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收复江山(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风烬冷叱一声,“那是他没命!风家将我请回来的,就像你如今死皮赖脸仗着一张老脸皮要别人一个保证一样。世家大族,外面看着光鲜亮丽,有筋骨体魄,背后里还不是筹谋算计!有本事你就别谈条件?直接抹脖子,我才不会觉得你倚老卖老,赞你英勇,去你坟头上烧两柱香?!?br />
        蓝老家主气急,伸手指着风烬,一口血喷了出来,早先有人扶着没栽倒,后来他挥开了人,此时终于“砰”地一声栽到了地上。

        “老家主!”他身后的众人一阵惊呼,齐齐上前扶住他。

        风烬撇撇嘴,还说风凉话,不屑地道:“果然老了,几句话就搁不住,还配说提剑玩命?别笑死人了!”

        蓝老家主想张口说什么,眼前一片发黑,没说出来,只能靠在那扶住他的人的怀里。

        “别的没见你长进,这一张毒嘴倒是长进了?!比菥捌沉朔缃谎?。

        “跟你学的!”风烬哼了一声。

        容景笑了笑,忽然抬步向十里桃花林内走去。青影立即撑着伞跟在他身后。风烬、莫离、凌墨等人见容景向前,他们也齐齐跟在他身后,一行人进入十里桃花林。

        脚踩在桃花碎屑上,软软的,如女子的手。

        容景忽然很想云浅月,想到他离开时,她依依不舍的眼神和纠结在一起的眉眼,想起她第一次来十里桃花林时的情形,他说“我的妻子”,她虽然也被惊了一下,但嘴角眉眼都弯成了一弯月牙的模样,想起春年那日,云团锦被,红烛春泥,她雪白的肌肤如锦缎一般,温柔地在他身下,想起……

        他强制命令自己不准再想下去……

        明明才来到十里桃花林两日,他却已经想她入骨。一旦想起他是被上官茗玥带走,她那双带笑的眼也对他笑,对他嗔,对他怒,对他狡黠地说着俏皮的话,翻眼皮无语的模样,以及打着小算盘滚动的眼珠,他就恨不得再不理此间事,飞奔去找她。

        上官茗玥……

        他磨了磨牙,脚步不由得加快,忽然没有了逗弄蓝老家主的心思。

        青影似乎感受到了容景心中所想,也跟着加快脚步,二人衣袂如飞。后面风烬翻了个白眼,其余人都讶异一贯从容优雅的楚家主为何突然间有了急迫?难道怕蓝老家主死了?但是想想又不对?他除了景世子妃,又何曾怕过谁死?

        一时间都疑惑不解。

        见容景走来,他脸色不好,第一次见到身为楚家主的他喜怒形于色。他从来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蓝老家主身边拿不定是否他要出手,围着的人不由得齐齐后退了数步。

        蓝老家主悠悠地睁开眼睛,老眼一片黑灰。

        容景来到蓝老家主面前站定,看了夜天逸一眼,对身后吩咐,“将安王带下去!”

        青影立即将伞交给身后的风烬,上前抱起夜天逸。

        风烬不甘愿地接住伞,给容景遮住雨。

        蓝老家主大喊,挣扎着要站起来去拦,“楚容,你要做什么?”

        容景淡淡看着他,并不说话。

        “你们上前,给我拦住他。安王岂能落在他手中?”蓝老家主对身后人命令。

        众人想上前,但是脚步却怎么都迈不动。这一刻,他们才真正地觉得这是荣王府世子,不单单只是楚家主。他“尊比天子,雅盖王侯?!?,先皇对他又恨又无可奈何,只能礼让三分,新皇也拿他莫可奈何。他们站在他面前,就如云端与尘泥,连对他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青姨带着夜天逸离开了这处。

        蓝老家主也知道容景的气势,虽然闲闲散散站在那里,却是高山压顶,连他这个见惯了风雨执掌一生的老人都在他面前矮了半截,更何况其他人?他脸色分外难看,“安王已经再无活路,你难道非要他尸骨全无?”

        容景淡淡道:“安王如何,是死是活,还是尸骨全无。蓝爷爷就不必理会了?!被奥?,他看着他,气息瞬间居高临下,“蓝爷爷不就是想要我一个保证?保蓝家等四大世家和站在我身边的六大世家一般屹立不倒吗?好,我就给你一个保证?!?br />
        蓝老家主看着他,他身后的众人也都看着他。

        容景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玉扳指,轻轻地戴在手上,玉扳指正对着蓝老家主和众人的方面现出“慕容”两个字,虽然极小,但是极为清晰。

        慕容……

        百年前的前朝王室姓氏,慕容氏太子失踪,慕容皇后、皇上先后死去,慕容氏江山没落,慕容一族被废了姓氏,天下再无人叫慕容的姓,已经消失了一百多年,如今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而且在容景的手中,如何能不让人惊异?

