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强盗赐婚(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上官茗玥回转身,看着她,扬唇一笑,“哦,就是如今你自由了。你又重新姓云了,不再姓容了?!被奥?,他凑近云浅月,笑着问,“高不高兴?”

        “高兴你个鬼!”云浅月抬脚踹他。

        上官茗玥立即避开,看着她道:“果然是妇人之心之嘴,不可信。刚刚许诺不打人,如今就变卦了?!?br />
        云浅月冷声道:“你最好说明白!别以为我真好欺负了?!?br />
        “哦,说明白了就是,我觉得吧!写休书,让你有点儿失面子,毕竟那个笨蛋是当初你选的人嫁的人,你休了她,证明你眼光不好,选错了。这虽然威风,但是对你英明有损。所以,我思前想后,给改成和离了?!鄙瞎佘h云淡风轻地解释。

        云浅月眯着眼睛看着他。

        上官茗玥又道:“嗯,和离书一共两份,一份递到了那个笨蛋的手里,一份呢印了五万份,将天下各个城池都贴满了。如今天下人人都知道景世子和景世子妃和离了?!?br />
        云浅月的脸顿时寒了起来。

        上官茗玥看着她,笑得好不开心,“很多女人沉睡了的春心听闻此消息都复苏了,人人想着以后再哪个女子能嫁给景世子。即便他如今是前朝后主,是倒戈反叛,但是也挡不住那些如水的春心啊……”

        云浅月的脸更寒了一些。

        上官茗玥走过来,将她搂住,“好妹妹,如今他成了前朝后主,虽然呼声很高,但是天圣百多年的根基也不是纸糊的,你如今和他没什么关系了,这不是正好?也免得云王府被新皇灭门啊?!?br />
        云浅月想起云王府,心思电转,寒气散了些,推开上官茗玥,怒道:“我和他早就做了安排,云王府如何会被牵涉?你少在这里糊弄我?!?br />
        “傻了吧!”上官茗玥用一副你很傻的模样看着她,悄声道:“我和你来的时候,云王府一个人都没逃出去?!被奥?,她见云浅月变脸,提醒道:“哦,那个绿枝,你忘了吧!”

        云浅月想起早先见过的绿枝,很难想象她在云王府做了暗桩这么多年,即便她和容景有安排,但也抵不过内奸。更何况她早先没嫁给容景掌管云王府时一直倚重玉镯和绿枝,后来七公主掌家,玉镯和绿枝依然受倚重。若是她,再缜密的安排也是不用。她气怒小了一些,“如今云王府呢?没事儿吗?”

        “能有什么事儿?你不是为了安王之死和离了吗?你不再是荣王府的人,云王府还能有什么牵扯?自然是好好的呗?!鄙瞎佘h道。

        云浅月即便听到云王府没事儿,心中也分外不舒服,没想到有这个变动,早先她和容景离京时的安排全部做了打水漂。十日前她还想着他念着他,盼着他早些处理完十里桃花林回到凤凰关,那么与南梁大军合并,五十万大军倒戈天圣,进入凤凰关,破了青山城,一路直指天阙,可是没想到,现在弄成了和离,她反而如今和他成了没关系的人,待在夜轻染的皇宫。她越想越气,都是因为上官茗玥,她挥手照着他的脸就一拳打去。

        上官茗玥一叹,抓住她的手,抱住她,软声软语地道:“好妹妹,生什么气?你不是一直觉得你的男人有本事吗?让我三招我都打不过他吗?你对他这么有信心,还怕一份和离书?没关系怕什么?”话落,他觉得自己说的话似乎不对味,话音一转,“你不是还有我吗?又不是离了他活不得了。如今你是我定下的小王妃,就让他看看,你离了他,还能活得好好的?!?br />
        “滚开!”云浅月推他。

        上官茗玥也不与他纠缠,轻松地放开她,拉住她的手向外走去。

        “去哪里?”云浅月想甩开他的手,甩不开。

        “你不想回云王府看看?”上官茗玥回头看了她一眼,“乖乖的,别闹脾气,你刚睡醒,十天没吃没喝竟然还有力气,果然是我的那壶酒太好?!?br />
        云浅月想着她早气饱了,想想的确不想在夜轻染的帝寝殿待着,遂跟着他走了出去。

