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二十章 肆意缠绵

    第二十章 肆意缠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回到总兵府主殿,容景正坐在椅子上阅览密函。

        云浅月走过去,靠着他坐下,凑近他手中的密函去看,只见是关于西南的战事密函。

        密函中说夜轻暖持天子剑去了江陵城之后,和叶倩第一个回合交手未讨得好处,便和苍亭密谋,调动皇室埋藏在西南隐卫暗中对江陵城出手,可是未曾想到叶倩竟然将南疆的皇室隐卫大半调到了江陵城,于是两方隐卫在暗中较量了个你死我活,各有损伤,如今叶倩依然占据江陵城,将铁索,吊桥,凡是能通行的通道全部斩断或者拦截,江陵城如一座跨越不过去的沟壑,将夜轻暖和苍亭依然拦截在城外。

        而李琦的义军趁着短短时间又攻下了四郡县三城池,真正的西南千里被他掌控,义军势如破竹,锐不可当,天圣的兵将死忠的尽数被杀死,没有骨头的皆投靠了李琦。从起义至今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李琦由天灵山起义时的一万人马,发展到了如今的十万兵马??晌椒⒄寡该?,令人心惊。

        兵部的八百里加急一天一到天圣京城,夜轻染倒是再未震怒。

        朝中的官员人人骂南疆妖女狼子野心,要祸乱吞并天圣休想。

        天圣京城朝野和百姓们的视线分为两股,一股关心对南梁的征战,一股关系西南战事。

        容景阅览完一本密函合上,又拿起另一本密函打开。这一本密函上面罗列几十个人员名单。皆是李琦的手下,出身、事迹,关联的人,一一在目。

        容景大致看了一遍,便在几十个人名上勾勾画画了两下,便合上,看下一本密函。

        云浅月跟着他看了两本,见他也不理她,便撇了撇嘴,起身前去给夜轻染写令蓝漪接管魏章那十万兵马的奏折。

        她写的奏折自然极其简单,只交代了魏章已经老了,不可再用,蓝监军有其能,十万兵马令她接任。之后写上署名,便喊来凌莲,令她着人送去驿站,送去京城。

        她写完奏折令人送走后,见容景连头都没抬,依然自顾自地处理事情,也不打扰他,径自上了床休息,一连奔波数日,昨日又被他缠绵了半夜,她自然乏得紧,不多时便睡着了。

        再次醒来,已经天黑。云浅月睁开眼睛,屋中没人,桌子上没了容景的身影和堆叠的密函。她坐起身,对外面喊了一声,“凌莲、伊雪!”

        “小姐!”二人闻声立即跑了进来。

        “容景呢?”云浅月问。

        凌莲轻声道:“景世子似乎是出了城?!?br />
        “他出了城?什么时候?去做什么了?”云浅月一怔。

        “您睡下不久,他就出去了。也没有交代,奴婢们没敢问?!绷枇∫⊥?。

        云浅月看向外面,她睡的时候还不到午时,如今已经入夜。她蹙了蹙眉,想着他出城去哪里呢?片刻后,对外面喊,“青影!”

        外面没有声音。

        云浅月又喊,“墨菊!”

        “主母!您喊我?”墨菊应声出现在门口,声音似乎有些愉悦兴奋。

        “你家公子呢?”云浅月看着窗外问。

        “属下要是告诉您,主母可有奖赏?”墨菊调皮地问。

        “奖赏你两个巴掌,正经点儿!”云浅月对外面瞪眼。

        墨菊嘻嘻一笑,再不敢玩笑,连忙正经地道:“公子去敌营了,大约是卖国去了?!?br />
        凌莲和伊雪“扑哧”一笑。

        云浅月恍然,原来他是去南梁的军营见顾少卿了。她对外面道:“看你真是皮紧了,早晚说个媳妇管住你?!?br />
        “主母给我选的媳妇,将来一定是最好的?!蹦招ξ氐?。

