 墨阁尊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云浅月抬头看去,只见房顶上坐着一个人,暗红锦袍,绣着大朵的金莲,容貌俊美不可方物,姿态张扬轻狂,黑夜中,星辰早已经隐没,他却看起来璨如星辰,分外夺目。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万人之中也能让人瞩目的男子。

        不是说他多俊美,他的容貌虽然是上乘,但是不及容景和玉子书,但是他身上自有一种二人无可比拟的张狂张扬的气息,可夺日月,是那二人身上没有的。

        云浅月一眼就猜出了他的身份,东海国那位追着玉子书的小王爷,她挑了挑眉没说话。

        那男子坐在房顶上也不下来,一双凤眼上下打量云浅月,从头顶到脚底下,看得极其仔细,半响后,他秀眉轻扬,“这就是让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吗?也不过如此!”

        云浅月见只他一人,能追着玉子书逃跑出东海,能闯入就遍地隐卫防守的总兵府,能让墨阁的十二星魄无人出来应声,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主,她没必要给自己惹麻烦,于是不理会他,一言不发转身就像自己的院子走去。

        那男子一怔,显然没料到自己一个大活人竟然受到了她的冷遇,他嘲笑她,她却打不打,骂不骂,也不赶人,竟然将他晒在了这里,自己走了,张扬不可一世的他顿时郁闷,对着云浅月的背影“喂”了一声。

        云浅月仿若未闻,头也不回。

        那男子在房顶坐不住了,飘身而下,端看这份无声无息的轻功就是极好,转眼间就拦在了云浅月的面前,看着她,“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吗?认识一下,我是上官茗玥?!?br />
        难得她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遇见一个复姓,云浅月歪着头看着他,矫正他的称呼,“我是景世子妃!”

        上官茗玥扬眉,从善如流,“景世子妃,在下知道了,深夜爬墙,果然是与众不同?!?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对他不客气地道:“你要找的人不在我这里?!被奥?,绕过他向自己的院子里走去,折腾了一夜,快到三更天了,她也困了,暗暗想着如今想必沾枕头就着,不用想着容景了。

        上官茗玥眨眨眼睛,跟上云浅月,“景世子妃人在天圣,对东海的消息倒是了如指掌?!被奥?,他懒洋洋不太正经地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他?我来找的人也许就是你呢!”

        云浅月当没听见,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的打,觉得犯了困意的感觉真是好啊。

        “喂,你刚刚的话不是很多吗?调戏人调戏得也带味,怎么遇到我就没话了?”上官茗玥伸手拉住云浅月。

        云浅月轻巧地避开他,“我跟你不熟,屋里那个人是我亲表哥,你又不是我什么人?!?br />
        上官茗玥勾了勾嘴角,“听说你和子书美人是过命的交情,我对他那是捧在手心里的交情。如此算来,我和你也是有深厚的交情,怎么能说我不是你什么人?”

        云浅月听着他那句捧在手心里的话,微微恶寒了一下,对他挥挥手,“我不会算账,你离我远点儿?!?br />
        “油盐不进,呵,本小王喜欢?!鄙瞎佘h勾唇一笑,忽然伸手勾住云浅月的肩膀,凑近她哥俩好地道:“妹妹,借你的地方给哥哥我歇歇怎么样?”

        云浅月本来要躲开,发现他甚快,让她连躲的机会也没有,可见他的武功比她高,心中也不惊异,能让子书迫不得已从东海逃跑出来的人,武功自然不次了他,她也不躲了,暗暗想着果然是传说中的小魔王,三句话就哥哥妹妹起来,认亲到是不含糊,她挑了挑眉,“借给你地方住倒是可以,得有个期限,先说说你准备歇多久?”

        “歇一晚上吧!”上官茗玥觉得云浅月还是很上道,顿时眉开眼笑地道。

        “行!”云浅月痛快地点头,回身对身后吩咐,“墨菊,你带上官美人去安置一间房间休息。好好侍候着?!?br />
        “是!”墨菊不太满意上官茗玥对云浅月勾肩搭背,但是也知道她不是这个人的对手??銮宜蟮那楸ㄍ侵浪亲纷哦9挠裉佣?,心中暗暗没好心眼地想着若是他能追得上玉太子就好了,免得以后玉太子想着主母,主母也想着他,也算给公子去了一大劲敌,只要让公子高兴,他才不管追着玉太子的对方是男是女。

        上官茗玥打了个哈欠,放开云浅月,知道她是对他说子书美人报仇呢,也不介意她称呼他上官美人,对她道:“本小王奔波了数日,的确是累了,每日再过来找你玩,我们一定好好切磋切磋,我对你可是久仰??!”