        上官茗玥拉着云浅月,拽拽地走出了帝寝殿,风姿如月,所过之处一片宫女太监宫廷内侍请安声,称呼均是帝师。这次再无人拦阻云浅月,他大摇大摆地拉着她出了皇宫。

        云浅月看着他张扬的样子就有气,跟只骄傲的孔雀没二样。果然还是看惯了容景的温润如玉舒服。她立即打断想法,不敢让自己的想念泛滥。

        宫门口,有人立即牵来一匹马递给上官茗玥。

        上官茗玥抱着云浅月翻身上马,让她坐在马前,双腿一夹马腹,马向云王府而去。

        天圣京城的街道依然如她离开时一般,若非要找出些变化,那就是树叶便绿了,谁家墙院爬出的红杏花落了,结了小小的果实。

        天圣京城还是一如既往地热闹。

        所过街道,行人都纷纷注目地看着上官茗玥和云浅月共乘一骑。所有人的眼中没有惊讶,有的只是看到上官茗玥的惊艳和崇拜??聪蛟魄吃碌难酃?,没有因为容景和离指指点点,似乎竟然含着羡慕。

        羡慕?这是曾经她和容景在一起才有的待遇,如今竟然用在上官茗玥身上也行。

        上官茗玥来了京城这些日子都做了什么?竟然让这些百姓们对他也如对待曾经的容景一般推崇敬服?云浅月不由蹙眉。

        “很疑惑是不是?告诉你,天圣从入春以来,一直干旱,花草树木都要干枯死了,我来了之后在观星台摆阵作法,为这京城百里的百姓向雨神求了一场雨。雨神分外给我面子,你看,如今这雨还细细地下着呢?!?br />
        云浅月想着原来如此。如今百姓们怕是都将他当神人了,更何况夜轻染尊他为帝师。

        上官茗玥得意洋洋地道:“怎样?哥哥我厉害吧!”

        云浅月轻哼了一声,“你动用了灵术吧?”

        “聪明!”上官茗玥打了个响指,将脑袋大庭广众之下当街枕在他肩上,对她道:“你这么聪明,哥哥真是喜欢你啊?!?br />
        四周百姓们看到二人姿态亲密,齐齐吸了一口气。

        云浅月嗫声嗫气地道:“妹妹也好喜欢哥哥啊?!?br />
        “小丫头片子,言不由衷?!鄙瞎佘h不买账,敲了云浅月脑门一下,似乎真有些哥哥的样子,语气竟然有些宠溺。

        云浅月皱了皱眉,到也没有多少不舒服。

        来到云王府门口,云王府并没有云浅月想象的被御林军包围,水泄不通。而是一如既往,高大的门楼,门前两尊威武的石狮子,大门敞开着,门口立着一排人。

        当前一人是一名老者,发白胡须,云浅月再熟悉不过的人,云老王爷。

        云老王爷的身后,是挺着大肚子的七公主和云离,之后是听雪、听雨、找妈妈等云王府的一众人,一个也不少。不,少了绿枝,还有玉镯。

        云浅月扬了扬眉,不等上官茗玥勒住马缰绳,她便从马上跳了下来。

        上官茗玥笑了一声,也飞身而下,不等云浅月对云老王爷先开口,他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的道,“爷爷,府中做了好吃的没有?我和这个刚醒来的小丫头还没吃饭?!?br />
        “如今都这个时辰了?怎么没用膳?”云老王爷不看云浅月,对上官茗玥和气地蹙眉。

        “她想家嘛!醒来就赶来了?!鄙瞎佘h道。

        “臭丫头,活这么大,从来不知道体贴人?!痹评贤跻诹嗽魄吃乱谎?,抓住上官茗玥的手,比对他亲孙子还亲地道:“走,去爷爷院子。让他们做了好吃的给你送过去?!?br />
        “好!”上官茗玥被云老王爷拉着手,大摇大摆地进了府。

        云浅月暗暗想着这个糟老头子她长这么大到现在,他除了对容景还对谁有过好脸色?对容景也没好到亲自跑到门口来迎接,如此和颜悦色地拉着人家手吧?皱眉看着二人,上官茗玥与他一路说着话头也不回地似乎将她忘了,她有些恼怒,什么时候上官茗玥在他心里比容景还亲了?

        “妹妹!”云离上前,低低喊了一声。

        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云离,见他比她离京时瘦了很多,七公主似乎更瘦了,看到她,仿佛就像是看到了她的姑姑,她姑姑当初怀孩子时,也是如此苍白,只剩下肚子还能看。她心下一疼,喊了一声,“哥哥,嫂子?!?br />
        云离应了一声,七公主向前走了一步,一把握住云浅月的手,“进去再说?!?br />
        云浅月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点点头,目光看向其他人,听雪、听雨、找妈妈眼里都隐藏着激动,其他人也都隐隐关切地看着她,她心下一暖,想着这里毕竟是她的家。绿枝一颗不起眼的棋子,在关键时刻起了大作用,容景和她倒戈夜氏,而她倒戈了云王府。若没有上官茗玥横插一脚,如今这些人恐怕早就因为容景和她的牵连斩首午门外,或者成为威胁她和容景的利器。她郁气散了些,不管如何,只要他们活着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