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九十一章 独一无二

    第九十一章 独一无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云浅月眸光扫了一圈,浅浅一笑,放下了帘幕。

        这时,外面忽然爆发出一片欢呼声,紧接着,蓝颜花如雨点般地照着马车砸下。车棚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云浅月一怔。

        玉子书看着她笑道,“马车若是被砸坏了的话,云儿要赔我?!?br />
        “看看二姐姐多受喜欢?!庇褡酉踹趿艘簧?,“当初哥哥第一次出府,不过如此?!?br />
        “拈花惹草!你别忘了在天圣孤枕难眠的姐夫!”罗玉从自己想事情中抽回魂来,提醒云浅月。

        “你什么时候成了姐夫的奸细了?”玉子夕看着罗玉。

        罗玉用鼻孔哼了一声,“我不过是看他一个人被扔在天圣可怜?!?br />
        玉子夕嗤了一声。

        云浅月想起“掷果盈车”的典故。在天圣,即便是容景外出,也不会得到如此对待。这是一种真正的繁华,让东海生活的百姓民风开放,风流如许。她轻声道:“天圣有朝一日也会如此国富兵强,百姓安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br />
        玉子书一怔,须臾,微微一笑。

        上官茗玥撇嘴,轻狂地道:“天圣如今那个乌七八糟的样子,要想如此繁华,还不得百年?”

        “十年足矣?!痹魄吃碌?。

        上官茗玥看着她,“那也要你能活着才行,你若是死了,估计一年繁华也没有?!?br />
        云浅月脸色一黯,沉默下来。

        玉子书伸手拍拍云浅月肩膀,温声宽慰,“一定会有办法的,云儿,你要有信心。想想你以前,什么都难不倒你不是吗?”

        “又活了一世,怎么能一样?”云浅月垂下眼睫,淡淡道:“希望吧!”

        “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你必须要有信心,哪怕这么多年都没找到解法,但也总会有解法的,你自己若是没有信心的话,又有谁能帮助得了你?这个道理你该是最懂得的那个人?!庇褡邮樾奶鄣氐?。

        云浅月点点头。

        上官茗玥看着她提不起力的模样,板下脸,沉声道:“将你这副样子收起来!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尽在掌控吗?那个破东西又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人做的而已。你也是人?;古铝怂??”

        “我的确是怕的,你有办法消除我的怕吗?”云浅月也看向他。

        上官茗玥话语一堵,须臾,不可一世地道:“我就不信世间有什么解不了的东西?!?br />
        云浅月淡淡道:“我以前也觉得世间没什么是解不了的东西,可是如今……”

        “如今你不过是太在乎姐夫了,才会害怕?!庇褡酉Φ?。

        云浅月想着她的确太在乎容景了,在乎到真的怕。那是一种根植在骨髓,种植到骨血的感觉。就像容景所说,他不敢赌来世,她其实也不敢赌?;钭抛苣茉谝黄?,慢慢长长的一世,可以一起渡过,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是死了呢!便什么也没有了,一切都化为了虚无。

        上官茗玥嫌恶地瞥了云浅月一眼,坐着的身子忽然起来,伸手去挑车帘子。

        “喂,你要做什么?”罗玉拉住他。

        “懒得看见她这副死样子!烦闷死人,不知道那个笨蛋怎么眼神不好找了这么个女人?!鄙瞎佘h扒拉开罗玉的手,就要跳下车。

        “你去哪里?”罗玉快速地抓住他不放,不满地道:“你既然和我姐夫是那什么兄弟……”她想说什么,忽然问,“你们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屁个兄弟,我和他没关系!”上官茗玥不客气地打向罗玉的手。罗玉受不住,立即将手松开了。他跳下了车。

        罗玉瞪着上官茗玥,恼怒地道:“什么人啊这是,破脾气!哪有姐夫脾气好!”

        “姐夫脾气好?”玉子夕翻了个白眼。

        罗玉一噎,他们都领教过容景的脾气,不过这位是嚣张不可一世都在表面上,而那位藏得不显山不露水。她扁了扁嘴角,问玉子书,“子书哥哥,你说他干嘛去了?”

