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二十五章 两战两败

    第二十五章 两战两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蓝漪和十皇子长剑对软鞭,打得不分上下。

        两方士兵看着二人,都暗中叫着劲,盼着自己一方赢。

        半个时辰后,依然不分胜负,蓝漪忽然弃了长剑,从马鞍上抽出一条软鞭,软鞭对软鞭,与十皇子打起来。她的软鞭使用得灵活,一看就是惯用的兵器。

        十皇子的软鞭显然不如蓝漪用得好,他见蓝漪也用软鞭,忽然一笑,弃了软鞭,从腰间抽出宝剑。这是一柄短剑,剑身和剑柄合在一起也就是寻常宝剑的二分之一。他的宝剑用得自然是极好,短剑灵活,对上蓝漪的长鞭,总是能灵巧地避开蓝漪长鞭的缠力。

        蓝漪的长鞭对上短剑,顿时觉得如蟒蛇吞仓鼠,大材小用。她恼恨地瞪了十皇子一眼,弃了鞭子,忽然从马的跨侧抽出一杆银枪。银枪极长,刚一挥出,十皇子手中的短剑便不够看了。她一枪驶出,带着一道劲风,短剑顿时靠近不得。

        十皇子见蓝漪用了银枪,他立即弃了手中的短剑,从马侧拿出一对连环钩,这一对连环钩打造极为奇特。是四面带着环,每一个环都如一个倒挂的圈,银枪扫来,它如张开的大嘴,转眼就将它勾住。

        蓝漪不妨,银枪被勾住,她面色一寒,顿时果断地弃了银枪,眼见连环钩挑着银枪向她钩来,她催动功力,顷刻间她的内力如飓风一般,摧毁了银枪,但是连环钩是玄铁铸就的,却只是铁环哗哗响,破坏不得,眼见银钩对着她脖颈而来,她偏转头,飞身离开了马上。

        十皇子自然不会轻易让她躲开,身形同时跟着她飞起,连环钩对准她的脖子紧追不放。

        两方的士兵都发出惊呼声。

        蓝漪被迫得急,脸色一沉,袖中飞出一柄匕首,直直刺向十皇子心口。这是她留着的必杀招。

        十皇子一惊,匕首来得太快,他追得太紧,距离蓝漪太近,只来得及躲避开要害之处,匕首刺到了他左肩处,他眸光凌厉之色一闪,手中的连环钩脱手对蓝漪扔了出去。

        蓝漪自然距离她也近,躲不开连环钩,只能伸手去接。

        连环钩带着十皇子的内力,虽然他受了伤,但内力也有个七八成,蓝漪接住了铁钩,直直地倒退了数步,才停住脚步,顿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受了铁钩冲击的内伤。

        南梁、天圣两方立即有人上前护住落在地面上的二人。

        这一战,十皇子左肩受伤,蓝漪内腹受伤,算是打成了平手。

        “十大世家蓝家的家主,新皇亲封的监军和副将军,到底是个女人。也不过如此!”十皇子狂笑一声,“怪不得皇兄不要,没什么可取之处?!?br />
        蓝漪恼怒地看着十皇子。

        十皇子不在意地拔出匕首,顿时他左肩处血流如注,他不理会,将匕首扔给蓝漪,“女人的东西,果然禁看不禁用?!?br />
        匕首对着蓝漪直直飞来,蓝漪受了内伤再无力接住,凌燕站在蓝漪身边,立即伸手接住,之后手腕一抖,又对着十皇子将匕首甩了出去,她用了足足十成的功力,对准的是十皇子的心口。

        十皇子刚要伸手去接,他旁边一人轻巧地接住了匕首,反手将匕首对着凌燕又扔了回来,与匕首同时扔出的还有一根极细的银针。

        凌燕一惊,连忙躲闪,匕首和银针被她躲过,但是她身后的一名士兵却是遭了秧,顿时银针刺中的他的眉心,当即倒在了地上,那人正是早先蓝漪命令出来叫骂顾少卿的五大三粗的汉子。

        凌燕勃然大怒,看向接住他匕首扔回银针的那人。

        只见那人和十皇子相差无几,没穿铠甲,身穿一身紧身束身劲装,面容清秀。

        凌燕看着他怒问,“你是何人?竟敢用下作伎俩伤人?”

