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两战两败(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蓝漪姐姐,他们撤了,怎么办?”华舒问蓝漪。

        蓝漪捂着胸口,这一战虽然士兵未曾交锋,但是算起来,她和凌燕受伤,还死了一个士兵,受了一顿辱,南梁只伤了一个十皇子,她她顾少卿的面都没见着,还是她败了,她咬了咬唇,回头看向身后。

        身后三里处,云浅月率领十万兵马纹丝不动地看着这边。云浅月一身紫色软烟罗端坐在马上,紫衣白马,清丽风华,分外夺目。比起她的狼狈,她沉静美好得令人嫉妒。

        蓝漪看了一眼,咬着牙收回视线,对一个人吩咐,“去问问大将军如何?是杀进去,还是撤军?”

        那人立即应声,向后方的云浅月跑去。

        “蓝副将军和凌副将既然受伤了,今日便罢了!撤兵!”云浅月不待那人跑到她身边,淡淡说了一句,之后,她不再看蓝漪,调转马头。

        张沛、韩奕等一众将领带着十万人家尾随她身后撤离。

        蓝漪听到从云浅月口中吐出她受伤的话,脸色难看,站立不动,并没有撤离。

        孙桢见云浅月的兵马已归,蓝漪没有听命的打算,他提醒道:“蓝副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兵谋之事,不是各人逞能斗狠,小败不算败?!被奥?,他淡淡道:“大将军的命令是撤军,蓝副将军若是不撤军,就是违反了军规?!?br />
        蓝漪心神一醒,看向孙桢。

        孙桢不再看她,而是目光看向南梁大营。

        蓝漪盯着孙桢看了片刻,捂着心口翻身上马,对身后一摆手,清声道:“撤兵!”话落,她一马当先撤离。

        华舒扶着凌燕坐到了一匹马上,孙桢一摆手,十万士兵如潮水般撤离。

        今日这一战,蓝漪、凌燕败北,令天圣士兵夺取凤凰关的大战告捷得意兴奋的心情一扫而光。归城的队伍有些沉重之气。

        反观南梁士兵们心中欢喜,算起来打了一场胜仗,人人脸上都带着笑。尤其是那十个骂阵之人,每个人都得了大将军命人赏下来的五十两金箔。

        凌墨回到中军大帐之后,见顾少卿还半躺在软榻上,一改早先在外的嚣张,对他如实地禀告了一番外面的事儿,说到伤了凌燕时,面无表情,再不见冰冷和杀意。

        顾少卿抬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忽然笑了笑,问道:“在你心底堆积了十多年的仇,今日可觉得痛快了?”

        凌墨摇摇头,哼道:“坤武殿出来的人都接不下我十招,凌家不过如此!”

        “你觉得凌家不过如此,是因为你站得高了,再看凌家,便什么也不是了。几百年的大世家又如何?如今还不是出世入朝?如今再也不是先贤时期,需要世家名门的中庸祥和之道帮君主出谋划策。十大世家当年避锋芒而隐世,百年下来,有的人怕是已经忘了锋芒二字怎么写了?!惫松偾渎痪牡氐溃骸白詈玫谋ǔ鸱绞讲皇侨巳獍坠嵌鸦缮?,而是令他们活着,踩在你的脚下,苟延残喘?!?br />
        凌墨看着顾少卿,微抿着唇,去年还是个小书童,今年就拔高到了少年的颈长。

        “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个凌燕是不算什么,但是凌家根深蒂固,不止一个凌燕,一个凌燕你可以八招内伤了她,一百个凌燕呢?要记住,刀剑能伤人,但那是小伤,真正的大伤则是踩踏整个凌家的尊严?!惫松偾浣种械氖楸救恿?,看着凌墨,“你可明白?”

        凌墨脸色变幻,似乎隐忍着才能不泄露自己的情绪。

        顾少卿身子向后一仰,脑袋枕在靠枕上,他语气有些沉郁地道:“若是让你回凌家,接掌凌家,你可愿意?”

        凌墨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顾少卿,“公子要赶我走?属下曾经发誓,这条命是公子救的,一辈子跟随公子,公子生我生,公子死我死?!?br />
        “说什么生死?不过是让你回凌家而已?!惫松偾涠运闪艘谎?。

        凌墨立即坚决地道:“属下不回!”

