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十九章 容景之箭

    第十九章 容景之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云浅月如水的眸子眯了眯。

        “大将军,那是明太后和云王妃吗?”一位副将大声道。

        云浅月不答话,静静地看着,脸上看不出情绪。

        众人都心下骇然,想着明太后和云王妃如今在顾少卿手中,且押来前线,若是以二人为要挟的话,那么大将军如何眼睁睁地看着云王妃受苦?

        张沛大怒,“娘的,顾少卿太不是东西了,竟然押了两个女人前来?!?br />
        韩奕也是不耻,“顾少卿真不是个男人丈夫,拿了女人算什么本事?”

        二人一开口,其余人也大怒,都跟着骂了起来。

        云浅月一直没说话,容景颜色淡淡,也不言语。

        片刻后,众人声音都小了下去,拿不准二人心中所想,不知道如今破解着一局。不少人心中都清楚,正是因为明太后和云王妃的队伍拖住了顾少卿的大军,他们才顺利地拿下了凤凰关。这两个人一个是太后,大将军嫂嫂的母后,一个是云王妃,大将军的母妃。总不能不救??墒侨绾尉饶??如今二十三万兵马对垒顾少卿三十万兵马本来就是少了。且人还在他手中。众人不由得都提起了心。

        城墙上众人心头怒火鼎盛,城下魏章等人也是大怒。

        魏章虽然心中不满云浅月将他派出来对付顾少卿,但是基于昨日她到来并没有调遣他就攻下了凤凰关,今日顾少卿兵马来了,她的确有以鞍马劳顿为理由让他迎战,她给他观敌瞭阵。他看着顾少卿,虽然这个少年扬名已久,但是从来不曾来到凤凰关,他也未曾得见,今日一见,心里咯噔一下,果然名不虚传。

        顾少卿自然不是黄毛小儿,而是真真正正沙场练出来的少年将军。端看星旗下他如宝剑出销,玄铁开封的气势,便令人心神为之一颤,三十万铁骑来到,即便他久经沙场的坐骑,也不安地被前方来的铁血气势所射,刨了刨蹄子。他身后的十万兵马有一瞬间的震颤晃动。

        虽然是一瞬间,但已经立分高下,他手下的十万兵马训练不比顾少卿的兵马。

        魏章能在十五年前设计伤了南梁国师,自然城府甚深,有些狡诈,他方子脸一板,当先对顾少卿开口怒斥,“顾少卿,两军交战,不伤来使。你绑了两个女人前来算什么意思?”

        顾少卿来到近前,勒住缰绳,奔驰的宝马前蹄扬起,嘎然止步。他身后的三十万大军也齐齐止步,整齐一致。他理也没理魏章和他身后的十万大军,目光看向凤凰关上。

        容景和云浅月两人立在城墙上,身影看得极其清晰。男子优雅如画,女子清丽脱俗。两人的身姿立在那里,他们身后左右的人全然成了风景。

        顾少卿第一次看到容景,不由得眼睛眯了眯,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移不开。

        容景的目光也向顾少卿看来,眸光如远山青黛,看不甚清。

        二人隔着城墙相望,中间似乎有某中气流一寸寸凝聚。

        魏章没想到顾少卿竟然如此嚣张,对他无视,他不由大怒,“顾少卿,你听到本总兵的话了没有?拿两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顾少卿依然没理,目光不曾从容景身上移开。

        魏章怒火堆积,第一次彻底被人如此无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洋洋自得的就是十五年前设计伤了南梁国师,每每逢人提及,他话语谦让,说是南梁国师那时已经动了真气重伤,才被他小小的计谋所伤,但其实心下还是无比得意??墒侨缃癖还松偾涞弊魑尬镆话愕匚奘映沟?,还是令他大失颜面。