        “我对你也是久仰?!痹魄吃露乱痪浠?,打着哈欠向前走去。

        墨菊头前带路,上官茗玥懒洋洋地跟在他身后,他似乎对墨菊没什么兴趣,离开云浅月倒是一句话也不说了。

        云浅月回到房间,将自己仍在床上,沾了枕头果然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熟,直到日上三竿。

        直到有人受不住,才将她从床上拉起来,她眯着眼睛睁开,见上官茗玥一张俊脸仔细地瞅着她,她才醒了神,对他道:“怎么?觉得我这个已婚妇人好了?不再追着他了?”

        上官茗玥哼了一声,将云浅月身子一甩,扔回了床上。

        云浅月“砰”地摔到了床板上,幸好铺着厚厚的锦绣被辱,让她不至于摔疼。她也不起来,顺势躺在床上醒盹。

        上官茗玥忽然凑近她,“喂,你说如果我真觉得你好的话,改为追你,你说他会不会露面?”

        云浅月眨眨眼睛,“不见得吧!天下对我好的男人多了,不差你一个?!?br />
        “那可不一定,这么些年,他心里一直挂念着你,以前是找不到你,如今找到你了,你有一点儿风吹草动,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他都当大事儿一般。对你好的那些男人怎么能和哥哥我比?那些人不敢碰你,我可敢碰。如今我要是押了你回东海做我的小王妃的话,你说他会不会立即就出现?”上官茗玥琢磨着主意。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提醒他,“我如今是景世子妃,你还没见过容景吧?你确定要从他手里抢他的女人?他可不是好惹的,知道顾少卿吗?”

        “天下人人推崇的景世子嘛!打翻了醋坛子喝了陈年老醋报复那个顾少卿的事情我知道。但他如今不是去了十里桃花林吗?鞭长莫及??!等他知道了,你已经被我带去东海做我的王妃了。哥哥我不是吹大话,在东海我可以横着走,你信不信?”上官茗玥拽拽地道:“景世子再有本事,他的手能伸进东海去,也伸不长?!?br />
        云浅月心思一动,盯着他,“原来你是知道容景离开?打着将我拐走的注意?”

        上官茗玥伸手摸摸她的头,十分和蔼,有些哥哥样子,“乖妹妹,你真聪明。我就是将你拐走,拐我家去,我就不信他不乖乖出现在我面前?!?br />
        云浅月轻叱了一声,“追不到人就曲线救国,拿一个女人威胁,不是男儿本色,笨蛋一个!也不怕说出去被人笑话!”

        “本小王不怕笑话,笑话又不能当饭吃?!鄙瞎佘h不以为意,一把就拽起云浅月,钳制住她,“跟我走,现在就启程?!?br />
        “我是兵马大将军?!痹魄吃绿嵝阉?,“我手下有二十三万兵马,你确定你能从这凤凰关里抓走我?”

        “不试试哪能知道?”上官茗玥打定主意,拉着她就走,手正好钳制住了她的死穴。

        云浅月知道不是他对手,也不反抗,跟着他向外走去。

        出了主房门口,除了凌莲、伊雪外,院中立了一排黑衣锦袍的年轻男子。一共十二个人,人人容貌隽秀,各有千秋,不分上下,其中墨菊和墨岚在正中,不用想,正是容景墨阁的十二星魄。

        云浅月终于都见全了这些人,从每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只见人人都神色肃穆地盯着上官茗玥,十二人,便如千人在眼前,气息冷静,似乎只要一声令下,宝剑都会顷刻间出销。

        上官茗玥扬了扬眉,呵呵一笑,凑近云浅月语气轻浅,“呵,墨阁的十二星魄,本小王今日算是见识到了,果然非同一般??蠢茨慵业暮苤厥幽懵?!”

        云浅月想着废话,容景重视她天下皆知。

        “你们确定要对本小王出手?”上官茗玥看着十二星魄,“墨阁的十二星魄,我到是想领教领教。至于怎么个领教法呢,不如这样,你们对我出一剑,我就在她身上刺个窟窿,你们对我出两剑,我就在她身上刺两个窟窿,你们对我刺三剑的话,那自然就是她身上有三个窟窿,以此类推,你们觉得是我赢还是你们十二个赢?”