        蓝老家主忽然激动地颤声道:“给我,将那个给我,我看看……”

        容景本来戴在手上,闻言随手摘下来,扔给了他。

        蓝老家主推开扶住他的人,颤抖地接住那只板着,来回看了一遍,半响才喃喃地道:“是这个扳指,这是百年前慕容历代皇上佩戴的扳指,这条纹一样,是前朝密刻的手法,是……”他说到前朝,忽然住了口。

        这一席话,已经足够让他身后不知道这个扳指作用的人齐齐惊骇。

        “你……你是……”蓝老家主惊骇地看着容景。

        容景淡淡一笑,“蓝爷爷认识这个东西就好!我拿出这个东西,给你个保证,你如今可是信了?”

        蓝老家主似乎是惊住了,“百年前先祖荣王……荣王他协助夜氏,收复江山,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慕容氏的后人?”

        “百年前先祖荣王悲天悯人,不忍战乱了多年的国土再起兵战,生灵涂炭,成全了夜氏一番算计,放弃所爱的女子,让他坐稳了江山?!比菥暗纳艉艘凰砍胺?,“荣王府的人向来大爱于天下子民,隐匿百年,帮助夜氏守护江山,又有什么不可能?”

        蓝老家主顿时失声。

        “十大世家的先祖,其实是几百年前慕容氏扶持起来的人,与慕容氏一起繁荣百年。百年前始祖皇帝夜卓兰要拿十大世家开刀,暗地里是先祖荣王周旋才保全了十大世家退到了十里桃花林。我为何能启动这的阵法自毁十里桃花林而不波及这里山脉房舍良田?那是因为当年荣王留下一份阵法图纸,能收能破,他为十大世家再入世留了路?!比菥翱醋胖谌?,清淡的声音如这细密的烟雨,清凉润骨,“若没有当年的荣王,十大世家早已经毁了,凭借夜卓兰的狠,十族举族清灭也不为过,蓝爷爷如何还能在这里与我要保证?”

        蓝老家主老脸一灰,似乎一瞬间失了生气和支撑的力气。他身后的年老的长者们都知道这段事情,齐齐垂下了头,十大世家欠荣王府的恩情。每一大世家的祖祀里悄悄地供奉着荣王的画像,他们抵赖不了,没有百年前的荣王,就没有如今的十大世家。

        过了半响,蓝老家主才再度出声,已经明显底气不足,“你……既然百年前的荣王都放弃了江山,后来几世荣王府都效忠天圣,为何如今你……你要对抗天圣?难道就为了报仇?夺下江山,恢复慕容氏?”

        容景清淡一笑,冷嘲道:“蓝爷爷问得好!我也想问问自己,我为何要对抗天圣?不如我们就一起说说缘由?!?br />
        蓝老家主看到他嘴角眉眼的冷嘲,心里不由动容,想起了安王和当今新皇都喜欢景世子妃。大有争夺之势,若不是荣王府景世子手段非常,让他们奈何不得,现在的景世子妃不一定是荣王府的人。他暗暗想着,果然红颜祸水。

        “百年已过,夜氏江山已经不复百年繁荣,各处兵战,血染白骨。夜氏能保,荣王府会保,但是夜氏已经不能保,荣王府还为何要保?况且我也再不是先祖荣王,能舍弃心爱的女人成全他家的天下。我是容景,只是云浅月一个人的容景。夜氏与慕容氏的仇可以弃而不管,夜氏十年前借北疆之乱杀我父王、杀文伯侯府一门,害我十年受寒毒顽疾所苦的恨,也可以弃之不顾。夜氏筹谋算计,想要屡次要废除荣王府,挖空心思要夺荣王府依仗的民生财富,也可以弃之不要。但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再夺别人的女人?!?br />
        蓝老家主和众人顿时动容。当年先祖荣王帮助夜氏始祖皇帝夺得天下,说是夺得,但其实夜氏的江山有一半是当年的荣华公子相让的,当年荣华公子的呼声和拥护甚至盖过了夜氏始祖,可是偏偏为了天下大义,不忍百姓受苦,才归顺了夜卓兰,他的一众部下也都归顺了。为何荣王府在天下百姓心目中世代被推崇,与荣王相让江山此举分不开关系。后来历代荣王府子孙都仁爱百姓,天下虽然是夜氏的,但是其实是一直由荣王府守护。

        可是夜氏回报给荣王府的是什么?百姓们不清楚,他们十大世家虽然隐世,但没隐蔽了耳目,都清楚?;乇ǖ牟还遣退慵埔约傲钒瞪?。

        “我有仁心仁德,但也做不来荣王之举,让了天下,还让了女人。夜轻染要夺我的女人,我如何不能收复回我家的江山?这江山借给夜氏百年已经够了!再借下去,他还真以为是他家的了?!比菥盎奥?,对蓝家主询问,“蓝爷爷,想好了吗?若你死,我也不拦着。你活的话,这里所有人都不必死?!?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