        “你心中一直挂着仇恨,我让你回去,正好收拾了凌家的那些人。凌家的家主和几位族主以及族中的长老当年冤枉了你娘,你是正宗的凌家嫡系子孙,他们对你愧疚,你若是回去,凌家就是你的?!惫松偾涞?。

        凌墨忽然将手放在天灵盖上,“噗通”跪在地上,“公子若是赶凌墨走,凌墨现在就死在这里?!?br />
        顾少卿翻了个白眼,忽然抬脚一脚踹向凌墨,骂道:“滚起来,少给爷使用这个伎俩。跟我身边长大,我还不知道你,你这招是我曾经用过的?!?br />
        凌墨着着实实挨了一脚,顿时苦下脸,看着顾少卿道:“我不想回去?!?br />
        “你以为我愿意让你回去?这么些年你都跟着我,我能舍得身边没个跟屁虫?”顾少卿忽然来了气,怒道:“还不是那个醋缸,老子不是就咬了她的女人一口,他倒是将老子算计个透,里子外子都被他扒光了。射我一箭,灌我几坛酒,还抢我的人?!?br />
        凌墨不解,须臾,还是从话语里透出了他说的人是谁,惊讶地道:“景世子?”

        “白担了个景字,她还曾经说他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依我看,他是心胸狭窄,小肚鸡肠?!惫松偾湫闹心蘸?,“他早就想一举收了十大世家,可是偏偏夜天逸的母妃出生蓝家,是蓝家的一支族支,夜天逸因爱生恨,和她势不两立,拿着外公的信物去了蓝家,蓝家认了这个夜氏外孙,他自然失了蓝家。十一年前那个女人为了容枫和苍亭下了一局棋,就此得罪了苍家少主,同时依照苍亭和蓝漪青梅竹马的交情,苍家也投了夜天逸,凌家、伊家、华家暗中这些年看起来是依附那两家,其实背后里是有夜轻染推动,算起来是他的人。不过如今夜天逸相助夜轻染,蓝家和苍家自然也归了新皇。所以,这五大世家都成了夜轻染的人。而容景有楚家、凤家,风家、花家、墨家。五五对立,互相牵制,对他起不到多大作用,所以,他想打破,让十大世家天平倾泻,为他所用,他先心折了一个伊鸿,但也不足以撼动伊家对夜轻染的依附,所以,势必再从别家下手。那个女人身边的凌莲、伊雪早就被他打主意,但那个女人舍不得给,他这主意自然打到了爷身上。你对凌家有冤母毒杀之仇,又是凌家嫡系子孙,凌家早先被他毁了一个少主,如今这个凌燕是凌家的族长们准备送进宫里暖床的,所以也算是送出去的人,自然不能再掌管凌家,而嫡系一脉,如今也就你一个人了,你今日八招就折了坤武殿出来的凌燕,你说凌家的人得到了消息,能不对你动心?让你回去继承家族?”

        凌墨呆呆地看着顾少卿,“这么说今日公子你让我出去,是利用凌燕,让凌家对我注意,引我回凌家?”

        顾少卿闭上眼睛,“爷没这么多的算计,若是真黑心黑肺,早就在当年要什么邪功的功法,应该打死也跟在她身边,日日喝她的血,免得月圆之夜被折磨?!?br />
        凌墨一个激灵,但还是皱眉道:“凌家人知道我对其有仇恨,会愿意打我主意回去?就不怕我报复?直接毁了凌家?”

        “风烬被风家弃了,九死一生奄奄一息,后来又如何,还不是去年找了回去做了家主?不要小看世家们埋藏在深渊里的龌龊心思,他们只想着保存世家的枝叶立世,不会在乎一隅之失。你回去的话,想要报仇,他们会将当年对你娘和你下手的人都找出来任你报仇,哪怕是族主,你想杀也能牺牲,只要你能延续世家的筋脉,令世家再兴盛个百年,一切就都值得?!惫松偾涞?。

        凌墨板着脸,不再言语。

        顾少卿摆摆手,似乎有些郁闷发泄不出,嫌恶地道:“行了,你别在爷眼前碍眼了,现在就去找那个黑心的吧!他已经派了人来接你,安排你回凌家。以后少了个人在爷跟前晃悠,我也清静?!?br />
        二十万大军先后撤回凤凰关。

        凤凰关内并没有因为今日出城交战而有丝毫影响,百姓们这些天也早就看明白了,两军打仗,不伤百姓。无论是南梁的军队,还是天圣的军队,方圆百里,均不扰民。百姓们早先的恐慌也踏实下来,安安心心地过起了日子。

        南梁、南疆、西延、北崎等小国本来就是天圣的附属国,边境一直以来互通来往,互相通婚,互通贸易,凤凰关内住着天圣的百姓,也住着南梁的百姓,早已经不分彼此,百姓们所求无非是安居乐业。

        云浅月看着城内家家门面开着,有买有卖,不由笑了笑,带着凌莲、伊雪回了总兵府。

        院中并没有看到容景的身影,她径直进了屋,果然见容景在屋中,负手立在窗前。他身上难得地换下了一袭月牙白锦袍,穿着一袭墨色锦袍,笔挺地站在窗前,如她去年与他前往十里桃花林参加南凌睿的负荆请罪时一般,一改往常的温润如玉,就像一把千年玄铁剑,将锋利隐藏在墨色锦袍后,清傲尊贵,荣华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