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举国托付(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容枫低声道:“既然六公主在,我们不便打扰了,选个地方吧!”

        “好!”云浅月点头。

        二人转身,打算离开。

        “云浅月,既然来了,就一起坐吧!我也正有事情想找你?!绷骱鋈换毓?,看向云浅月和容枫,大约是许久未曾说话,声音沙哑。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身看着六公主,她脸色苍白,眼窝塌陷,衣衫单薄,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因为七公主病了一场,如今还没有恢复,她温和了语气道:“昨日我劝哥哥,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命数既定,六公主还是多爱惜身体,别为嫂嫂伤心了。她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看到有人为她伤心?!?br />
        六公主惨淡一笑,“你从来就会劝人,说的话也好听?!被奥?,她摆摆手,“一姐一妹相继离开,母妃下落不明。这皇宫里,也就独独剩下一个我罢了。什么金枝玉叶,比路边的杂草过得也不如。你不知道,我比清婉还要心高气傲,一心想要越过她越过皇室一众姐妹,嫁个最好的夫婿,当初我心慕景世子,继而恼恨你,后来我得不到,看不上云离,转而想投靠玉太子,奈何人家眼中无我,数度周折,反而落入陷阱,破了身,残了躯,幸得有一个冷邵卓愿意收容我。到头来我虽然活得最久,但到底不及七妹幸福。即便她死了,也全了她的仁,她的义,她的情。她是皇室公主中活得最肆意的一个。死也依照自己的主张?!?br />
        云浅月不说话,七公主的确是做了所有她想做的事情。

        “为何不坐过来?怕我影响了你们的心情?放心,我再不说她了,人死都死了,再说那些还有什么用?!绷魇掌鹆饲樾?,难得地笑了一下。

        云浅月闻言看向容枫,见他点头,二人一起向亭内走去。

        来到亭中,收了伞,二人对坐在六公主对面。石桌上无菜,只两壶酒,一壶以空,一壶喝下了一半。六公主指着酒笑道:“人人都说这个是个好东西,可是我喝了数日,也不觉得,越喝越清醒?!?br />
        云浅月不置可否,挥手喊来一名侍卫,吩咐了一句,那侍卫离去,不多时,有人送来了两壶酒,几个小菜。

        云浅月将一壶酒放在容枫面前,一壶酒放在自己面前。

        六公主看着她,笑道:“当初你大婚的时候,谁能想到你有朝一日还坐在这里?你自己恐怕也没想到吧?如今到底是应了两位帝师的话?!?br />
        云浅月“哦?”了一声,“帝师说我什么?”

        “两位帝师进京那一日,从荣王府给那个孩子验尸回来,十分肯定地对夜轻染说那个孩子一定不是夜天赐,但是奈何他们也没办法打破他身上的防护罩?;噬纤导热蝗绱?,那就算了。两位帝师说不过也不算是白跑一趟,至少让他们看到了夜氏将来的女主人?!?br />
        云浅月扬眉。

        “当时我自然不在,这等事情自然不会让我听到。而是夜轻暖有一日曾在这里喝酒,我正巧睡不着,偶然听她酒后对我说了,当时她又哭又笑的,如今想来,她也不过是夜氏的女儿而已,不比谁活得幸福。即便父皇将暗凤交给了她,但她承受得更多?!绷鞯?。

        云浅月闻言不以为意。

        六公主看着她,见她神色淡淡,似乎无论她说什么,她也不改气色,天地之间,仿佛再没有什么能惊起她的情绪,让她失了方寸。她垂下头,到底面前的女子不是谁都能比的,即便如今的地步,任何一个女人在她面前依然会自惭形秽。

        自古女人便依附男人而活的理论在她面前不值一提。离开了一个人,她依然是云浅月,依然坐于高处,无人敢惹,无人敢碰触她的逆鳞。

        六公主沉默片刻,收起一切情绪,抬起头,认真地道:“云浅月,我想出家。你给我一道出家的圣旨吧!”

        云浅月一怔,看着六公主,她的神情语气看不出半分作假,她余光扫见一旁的容枫,见他也有些讶异,她问道:“为何?”