        “去后面自己的车里坐了?!庇褡邮樾Φ?。

        “怪脾气!”罗玉骂了一句。

        “他也是担心云儿!从他得到景世子的请求,下了云山之后,一直暗中想办法。好不容易被他想出一个办法,云儿却不买账,让他功亏一篑?;乩炊U庑┦比?,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了九仙山,几日前,他竟然为了给你试验,偷偷对自己下了云族禁术,若非九仙山的师祖和华王叔发现得及时,他如今怕是一条命都丢了?!庇褡邮榻馐?。

        罗玉顿时唏嘘一声,“他这么好心?”

        玉子夕也讶异。

        玉子书看着云浅月,温声道:“骨血相连,自古以来不是一句玩笑话。他和景世子是双生子。嘴上说他不顺眼,就如云爷爷总是骂你一样?!?br />
        云浅月点点头,“我明白的?!?br />
        “所以,别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帮你,担心你,紧张你,你没有理由不相信自己。对不对?”玉子书询问。

        云浅月一笑,阴云散开了些,轻吐了一口浊气,“对!”

        玉子书见她神色宽松了些,也微微宽下心,不再多说。

        罗玉继续刚刚的话题,拉着玉子书衣袖好奇地问,“他到底是哥哥还是弟弟?”

        玉子书摇摇头,“我也不知?!?br />
        罗玉噘嘴。

        玉子书温声道:“即便是哥哥还是弟弟又如何?荣王府只能有一位世子,燕王府只能有一位小王爷,谢丞相府只能又一位公子。就如当初云王府只能有一位世子,南梁只能有一位太子一样。身份自小便定性了?!?br />
        罗玉闻言虽然不满意,但也不再缠着玉子书问。

        玉子书站起身,对云浅月道:“我和子夕去后面的马车,你和紫萝在这车中休息吧!”

        云浅月点点头,“好!”

        玉子书下了马车,玉子夕跟着跳了下去。

        罗玉拿过抱枕,扯过被子,拽着云浅月并排躺下,咕哝道:“不知道将来有哪个女人有福气嫁子书哥哥这么好的男人。真是体贴啊,可惜我偏偏是他亲妹妹!”

        云浅月难得被她逗笑,对她道:“等进了京城,我怎么也要见见谢言的??纯淳烤故悄陌闳宋?,让舅舅早先给子书指了婚,后来又给你指了婚?!?br />
        罗玉“唔”了一声,继续咕哝道:“也长了一副惹桃花的好皮相呗,有什么可看的?!?br />
        云浅月查看她神色,心里明白了几分,不知道是为谁暗暗叹了一下。

        马车穿过城池,百姓们的欢呼声远去,官道上肃静下来,只听到整齐一致的车马踩踏声。蓝颜花的花香顺着车帘的缝隙飘进车厢,有一种安神的气息。

        队伍显然以着最快的速度行使,中间休息用膳都是在早已经安排好的驿站。一日后,过了三座城池,每一座城池都是一样繁华,民风也都是一样,热情开放。

        傍晚,玉子书派人来询问,“是继续赶路,还是落宿休息?”

        云浅月夜间赶路早已经是习惯,更何况玉子书的马车布置极好,她虽然白日里未睡着,但也是闭目养神了。并不累,回道:“若是大家都不累的话,就赶路吧!早进京早好?!?br />
        罗玉连忙附和,“对,我想华王叔和姑姑了!要早点儿见到他们?!?br />
        玉子书闻言吩咐下去,队伍继续赶路。

        云浅月挑开车帘向外看了一眼,只见官道很宽,夜明灯将路照得极亮。路面修整得极为平坦,马车走在路上半丝也不感觉颠簸,道路两旁的山峦都隔得有些远,即便是夜间,也能望出很远的距离。

        “东海好吧?”罗玉见云浅月看着外面,骄傲地问。

        云浅月点点头,“是好!”

