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七十五章 众望所归

    第七十五章 众望所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清风细雨中,只听到衣袂猎猎而响,三军将士惊呼声震天。

        转眼间,两道身影落入沟壑,在二十万大军眼前失去踪迹。

        夜轻暖面色大变,慌乱中就要飞身而起,她身后,一人拉住了她手臂,她身形一顿,被拽了回来,猛地回头看向身后。

        凤杨身边的一名小兵看着夜轻暖,认真地提醒,“公主,浅月小姐和景世子落下去的地方是生死之阵,您确定要跟下去吗?”

        夜轻暖心神顿时一醒。

        那名小兵抓着她手臂不松开,对她道:“公主,您可不能下去,您若是下去,我们身后这十万大军可就无主了。您看看,景世子虽然掉下去了,但是他可是带了几位主将来的,人家如今虽然焦急担心景世子,可是连队形都没变?!?br />
        夜轻暖回转头,只见对面的险坡上容景带来的十万人马人人脸上虽然焦急,但纹丝未动,果真队形未变。她移开视线,看向面前的沟壑,里面黑漆漆,什么也看不见。她经过前面两次出战,顾少卿和南梁六皇子都在生死之阵面前受了重伤,她清楚地知道生死之阵的厉害,如今景世子受了重伤,云浅月跟着下去了,若是她再下去,即便阵法破了,她也不敢保证安然无恙出来,若是她也受了重伤或者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么她身后的十万兵马无主,也许真被对面的十万兵马吞并,后果不堪设想。如此一想,她压下心中的焦急,定下心神,认真地看了那名小兵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名小兵正是风露,见夜轻暖镇定下来不下去了,她立即放开了手,还没开口,旁边的凤杨立即道:“公主,他叫小疯子?!?br />
        风露嘴角抽了抽。

        夜轻暖点点头,对风露道:“本公主记住你了,待回去后,禀明哥哥,你到我身边来吧!”

        凤杨顿时大喜,好似表扬的是他一般,立即道:“多谢公主,小疯子他很聪明的?!?br />
        风露垂下头,不卑不吭地道:“多谢公主提拔?!?br />
        夜轻暖再不多说,转过头,看向沟壑下面。她心中早就担心容景和云浅月见面旧情复燃,于是跟了来,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不让他得逞。但没想到他那般高傲的一个人,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立誓自伤,血祭精魂。连她都惊得呆住了,更何况是本来就对他依然爱着的云浅月?她不敢想象,稍后他们出了生死之阵会如何?

        云浅月会随着他离开吗?

        还是顾忌生生不离和哥哥而留下?

        更或者,景世子如此要她回到他身边,他难道已经有了生生不离的解法了?

        两道险坡,中间一道沟壑,两方二十万兵马惊呼过后,都归于沉寂,静静地看着黑漆漆的沟壑,等待着里面的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沟壑里面没有丝毫动静。

        夜轻暖用尽全力克制住自己,不断地告诫自己必须稳住。

        对面容景的十万兵马前排几名将领渐渐地也也露出急迫担忧的神色,显然也在尽力克制,十万士兵训练得如钢筋铁骨,虽然焦急,但纹丝不动。

        这等时候,两方士兵才可以看出了高下。

        半个时辰后,沟壑内忽然传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二十万士兵只觉得耳鸣声声,身下坐骑被震得刨着蹄子嘶鸣起来。须臾,黑雾爆破,两道光影从沟壑中冲出,正是云浅月和容景。

        两方兵马发出惊呼声。

        夜轻暖一喜,刚要大喊,只见那光影出来,径直落在了对面的险坡上,她面色一变,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只见云浅月衣袂被刮破了几道口子,牡丹花上被淋洒了斑斑血迹,手臂扶着容景,脸色霜白,容景玉颜如冰雪,胸口的剑显然已经被拔出,闭着眼睛靠在她怀里,似乎陷入了昏迷,两个人即便脆弱不堪,但偏偏风姿倾世,无人可比。

        “景世子!”

