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十里归(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我有仁心仁德,但也做不来荣王之举,让了天下,还让了女人。夜轻染要夺我的女人,我如何不能收复回我家的江山?这江山借给夜氏百年已经够了!再借下去,他还真以为是他家的了?!比菥盎奥?,对蓝家主询问,“蓝爷爷,想好了吗?若你死,我也不拦着。你活的话,这里所有人都不必死?!?br />
        容景话落,十里桃花林静寂无声。

        容景话落,十里桃花林静寂无声。

        蓝老家主看着容景,身子不停地颤抖,一时间没回答他的话。

        伊家主本来立在蓝老家主之后,此时忽然上前一步,对蓝老家主沉声道:“蓝世伯,十大世家几百年前得慕容王朝扶持的皇恩,百年前又得荣王相护才不尽数灭族,这份天恩,十大世家不能负??!”

        “就是!景世子是慕容氏后人,是荣王后人??!”华老家主闻言也附和道。

        二人一开头,又有几人纷纷开口。他们早就惧了容景的威慑,已经生出了推却的心里,只不过蓝家四大家摄入夜氏太深,拔出来恐怕承受巨大的代价,才一直死撑着。如今容景一番话和他的身份,让他们再没了顾忌。

        除了荣王府世子,天下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出来倒戈夜氏。

        夜氏罪行罄竹难书,天下百姓已经苦不堪言。夜氏新皇虽然有魄力,但也继承了夜氏先祖的执着和掠夺。他哪怕是英明的帝王,但也难以抹杀历史。夜氏过往已经发生,谁人不知道这天下不过是靠荣王府景世子的名声支撑着?百姓们都说有景世子在,天下才安。

        容景淡淡地站着,也不打断众人的话。

        过了许久,蓝老家主身后的众人都住了口,只等着蓝老家主说话。

        蓝老家主老脸惨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即便他不说话,也挽回不了败局和四大世家倒戈夜氏的大势所趋??銮宜约河秩绾位嵬思赴倌昵笆笫兰蚁茸媸悄饺莼适曳龀制鹄吹氖兰??又怎么会忘了百年前始祖皇帝明显的要铲除之心,是荣王暗中费心周旋十大世家隐世,才保全了十大世家?十大世家得荣王恩情,得慕容氏的恩情,就算是尽忠,他们也该忠于慕容氏,他早先是舍不得蓝漪,苍家主舍不得苍亭,他们是两大世家最有能力的儿女,可是如今他们再有何理由不倒戈?比起世家存亡,举族倾覆,他们已经微不足道。

        蓝老家主叹了口气,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容景面前,恭敬地递上那枚玉扳指,“蓝耀拜见慕容后主?!?br />
        “拜见慕容后主!”蓝老家主一跪,他身后的一众人哗啦啦都跪到了地上。

        这是真心真意的臣服归顺,再无半丝不甘,自此后,尊容景为主,倒戈夜氏。

        容景微微一笑,伸手接过玉扳指,戴在手上,之后双手去扶蓝老家主,语气温润如华,透着丝丝尊贵,“蓝爷爷请起,十大世家自此荣辱与共,虽然中间小有分歧,但根骨相连,岂是分歧能斩断的?如今十大世家众志一心,先祖们天上有知,也当欣慰?!?br />
        “老头子惭愧,辜负了慕容氏的栽培,辜负了荣王的庇护,只想着眼前蝇头小利,险些坏了大局?!崩独霞抑鞴虻夭黄?,“请容老头子向后主请罪!”话落,他就要叩头。

        容景伸手托住他,将他轻轻托起,“蓝爷爷为蓝家考量,有些私信也不为过,值得敬重!请罪就不必了!趁着如今消息未出十里桃花林,您和苍世伯将蓝漪和苍亭招纳回来吧!能不损失世家人才,为何要损失?”

        蓝老家主抵抗不住容景功力被他轻轻托起,闻言更是惭愧,“后主大度仁爱,更让我老头子惭愧。您说得对,老头子这就回去写信,传蓝漪立即带着华舒等人回来。否则消息传出去的话,新皇一定会出手?!?br />
        “后主说得对!我们必须要快些传书,蓝漪如今在凤凰关,距离这里近,派个妥当的人去传信,她应该能尽快脱身,至于亭儿那里,幸好他在西南泥沼林,远在京城千里,即便我们传信慢了,他聪明,得到消息后也会有主张能避开夜氏反噬。不管如何,我们还是要尽快将四大世家待在夜皇室身边的人招回来是正理,新皇可不是好相与的?!辈约抑髁⒓吹?。

        蓝老家主点头,对身后人吩咐了一句,他的近身随侍立即启程,前往凤凰关招回蓝漪。

        苍老家主也吩咐他的近身随侍,前天圣往西南的泥沼林招回苍亭?;?、伊家等同时下命令,招回自家在外为天圣效忠的人。

        一扫早先的血雨腥风,十大世家握手言和,头顶上的阴云散去,一路欢声笑语地簇拥着容景出了十里桃花林。

        风烬走在最后面,看着被众人簇拥的容景大翻白眼。

        凌墨回头正好看见风烬翻白眼,他疑惑地问,“风家主,你的眼睛是否不舒服?”