        “以前的东海虽然好,但也没有现在好。之所以如今这样好,都是子书哥哥的功劳呢!从他十多年前帮父皇理政之后,东海便又换了一番新风貌,推行了许多利民之举。比如说兴修水利,修建堤坝,种植梯田,灌溉农物等等,多得数不完。父皇一直说子书哥哥是上天降落给东海的一颗福星?!甭抻竦?。

        云浅月笑了笑,“他自然是上天降落给东海的福星!”他的思想放在这里,就是无价之宝。东海能得了子书做太子,将来做皇上,是千百年修来的福祉。

        罗玉煞有介事地点头,“就是这样?!?br />
        云浅月放下帘幕,又躺回车里。

        罗玉白天睡得多了,晚上睡不着,翻来覆去半响,对云浅月问,“我们从天圣出发,如今来了东海都二十日了吧?收到姐夫的书信没?”

        云浅月摇头,“没有!”

        “那你给他写信没?”罗玉又问。

        “没有!”云浅月道。

        罗玉皱眉看着她,“那你可知道姐夫是否攻占下兰城了?”

        云浅月摇头,“不知道?!?br />
        “真是一问三不知!”罗玉没趣地撇撇嘴,忽然道:“要不咱们给他写信吧?”

        云浅月沉默了一下,低声道:“不写?!?br />
        罗玉看着她,忽然爬起身,“你真不写?”见她不答话,真没有写的想法,她道:“那我给他写信了?!?br />
        云浅月点点头,“愿意写你就写吧!”

        罗玉立即坐正,从车壁的匣子里取出执笔,又搬过来一面方桌,盘膝坐着当真提笔写起来。她的字迹自小也是被云韶缘和玉青晴练出来的,自然极好看。

        云浅月闭着眼睛听着罗玉落笔沙沙声,尽力控制自己不去想容景。她离开那日,他的话历历在目。若解不了身上的毒,一切都是枉然。

        罗玉足足写了一个时辰,写了十多页纸,密密麻麻,最后写得手酸了,她才放下笔,对云浅月得意地道:“你要不要看看我都跟姐夫说了什么?”

        云浅月摇摇头,不用看她也知道,估计大半部分都是骂那只破船弄得她躺了半个月,一小部分说了这一路的琐事,还有一小部分以看着她为条件极尽能事地逼问容景关于上官茗玥的事情云云。

        罗玉拿着信在她眼前晃了晃,“你现在不看,到时候姐夫回信,别怪我不给你看!”

        云浅月笑了一下,“他估计不给你回信?!?br />
        罗玉不信,从外面喊来言棠,对他吩咐,“将这封信用子书哥哥的信使给姐夫发过去。告诉姐夫,让他必须回信。否则等姐姐毒清除了,别怪我死活不放人回去?!?br />
        “是!”言棠拿着厚厚一摞信颔首。

        罗玉放下帘幕,伸了个懒腰,捶了捶肩膀,还是没有困意,拽着云浅月说闲话。

        一路太平,日夜赶路,三日后,终于来到了东海帝京城。

        罗玉在船上闷了半个月,在马车中闷了三日,终于到了地方,再也闷不住了?;咕嗬刖┏鞘?,她就拉着云浅月跳下了马车,指着前面十里外的一座城池大声道:“看见没?那就是京城!漂亮吗?”

        云浅月看着前面的城池,不远不近的距离,再加上她视线极好,自然看得清楚。城池庞大,雄浑巍峨,护城河两岸都是蓝颜花。整个帝京城如一座花城。虽然被蓝颜花包裹,但不显女儿的娇柔气,相反有一种温暖的人文大气。她点点头,“漂亮!”

        “好多人??!估计都是出来看你的?!甭抻竦?。

        云浅月看着城门口聚集得密密麻麻的人头,忽然笑了,“这一路以来,除了蓝颜花外,看到的都是人。东海不止蓝颜花多,人也多?!?br />
        “以前也没这么多的,估计不少人都知道你要来,从四面八方挤来了你来这一路所过的城池。所以,你才每过一城都看到许多人?!甭抻癫虏獾?。

        “不错!二十日前,父皇得到你要来的消息,诏书公布了二公主回国的消息。所以,百姓们都想看看你,就都涌在了这一路上?!庇褡邮橐蚕铝寺沓?,走过来笑道。

        云浅月点点头。

        “不想坐车了吗?”玉子书询问。

        “不要坐车了,闷死了!子书哥哥,你给我们一匹马,我们骑马好了?!甭抻竦?。

        玉子书颔首,命人牵来一匹马。

        罗玉翻身上马,伸手去拉云浅月,云浅月看着人山人海,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上了马。罗玉一夹马腹,迫不及待地脱离队伍,坐骑托着二人飞奔向城池。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也上了一匹马,跟上二人。