        “不为何,只觉得了无生趣,但也不能自杀。那一日尾随你和上官茗玥去灵台寺,我听着木鱼声声,晨钟暮鼓,忽然觉得抛除了一切烦恼,那样的生活极好。便有了想法?!绷鞯?。

        “冷邵卓知道吗?”云浅月想着她和冷邵卓毕竟是定了姻缘的,不能自己主张。

        “我与他说了,他不同意。但是我心中知道,他根本就不喜欢我,娶我无非当时看着我可怜罢了。我也没有那么喜欢他,当初他陪我走出困境,让我能重新活着做人。我曾经是想好好做他的妻子的,但如今,我们终究不是缘分,又何必强扭在一起?误了他,也陷了我?!绷鞯?。

        云浅月抿唇,沉默片刻,开口道:“这样吧!我喊来冷邵卓,这番话由你对他说,他若是同意,我就给你一道圣旨,他若是不同意,那你就由了他吧!你的命是他救回来的。理当他说了算?!?br />
        六公主闻言点点头,“好!”

        云浅月喊来一个人,吩咐了一句,那人立即向孝亲王府走去。

        云浅月、容枫、六公主三人不再说话,静静地品着酒,清风细雨中,酒香四散飘开。

        半个时辰后,冷邵卓来到了御花园烟雨亭,他本来是得到云浅月命人去喊,急匆匆地赶来,连伞也没打,衣袍都打湿了,走近之后,看到六公主,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即顿住了脚步。

        六公主忽然一笑,低声道:“云浅月,你看,你在他心里的地位到底重要。连孝亲王爷都比不上,更何况一个我了。我原也不想比,也不该比,但是我终是骨子里骄傲,不愿意有朝一日变成以前那个丑恶的人,与你的影子争夺,变得面目可憎。更何况,我们不是姻缘?;辜堑迷掀牌鸥夷且回月??生在金楼雀,死在雪冰天。寒衣可裹身,意恐空愿迟。我当时是不信的,但到底是担心了一个冬天,后来这个冬天过去了,我没死,也扒了一层皮。几日前七妹妹离去,我忽然也想通了一些事情?!?br />
        云浅月看着六公主。

        六公主嘲讽地一笑,“我们的好父皇,还有我们的母妃,你认为我的身体会没事儿吗?”话落,她道:“我也活不久的,我也会死。也许就死在雪冰天,去年没死,不代表今年不会,今年不死,也许明年也会死。总有一日会死,而且距离现在日子不会太远。我那日看到云离的痛,尽管我没有那么爱冷邵卓,但是我还是不想他因我的死而难受。他以前作恶多端,如今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人?!?br />
        云浅月沉默,伸手按在了六公主的脉搏上。她脉搏竟然真的与七公主的一样,她眉眼沉了沉,住了手。老皇帝生前布置了多少棋局,如今他死后都一步步地按照他的意愿开启了。他的儿子,女儿都是他的棋子,为父不仁,他死后可曾后悔?

        这时,冷邵卓走了过来,刚刚他站的位置距离烟雨亭还是有些距离,所以六公主到底说了什么,他并没有听到。如今只板着一张脸走上前,来到近前不看云浅月,一把拽起六公主,对她道:“我都告诉你了,我不会同意你出家的,待皇上回宫,我就请旨与你大婚?!?br />
        “我已经请了旨,云浅月已经答应了我,你再说无用?!绷魉?,“冷邵卓,我对你无情,一心出家,你休要阻止我向佛。我是不会嫁给你的?!?br />
        冷邵卓蓦然顿住手,看向云浅月,“你答应了她?”

        云浅月坐在椅子上不动,看着二人,烟雨中,六公主一脸坚毅,冷邵卓眉头紧皱,他是真的想护六公主??上Я髦帐俏薷?,她也不想冷邵卓和六公主步云离和七公主的后尘,点点头,冷静地道:“是,我已经下了圣旨,报备给了皇上,皇上准许六公主出家,地点青云庵,拜法慈师太为师,法号慧心?!?br />
        冷邵卓对上云浅月冷静的眉眼,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张了张口,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冷邵卓,反正你也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我们婚约取消,一拍两散吧!我做我的慧心,你做你的冷小王爷,自此天高地远,你我再无关系?!绷魃艏嵋?,看不出半丝强忍和不愿。

        冷邵卓忽然撇开头,不看六公主,声音有些冷地道:“既然决心已定,圣旨已下,我还能说什么?你好自为之?!?br />
        六公主点点头,对他俯了俯身,再不发一言,转身出了烟雨亭,清瘦的背影笔直。

        云浅月看着六公主离去,心中升起莫名的情绪,不能说她出家是最好的选择,但终究她做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正如她所说,她不愿意到头来误了冷邵卓,也陷了她自己。

        冷邵卓回转头,目送六公主离开,薄唇紧抿,片刻后,直到她身影消失,他才回转头,对云浅月询问,“她对你说了什么,你答应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