        “公子!”

        容景身后的十万大军发出欢呼声,有几个人立即上前,围住了二人。

        夜轻暖看着二人,尽量不让自己心颤,云浅月带着容景出来,两面险坡,两军对垒,她选择的则是另一面险坡落下,说明了什么?她不敢想象。压下所有的想法,对云浅月大声喊道:“云姐姐!”

        这一声喊声,让方圆几里都听得极为清楚。

        云浅月抬头看了夜轻暖一眼,那一眼,看不出丝毫情绪,须臾,她忽然转过身,对一个人道:“牵马来?!?br />
        那个人正是张沛,他本来一脸紧张地看着云浅月,如今闻言大喜,立即为她牵来容景骑的那匹马。

        云浅月拦着昏迷的容景翻身上马,沉声道:“回城?!?br />
        “是!”十万士兵清亮的回答声震耳欲聋。

        云浅月再不看其他人,带着容景催马顺着容景来时的路离开,方向是祁城。

        夜轻暖脸色苍白如纸,似乎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她看着云浅月离开的身影不顾一切地大喊,“云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就这样和他离开了?那哥哥怎么办?哥哥为了你做了多少?你全都忘了吗?”

        云浅月仿若不闻,一言未发,头也不回。

        “不行,今日你不准离开!”夜轻暖急喊一声,对身后道:“三路包抄,拦住他们?!?br />
        身后十万士兵听到命令,都齐齐一震。

        风露立即拽住夜轻暖,“公主,不可心急,如今浅月小姐一心只有景世子,你看看对方离开是从两翼收尾,这是一种阵法,我们这样过去,是会吃亏的,您总不想我们失了浅月小姐再失了十万大军吧?”

        夜轻暖闻言猛地惊醒,闭了闭眼睛,挥手制止身后,“都不准动!”

        身后十万大军刚听她的命令正不知道是否冲上去拦云浅月,此时闻言齐齐止步。

        一番耽搁,对面十万大军拥着云浅月已经下了险坡,如潮水一般退去,队伍离开的队形始终保持着兵法阵法,哪怕对方突然发起攻击,也能及时迎战。

        如此训练有素,让夜轻暖根本无从下手。

        另外她总有一种感觉,只要她真出手不顾一切地拦人的话,云浅月一定会不客气地对她出手。虽然未到达那一步,她只凭想想,但也莫名地觉得她一定会那样做。

        看着“景”字旗的大军离开,十万兵马隐住了那旗下两人共成一骑的身影。夜轻暖说不出什么滋味,只是忽然了悟了一件事情。

        人心,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揣测的事情。

        千万兵马,百万刀剑,架在头上,也抵不住一人之心。

        她忽然想起云浅月似乎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在一个小范围内私下里流传着,她说,她能眼看着别人死,也看不得容景在她面前受一点儿伤。

        她听到的时候,觉得那句话不如一人之重,天下人之轻来得震撼,但是如今想来,那句话才是真正的抵过了所有的语言。

        这一仗,容景赢了,彻底的赢了。她输了,彻底的输了?;蛘咚蹈绺缰站渴鞘淞?。

        目送十万大军离开,越走越远,直到星旗上的“景”字变得模糊,夜轻暖才收回视线,捂住心口,吐出一口血来。

        “公主!”有士兵发出轻呼声。

        夜轻暖扶住马身,似乎全身被抽干了所有力气,掏出娟怕,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闭上眼睛静静待了片刻,才睁开眼睛,眸光凛冽地道:“回营?!?br />
        她话落,调转马头,向营地走去,身后,凤杨带着十万兵马跟随。