        “给你选个母夜叉?!痹魄吃滦ψ欧叩?。

        墨菊似乎轻咳了一声,紧接着小声道:“母夜叉也有人爱的,就比如公子,爱主母爱得死去活来呢!”话落,他“嗖”地没了影。

        云浅月闻言有些好气又好笑,暗暗磨了磨牙。

        “今日顾将军伤得很重,世子应该是去查看顾将军的伤势了?!绷枇ψ诺?。

        云浅月点点头,起身下了床,想着他既然去见顾少卿,想必晚膳会在他那里用了,便令凌莲和伊雪端来饭菜。她刚坐下,外面有脚步声走来,她抬头,见是孙桢。

        孙桢大模大样地进了院子,在门口道:“属下请见大将军?!?br />
        云浅月收回视线,“进来?!?br />
        孙桢走了进来,姿态恭敬,步伐稳重,端看来真是个在兵营里历练了许久的人。他进来后,一本正经地给云浅月见礼,云浅月没理他,他直起身,径直坐到了桌前,拿起筷子就吃桌子上刚摆上来的饭菜。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一顿饭吃完,孙桢抹抹嘴,起身站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凌莲和伊雪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见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院子,疑惑地低声问云浅月,“小姐,他……”

        “他就是来蹭饭的?!痹魄吃驴醋抛烂嫔细删坏耐氲?,想着堂堂东海国的二皇子这两日难道给饿着了?摆摆手,“不用管他。蓝漪如今在做什么?”

        “蓝监军从魏总兵处出来之后就去了魏总兵管辖的兵营,晚膳也在兵营用的,相处这半日以来,士兵们都很喜欢她。说蓝监军人看着冷清,却是个好相处的人?!绷枇?。

        云浅月点点头,“凌燕和华舒呢?跟着她一起?”

        “没有,他们和张沛、韩奕等将领在一起。谈论您是否如今趁着顾将军受伤再出战,什么时候再出战?!币裂┮⊥?,“她们也很受兵将们喜欢?!?br />
        云浅月手轻轻敲击桌面,淡淡一笑,“分而击之,女人果然不可小视?!?br />
        二人不再说话。

        云浅月拿出西凉的地形图摆在桌面上,每一座城池,每一处山脉,每一处村庄,都清晰在目,她静静地看着,眸光沉思。

        深夜,容景依然未归,云浅月合上地形图,皱眉看向窗外。

        又等了一个时辰,容景依然未归,她不由站起身,抬步走出房门,刚到门口,一抹黑影落下,紧接着青影的声音响起,“世子妃,世子今夜不回来了,命属下回来告知您一声,您不必等他了,自己休息吧!”

        云浅月看着青影,竟然夜不归宿了?问道:“你家世子在做什么?”

        “世子与顾将军在喝酒?!鼻嘤暗?。

        “顾少卿受了伤,如何能喝酒?胡闹!”云浅月脸色一沉。

        青影不说话。

        云浅月看着青影,“是他不愿回来,还是顾少卿不让他回来?”虽然如此问,但是想着谁能拦得住容景?除非他不想回来。

        青影似乎小心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低声道:“世子说和顾将军一见如故,秉烛夜谈,品酒一醉?!?br />
        “我去找他?!痹魄吃孪胱湃羰呛纫灰咕?,顾少卿的伤更严重了。他不过就咬了她一口,说了两句挑衅的话,他已经射了人一箭下了重手,怎么能再跑去逼着人喝酒?顾少卿虽然是大将军,掌管三十万兵马,但也不过是个还没及冠的少年而已。真是欺负人。

        青影并没有拦阻,而且错开身子,给云浅月让道。

        云浅月迈出门槛,走了两步,刚要施展轻功飞身而起,便又转了回去,对青影道:“算了,他愿意喝就喝吧!你去吧!”