        风烬一愣,“没有?!?br />
        “那你今日为何总是翻眼皮?”凌墨看着他的眼睛。

        风烬一呆。

        莫离笑了一声,退回一步对凌墨解惑,“他是看不惯某个人,自己又比不了,只能翻翻眼皮找点儿能干的事儿?!被奥?,他拍拍凌墨,“习惯就好了!每次景世子来,他都不停地眼抽?!?br />
        风烬闻言一脚踹了过去,“你才眼抽!”

        莫离轻松地躲过,“不是眼抽是什么?我可没冤枉你!”

        风烬没踹着莫离,收回脚一脚踹向凌墨,凌墨没想到会踹他,躲避不及,被扫到了一个边,他不满地问,“风家主,你为何踹我?”

        “谁叫你问爷这么没营养的问题了?”风烬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凌墨本就聪明,闻言“噗嗤”一笑,“原来你是嫉妒景世子!”

        风烬哼了一声,“老子是不满他女人都跟别人跑了,自己还在这里不急不慌谋他的大业?!?br />
        凌墨“哦”了一声,“原来你是替景世子着急?!?br />
        “你的嘴和顾少卿的嘴一样讨人厌,顾少卿身边果然培养不出个好东西?!狈缃於镜芈盍枘?。

        凌墨委屈,顿时拿出了在顾少卿身边培养的少爷脾气,板下脸道:“风家主的嘴也不讨喜,与我不过是半斤八两?!被奥?,他哼了一声,少爷似的,不理风烬,向前面一众人中挤了过去。

        莫离大乐,走过来对风烬道:“你要急你去找到小姐,在这里不满什么?景世子如今是为了更好地?;ば〗?,要知道夜轻染快动了,他不赶在他头里动,如何能行?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如今离不开?!?br />
        他私心里,一直当云浅月是他曾经守护了数年的小姐。虽然他在她身边多年,除了去南疆偷盗玉玺之事受到重用外,一直是摆设,但那么多年看着她长大,陪在她身后成长,已经根植入了灵魂的主仆,即便他如今是莫家主,也更改不了。他愿意一辈子叫他小姐。

        风烬有气没处发,挥开莫离,“这我知道,爷就是气不过他那副天下尽在我手的死样子?!?br />
        莫离顿时笑了,向前面看了一眼,被众人拥在中间的容景虽然与众人说话声音一如既往,但步履明显比往日快,他低声道,“你怎么知道景世子不急?他大约是早就急了,但是这里的事情谁能代替他?你能吗?我能吗?”

        风烬也扫了一眼容景,气小了些,想起云浅月,骂道:“那个死女人,一日不安分?!?br />
        莫离无奈地一叹,“这次不怪她,祸是玉太子惹来的?!?br />
        “那也是他心疼玉子书那个男人,代替了他倒贴了过去的。她的性情谁不清楚你我还不清楚?若是她真不想做什么,谁能强迫得了她?即便是上官茗玥厉害得天下无敌又如何?”风烬不屑地撇撇嘴,不承认他是嫉妒玉子书,恼怒地道:“让我们这么多人担心她,她哪辈子修来的福气!没良心的女人,见到一个,跟着跑一个,连丈夫也不要了?!?br />
        莫离看着风烬话语明显冒酸气而不自知,他笑了笑,宽慰道:“既然如此,就更不必急了,她既然跟着上官茗玥离开,就有考量?!被奥?,他又补充道:“况且急也没用。玉太子都奈何不了的人,即便你急着去了,也没办法从上官茗玥手里夺回人,况且现在也查不到那个上官茗玥到底将人是否带去东?;故侨チ四睦?,只能景世子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之后前去找人?!?br />
        风烬哼了一声,扫了一眼蓝老家主和众人,“他恐怕急也没用,他如今不能不处理干净了就离开。这些老东西们不会容易让他走的?!?br />
        莫离点点头,二人不再说话,跟随着一众人出了十里桃花林。

        出了十里桃花林之后,容景向楚家走去,蓝老家主等众人立即跟随,蓝老家主一改早先气得要死的模样,如今走路虎虎生风,一边走着一边就十大世家之事和容景探讨。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进了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