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明珠留玉(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好!”云浅月含笑点头。

        上官茗玥喊来尾随夜轻染而来的贴身内侍砚墨,对他吩咐了一番,说了规则,砚墨看了四人一眼,夜轻染对他点点头,他从上官茗玥手中接过签筒。

        “我当为何遍寻不到哥哥,原来与帝师和云姐姐、枫世子躲在了这荣华宫清闲了?!币骨崤纳舸油饷娲?,人也走了进来,笑道:“解花签吗?算我一个如何?”

        云浅月抬头看去,只见夜轻暖较之她数月前所见瘦了很多,本来微微圆润的小脸变成了瓜子脸,下巴也略微尖了些,冬日里她身上披着雪白的绒毛披风,如今春日的暖阳里,她撤下了披风,换了一身雪白的轻裳,如月光下的银白,分外好看。她的目光在她雪白的青裳上打了个转,便收了回来,并没说话反对。

        “原来是夜小郡主,竟然还是个小美人,本帝师今早脾气差,夜小郡主海涵了?!鄙瞎佘h也在夜轻暖雪白的衣服上打了个转,笑着扬了扬眉。

        “轻暖今早莽撞,叨扰了帝师?!币骨崤吖?,对上官茗玥弯身一礼,算做赔罪,须臾,看着云浅月,笑得如去年回京时再见的亲切,“云姐姐,我也来凑热闹,你不会介意吧?”

        “自然不会!夜小郡主这些日子收服西南辛苦了?!痹魄吃虑车匦ψ乓∫⊥?。

        “全是帝师功劳?!币骨崤畹匾∫⊥?,“若没有帝师,如今西南还是烽烟一片,李琦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杀,西南也不会那么容易收复?!?br />
        上官茗玥理所当然地享受夜轻暖的褒奖,这一大功,他自然当仁不让。摆摆手道:“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开始吧!”

        砚墨刚要摇动手里的签筒,外面又有一人道:“既然多一个是多,多两个也是多,不如就再多两个吧!我和夫君也参加?!?br />
        说话的人是七公主,话音未落,她和云离从外面走了进来。

        云浅月目光落在七公主苍白的脸和挺着的大肚子上,微微蹙了蹙眉。

        “云世子怎么带着世子妃过来了?她的身体不太好,当该仔细在府中好好休息?!币骨崛究聪蚨?,对云离语气责备。

        云离无奈地笑笑,解释道:“明日妹妹大婚,她嫂嫂非要过来看看,我拗不过她,只能带着她来了?!?br />
        “我自己的身子我比谁都清楚,小小的活动一下无碍的,否则日日关在房里,没病也会被关出病来?!逼吖饕哺沤馐?。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怀孕,有什么大不了的,来了就玩吧!人多热闹?!鄙瞎佘h衣袖一挥,转眼间云离和七公主被他轻轻托着坐在了椅子上。

        云离和七公主愣了一下,知道上官茗玥武功高绝,才定下神。

        砚墨见无人打断,开始要手中的签筒。

        第一支签,摇的是八个方位,正东、正西、正南、正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签字指到那个方位坐着的谁,谁便抽第一支签。

        第一支签指向了东南,东南方向坐着云离。

        “哥哥抽一支满堂彩吧!”云浅月笑看着云离道。

        砚墨将签筒递给云离,退了下去。

        云离接过手中的签筒,笑着点点头,温声道:“承妹妹吉言吧!”话落,手轻轻摇晃起来。

        众人都看着他。

        不多时,云离摇出一支签。

        七公主迫不及待地帮他翻转签文,只见上面画了一了一颗夜明珠,写着“东床留玉”四个字,下面又篆刻了一句小诗,“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br />
        七公主一愣。

        云浅月莞尔一笑,“无不是重点,重点是有。恭喜哥哥得了一颗夜明珠?!?br />
        “夜明珠……夜明珠……”七公主喃喃地念了一句,伸手摸着腹部轻声道:“这么说……我肚子里的是女孩子了?”

        夜轻染含笑点头,“依照签文的意思是的?!被奥?,他见七公主脸色微变,话音一转,笑道:“不过签文而已,做不得准?!?br />
        上官茗玥忽然不满地道:“谁说我的签文不准?这是九仙山师叔祖开了佛光的签文?!?br />
        夜轻染闻言看了那签文一眼,似乎有些讶异,不再说话。天下谁人都知道东海九仙山有一位得道仙者,传说活了数百岁。能窥得天地万物,若是他开了佛光的签文,自然极准的。

        七公主身子忽然颤抖起来,“怎么会是女孩子,太医明明说是男孩子的……”