        话落,她回了房间,房门关上,径自上了床。

        青影似乎松了一口气,足尖轻点,又离开了总兵府。

        云浅月躺在床上,打了个哈欠,什么也不想,睡了过去。

        不多时,有人无声无息地落在了院子,半丝风丝也没掀起,凌莲、伊雪丝毫无所觉,须臾,那人推开门,无声无息走了进来。

        径直来到床前,床上的人儿裹着被子睡得极熟,呼吸均匀,整个人占据了一张大床,他盯着床上的人看了片刻,忽然恼怒地掀开被子,将那熟睡的人揪了起来,怒道:“云浅月,你就这么放心我?”

        云浅月睡得迷迷糊糊,眼睛也不睁,身子软软地随着他手拖起来,嘟囔道:“别吵?!?br />
        容景瞪着她,“我不在,你睡得竟然这么香?”

        “困着呢!”云浅月甩开他,身子一歪,躺回了床上。

        容景又伸手将她拽了起来,她的身子软得如面条,歪歪扭扭,向他怀里靠来,他忽然一把甩开她,抬步向外走去。

        刚迈步,忽然腰间缠住了一双手臂,云浅月睁开眼睛,哪里还有半丝困意,好笑地看着他恼怒的脸,“是你一日不理我,扔下我不管,又告诉我夜不归宿了,如今这是跑回来和我闹什么脾气?”

        “你没睡?”容景转回头看着她。

        “你没在,我睡不着?!痹魄吃氯砣砣淙涞爻蜃潘?,“我就想着顾少卿的酒有那么好喝吗?怎么能比得过我?让你流连不返?”

        容景哼了一声,“他的酒自然好喝,十两银子一坛,喝了十坛?!?br />
        云浅月挑眉,“你什么时候这么降低身份了,从来喝酒不是非千金一坛而不喝吗?”

        容景看着她,不说话。

        “一身酒味!这是回来耍酒疯了?”云浅月看着容景,别扭的样子像个孩子。她好笑地拉着他上床,哄道:“容公子,你跟他一个孩子计较什么?不就是咬了我一口,说了几句话吗?你也还了他一箭了,还令他喝了一肚子酒,本来养半个月的伤,如今估计该养一个月了。无论如何都是你赢了,消消气吧啊?!?br />
        容景不说话,躺在床上目光深幽幽地看着她。

        云浅月一叹,这陈年老醋吃的,可真有水准。她伸手给他宽衣解带,捂住他的眼睛,撤掉自己睡袍的丝带,锦缎滑落,她身子覆在他身上,与他肌肤相贴,低头吻下。

        容景身子细微地一颤,但躺着没动。

        云浅月双手环住他,手在他身体上轻挑慢捻,指尖划过,激起层层颤栗,两人相知甚深,她自然也清楚他的敏感,不多时,他从外面进来微带丝凉气的身子就被她勾起火热,她感觉他身子紧绷,在她挑逗下颤栗,心下得意,兴趣浓郁。

        可惜她没得意多久,容景忽然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如玉的手扣紧她腰肢,铺天盖地的吻落了下来。

        云浅月承受不住他如此火热,忍不住轻呼。

        容景仿若未闻,令熊熊大火吞没她。明明温润如玉的人,今夜却肆意而疯狂。

        云浅月感觉腰断了几次,又被他接好,最后天色微亮,她才被从火海里脱身出来,疲惫不堪地睡去。睡去之前,似乎听容景餍足之后不知疲惫地低低嘟囔,“连一个小毛头都敢扬言跟我抢你,自然不能轻易地放过了他?!被奥?,搂住她香汗淋漓的纤腰,又道:“到底是你太会惹桃花,还是我看着好欺负……”

        云浅月已经连听的力气都没了。留一丝神志想着自作孽,不可活,下次她打死也不招惹他惹火烧身了。

        容景说了两句话之后,如玉的指尖爱怜地抚摸着她白瓷般的脸庞,忽然轻笑,“竟然不知道你还有这等点火的本事,倒是极好?!?br />
        他似乎也不需要云浅月回答,早先郁气散去,语调愉悦。