        那人冷哼一声,“我的名姓你还不配知道。你用匕首返回来伤人就不下作?小爷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br />
        凌燕一时哑口,忽然抽出腰间的宝剑,对着那人道:“有本事胜了我手中的剑?!?br />
        那人不屑地看了一眼,“怕你不过小爷十招?!?br />
        “狂妄鼠辈!有本事就上来,不上来你就不是男人?!绷柩嗵峤I锨?,站在正中央。

        那人呵呵一笑,“小爷我是不是男人难道你还要亲自验证一番?”

        凌燕脸色一黑。

        “兄弟们!你们说我上不上去让这小娘们验证一番?”那人对身后喊了一声。

        “上去!”南梁的士兵起哄地大叫了一声。

        其中有一人大喊,“墨少爷,上去后先脱裤子!给那小娘们看看你的兵器?!?br />
        众人哄堂大笑。

        那人脸一红,碎了一口,“住了你们的狗嘴!谁再敢喊一声,我将他扔上去?!?br />
        众人似乎不敢过分招惹他,顿时不敢再大笑,人人都憋着笑。显然说明此人在南梁军中的地位。定然不是一般小人物。

        那人提剑走上前,斜睨着看了一眼凌燕,眼睛眯了眯,似乎眸中有一抹什么闪过,不过太快,让人看不清。

        凌燕已经对她恨极,见他上前,连挽?;ǖ睦窠诙际×?。直直对他眉心刺去。

        那人丝毫不惧,顷刻间迎上她的剑,一手绣云剑使得漂亮。

        两方兵马都看着二人,只见二人剑术都极高,他们只看到两人衣袂翻飞,寒光闪闪,两柄宝剑似乎划出了两道青霞,将二人包裹在剑中。

        凌燕出身在凌家的坤武殿,自小被家族培养,坤武殿在十大世家是个极其有威望的存在,也是真正汇聚了十大世家的能力和精华。是传扬十大世家文治武功才谋策略的传承。虽然不若少主能继承家业,但是在十大世家从坤武殿出来的人,也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因为凌家少主、华家少主、尹家少主三人去年在南疆时失利再不能用,才将伊鸿、凌燕、华舒三人从坤武殿调出来任少主。三人以三大世家的代表入朝,可是当日伊鸿被容景收服,弃了朝局,只剩下她和华舒二人。

        可想而知,坤武殿出来的人,自然必定是继承了家族中所依仗的本事和精华。

        十大世家在十八般武艺和武功功法以及文韬武略中各有特长,但唯一一点相同的就是剑术。十大世家中都以剑术作为第一术,无论是蓝家的龙潭虎穴阵,还是苍家的梅花桩、或者是楚家的上善兵谋,也要退其后,尊剑术第一。

        所以,凌燕虽然不至于自负她的剑术无人匹敌,但是也觉得那人说十招胜她痴人说梦。

        二人显然都是用剑的高手,几招一晃而过。

        凌燕开始还觉得他简直狂妄,心中怒极,但是几招之后,心下惊异,不曾想到她自小就学的剑术竟然不但奈何不了他,反而逐一被他化解,甚至有些密招,他也轻松躲过。她越打越心惊,脸色也不由得变白。

        第八招之时,那人一个斜挑前刺,她左肩被他划了一道口子,春衫本来就薄,更何况她并没有穿铠甲,所以,顿时血流如注。

        凌燕身子猛地后退数步。

        那人并不罢手,一个回手剑,又向着她右肩挑来。

        凌燕根本就避不过,华舒大惊,飞身上前,对着那人劈出一掌,千钧一发之际带着凌燕后退数丈。

        那人不得已撤回手,后退了数步,躲开了华舒的一掌。

        双方分开,以凌燕八招败结束。

        凌燕惊魂未定地看着那人,早先因为他的嚣张,她并没有仔细看,这时看来,不过是个少年,眉眼清秀,令她看着竟然还有些熟悉,她捂着左肩大怒,“你是何人?怎么会我凌家的密剑之术?”

