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血脉相承(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上官茗玥被她灵气略微冲击了一下,也是淬不及防,被她抱了个正着,玉子书趁机躲开了死角,到了一处随时能跑的位置。

        云浅月听子书说过他的轻功是被臭老道和她爹练出来的,想必上官茗玥的轻功不及他,否则也不至于被他从东海跑到了这里。

        上官茗玥到也不追玉子书,对抱着她的云浅月挑了挑眉。

        墨菊等人撇开脸,想着等世子回来,世子妃跪搓衣板吧!竟然上赶着抱男人。

        云浅月仰着脸看着他,“怎么样?子书一个大男人的,抱着硬邦邦的,哪里有女人舒服?女人软软的,娇娇的,柔柔的,无论是捏还是抱,都有手感不是?”

        上官茗玥勾了勾嘴角,忽然一笑,“你确定!”

        “确定!”云浅月诚恳地点头。

        “好!那我带着你走吧!”上官茗玥话落,也不看玉子书了,忽然揽住云浅月的腰,飘身而起,瞬间带着她无声无息地离开了总兵府。

        墨菊等人没想到云浅月送赶着上门,更没料到对玉子书执着的上官茗玥真扔下玉子书带着云浅月走了,齐齐对看一眼,就要追去,他们自然不能让主母跟着人跑了,等世子回来,还不扒了他们一层皮。

        “不必追了!他不会伤害她的?!庇褡邮榘谑种浦故瞧?。

        “不行!主母和人跑了,公子回来会砍了我们的?!蹦找⊥?。

        玉子书轻笑,看着十二人道:“灵术需要血脉传承?!?br />
        十二星魄齐齐一怔,看着玉子书。

        “你们既然出身墨阁,应该知道墨阁最早起源于东海。但他不是发起百年,而是千百年?!庇褡邮榈愕轿?,“云儿的灵术奈何不了他,你们觉得他除了墨阁的尊主外,还是什么人?”

        十二星魄本来就聪明,但还是有些懵懵懂懂。

        玉子书又进一步说道:“为何云儿能修习灵术?灵术你家公子也只是懂皮毛而已,到底及不上真正的血脉之源才能大成?!?br />
        十二星魄这回明白了,齐齐睁大眼睛,墨菊讶异地道:“玉太子说这尊主竟然是云族后人?”

        玉子书微微一笑,不答话,转身向云浅月所住的房间走去,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将自己的麻烦扔给云浅月。更不担心上官茗玥将她掠去做小王妃。

        十二星魄对看一眼,又看看玉子书,瞬间放心下来,也不理会去追人了??銮乙簿醯?,即便他们去追,也是受制于人,不如不去。

        上官茗玥带着云浅月出了总兵府后,径直前往兵营。

        云浅月乖巧地任他钳制着,没反驳,跟着他前往兵营。

        这时候,兵营已经按照云浅月昨日夜间定制的规定,已经十几个小队开始操练起了兵。嘿哈的声音不绝于耳,热火朝天,可见士气高涨。

        上官茗玥带着云浅月飘身落在高台上,他落地无声,乍然出现,场中的二十三万操练的兵马竟然无一人发觉。

        云浅月想着,这个人别说在东海横着走,就是在天下横着走,都有这份本事,谁敢对他说一个不字?真难以想象,世间竟然有这样的人。本来他以为容景和玉子书就是绝顶厉害,年轻一辈的翘楚了,如今才知道真人不露相,会咬人的狗不叫。

        “喂,所有兵将听着!本小王今日打算掠走你们的大将军回去做我的小王妃?!鄙瞎佘h一手扣着云浅月的腰,一手把玩着从云浅月手里夺来的容景的那块玉佩,狭长的凤眸扫了场中二十三万兵马一圈,扬声对下方高喊。

        云浅月暗暗想着你也真敢跑二十三万兵马跟前来叫嚣。

        训练的二十三万士兵此时才震惊地向高台上来,见云浅月被一个长相俊美绝伦的年轻男子挟持着,顿时哗然。

        张沛首先大怒,“哪里来的贼人?竟然敢挟持大将军!”

        韩奕也大喝,“快放了我家大将军,否则乱箭射死你!”