        有一种人就是一件事情成功了,就会记得百年,认为谁都该帮他记得那件事情。魏章就是那种人。他怒冲脑门,忽然双腿一夹马腹,就要冲着顾少卿冲去。

        蓝漪伸手一把拽住了他的马缰绳。

        魏章的马踢腾了一下,顿时止住,他转头看着蓝漪。

        “魏总兵不必急于一时。毕竟明太后和云王妃还在他手中?!崩朵舻氐?。

        魏章心神一醒,怒意被消去了大半,暗道一声是啊,有云王妃在顾少卿的手中呢,应该震怒的人该是云浅月才对,轮不到他。于是立即止住了马,为自己竟然被顾少卿轻而易举地激起怒意反思。

        蓝漪看着顾少卿,少年铁血而沉稳,凌厉而沉敛,这份气度就不是魏章可比。若是她不拦住他,他过去的话,不死即伤。凭她自然可以看出魏章不是顾少卿的对手。

        顾少卿和容景对视许久,他眯着的眸子才恢复正常,星旗下,少年姿态如宝剑出销,锋芒凌厉,“景世子,久仰了?!?br />
        容景勾了勾唇,姿态清贵优雅,一如往昔温润,“顾将军,久仰了!”

        “你身边的女人我看着很好,想要她,怎么办?”顾少卿话语虽然提到了云浅月,但是眼神却没往她那瞟一下。如此话语说出,邪肆狂妄,似乎全然不将容景当回事儿。

        云浅月皱了皱眉,暗骂了一句,这个臭小子,故意给容景上眼药。上次他咬了她一口的事儿容景还给他记着呢!她才不相信他不找回场子,若不找回来,他就不是容景了。她看着他想着,再招惹他的话,自求多福吧!

        容景忽然一笑,“想要她的人多了,但也要本事。顾将军,你认为你有这个本事?”

        “可以试试?!惫松偾涞?。

        容景随手拿过身后一名士兵手里的箭,随意对着顾少卿挥手扔了出去。

        箭脱手而出,明明看起来姿态随意,可是偏偏快如闪电,迅疾如风,顷刻间对着顾少卿的眉心飞了去。

        “?;そ?!”顾少卿身旁左右的人大惊,齐齐架起盾牌。

        “都闪开!”顾少卿大喝一声,抽出腰间的宝剑,飞身而起,竟然不躲不避,迎上了容景扔出来的箭。

        箭矢撞击上宝剑,“?!钡囊簧逑?,顾少卿身子倒退数步,箭矢“啪”地落在了地上。他回身落回马上,端端正正地坐稳,看着容景张狂地道:“景世子也不过如此?!?br />
        “是吗?”容景轻飘飘地吐出两个字。

        “自古红颜英雄,景世子从哪里看也看不出英雄的影子,不如就割爱如何?”顾少卿分外狂妄。

        “英雄是只一个回合就断剑的人吗?”容景挑眉。

        他话落,顾少卿手中的宝剑忽然一断两段,“咣当”一声半截断剑掉在了地上,剑柄和另外半截剑攥在了他手中。

        顾少卿一惊,张狂俊美的面色终于一变,他左右的兵将也是大惊,顾将军的武功他们自然十分清楚,在南梁,除了国师外,几乎无敌手。没想到景世子远远飞来的一支箭羽竟然让他断了剑,齐齐心头大骇,不过想到令他断剑的这个人是容景。天下扬名,万千人推崇,也不奇怪,盛名之下实在非虚。

        天圣城墙上下的士兵齐齐发出欢呼声。

        顾少卿瞬间恢复神色,忽然将手中的断剑一扔,大笑,“景世子果然名不虚传?!?br />
        “顾将军客气!”容景来而不往非礼也。

        “可是我还想要你的女人,怎么办?”顾少卿似乎不知道厉害,全然不将输了一局丢了面子当回事儿。

        “可是我想要顾将军的脑袋,你也说说该怎么办?”容景扬眉,淡淡的声音却令方圆几里地都能听得见。

        顾少卿哈哈一笑,“本将军的脑袋本将军可爱惜得紧?!被奥?,他径自道:“本将军这条命是曾经一位可人儿救的,这世上只有她能取了我的命,别人嘛,哪怕是你景世子,也不行?!?br />
        他话音意有所指,所有人都被他那句可人儿的话听得心里一酥,齐齐麻了麻。