        墨菊闻言蹭地拔出宝剑,他一拔出,十二个人都齐齐亮出宝剑。

        “好??!既然你们同意,咱们就试试吧!”上官茗玥呵呵一笑,也从腰间拿出一把精致的短剑,一手钳制着云浅月的死穴,一手将宝剑在她身上比划着,“你们说刺她哪儿好呢?要不胸吧!明明人长得瘦,这胸倒是长得不小……”

        云浅月脸一红,暗骂了一句,果然是在东海横行无忌的人。说话口没遮拦。

        墨菊和十一星魂人人脸一红。

        墨菊看着上官茗玥吊儿郎当的样子,知道他武功极高,很不好对付,否则一般人不会在他们十二星魄看守的总兵府堂而皇之地进入,本来念他是东海国的小王爷,玉太子都惹不起他的缠功逃出了东海,不想他们得罪他,况且还有一个原因让他们也不敢得罪,但并没有想到他今日竟然做牵制云浅月将他带去东海的打算,这若是让他在他们十二星魄的眼皮子底下带走主母,他们不用混了。他立即道:“小王爷,您不是就要找玉太子吗?属下知道他在哪里!”

        “嗯?”上官茗玥一听,顿时看向墨菊,“他在哪里?”

        “您得放开我家主母,我才能告诉你?!蹦盏?。

        上官茗玥哼了一声,“墨阁的第一小人精,容景坐下的得力助手,想糊弄本小王,你还嫩点儿?!被奥?,他慢悠悠地看着十二人道:“墨阁最早的时候起源于东海,这本小王可是一清二楚,你掂量掂量,你觉得你能糊弄得了我?”

        云浅月心思一动,原来墨阁起源于东海。

        墨菊眼珠子转了转,对上官茗玥多了两份敬重,称呼声也多了两个字,“上官小王爷既然和墨阁有甚深的渊源,又何必难为我家公子的主母?属下们奉命?;ぶ髂?,可不能让您将她给劫了?!?br />
        “若是我非要将她劫了呢?”上官茗玥扬眉。

        “那么属下们拼死也要阻拦?!蹦彰涣似绞倍栽魄吃挛淖雠?,郑重地道。

        上官茗玥哈地一笑,看着墨菊和十一星魄道:“你们的主子这些年就交给你们以下犯上的吗?”

        墨菊面色微微一变。

        上官茗玥忽然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在墨菊等人眼前晃了晃,“认识这个吗?”

        几人顿时跪在了地上,“拜见尊主!”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不由讶异,没想到上官茗玥和墨阁的渊源如此深,竟然手里有墨阁的尊主令。就她隐隐得知,墨阁遍布天下,一般来说天下指的是天圣和它附近的四方小国,不包括东海??墒钦飧瞿蟮谋椴继煜虏煌?,它包括东海九州。墨阁除了阁主,十大护法长老,十二星魄外,还有一个特殊的人,就是尊主。

        尊主的职责在阁主之下,但是凌驾于十大护法长老和十二星魄之上。尊主甚为神秘,至于他具体在墨阁中有什么职权和所行使职权的范围,她对墨阁知之甚少,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毫无疑问,尊主在墨阁并不是摆设。

        “如今还阻拦我吗?”上官茗玥懒洋洋地问。

        墨菊等十二人对看一眼,齐齐道:“公子将主母交给属下等人看护,即便是尊主,也不能带走主母?!?br />
        上官茗玥闻言忽然笑了,“果然是容景手下的人!”

        墨菊等人无人说话,一字排开,拦住的则是上官茗玥的去路。

        “怎么办?你说我是不是先将你刺几剑然后再说?!鄙瞎佘h看着云浅月询问。

        云浅月瞥了他一眼,忽然娇媚地一笑,“好哥哥,你不是就要找子书吗?刚刚墨菊也说了,一定能帮你找到,你还难为我做什么?”

        上官茗玥一个激灵,似乎被她突然转变的神色和话语起了层鸡皮疙瘩。

        云浅月再接再厉,“你若是将我弄去东海,子书对我有心思的话,那岂不是更方面他近水楼台先得月?你辛辛苦苦,没准为她做了嫁衣,偷鸡不成蚀把米,想想也亏是不是?况且还有容景,你既然是墨阁的尊主,应该知道他是什么人,有仇必报,你若是从他手中抢了我,他估计不会给你好果子吃。这等赔本的买卖,怎么看怎么不合算,是不是?”

        上官茗玥挑眉,“那依妹妹你看呢?我该怎么办?”

        “和我合作,我帮你找到子书,如何?”云浅月道。

        上官茗玥狭长的凤眸眯起,“你这个女人竟然要出卖他?枉费他对你一番心心念念?!?br />
        “我都嫁了人了,自然要对我夫君忠诚。丈夫如心肝,朋友如衣服,朋友旧的去了再换新的。夫君却只有一个?!痹魄吃乱桓泵恍拿环蔚难?,对上官茗玥道:“况且我一见上官哥哥就心里喜欢,你这等丰神俊秀的人物,看上子书是他的福气,他跑什么跑?简直没眼光。我也正想见到你们喜结连理。我和子书朋友一场,焉能不成全的道理?总不能我家庭美满,夫妻和睦,让他孤家寡人一个,我心里也过意不去,上官哥哥既然有心陪着他,我求之不得呢!”

