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谁会算计(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她脚步不由顿住,静静地看着他。

        容景自然知道她回来了,从窗子一直看着她一路脚步轻快地回到屋,他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融化了墨色的冷冽,他缓缓转过头,笑道:“大将军得胜回来了!”

        “大将军是得胜了,但不是我这个大将军,而是顾少卿那个?!痹魄吃缕财沧?,走过来,对着他上下打量一眼,须臾,挑眉,“这是要回十里桃花林?”

        这副穿着让她不得不做如此想象。有一种人,他天生就该穿一种衣服。荣王府的世子,他不适合锋芒外泄,月牙白锦袍温润如玉,正遮掩了他的凌厉,令他看起来云端高阳。楚家主,十大世家第一大家的第一把交椅,他不需要掩藏锋芒,十金一寸的墨云彩沉香锻,他穿得当仁不让。天蚕丝锦的月牙白色,从容景穿起,天下无一人敢穿,十金一寸的墨云彩沉香锻,除了楚容外,天下无人敢穿。有一种人,他所用过的事物,别人连效仿都觉得是亵渎和望尘莫及,他这样的穿着,自然是告诉他,如今站在这里的不是容景,而是楚容了。

        容景笑着点头。

        “回去做什么?”云浅月拽着容景的袖子摩挲,心中想着这个人的奢侈,十金一寸的墨云彩沉香锻啊,这件衣服何止千金。

        容景看着她,含笑道:“在你眼里,这件衣服比我还好看了?”

        云浅月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老实交代!”

        “送一个人回十里桃花林?!比菥暗?。

        “谁?”云浅月问。

        “凌墨!”容景道。

        云浅月恍然,顿时明白了他的算计,早先从她这里赶走了风烬和莫离,让二人回了风家和莫家,如今风烬是风家的家主,莫离是莫家的少主,说是少主,其实莫家的所有权利都已经到了莫离的手中,家主如今被架空了,不过是个摆设而已,接家主之位不过是早晚的事儿。等于风家和莫家都到了他的手里?;?、凤家早被他收服,加上他的楚家,如今是五大世家。他早就将莫离弄回莫家时,就算计了她手下的华笙、凌莲、伊雪,想三人回这三家,她没给,华笙是红阁七长老之首,红阁离不开她。而凌莲和伊雪聪明精细有余,但是武功和沉稳不足,她怕她们去了也玩不过那两潭深水,不想她红阁的两大长老折在那里,所以没松手,但五大世家总不能这样牵制,不堪大用,所以,天平必须倾斜,他心折了一个伊鸿不够撼动伊家,便将主意打到了顾少卿手下的凌墨手里。

        凌墨对凌家的仇恨,凌家除了凌燕外,再无继承人,而凌燕毕竟是女人,不足以让凌家后续传承,所以,凌墨无疑最合适。若是凌墨回了凌家,凌家人自然欢喜不已,就如风家一般,风家少主暴毙而亡,风家为了传承,发疯一样地找风烬。风烬被接回风家后,在他的帮助下,铁血手腕报了当年的仇,成了风家的掌舵人,本来风家和蓝家交好,一下子被他打破,风家为了继续传承,风家的族主和族中长老们都只能妥协,脱离了蓝家,归顺了容景。

        十大世家之所以能传承几百年还在如今的世上占据着一定的位置,自有其生存之道。百年传承的世家名门,子嗣的传承被视为重中之重。当年她娘和后来的七大长老从七大世家夺人,可以想象若没历尽一番辛苦算计,七大世家不可能将人给他们。而当年的楚家主嫁给荣王府世子,后来容景作为继承人回去接替了楚家,这里面未必没有如今楚老家主的算计。

        所以,凌墨即便对凌家有很深的仇恨,但他如今八招就打败了从坤武殿出来的凌燕,就足够让凌家轰动。凌家那些老东西们就如饿狼看到了兔子,总要逮住不放。只要他肯回凌家,有楚家主楚容领着回去,有南梁兵马大将军顾少卿做后盾,有凌家再繁华百年亦不为过做为强力的吸引,他们未必不会放弃新登基为帝的夜轻染,转而投靠楚容。

        至于凌墨,只要凌家那些老东西们拿出足够的诚意摆在他面前,任打任挨,愿打愿骂,哪怕是牺牲族主牺牲凌燕,将整个凌家都交给他,也在所不惜。比起他们的尊严,他们更看重的是传承。

        云浅月一番想法不过转瞬,她叹了口气,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容景开始算盘的?难道是她去年从南梁回来?顾少卿咬了他,他便对他打了主意了?她用一副“你真黑心”的表情看着容景,“你伤了人家一箭,又灌了人家几坛酒,到现在伤还没好,如今又抢人家的人。你可真是……”