        云浅月更是头皮麻了麻,狠狠挖了顾少卿一眼。

        容景看着他,眸光瞬间锋利,伸手又从身后拿过一支箭羽,淡淡道:“本世子一般出手只出一次,但今日遇到顾将军,就破一次例吧!”话落,他将箭羽对着顾少卿扔了出去。

        这一次的箭羽,自然不同于刚刚一次。

        若是刚刚那次挥箭只用了他五成功力,那么这一次,就是十成功力。

        顾少卿一惊,飞身而起。

        箭羽如流星,似闪电,众人只觉眼前一道寒芒一闪,顾少卿左右的人连“?;そ倍济荒芎俺?,就见顾少卿身子打了个回旋,但还是没能避开那支箭,“嗤”地一声,箭刺破了他的肋下,他中箭倒地。

        “将军!”南梁士兵齐齐惊骇地大喊。

        有几个亲随副将瞬间翻身下马,去扶顾少卿。

        魏章看准机会,觉得机不可失,顿时高喊一声,“击鼓!冲!杀了顾少卿!”

        伴随着他一声大喊,他一马当先向顾少卿冲去。天圣士兵也看准了机会,高喊着打杀着,冲向南梁士兵。

        “列队!杀!”顾少卿见魏章冲来,眸子凌厉一闪而逝,清喝一声。

        南梁士兵顿时蜂拥而上,迎上天圣士兵。

        魏章的马当先极快地来到南梁队伍前,挥舞着双剪一阵劈、砍、剪、刺、砸,南梁士兵被他打了个七倒八歪。他甚是骁勇,很快就冲破了南梁士兵?;す松偾涞陌?,见顾少卿依然倒在地上,他劈剪就砍下。

        他一剪还没落下,顾少卿忽然捡起地上的两秉断剑对着他扔了过去。

        虽然他身受重伤,但是两秉断剑却甚是迅猛。魏章躲闪过一剑,另一剑再也躲闪不急,刺中他肋下。他“啊”地大叫了一声,瞬间栽落马下。

        南梁一位副将恨极了他卑鄙趁机偷袭出兵,挥剑就对着他拦腰斩下,若是被一??成?,那么他顿时身子就如顾少卿早先那把剑一般分为两段。

        这时,蓝漪跟来,挥手打开了那名副将,救起了魏章,她武功极好,衣袂飞扬,顷刻间便打开了包围的人,救了魏章退回了天圣军中。

        顿时南梁和天圣的士兵们两方对上,互相砍杀起来。

        “收兵!”这时,城墙上云浅月清喝了一声。

        魏章手下的士兵见总兵受伤,一时没了主张,虽然蓝漪在,但她这个监军也不如一直统领他们的总兵得信。此时听云浅月说收兵,却知道连总兵都要听命大将军的,自然都听命,顿时齐齐撤退。

        南梁士兵向前追去。

        此时顾少卿沉沉地命令,“撤兵!”

        南梁士兵得到军令,立即止住脚步,齐齐撤回,队形霎时整齐。

        一番杀戮,不过盏茶时间,可是地上却是死伤一片。双方连忙拖回伤亡的人。

        “回城!”蓝漪命令一句,带着魏章返回城门。

        城门打开,放十万士兵入城,他们进入后,城门又紧紧地关闭。

        顾少卿被一名亲信扶着站在地上,似乎中了一箭对他来说不过是被蚊子叮了一下,只不过如今那蚊子还长在了他身体上,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面无表情地看着天圣士兵撤回凤凰关,片刻后,看向城墙,目光落在容景身上,扬了扬眉,“景世子好箭法?!?br />
        容景微微一笑,“顾将军也好剑法,弹指间便伤了魏总兵?!?br />
        “那也不如景世子?!惫松偾浜鋈还戳斯创浇?,说了一句无关的话,“景世子觉得这一箭还清了吗?若是没还清的话,不妨再来一箭,本将军受得住?!?br />
        容景眸光微闪,“只要不再犯,就还清了!再犯的话,就说不准了?!?br />
        顾少卿忽然哈哈一笑,道了句,“果然是个醋坛子?!被奥?,他一摆手,沉声高喊,“撤兵三十里,安营扎寨!改日再夺回凤凰关!”

