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谁会算计(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慢慢地放开容景,伸手推他,“走吧!”

        容景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角,恋恋不舍地离开,须臾,转身,向外走去。

        他走到门口,云浅月忽然喊,“等等?!?br />
        容景回头看着她。

        云浅月板着脸警告,“不准招惹十里桃花林的小姑娘!”

        容景轻笑,眸中似乎被阳光浸染,点头,“知道!”

        云浅月对他摆摆手,容景转身走了出去。

        这时,一抹黑影又从暗中现身,墨菊单膝跪地,“公子,您带上属下吧!将青影留下吧!属下可不敢待在这里,您若是走了,主母一定会找属下报仇的?!?br />
        云浅月看着窗外,不等容景开口,立即道:“不行,青影跟着,墨菊留下?!?br />
        墨菊顿时苦下脸,“主母,属下知错了!属下再不敢在您和公子的房外停墙角了,属下知道公子厉害了,属下……属下听墙角也不容易啊……”

        云浅月脸一红,羞怒道:“必须留下他?!?br />
        “公子……”墨菊期盼地看向容景。

        容景对他一笑,吩咐道:“既然她让你留下,你就留下吧!”

        “属下后尸骨无存的……”墨菊顿时觉得阳光也不明媚了,似乎暗无天日。

        “那也是你的荣幸!”容景摆摆手。

        “你死了我帮你收尸?!蹦跋稚?,似乎看不过去墨菊的苦相,踢了他一脚。

        墨菊自然不会等着挨踢,一个前滚翻,滚了出去,难得的是衣袂不沾半丝尘土。他站起身,对屋内深鞠了一躬,“主母,属下昨日染了风寒,害了大病了,最近需要休息,有什么大事儿,您就喊墨岚吧啊……”话落,“嗖”地身影一闪,跑没了影。

        云浅月失笑。

        墨岚冷哼一声,追着退了出去,自然不会如他所愿。

        容景似乎也笑了一下,看了青影和凌墨一眼,吩咐道:“跟着我走吧!”

        凌墨似乎有些哀怨地看了容景一眼,但也清楚他能从他家的大将军手里将他抢过来,这份本事自然是他不敢招惹的,回了凌家,一切都要靠他,于是很识时务地跟上了他。

        三人转眼离开了总兵府,消失身影。

        云浅月手无意识地抓紧门框,一张脸皱成一团,片刻后,忽然自失地一笑,她以前独来独往多少年,单枪匹马敢闯国外的军事重地,即便来了这个世界,没有风烬跟着的时候,她还不是独来独往?如今竟然离不开他了,越来越没出息了。

        伸手揉揉额头,转身离开窗前,对外面道:“凌莲、伊雪!”

        “小姐!”二人在外应声。

        “你们代替我去看看蓝副将军和凌副将,请最好的军医给她们看诊?!痹魄吃孪肓艘幌?,补充道:“蓝副将军的内伤很重,大约二十日能好吧,凌副将的剑伤嘛,怎么也要半个月。明白吗?”

        “明白!”二人顿时意会,一般内伤的确需要二十日或者月余,但是蓝漪武功高,应该十几日就可以恢复,小姐让她养伤二十日,自然是想军医在她的药中做手脚了,而凌燕的伤口虽重,但也就十日足够了。当初冷小王爷那么重的伤奄奄一息才养了不过一个月。当然,冷小王爷当初受伤时的好药堆积如山,自然不能和如今的军中比。二人立即走了下去。

        云浅月见二人离开,回身坐在了软榻上。坐了片刻,她起身站起来,打算去找南凌睿和洛瑶,容景离开,她必须找些事情做,哪怕是说话解闷,否则的话,总是想着他,人刚走,她的心就开始疼了。

        她刚走到门口,便见南凌睿和洛瑶走了过来,她将身子靠在门框上,看着二人笑道:“你们来了正好,我正要去找你们,如今省得我跑一趟了?!?br />
        南凌睿瞪了她一眼,“死丫头,今日伤了我十弟,找你算账?!?br />
        “你十弟也把蓝漪伤了,且比他伤得重。今日南梁胜,败的可是我?!痹魄吃乱驳闪怂谎?,见他得意,她道:“真没看出来啊,去年我去南梁时,见到那一帮子皇子,没觉得有本事,没想到拿出来一个就能抵挡一方?!?br />
        “去年你去南梁的时候心心念念着小景,眼里哪有好好看别人?”南凌睿哼了一声,“他们若不是真有本事,至于你哥哥我这些年活得不容易吗?也不至于老头子怕他们威胁我的皇位,要一网打尽将他们都圈禁,我觉得可惜,费了多少心思才留下他们收服来为我所用?!?br />
        云浅月想想也是,她去年的确没什么心情观赏那些皇子。转向洛瑶,看到她气色红润,一张脸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绝顶美人,她笑着揶揄地道:“嫂嫂昨日睡得可好?”