        不多时,天已大亮。总兵府外有一群人走来,张沛和韩奕以及几名副将、参将便走便低声交谈着,虽然他们的声音低,但还是能被容景听到,谈论的自然是出兵之事。

        容景向外看了一眼,对外面道:“将他们挡回去,就说大将军吩咐,今日不出兵?!?br />
        “是!”凌莲、伊雪立即应声,转身去了。

        二人来到门口,挡住来人,将容景的意思转达了。众人对看一眼,今日竟然还不出兵?大将军打的什么心思?难道明太后和云王妃不救了?据说大将军和宫里的明太后不太对卯,但是还有云王妃呢!难道也不救了,就让云王妃在顾少卿的大营里受苦?张沛藏不住话,看着凌莲和伊雪问,“二位姐姐,大将军到底是何打算?怎么今日还不出兵?顾少卿伤重,我们都歇息够了,如今是出兵的最好时机??!若是顾少卿养好伤,再打他可就难了?!?br />
        凌莲和伊雪齐齐摇头,“大将军既然如此吩咐,自然有她的打算,各位将领听命就是?!被奥?,二人也不理会众人,齐齐转身,走了回去。

        众人对看一眼,知道凌莲和伊雪是云浅月的近身信任之人,虽然还想再问,但二人不再搭理他们,自然也不敢再逼问,只能听命,转身一起离开。

        蓝漪听闻云浅月吩咐不出兵,到没什么表态,依然待在魏章十万兵马的兵营。

        一日一晃而过。

        云浅月这回被容景折腾得惨了,睡了整整一日一夜才醒来,醒来后却浑身酸痛地起不来床,而容景坐在桌前姿态闲雅地阅览密函,她恼怒地瞪着他。

        容景感受到云浅月的视线,偏头向她看来,须臾,微微一笑,声音温柔,“醒了?”

        云浅月恼怒地翻了个身,却因为动作太大,令她抽了一口冷气。

        容景放下密函,来到床前,看着她微蹙的眉,如画的眉目也跟着蹙起来,“我都已经帮你揉按了筋骨,怎么还这么严重?”

        云浅月不理他。

        容景伸手将她拽进怀里轻轻抱住,看着她没有半丝歉疚地控诉道:“是你先惹我的?!?br />
        真是倒打一耙!若不是他喝陈年老醋先闹别扭,她至于哄他哄出冤家来?云浅月闭上眼睛不看他。

        容景低下头,吻她的唇瓣,“前日真喝了十坛酒,醉得厉害……”

        云浅月冷哼一声,不到午时喝到深夜,两个酒鬼,还竟然不脸红地说出来。伸手推他,却推不动。她恼道:“滚开,我是大将军,日日躺在床上像什么样子!”

        容景轻笑,放开她,“你是该活动活动,再睡下去的话,我都担心你长在床上了?!?br />
        云浅月挖了他一眼,挣扎着坐起身穿衣。容景很有良心地伸手帮忙。

        云浅月下了床,脚走在地板上还觉得腿发软,身子发虚,又狠狠地磨了磨牙,骂了容景两句,他含笑听着,温柔地侍候她净面梳洗,收拾妥帖,她还是气怒不消,不理会他,自己出了房门。

        外面阳光晴好,打在她身上,暖融融的,舒散了几分疲惫。

        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出了房门,都齐齐松了口气,迎上来。

        “有什么事情发生吗?”云浅月问二人。

        二人摇摇头,低声道:“张沛等人来询问了几次是否出兵,都被景世子挡了回去。三十里外南梁的兵营没发生什么事情,城中也没发生什么事情?!?br />
        云浅月点点头,身子靠在门框上,懒懒地晒着太阳。

        凌莲话音一转,“不过西南发生了些事情。陈老将军带领的十万兵马到了江陵城,与夜轻暖、苍亭兵马汇合,昨日午时,一举拿下了江陵城。江陵城沦陷,叶倩不在城中?!?br />
        “江陵城虽然是天险,但到底是小城,十万兵马加上夜轻暖的皇室隐卫,攻破江陵城是理所当然?!痹魄吃碌氐溃骸敖夷??”