        “凌家的密剑之术也不过是不入流的剑术而已?!鄙倌昀浜咭簧?,不屑地道。

        “你与我凌家什么关系?”凌燕直直地看着她,忍着伤口的疼痛问。

        “没关系!”少年将手中的剑抖了抖,剑上的血被他似乎微带嫌恶地甩开,他转身大踏步走回去,“坤武殿出来的人也不过如此,接了我不足十招,我看以后凌家的人都莫要出来了,现眼得很?!?br />
        凌燕额头青筋直冒,隐隐察觉这人对凌家有仇。

        “凌燕,你看他是不是和你长得有些像?”华舒忽然问。

        凌燕一怔,她刚仔细看这人觉得有些熟悉,正想着什么时候见过他,经华舒提点,才顿时醒悟,她盯着少年笔挺的背影,看了片刻,忽然道:“你是凌墨!”

        凌墨脚步一顿,并没出声,他正是顾少卿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卫。

        “原来你是凌墨,你竟然没有死!”凌燕惊异不敢置信地看着凌墨,伸手指着他,“你……你没有死为何不回凌家?”

        “回?”凌墨忽然转过头,冷笑地看着凌燕,“我娘割骨挖肉那一刻起,我再不是凌家的人。我姓顾,叫做顾凌墨,之所以再用这个名字,是令我记住我娘的死和凌家的仇。早晚有一日,我会踏平凌家?!?br />
        凌燕身子一僵,立即道:“族主知道当年错误了二夫人,你……后来一直寻你,以为你死了,才没再寻,他这些年一直愧疚……”

        凌墨嘲讽地看着她,不说话,那样冰冷的目光让凌燕说不下去了。

        两方大营一时间无声无息,谁也不曾想到原来顾少卿身边的这个自小长大的亲卫竟然是凌家的人。

        片刻后,凌墨收了冰冷的神色,面无表情地走回队伍,将剑扔给一个小兵,随意地道:“给小爷拿着剑去洗,洗个千百遍,这剑沾染了凌家人的血,本来该弃了,但是公子特意为我打的,自然该好好留着?!?br />
        “是!”那名小兵立即抱着剑跑了回去,看样子是真听话地去洗了。

        凌墨看向受了伤被人扶着的十皇子,皱眉对两侧的亲卫道:“十皇子受了伤还不快扶回去?怎么还在这里?”

        十皇子对凌墨上下打量了一遍,忽然笑道:“行啊,墨小爷今日威风了!”

        凌墨对他挑了挑眉,“没十皇子威风,伤了天圣的副将军?!?br />
        “一个娘们而已!”十皇子道。

        “我伤的也是一个娘们,的确没什么好威风的?!绷枘恍嫉仄财沧?,对南梁的士兵摆手,“收兵!”

        他自小跟随在顾少卿身边,举手投足间将顾少卿的大将军气派学了个十足十。南梁军营里面的人都知道,凌墨一直传达顾少卿的指令,他的话等同于顾少卿的话。所以,南梁士兵听他说撤退,顿时整齐一致地保持队形撤回兵营。

        “蓝漪姐姐,他们撤了,怎么办?”华舒问蓝漪。

        蓝漪捂着胸口,这一战虽然士兵未曾交锋,但是算起来,她和凌燕受伤,还死了一个士兵,受了一顿辱,南梁只伤了一个十皇子,她她顾少卿的面都没见着,还是她败了,她咬了咬唇,回头看向身后。

        身后三里处,云浅月率领十万兵马纹丝不动地看着这边。云浅月一身紫色软烟罗端坐在马上,紫衣白马,清丽风华,分外夺目。比起她的狼狈,她沉静美好得令人嫉妒。

        蓝漪看了一眼,咬着牙收回视线,对一个人吩咐,“去问问大将军如何?是杀进去,还是撤军?”