        任何人都没有想到,景世子在马坡岭生死阵前上演了如此一幕,虽然身为敌方,但是对于云浅月随他而去,他们心里都觉得没有半丝违和。

        景世子自始至终似乎就该是这样。

        浅月小姐自始至终也该是这样才对。

        半个时辰后,夜轻暖带着十万兵马回到营地,容枫和苍亭立在门口,显然早就得到了探兵的消息,对于马坡岭的情况已经清楚。

        容枫脸色看不出什么情绪,苍亭脸色清淡,似乎也不觉得意外。

        夜轻暖翻身下马,看着二人,声音冷然地道:“你们都知道了?云姐姐得哥哥器重,身为主帅,在天圣期间,哥哥让她入住荣华宫,给予她最好的东西,托付一腔信任,如今只不过景世子在她面前演了一场戏,自己刺伤了自己,她便跟着他离开了。如此这般……”她顿了顿,甚是恼怒,“这般的不顾及哥哥,你们作何感想?”

        容枫看了她一眼,她情绪明显激动,似乎不能接受,他淡淡道:“月儿曾经说过,一个人的一生,总会有无数的十字路口等着选择,她所走的路,不过是走了她认为当时她所认为的对的路而已。无非是遵从了心的选择。她就该是这样,无可厚非?!?br />
        “她认为走的对的路,就这么跟随景世子走了,可是他想过哥哥没有?哥哥该如何?他如此被她扔下,该以何面目对天下?”夜轻暖对着容枫大喊了一声。

        容枫神色淡静,“也许皇上早已经料到,夜公主不是皇上,怎知皇上的想法?又怎知他没面目对天下?”话落,他提醒道:“夜公主还是尽快给皇上传书,报给皇上知道为好?!?br />
        夜轻暖狠狠地跺了一下脚,扔了手中的缰绳,快步进了大营。

        凤杨翻身下马,给容枫见礼,踌躇了一下,对他低声道:“枫世子,我觉得浅月小姐没有做错。你没有见到,当时情形,景世子实在是……”

        “实在是连老天都看不过去了!”风露接过凤杨的话,一副赞叹之情。

        “对!就是这样?!狈镅畹阃?。

        容枫看了凤杨一眼,又看了风露一眼,点点头。

        苍亭忽然一笑,道了一句,“所有人也不及他一人?!?br />
        “天下也无非就一个容景,他做了别人不能做之事,自然别人都不及他?!比莘慊奥?,扫了一眼众人,淡淡道:“回营吧!接下来按兵不发,听候皇上旨意?!?br />
        众将领齐齐应“是!”

        不多时,一匹八百里加急的快马从天圣军营出发,疾驰前往天圣京城方向。

        军机大营内陷入了死寂,无数士兵心头都齐齐升起一种找不到前路的茫然。

        相比天圣军营的死寂,祁城则一片欢腾。祁城内的大军得到容景带回云浅月的消息,万众雀跃。消息刚传回祁城,祁城内的一众将领都纷纷出城迎接。

        远远看着云浅月骑在马上,揽着昏迷不醒的容景回城,都激动不已,连连喜悦地喊着,有人喊“慕容后主”,有人喊“景世子”,有人喊“容公子”,有人喊“世子妃”,有人喊“夫人”,有人喊“浅月小姐”,有人喊“将军”,除了军队将领,还有祁城内的百姓,喊声一片。

        可见容景在他手下的军队和百姓中的声望和威名??杉魄吃鹿槔?,没有怨言,没有唾弃,没有鄙夷,没有脏话,每一张脸上都写满欣喜,如此的众望所归。

        似乎所有人都忘了遍传天下的和离书,似乎所有人都忘了她住在天圣皇宫听朝议政。

        云浅月端坐在马上,看着眼前的人山人海和欢呼声,恍然地觉得,这一个多月以来的一切就是一场梦,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容景。

        恍惚中,城门前让出一条路,她被迎入了城,一路被簇拥着,来到了祁城的总兵府。

        总兵府门口,凌莲和伊雪早已经候在那里,见云浅月回来,连忙迎上前,不同于别人,眼眶酸涩地齐齐喊了一声,“小姐?!?br />
        云浅月看着她们,恍惚中破碎出一抹真实。这样的情绪才是真实的。

