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想到心疼(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上官茗玥似乎会读心术,盯着云浅月看了一会儿,也不再逗她,扬唇一笑,好心情地先前走去。不多时,来到帝寝殿。

        帝寝殿门口早已经被打扫干净,宫人见他回来,都纷纷跪地。

        上官茗玥打了个哈欠,挑开帘子拉着云浅月进入里面,明黄的颜色瞬间晃人眼睛。

        云浅月不适地闭了一下眼,见上官茗玥踢了鞋子就拉着她上床,她的脸寒气还没爬上脸颊,人已经被她甩在了大床上,他转眼就将她抱在怀里,闭上了眼睛。

        彻头彻尾的大抱枕,只不过抱枕是个大活人而已。

        云浅月黑着一张脸要挣脱他,他的手臂如钢筋,纹丝不动,她怒道:“上官茗玥,你的字典里是不是该学学男女授受不亲?”

        上官茗玥“哦?”了一声,睁开眼睛,挑眉一笑,“你还懂得这个?我以为扒男人衣服的女人是不懂得呢?!?br />
        云浅月一噎,当时她是疯了,脑子昏头了,才竟然一时犯抽明知道惹不过他连撒泼耍辣都用上了对他验身。这样的混蛋是男是女有什么重要,总归都是混蛋。

        “没话说了?”上官茗玥好笑地瞅着她。

        云浅月想着自己的脸色估计一定很好看,让他看得有趣,她怒道:“你放开我,我不困?!?br />
        “不困陪我躺着?!鄙瞎佘h又闭上眼睛,理所当然地道。

        云浅月刚要冷嘲热讽,他伸手捂住她的嘴,“再多话我将你点了哑穴绑上?!?br />
        云浅月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只能闭上嘴。

        上官茗玥对于他的威胁伎俩很满意,大约是实在累了,话落,便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声传出,竟然半丝也不担心她会拿出剑将他砍了或者如何,俊美绝伦的容颜分外安静酣然。

        云浅月贴着他,感觉不到半丝女气,想着这若不是男人,她劈死他。见他只乖觉地睡着,单纯地将她当抱枕,她放心下来,睁着眼睛看着棚顶。想着容景如今到底如何了?刚刚砚墨说夜轻染找上官茗玥有要事相商,关于容景,是他有什么动作了吗?

        云离说他七八日之前接了南梁的降表,整顿大军,如今照他的行事效率,应该是整顿完了。难道是开始攻占青山城了?

        顾少卿挂帅?还是他亲自领兵?

        他……可有想她?

        思绪不由自主飘远,如今她人在天圣帝寝殿,心却已经飞去了凤凰关。

        “乱想什么?睡觉!”上官茗玥忽然伸手盖住了云浅月的眼睛,唔哝了一句。

        云浅月眼前一黑,顿时气怒,声音颇大,“上官茗玥,你不要太过分。我都已经躺在这里了,你还管我的脑袋想什么?睡不睡觉?你是我妈还是我姥姥?管得也太宽了?!?br />
        “果然是死丫头!真是不听话?!鄙瞎佘h伸手点住她哑穴。

        云浅月一口气憋在心口。

        “睡不着修炼灵术!”上官茗玥拍拍云浅月,似乎打个巴掌给个枣,带着安抚意味,柔声道:“云族灵术,不是所有人都能继承,每一代只会有一人能延续灵术的血脉。你幸运,得了传承,可是凡心太杂,不精湛,修习甚晚,浑浊不堪。相当金樽里装了破酒,焉能发挥作用?如何能成大器?脑子里如今还想着七情六欲,不思进取。不想被我钳制,有本事就提升你的能力,否则,我一辈子不让你见那个笨蛋?!?br />
        云浅月怒气顿时僵在心口,不上不下。

        上官茗玥动了动身子,手臂稍微对她放松了些,解开她的哑穴,继续睡去。

        云浅月皱眉看着他,品味着他话语中的意思,片刻后,摒除脑中的想念和恨不得插翅飞到容景身边去的想法,暗暗提气,调动灵力。

        灵术博大精深,不是区区一小本武功秘籍或者一部功法能比的。灵术者,贵在通灵领悟。正如上官茗玥所说,云浅月虽然有传承,聪明,但是七情六欲太杂,心思太重,难以精纯大成。曾经玉青晴也说过这样的话,还带着她在去南梁的路上寻求杨老夫妇对她凤凰化缘洗涤了一番,后来她在南疆,果然领悟到了灵术的奥妙。

        但是因为容景对她限制,控制,她才不敢多娶探求。

        从伊始,他就在她心里灌输了灵术有害的结论,令她偶尔提起心思,也只能止步不前。

        可是如今……

        云浅月深吸一口气,她隐隐觉得,上官茗玥不止与她有某种联系,应该也与容景有某种联系。就拿墨阁来说,为什么前一任传承下来,墨阁尊主和阁主会是他们二人?必有缘由。

        可是他们会有什么缘由?