        “什么人?竟然敢跑兵营里来放肆!”又有人喊。

        一时间人人都看出是云浅月受到钳制,群情激奋,但是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放箭伤了云浅月。有不少人都想着是不是南梁派来的人,天圣可没这号人物,但是南梁除了顾少卿外,他们还真想不出是谁。有的人想着是不是南梁的国师?但是国师不会这么年轻,况且那人自称小王爷,但到底是哪个小王爷,他们也不知道。只知道能钳制住云浅月的人一定是个高手。大将军的武功和剑术箭术他们是见识过的。

        云浅月不说话,只听他一个人唱戏。

        孙桢见挟持云浅月的人竟然是上官茗玥,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抽了抽,没说话。

        “这里有个主事儿的人吗?上来和本小王说话!”上官茗玥那神情是完全不将二十三万人马看在眼里,骄傲狂傲不可一世。当然,他也有狂的资本。

        蓝漪在下塌的地方养伤,凌燕也在养伤,今日的练兵只有华舒在,她是天子钦点的副将,这些人里除了云浅月外,她的官职最大。她站出来,看着上官茗玥问,“敢问这位公子是何人?”

        “上官茗玥!”上官茗玥报出名字。

        华舒一怔,似乎在搜寻这个人的身份,可是想了半天,也没听过天下有这号人。向左右看了一眼,无人给她解惑,二十三万士兵自然也没听过上官茗玥的身份,都人人懵懂,不知道他是谁。

        “果然本小王不出名?!鄙瞎佘h似乎有些郁闷。

        云浅月忍下好笑,不说话。

        “敢问这位告诉公子是南梁人?”华舒看着上官茗玥,“还请公子报出真实名姓?!?br />
        “南梁人?算是吧!”上官茗玥不知道因何原因,想了想,也没反对,轻哼一声,“男子汉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小王自然是上官茗玥?!被奥?,他似乎懒得再说,对华舒和二十三万兵马道:“本小王将她带走了??!告诉你们新皇,另外选大将军吧!”话落,足尖轻点,在二十三万人跟前消失了身影。

        华舒等人齐齐面色一变,二十三万人面面相耽。

        孙桢嘀咕了一句,只有自己听得见。

        张沛顿时急了,“怎么办?他将大将军掠走了!”他话落,没人搭言,这么些日子以来,他都以孙桢为首,立即转头问他,“孙校尉,你说怎么办?快想办法救大将军??!”

        “你没看到那个人的武功吗?怎么救?”孙桢挑眉。

        “可也不能不管大将军??!”张沛急急地道。

        孙桢摊摊手,“那也没法管,试问我们这些人谁是他的对手?”

        张沛无言以对,看向韩奕,韩奕也是着急,看向华舒?;嬷遄琶纪?,似乎还在想这个人到底是谁。竟然赶来二十三万人的兵营劫持人,而且如此张狂。

        “景世子呢?”不知道谁问了一句。

        众人心神一醒,是啊,景世子哪里去了?景世子在的话,哪里准许人劫走大将军?

        “我去禀告蓝副将军!你们等人不必惊慌,继续训练?!被嫒酉乱痪浠?,去找蓝漪。

        众人看着她离开,心里哪里还有训练的心思,都哗哗然吵闹开。

        “大将军也许是一时受到钳制,会有办法摆脱,我们要相信大将军。各营都各司其职!不准懈怠,否则大将军回来,不练出个像样的成绩,就等着都挨军棍吧!她当初点兵时敢打四千人,就敢打四万人,甚至四十万人?!彼镨甯吆耙簧?。

        二十三万人齐齐噤声,各自哆嗦了一下。

        “军有军规,各就各位!不能因为大将军不在,就不遵循军规?!彼镨灏诎谑?。

        张沛、韩奕等几位将领一寻思,都不敢再懈怠,他们莫名地相信云浅月会没事儿,一阵骚乱之后,很快地就带着兵继续训练了,将担心等等情绪都先藏了起来。

        不多时,军营再次井条有序地训练起来。

        孙桢不再理会训练的士兵,转身出了军营向总兵府走去。

        来到总兵府,他径直进了主院,凌莲、伊雪见他来,迎了过来,不等他询问,就低声将云浅月如何被上官茗玥带走的经过说了一遍,他挑了挑眉,点点头,抬步进了主房间。

        房间内,玉子书躺在床上已经睡了去,轻浅均匀的呼吸声传出。

        孙桢来到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睡着的玉子书,他大约数日不曾好好休息了,玉质俊颜上疲惫之色一览无余。眼睫下两抹淡淡的黑影,他看着他,大大地翻了个白眼,须臾,坐在床边幸灾乐祸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皇兄,终于也有你怕的人了。啧啧,你多少日子没睡过好觉了?真是可怜?!?br />
        玉子夕坐在床头看着玉子书大笑,将好好的一张孙桢老实巴交的脸笑得邪肆张狂。

        笑声不止在整个房间飘荡,也飘出了房门外,飘在整个总兵府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