        那人立即应声,向后方的云浅月跑去。

        “蓝副将军和凌副将既然受伤了,今日便罢了!撤兵!”云浅月不待那人跑到她身边,淡淡说了一句,之后,她不再看蓝漪,调转马头。

        张沛、韩奕等一众将领带着十万人家尾随她身后撤离。

        蓝漪听到从云浅月口中吐出她受伤的话,脸色难看,站立不动,并没有撤离。

        孙桢见云浅月的兵马已归,蓝漪没有听命的打算,他提醒道:“蓝副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兵谋之事,不是各人逞能斗狠,小败不算败?!被奥?,他淡淡道:“大将军的命令是撤军,蓝副将军若是不撤军,就是违反了军规?!?br />
        蓝漪心神一醒,看向孙桢。

        孙桢不再看她,而是目光看向南梁大营。

        蓝漪盯着孙桢看了片刻,捂着心口翻身上马,对身后一摆手,清声道:“撤兵!”话落,她一马当先撤离。

        华舒扶着凌燕坐到了一匹马上,孙桢一摆手,十万士兵如潮水般撤离。

        今日这一战,蓝漪、凌燕败北,令天圣士兵夺取凤凰关的大战告捷得意兴奋的心情一扫而光。归城的队伍有些沉重之气。

        反观南梁士兵们心中欢喜,算起来打了一场胜仗,人人脸上都带着笑。尤其是那十个骂阵之人,每个人都得了大将军命人赏下来的五十两金箔。

        凌墨回到中军大帐之后,见顾少卿还半躺在软榻上,一改早先在外的嚣张,对他如实地禀告了一番外面的事儿,说到伤了凌燕时,面无表情,再不见冰冷和杀意。

        顾少卿抬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忽然笑了笑,问道:“在你心底堆积了十多年的仇,今日可觉得痛快了?”

        凌墨摇摇头,哼道:“坤武殿出来的人都接不下我十招,凌家不过如此!”

        “你觉得凌家不过如此,是因为你站得高了,再看凌家,便什么也不是了。几百年的大世家又如何?如今还不是出世入朝?如今再也不是先贤时期,需要世家名门的中庸祥和之道帮君主出谋划策。十大世家当年避锋芒而隐世,百年下来,有的人怕是已经忘了锋芒二字怎么写了?!惫松偾渎痪牡氐溃骸白詈玫谋ǔ鸱绞讲皇侨巳獍坠嵌鸦缮?,而是令他们活着,踩在你的脚下,苟延残喘?!?br />
        凌墨看着顾少卿,微抿着唇,去年还是个小书童,今年就拔高到了少年的颈长。

        “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个凌燕是不算什么,但是凌家根深蒂固,不止一个凌燕,一个凌燕你可以八招内伤了她,一百个凌燕呢?要记住,刀剑能伤人,但那是小伤,真正的大伤则是踩踏整个凌家的尊严?!惫松偾浣种械氖楸救恿?,看着凌墨,“你可明白?”

        凌墨脸色变幻,似乎隐忍着才能不泄露自己的情绪。

        顾少卿身子向后一仰,脑袋枕在靠枕上,他语气有些沉郁地道:“若是让你回凌家,接掌凌家,你可愿意?”

        凌墨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顾少卿,“公子要赶我走?属下曾经发誓,这条命是公子救的,一辈子跟随公子,公子生我生,公子死我死?!?br />
        “说什么生死?不过是让你回凌家而已?!惫松偾涠运闪艘谎?。

        凌墨立即坚决地道:“属下不回!”