        一个在天圣,从小就名扬天下,万民推崇;一个在东海,不能说默默无闻,也无人知其大名。这两个人,相隔万里,八竿子应该打不着才是。

        云浅月想着有些头疼。

        上官茗玥忽然又伸手,狠狠地拍了她脑袋一下,这回到是什么也没说。

        云浅月着着实实挨了一下,抬眼瞪着他,见他继续睡着,她气恼,这个人灵术该多强大?竟然睡着还能窥视人内心?她忽然想起她早先睡醒时的感觉,方圆五里似乎也清晰在目。她忽然气怒顿消,立即摒除脑中杂乱无章的思绪,转身凝聚灵术来到灵台。

        她发现,她体内的灵术虽然博大,但是太散,雾蒙蒙的,如蒙着一层厚重的布。若是想要灵术精纯,看来需要炼化体内庞大散乱的灵术。她顿时静下心,按照自己的摸索,慢慢地净化体内的灵术。

        渐渐地入了境。

        先是能感觉感觉到帝寝殿内的一切物事儿,闭着眼睛,就如睁着一般。紧接着她慢慢试探着向外,发现能感觉到殿外人的动静,甚至能朦胧地看清守在殿外的宫女太监们的面容,她压下惊异,继续向外扩散。

        如眼前拓开了一幅画卷,尽管朦胧,但也能认清。

        她忽然想试试她的据说这个叫做天眼灵识的感觉能探出多远,于是,按照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想看看夜轻染的御书房干什么,于是灵识离开帝寝殿探向御书房。

        她正好奇地试探着,忽然感觉一股大力,如黑云压顶,瞬间将她打了回来。

        她头一疼,顿时睁开眼睛。

        上官茗玥声音紧接着响起,“小丫头,你胆子不小,才修炼几日,就妄想用通天之术?你想继续睡上十日不成?”

        云浅月自然不想睡上十日,但是被他打断还是恼怒,质问道:“你不睡觉总是看着我做什么?”

        “爷爷说得对,你实在不令人省心,我必须看着你?!鄙瞎佘h瞥了她一眼,继续闭上眼睛,命令道:“好好修炼本心,不打根基就冒进,谁教给你的道理?”

        “别一口一个爷爷叫的亲,那是我爷爷?!痹魄吃虏环氐?。

        “咱们赐了婚,云王府收了我的聘礼,你是我未婚妻了。我难道不该叫爷爷?”上官茗玥睡醒一觉,声音低沉慵懒,分外好听。

        云浅月听惯了容景的声音,自然对再好听的声音也免疫,嗤笑道:“不管谁赐了婚,收了礼,我没承认就不算?!被奥?,她嘲讽他,“你是娶不着女人吗?用得着抢别人的女人吗?你说灵术要传承,咱们虽然不是一脉,但也是一个祖宗传下来的吧?虽然过了千百年,可也有血缘,你还要娶我?也不嫌丢人!”

        上官茗玥忽然一笑,扬眉看着她,“那个笨蛋能娶你我为何不能娶?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也会灵术?!?br />
        云浅月知道容景会灵术,但除了上元节那日收服神灯,她再没见他用过,她愣了愣,难道他也有传承?那么他娶她……

        “两千年的血脉传承,淡得鬼影子都没了!”上官茗玥见云浅月的呆样,摸了摸她的脑袋,大肆地嘲笑道:“看起来真傻?!?br />
        云浅月狠狠地挖了上官茗玥一眼,云族是什么东西,灵术是什么东西,她来到这个世界的后基于灵魂带着记忆重生,总觉得与常人有异,从不愿意去探究那些神幻的事情,哪里明白这里面的事情?打开他的手,不想再与他多说,免得被气死,“睡你的觉!”

        上官茗玥看着云浅月似乎颇为有意思的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大约是刚刚伤了神,有些疲惫,放弃再探查,不多时,也睡了去。并没有发现自己睡着了,她和上官茗玥躺着的帘帐内有淡淡的云雾笼罩,自然是出自上官茗玥身上的多些,她的微薄。

        一夜一晃而过。

        帝寝殿内无人前来打扰,帝寝殿外,皇宫御书房,灯火通明,亮了一夜。

        云浅月感觉睡得很是舒服,如躺在暖融融的泉水里。她睡得正香甜,感觉脸被人掐了一把,她挥手去打,打不开,反而有人更用力掐,她顿时被吵醒,睁开了眼睛。

        入眼处,上官茗玥臭着一张脸站在床前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