        上官茗玥似乎被她的话酸住,身子不由离她远了些,“你说得也对!”

        “那咱们成交?”云浅月看着他。

        “怎么个成交法?”上官茗玥总觉得云浅月不怀好意。昨日她从六皇子房间出来看到他,明显知道他不好惹,惹不过她,立即缩到壳里不理会他,今日发现被他钳制住,她的能力反抗不了,便立即投鼠忌器用心思诱惑她,暗暗想着,他比传言所说的纨绔不化嚣张跋扈本事极大外应该再多送她四个字,“狡诈若狐”。

        “嗯,我帮你将子书弄到你面前,你答应我一个条件?!痹魄吃碌?。

        “什么条件?”上官茗玥挑眉。

        “现在先不告诉你,不管是什么条件,只要我提出,你就一定要帮我?!痹魄吃滦闹写蜃判∷闩?,这样有本事的人,而且还是墨阁的尊主,他既然上赶着跑到了他的面前,他不利用是傻子。至于出卖子书嘛!她半点儿也没不好意思,朋友是什么?除了两肋插刀外,还是用来出卖的!

        “我要他现在就出现在我面前?!鄙瞎佘h道。

        “好!”云浅月答应得痛快。

        “这么说他现在就在这总兵府了?”上官茗玥见云浅月大营得痛快,眼睛顿时眯起。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也不知道?!?br />
        “不知道你答应个什么?”上官茗玥瞪了他一眼,俊美绝伦的脸上既然瞪人也是如此俊美,雌雄莫辩。

        “我的意思是我有办法让他立即出现?!痹魄吃碌?。

        上官茗玥上下打量着她,仔细地看着她眼睛,不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戳似?,忽然道:“你让本小王怎么相信你?”

        云浅月想着怎么相信呢,她立即对跪在地上的十二星魄道:“我若是做不到,他们十二个人任你处置?!?br />
        墨菊和十一个人脸立即一黑,主母卖他们真是不留余地。

        “你说的算?他们可是墨阁的人,听命的可是容景一人?!鄙瞎佘h扫了十二个人黑着的脸一眼。

        “你们说我说的话算不算?”云浅月看向十二个人。

        十二个人触到她眼光,云浅月整人的手段他们都心中清楚得不能再清楚,敢说个不字,他们可就惨了。齐齐垂下头,“主母等同于公子!主母有命,属下莫敢不从?!?br />
        “听到了吧?”云浅月得意地挑眉。

        上官茗玥呵呵一笑,“好,就相信你?!被奥?,他伸手在她脖颈轻轻一勾,将她脖颈上的容景给她的那块玉佩解下来,在她眼前晃了晃,“怕你食言而肥,这块玉佩我先帮你收着?!?br />
        云浅月心里暗骂了一声狐狸,果然是让子书都无可奈何的人。

        上官茗玥拿了玉佩,放开云浅月,对她道:“成交,你帮我将他立即找出来,我答应你一个条件?!?br />
        他话音未落,云浅月忽然对他出手,一缕轻雾在她手中瞬间凝聚成一朵莲花,须臾间,一瓣瓣盛开,对着他打去。

        昨日她一眼就看出他武功高深,能让子书忌惮缠得无奈跑出来的小王爷,焉能是清水白菜?十二星魄见到他出现在总兵府,出现在六皇子的房顶上,躲在暗处半点儿声音都没吱,可想而知,十二星魄怕是也忌惮,能让十二星魄忌惮,必有隐情。她心中有了计较,决定不理会他,也不招惹他,谁知道躲不过,今早他竟然打了主意要挟持他去东海,那么她如何能被他挟持?

        如今不再受他掣肘,武功虽然不及他,但是她还有灵术,定要他知道她不是好惹的,不能让他如此张狂。

        她的灵术从初学之日起,便领教了它的奥妙,当时学了几日时,就让苍亭无奈。后来经过夜霄叛乱南疆一事,她动用了灵术,后来经过上林,她灵术突飞猛进,觉得已然进了大成,只不过一直隐匿不用,如今再不用的话,该生锈了!况且这个人,他定要他知道知道厉害,敢欺负子书,她必须让他扒下一层皮来。两人虽然定了约定,但没规定她不准对他出手。

        灵术如蔓开的莲花,盛开在云浅月四周,顷刻间,莲花铺伸,向着上官茗玥而去,顷刻间便将他包卷其中。

        ------题外话------

        各种不舒心,咬牙在坚持,美人们,手里积攒到月票的甩甩我吧……

        弱弱地蹲墙角,寻求揉肩捶背的小贴心……==~o(>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