        “是!”南梁士兵齐齐高呼。

        顾少卿再不看凤凰关城墙上,由一名亲随扶着上了马,原路撤退。

        他离开,星旗依然招展,三十万士兵如潮水一般退去。

        大地震颤,留下了一地鲜血,在阳光下鲜红夺目。

        云浅月看着顾少卿离开,想着容景这一箭他估计要养半个月的伤了。她收回视线,嗔了容景一眼,人家不过是咬了她一口,他就下这么重的手。

        容景接收到了云浅月的一嗔,挑了挑眉,不理她,转身下了城墙,将她扔在了城墙上。

        云浅月瞪眼,来时拉着她的手来,如今就这么扔下她走了?什么破脾气!

        “哈哈,景世子太厉害了!”张沛由衷地对容景敬佩。

        “神来之箭??!不用弓,就能射箭,非景世子莫属?!焙纫彩且涣承母剐恼?。

        一众副将参将等将领都是心悦诚服。他们见过云浅月出手,却是这一路来从未见过容景出手。今日他出手,当真令他们大开了眼界。世界上有这样的一个人,他闲闲挥手,就能地动山摇,不是他们这等小鱼能比的。

        城墙上响起此起彼伏的敬佩诚服声。

        凌莲和伊雪暗暗想着,若是这些人知道今日顾将军和景世子两个人只为了了一桩私怨,不知道该如何感想。更若是知道景世子其实是借两军对垒泄私愤,还让他们如此敬服,更不知作何感想。

        众人喧嚣敬佩片刻,忽然一人大声道:“大将军,就这么放顾少卿走了?明太后和云王妃还被他绑在马上?!?br />
        “是啊,娘的,忘了抢人了?!闭排嬉泊笊?。

        “那两个人不是明太后和云王妃?!痹魄吃乱∫⊥?。

        众人一怔,不是?难道是假的?伪装的?

        “明太后的左手小指指尾和无名指齐平,而那个人左手小指比无名指短了一截。我娘自然也有不同的地方。所以她们不是?!痹魄吃碌?。

        众人恍然大悟,不由得又心下佩服云浅月。没想到隔了这么远,她也能看见。众人再无紧张,既然不是明太后和云王妃,那他们便宽心了。

        云浅月见众人又谈论起来容景,笑了笑,转身下了城墙。

        凌莲和伊雪也跟着云浅月下了城墙。

        三人下城墙后,云浅月对一个士兵询问了一句,便径直去寻被蓝漪带回来受伤的魏章。总兵出战受伤,她这个大将军自然要去看看。

        来到一处院落,门口立着魏章手下的副将和幕僚。见云浅月来到,众人齐齐喊了一声“大将军”,之后错开身子,恭敬地请她进入。

        云浅月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走了进去。

        来到房门口,正遇到给魏章包扎伤口的军医提着药箱出来,她问道:“魏总兵的伤势如何?”