        云离按住她的手,轻声安抚,“我就喜欢得一位小郡主,女孩子又有什么不好?都说生女随姑,像妹妹一样,讨人喜欢?!?br />
        “哥哥怎么又扯上了我?爷爷日日骂我骂得头疼,说总是不省心,还是莫要像我了?!痹魄吃驴醋牌吖鞅壤词卑琢说牧?,心下叹息一声,也跟着宽慰道:“生个女儿像嫂嫂就好,她性子沉静,皇室公主里面,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人人都说当初的清婉公主才冠皇室诸公主,但是依我看,谁也不及嫂嫂,她不过是才不外露而已?!?br />
        夜轻染笑着附和点头,“清婉公主的确不及七公主?!?br />
        夜轻暖也立即接过话道:“七姐姐,这一胎是个女儿,下一胎再生个男儿呗!也没准是对龙凤胎呢!一个女儿,一个男儿,岂不是大好?”

        “下一胎……”七公主忽然笑了一下,有些忧伤,但似乎也惊醒过来,怕因为她打扰众人的乐趣,连忙宽心地一笑,对众人道:“你们说得对,生女儿也是极好,像我就不必了,正如夫君所说,最好要像妹妹?!被奥?,她对云浅月和上官茗玥揶揄地笑道:“像妹妹生来就有人喜欢,而且喜欢她的男子都是钟灵隽秀风姿倾世的人物,惹天下女子羡慕?!?br />
        “这句话最得我心!”上官茗玥眉梢高高地扬起,得意地揽住云浅月,“早先不觉得她多好,如今才发现原来是块蒙了尘的璞玉?!?br />
        云浅月笑着推开他,提醒道:“背面还写了一句话,抽到此签着,与右手边的人各饮一杯。哥哥右边的人是七公主,看来这签筒真有灵性,是怪哥哥嫂嫂晚来了,要你们先自罚一杯?!?br />
        话音重新被转移到了签文上,有人将云离和七公主面前的酒杯斟满,七公主刚要端起,云离阻止道:“你身体不能饮酒,我替你喝了吧!”

        七公主摇摇头,“一杯酒不碍事的,这签文若是真灵验,我们得一女儿,我也当欢喜。儿女之事,本是我从不敢奢求之事?!被奥?,见云离不赞同,她又笑得柔软地道:“若真如轻暖所说,得一龙凤胎,那是最好不过?!?br />
        云离见他坚持,只能作罢。

        七公主端起酒杯,二人轻轻碰了一下,齐齐端起来引了。

        一杯酒下肚的七公主苍白的脸色微微潮红了些。云离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刚刚那签文明明是云世子的签,怎么弄得像是七姐姐的签一般?”夜轻暖看着二人笑道:“下面还写着饮酒者自抽一签,这回该七姐姐抽签了?!?br />
        七公主点点头,笑着拿过签筒,轻轻摇了起来,她摇得极为认真,不多时,摇出一签,她手颤抖地起抽出,但是抽了两次无果,云离伸手帮她抽了出来。

        众人都看向签文。

        只见签文上面画了一株干支梅,写着“去也难留”四个字,下面篆刻了一句小诗,“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br />
        七公主身子一震,刚刚稍好的脸色霎时苍白如纸。

        云离拿着签文的手虽然极力克制,但还是轻轻地抖了起来,签文在他手中轻轻摇颤。

        云浅月蹙了蹙眉,心下暗叹这签文的准确,偏头看向上官茗玥,他也同时偏转头,用一副“我的签文果然准确吧?”的神色看着她,似乎等着她表扬,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收回视线。

        上官茗玥弄了无趣,收起表情。

        “七姐姐,签文说难留,又不是不能留。这解花签虽然说是九仙山的师祖开了光的,但神佛也有误人的时候。不一定准确的?!币骨崤兆∑吖鞯氖?,挨着她轻劝。

        七公主此时连勉强的笑也笑不出来了,她想站起身离开,却发现自己没有力气,眼中蓦地染上一丝悲凉,身子也如云离的手一般,轻轻颤抖起来。

        夜轻染也适时地劝说,“签文而已,你肚子里还有孩子,莫要真伤心,免得伤了身?!?br />
        云离此时定下神,看了众人一眼,放下签文对七公主宽慰道:“签文而已,又不是既定的事实,皇上和小郡主说得对。别伤心了?!?br />
        七公主也勉强定下神,掏出娟怕,抹了抹眼睛,苍白的脸色歉意地看着众人道:“我和夫君不如不来,来了打扰了皇上、帝师、妹妹、小郡主、枫世子的雅趣。从怀了孩子便受不得半丝不好,见谅了?!?br />
        容枫温和一笑,“七公主也知道是雅趣,不过玩事儿而已,不必太当真。有时候枯木逢春也未可知?!?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