        “让他长长记性,免得再来惹你?!比菥扒城骋恍?,“否则他不长记性?!?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也就你看我好,你以为谁都如你一样?”话落,她好笑地看着他,“如今人人都知道你在乎我,没有心思的人也偏偏要气你一气,你也不怕累着?!?br />
        容景勾了勾唇,“他们若是有本事气我,尽管来,我都让他们一辈子长记性?!?br />
        云浅月失笑,想着顾少卿这回估计长教训了,以后想来再不敢惹他了。而南凌睿找他要了一味发热的药骗了洛瑶,把柄攥在他手里,自然也不敢惹他,她伸手捶了他一拳,问道:“你不准备带我?”

        “大将军,试问你能扔下凤凰关内二十三万大军吗?”容景扬眉笑问。

        云浅月看着他,“你要去几日?”

        “说不好!”容景摇头,“如今蓝家、苍家、伊家、凌家、华家拧成一线。就怕凌家想撤离,其他四大世家也不准,夜轻染和夜天逸也不允许,所以,不会太轻易?!?br />
        云浅月蹙眉,如今蓝漪受了重伤,凌燕受了一箭,都要养伤数日,军中玉子夕幻容的孙桢在,虽然能镇守住军中,但她也不能扔下这二十三万的兵马离开,毕竟这凤凰关里谁知道暗中有多少夜轻染和夜天逸的人。虽然可以保证这总兵府不进来他们的人,但也就这尺寸之地而已,她一两日三五日跟去可行,但若是时间再长,自然就不行了。他这个军师可以不出面,但是大军中的事情她这个大将军不能不出面,毕竟这些人不是一直跟随她的,而是点兵才跟随她几日,军心看着沉稳,但她若不再,难免会震动。她不舍地看着他,“这么说我不能跟你去了?”

        “嗯!”容景笑着点头。

        云浅月埋怨他,“你有这个算计,怎么不早跟我说?”

        “我虽然有这个算计,但也得见了顾少卿之后,他能放人才管用?!比菥靶Φ?。

        云浅月想想也是,她伸手将他抱住,任不舍蔓延,从大婚到现在,他们日日在一起,还没分开过呢,她语气尽量压制住不舍的情绪,软软黏黏地道:“早些处理完早些回来?!?br />
        容景点头,眸中的不舍被他深深压下,掩藏在眸底,紧紧抱住云浅月。若非凌墨太年幼,一直跟随在顾少卿身边,顾少卿张狂肆意,手中有庞大的军权,在南梁无人敢惹,他也练就了张狂的性子,稍欠沉稳,怕他回去反被凌家和其他四大世家钳制,他得不偿失,也不至于亲自回去了。凌墨势单力薄,他亲自带着他回去,凌家也可以有破釜沉舟的勇气脱离夜轻染,自然事半功倍。所以,这一趟十里桃花林,他不得不去。

        窗外有两道身影飘身而落,立在院中,当前一人无声无息,之后一人只卷起细微风丝。

        青影的声音在外响起,“世子!凌墨来了!”

        容景“嗯”了一声。

        云浅月舍不得从容景的怀里退出去,抱着他不松手。

        容景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大约是出了京城心情好,短短几日,她反而看起来气色红润,长胖了些。他面色温柔,“乖,我会尽快回来。松手吧!”

        “不松!”云浅月摇头。

        “怎么跟个孩子一样?”容景笑看着他。

        云浅月抿起嘴,吸着他清雅如莲的气息,贪恋着他身上的温暖,想着今晚上就该自己一个人睡觉了,空空的屋子和床榻,他还没离开,她就开始失眠了。更加不舍。

        容景到也不急,任她抱着,眸中是化了水的温柔。

        过了许久,云浅月黏不下去了,再黏下去他也不能不走。夜轻染让她做这个兵马大将军不知道什么心思,如今他们脱离京城,不见得就不被动了,必须要掌控主动,十大世家必须撬开一个突破口,凌墨的确是最合适的人,他这一趟十里桃花林之行,是势在必行之举。收服了凌家,再想着华家和伊家,依照伊鸿对他的敬服,那么也不是不能动摇伊家,再收服了伊家的话,那么华家是否也能动摇呢?若是这三大世家动摇,那么十大世家里,夜轻染和夜天逸也就只剩下一个蓝家和苍家了。八大世家对两大世家,蓝家和苍家自然不足畏惧。这样一来,十大世家都是容景的。有了十大世家做支撑,那么又多了一大助力,夜轻染想要筹谋什么,也不会轻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