        玉子夕也夺了一名侍卫的马,跟了上去。

        只有上官茗玥坐着车里,挑开帘子看着离开的几人,又不以为然地落下了帘子。显然,他对于这座皇城没什么好感,不怎么想来。

        骑马自然快于坐车,十里地不过两柱香时间便到了。

        来到近前,城门口站着的人彻底看得清晰。当前一人明黄锦袍,头戴王冠,看起来四十多岁,面容和蔼,风仪俊美,与玉子书、玉子夕都有几分相似,显然是东海王了。

        云浅月想到东海王一定年轻,但没想到如此年轻。

        东海王身边站着一名男子,两名女子,其中一名女子站在东海王身侧,身着凤服,头戴凤冠,显然是东海的王后,玉子书、玉子夕等人的母亲了。那名男子云浅月自然识得,正是东?;醺?,她的父亲,而另外一名女子是她娘玉青晴。

        王后和东海王一般年轻,凤仪出众,貌美倾城,依稀可见年轻时定然美艳天下。

        云韶缘并没有如在云王府时一般易容,而是真正本来的容貌,俊美无涛,华王的称号当如是。玉青晴自然也没易容,大约是活得洒脱的原因,应该是与王后差不多年纪,但却比王后看起来年轻许多。

        几人身后,是朝中的文武百官,外围是皇家御林军,最外面隔着京中前来观看的百姓。

        其中有一名年轻男子极其醒目,长身玉立,姿容独秀,在百官中颇有些鹤立鸡群之感。他立在东海王之后,百官之首,显然如今的站位和他的职位一样。

        云浅月低声问紫罗,“在王舅后面站着的那个男子,他是谢言?”

        罗玉顿时回头,讶异地问,“你怎么知道是他?”

        “猜的!”云浅月道。

        罗玉盯着她看了一下,说了一句,“你真会猜?!被奥?,转回了头,目光似乎看向谢言,对上他看过来的视线,她忽然垂下头,之后又哪里觉得不对,又猛地抬起头,瞪了他一眼,然后挠挠脑袋,回头悄声问云浅月,“你觉得他怎么样?”

        云浅月将她的小动作看尽眼底,不由好笑,实话实说道:“若是将他让给菱钰公主的话,可惜了!”

        罗玉的脸顿时黑了黑,一把将她推下马,“她想得美!”

        云浅月借着她的推力,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紫衣绫罗,扬起三千艳华。清中透着柔,淡中透着静,臻首娥眉间,在这名士风流,姿容多貌美的东海,她自有她的独一无二。

        不少人发出欢呼声,一见惊艳。

        “哈哈,朕的二公主,当真好!”东海王看着云浅月,喜悦地大笑赞扬。

        “一个毛丫头而已,哪里有什么好?哥哥抢人家的闺女,也不脸红!”玉青晴叱了东海王一句,抬步走上前,一把拽过云浅月,仔细对她打量了一遍,骂道:“死丫头,弄了那么多的弯弯绕子,还让我和你爹帮着你瞒着小景演戏。如今终于眼破了吧?”

        ------题外话------

        有人说双生子不是一辈人,时间不对。天圣帝师预测里没说时间是老皇帝那辈子吧?我似乎也没说。好吧,一切是误导。

        另外有人质疑作者为了圆而圆。郑重强调,世界上没有天衣无缝的作家。若是全以质疑心态来看文的话,我求你别看我的文了,咱不是哲理家。我只尽可能地表达想写的故事而已。那个什么,质疑的大学家们,这里庙??!谢谢!还有关于生生不离,就是文中一个小小的因素,哪来的疯狗觉得一个四个字的重名就模仿别人的文了?你他妈的看看此生生不离是彼生生不离吗?就比如春药,纵观全网络,哪个作者tmd没写过?不想骂这种人脑残二货,最好滚远点!ok?

        文到最后阶段了,一二个月。我挺住,爱我的亲挺住,月票挺??!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