        “蒋烈极其家人不知所踪?!绷枇蜕溃骸霸缇捅痪笆雷优扇私幼吡??!?br />
        云浅月想着蒋烈是孝亲王妃的弟弟,冷邵卓的舅舅,自然要?;ず?。不伸出手?;?,以后还要何人敢被收买人心反抗天圣?

        三人正说着,外面传来一声高喊,“报!皇上圣旨到!”

        云浅月看向门口。

        不多时,一个兵士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那人正是文莱。文莱一身风尘,看起来脸色蜡白,显然是快马兼程而来,赶路赶得太急,脚步有些踉跄。

        文莱进了总兵府,一眼就看到了云浅月,连忙快步过来,“奴才给大将军见礼!”

        云浅月对他笑了笑,“文公公辛苦了!”

        “奴才不苦,就跑死了两匹马而已?!蔽睦车?,“皇上想令八百里加急,但又觉得八百里加急也不一定快了,免得耽误军情,特派了奴才前来?;噬纤嫡夥馐ブ家弊哦虼缶退薪斓拿嫘?。您看……”

        云浅月挑了挑眉,当着二十三万大军和所有将领的面宣读?她向屋内看了一眼,见容景仿佛不知道外面来了圣旨,依然坐在桌前阅览密函,她点点头,对凌莲和伊雪吩咐,“击鼓,升帐!”

        “是!”凌莲和伊雪立即去了。

        云浅月抬步向外走去,文莱向屋内瞅了一眼,立即拿着圣旨跟上她。

        来到中军大营,云浅月从西山军机大营和玉龙山新兵营带来的十万兵马,以及攻打凤凰关收服的三万兵马,还有青山城魏章的十万兵马都列队敬候。

        蓝漪、华舒、凌燕、孙桢、张沛、韩奕等人都已经等候。

        云浅月普一来到,众人目光都定在她身上。清风吹起,紫色软烟罗如九天上铺开的紫霞,包裹着花容月貌的人儿,如织染的画。所有人眼中都现出惊艳的神色。往日凛然如尘封的剑,冰雪堆砌,今日似乎冰消玉碎,柔美如弱柳扶风,不盈一握。

        二十三万兵士,人人屏息。

        张沛、韩奕等人没见过这样的云浅月,他们从见到她时,心里就没将她当女人,虽然一路行军至今,她在所有人心中就是一个将军。如今看她这般,都呆了呆,一呆之后,都连忙惊醒,不敢再看第二眼,生怕成为魔咒。

        “皇上圣旨,令所有将领士兵听旨?!痹魄吃抡径?,目光清凉地看着下面,清声开口。

        她的声音清凉如风,瞬间吹散了惊艳或呆怔的眼光,都齐齐垂下头,跪了下去。

        文莱眼睛扫了一眼黑压压的将士,清了清嗓子,当先介绍,“杂家是侍候先皇的文莱,如今在当今圣上和安王身侧侍候?;噬闲诺霉蛹?,令杂家前来宣旨?!?br />
        他这番话,自然是说明他是皇上的人,听命于皇上。魏章手下所有士兵顿时恭敬了些。

        文莱话落,拿出圣旨展开,高声宣读,“朕知晓大将军一举夺下凤凰关,甚是欣慰。大将军首战告捷,扬我天圣,报我军威。实乃大功,朕先为之记上一功,他日还朝,一并赐赏。所有在此战中建功的将士,朕也一律封赏?!?br />
        将士们顿时发出欢呼声。

        文莱顿了顿,继续宣读,“青山城总兵魏章,镇守青山城十五年,劳苦功高。如今年迈,再不能上阵杀敌,是朕顾虑不周,才令其受了重伤,今恩准回京养伤,伤好后,择职录用。其手下十万兵马,全权交由大将军统领。蓝监军救魏总兵一命,免我天圣老臣死于为难。也是功高一件,特升为副将军,协助大将军征南。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士兵高呼,震耳欲聋。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月票,群么么!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