        “回大将军,魏总兵的伤口极深,正伤在肋下,幸好是断剑,若是长剑的话,这条命就保不住了。这样的伤口最是不好养,怕是要养一个月才能下床?!蹦蔷搅Ь吹氐?。

        云浅月点点头,对他摆摆手,他走了下去,她挑开帘子走进。

        只见屋中魏章惨白着脸躺在床上,蓝漪站在魏章床前,见她进来,二人都向她看来。

        “没想到顾少卿被容景伤了一箭还有如此力道,幸好蓝监军救了魏总兵,否则我天圣就少了一员猛将。魏总兵能保住命就好,好好养伤吧!”云浅月进了屋,看着魏章道。

        魏章脸色极差,神色无论如何掩饰也难掩灰败,他也没有想到顾少卿都被容景伤了一箭还令他无可奈何,这说明他的功夫与顾少卿天差地别,他看着云浅月清淡的脸,心中有些愤怒,他明白云浅月不喜德亲王和皇上的势力,今日不出兵,就是借军权排除他。若是今日她也出兵与他一起的话,他是不会受伤的。虽然明白,但她是大将军,他也莫可奈何,只能认了。如今人人都知道景世子射了顾少卿一箭,他趁机下手,却还是没能如何得了顾少卿,反而被他重伤,威望扫地。他越想心中越恨,此时听见云浅月如此说,却又不得压下恨怒点头。

        云浅月看向蓝漪,“蓝监军辛苦了,幸好你跟去了?!?br />
        蓝漪看了云浅月一眼道:“魏总兵自然不能折在顾少卿手中,蓝漪也是为皇上分忧?!?br />
        云浅月笑了笑,“是本将军调派不周,蓝监军武功高强,当时应该让蓝监军领兵,只想着魏总兵十五年前的英勇了,倒是未曾想到连南梁国师都老得不能出山了,魏总兵自然也老了。幸好如今蓝监军救了魏总兵,否则本将军难以向皇上交代?!?br />
        “大将军似乎不需要向皇上交代吧!在大将军的眼里,皇上从来不算什么?!崩朵舻?。

        云浅月扬了扬眉,笑了一声,“蓝监军对我似乎有很深的敌意?”

        “不敢!本监军只是奉皇上之命前来监军?!崩朵衾淝宓氐?。

        “蓝监军的本事只做一名将军可惜。如今魏总兵伤了,他手下的十万兵马无人统辖,我这就回去写奏折,令蓝监军接手魏总兵手里的十万兵马。定然不埋没蓝监军这等人才?!痹魄吃驴醋爬朵舻?。

        床上的魏章大惊,云浅月这是要夺了他的兵权,虽然蓝漪是皇上的人,但是他掌了兵权一辈子,自然不想就这么被夺了,他立即道:“大将军,本总兵的伤无碍,不日便好。不需要有人暂代?!?br />
        云浅月转回头看着他惨白的脸慢慢地道:“我刚刚问过军医了,魏总兵的伤需要养一个月,十万兵马这期间总不能无人管辖?!?br />
        魏章立即道:“可以让我手下的冯副将暂管?!?br />
        云浅月摇摇头,“今日魏总兵受伤,冯副将和你手下的兵将都慌了阵脚,他不足以担大任。蓝监军有其能,皇上定然也体恤你这么多年镇守青山城的辛苦,一定会恩准你好好养伤的?!?br />
        魏章再无反驳之语,看向蓝漪,似乎希望她拒绝。

        蓝漪不看魏章,对云浅月道:“既然如此,本监军就恭敬不如从命。大将军回去写奏折吧!十万兵马我接管?!?br />
        “好!”云浅月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蓝漪随后跟了出去。

        房间只剩下魏章一人,本来他还挣扎着硬挺着不让自己昏迷,只是怕她夺了他的兵权,如今也无力回天,昏死了过去。

        云浅月出了这座院子,向总兵府走去。魏章只以为她是不喜德亲王和皇上的势力,想要排挤铲除,但是他不知道,他十五年前设计谋伤了南梁国师,虽然那个人不找他算账,但是这笔账她自然要算回来。人人都知道蓝漪是皇上的人,所以,她接手十万兵马自然不会得到朝中那些老臣例如德亲王的死谏反对。接下来,她自然有办法让十万兵马到她的手里。

        ------题外话------

        亲爱的们,圣诞节快乐!O(∩_∩)O~

        手里有票的亲,当做圣诞礼物给我吧啊,慰劳我今天这样的日子还努力更新嘛,么么哒……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