        “你心中一直挂着仇恨,我让你回去,正好收拾了凌家的那些人。凌家的家主和几位族主以及族中的长老当年冤枉了你娘,你是正宗的凌家嫡系子孙,他们对你愧疚,你若是回去,凌家就是你的?!惫松偾涞?。

        凌墨忽然将手放在天灵盖上,“噗通”跪在地上,“公子若是赶凌墨走,凌墨现在就死在这里?!?br />
        顾少卿翻了个白眼,忽然抬脚一脚踹向凌墨,骂道:“滚起来,少给爷使用这个伎俩。跟我身边长大,我还不知道你,你这招是我曾经用过的?!?br />
        凌墨着着实实挨了一脚,顿时苦下脸,看着顾少卿道:“我不想回去?!?br />
        “你以为我愿意让你回去?这么些年你都跟着我,我能舍得身边没个跟屁虫?”顾少卿忽然来了气,怒道:“还不是那个醋缸,老子不是就咬了她的女人一口,他倒是将老子算计个透,里子外子都被他扒光了。射我一箭,灌我几坛酒,还抢我的人?!?br />
        凌墨不解,须臾,还是从话语里透出了他说的人是谁,惊讶地道:“景世子?”

        “白担了个景字,她还曾经说他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依我看,他是心胸狭窄,小肚鸡肠?!惫松偾湫闹心蘸?,“他早就想一举收了十大世家,可是偏偏夜天逸的母妃出生蓝家,是蓝家的一支族支,夜天逸因爱生恨,和她势不两立,拿着外公的信物去了蓝家,蓝家认了这个夜氏外孙,他自然失了蓝家。十一年前那个女人为了容枫和苍亭下了一局棋,就此得罪了苍家少主,同时依照苍亭和蓝漪青梅竹马的交情,苍家也投了夜天逸,凌家、伊家、华家暗中这些年看起来是依附那两家,其实背后里是有夜轻染推动,算起来是他的人。不过如今夜天逸相助夜轻染,蓝家和苍家自然也归了新皇。所以,这五大世家都成了夜轻染的人。而容景有楚家、凤家,风家、花家、墨家。五五对立,互相牵制,对他起不到多大作用,所以,他想打破,让十大世家天平倾泻,为他所用,他先心折了一个伊鸿,但也不足以撼动伊家对夜轻染的依附,所以,势必再从别家下手。那个女人身边的凌莲、伊雪早就被他打主意,但那个女人舍不得给,他这主意自然打到了爷身上。你对凌家有冤母毒杀之仇,又是凌家嫡系子孙,凌家早先被他毁了一个少主,如今这个凌燕是凌家的族长们准备送进宫里暖床的,所以也算是送出去的人,自然不能再掌管凌家,而嫡系一脉,如今也就你一个人了,你今日八招就折了坤武殿出来的凌燕,你说凌家的人得到了消息,能不对你动心?让你回去继承家族?”

        凌墨呆呆地看着顾少卿,“这么说今日公子你让我出去,是利用凌燕,让凌家对我注意,引我回凌家?”

        顾少卿闭上眼睛,“爷没这么多的算计,若是真黑心黑肺,早就在当年要什么邪功的功法,应该打死也跟在她身边,日日喝她的血,免得月圆之夜被折磨?!?br />
        凌墨一个激灵,但还是皱眉道:“凌家人知道我对其有仇恨,会愿意打我主意回去?就不怕我报复?直接毁了凌家?”

        “风烬被风家弃了,九死一生奄奄一息,后来又如何,还不是去年找了回去做了家主?不要小看世家们埋藏在深渊里的龌龊心思,他们只想着保存世家的枝叶立世,不会在乎一隅之失。你回去的话,想要报仇,他们会将当年对你娘和你下手的人都找出来任你报仇,哪怕是族主,你想杀也能牺牲,只要你能延续世家的筋脉,令世家再兴盛个百年,一切就都值得?!惫松偾涞?。

        凌墨板着脸,不再言语。

        顾少卿摆摆手,似乎有些郁闷发泄不出,嫌恶地道:“行了,你别在爷眼前碍眼了,现在就去找那个黑心的吧!他已经派了人来接你,安排你回凌家。以后少了个人在爷跟前晃悠,我也清静?!?br />
        ------题外话------

        月底最后一日,月票清零,亲们有票的投了吧!么么么么么。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