        “主母,您终于回来了。果然还是公子舍得下重手,属下的嘴皮子都磨破了,公子再不发狠将您夺回来的话,属下就准备舍生取义杀身成仁冒死也要去将您夺回来了?!币桓瞿源丈锨?,一脸讨喜地看着云浅月,嘴里噼里啪啦如蹦豆子一般,正是墨菊。

        云浅月看着墨菊,他似乎瘦了些。

        “主母,您看我是不是瘦了?”墨菊被云浅月看了一眼,便读出了她的想法,立即抱住她的腿假哭道:“天地可鉴,一眼就被主母您看出我瘦了,您不知道,这些日子以来,公子日日拿着您的画像作践自己,不吃不喝,见眼儿的瘦,都快瘦成皮包骨了,作为公子的第一小贴心,属下自然要日日陪在公子身边,不吃不喝,您若是再不回来,属下可就要陪公子一起壮烈牺牲了……”

        “没看到公子受伤了吗?还不滚开!”墨岚恼怒地踹了墨菊一脚。

        墨菊立即松开云浅月的腿,如泥鳅一般地一退数丈,避开了墨岚,瞪了他一眼,不忿地道:“你没看到公子他的伤被主母用灵力封住了吗?又死不了,耽搁一会儿怕什么?”

        墨岚哼了一声,“油嘴滑舌?!?br />
        墨菊气得骂了他一句,“我油嘴滑舌也比你个木头强?!?br />
        “仔细公子醒来治你?!蹦疤嵝阉?。

        墨菊一噎,恼道:“就知道拿公子来吓我,也不知道是谁日日撺掇我去找回主母……”

        墨岚撇开脸。

        “好了,你们别争执了,让小姐和景世子进屋再说?!绷枇眯Φ乜戳硕艘谎?,抹了抹眼睛,将湿意抹去。

        墨菊立即住了口,笑嘻嘻地上前从云浅月手里接过容景,“主母,公子是不是比以前轻得太多了?您如今回来了,可要盯着他补偿回来?!?br />
        云浅月不答他的话,翻身下马,脚刚落地,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

        “小姐!”凌莲和伊雪惊呼一声,连忙扶住她。

        墨菊立即收起了嬉笑,墨岚等人也吸着气紧张地看着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定了定神,眼前恢复清明,扫了一眼众人,摇摇头,“我没事,进去吧!”

        凌莲和伊雪连忙扶着她向里面走去,墨菊不敢再胡乱多说话,抱着容景跟在后面。

        一行人静静地进了主院房间,墨菊将容景放在大床上,他依然昏迷未醒,大约是失血过多的关系,玉颜薄如蝉翼,剔透如雪,让他看起来分外虚弱。

        云浅月看着他,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小姐,景世子他……没事儿吧?”凌莲看着容景,心口那一大片血迹太过醒目,与他苍白的脸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她有些担忧地问。

        “没事,应该用不多久就会醒来?!痹魄吃履抗饴湎氯菥暗男目谏?,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沉了沉,收回视线,对凌莲道:“给我收拾一间房间?!?br />
        凌莲一怔。

        墨菊吓了一跳,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立即哭丧着脸道:“主母,您既然回来了,可不能再扔下公子不管了啊,公子没了您,可是活不成的,您看看,他那伤口,可是去了半条命的,若不是您有灵术,他如今早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他对自己可是下了狠心的,您大慈大悲开大恩,可别折磨他了吧!否则属下也跟着公子受苦遭罪啊?!?br />
        云浅月似乎被墨菊气笑了,瞪了他一眼,“他如今昏迷着,你要我慈悲开恩也没用,难道要我留在这里闻他一身血味?”话落,她向外走去,吩咐道:“他醒了喊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