        洛瑶脸一红,点点头。

        “都住在一张床上了,哥哥竟然没下手,这是怜香惜玉呢,还是没能力?”云浅月挑眉,看着她虽然气色红润,但眉心不散,显然还是处子。

        洛瑶的脸本来是微红,闻言腾地红透了,连耳根子都染了红霞。

        “死丫头,不知羞!”南凌睿挖了云浅月一眼,“你哥哥我才不像小景那个黑心的,提前对你吃干抹净?!?br />
        “那你这要是留到大婚了?”云浅月看着他挑眉,“如今天圣和南梁在打仗,两方兵战,你能兴大婚之喜?若是不兴喜的话,难道你还能等多久不成?如今仗打起来,便没那么容易罢了。你如今不吃,要等到何时?一年还是两年?或者十年还是八年?”

        南凌睿皱眉,“你和小景会这么无能?半年还结束不了战乱?”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他,明明看起来风流的性子,这件事情到矜持起来了。她对洛瑶语重心长地道:“嫂嫂,他桃花遍天下,你要努力??!”

        “果然是个死丫头,什么都敢说!”洛瑶羞愤地瞪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呵呵一笑,对她悄悄道:“告诉你,要想拿住他,就要先吃了他,吃了他之后,就算先占了地盘,站了地盘之后,你说东,他就不敢往西,你说南,他就不敢往北。什么外面的桃花啊,墙里的红杏啊,还不是任你搓扁捏圆?如今你们又不是孩子,矜持什么?傻子才不吃。你可以尝尝,多少女人都没得到的肥肉,被你弄到手里,还不赶紧吃了,留着做什么?早吃早香?!?br />
        洛瑶眨眨眼睛,到没了羞愤,看着云浅月,似乎在寻思她的话的可行性。

        “走,进屋说!”云浅月准备对洛瑶先洗脑,看着他那个哥哥精明也会算计,但是那是对别人,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他就是个笨蛋。若非如此,也不会一根筋到现在,叶倩飞了,蓝漪扔了,当初南梁太子府那一府美人衣角都没碰就给赶出去了。好不容易弄到手个洛瑶,捧在手心里,碰都不敢碰了。

        洛瑶站着不动,对她道:“不能跟你进屋说了,我们是来告诉你,我们要启程离开?!?br />
        云浅月一怔,看着她,又看向南凌睿,“你们要离开?去哪里?回南梁?”

        南凌睿自然听到了她对洛瑶说的话,撇开脸,不看她,耳根子一抹可疑的红润。

        洛瑶低声道:“今早收到了叶女皇的来信,让我们去帮助她?!?br />
        云浅月讶异,“叶倩竟然让你们去帮助她?去哪里?南疆?还是……天圣的西南?”

        洛瑶道:“天圣的西南,昨日你应该也收到了西南传来的消息,陈大将军和苍亭的大军破了江陵城之后在泥沼林和李琦的义军对上了,虽然初战李琦的义军小胜,但是陈大将军手中的十万大军兵将毕竟是正规军,加之他有调度整个西南兵马之权,等熟悉了泥沼林的地形,有各地兵马调遣相助,翻盘不过是几日之事。李琦虽然也是十万兵马,但没有经过训练的散兵,怕不是对手。如今叶女皇前去了泥沼林相助,准备调南疆兵马帮助李琦,她的皇夫云暮寒要镇守朝中,她一人势力孤单,你哥哥和我前去助她,泥沼林的战线才能拉得长些,不能让夜轻暖抽开身?!?br />
        云浅月点点头,南凌睿能将西南千里绘出地形图来,他和洛瑶前去帮叶倩,对她简直如虎添翼。容景会算计,她也分毫不差。她叹了口气,本来以为容景走了,还有他们陪着她聊天,如今看来,她只能找别的事情打发时间了。

        容景离开后,南凌睿和洛瑶也随后离开了凤凰关。

        当日,云浅月百无聊赖地在院中的海棠树下躺椅上躺了一日,让自己什么也不想,闭着眼睛睡觉。春日暖风融融,阳光透过海棠树枝干缝隙打在身上,她当容景就在旁边坐着看书,于是很熟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出乎她意料的好。夕阳落下,她才醒来,看着身边没有那个人的影子,才叹了口气,转身回了房。

        用过晚饭后,夜幕降临,凤凰关城内所有人都休息了,她却没有了睡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下了床在地上来回走动半响还睡不着,干脆跑出外面拿出酬情舞剑,剑光闪闪,衣袂纷飞,海棠花因风簇簇落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