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两军对战(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累不累?我们也回屋歇着?”容景问。

        云浅月摇头,靠在他身上,“容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不准将子书给我推进火坑去,他是东海国的太子,怎么能要个男人?你不准为了那陈年的没了酸味的老醋算计他。洛瑶和哥哥不明白我和子书的感情,你又怎么不明白呢?”

        容景看着她,“我也没如何他,至于你如此在意他到一再地警告我?”

        云浅月伸手抱住他,嘻嘻一笑,“我没警告你,我是怕你防着这个,算着那个累着。累瘦了的话心疼你的还是我?!?br />
        容景勾了勾嘴角,“小心思!一眼就能看透?!?br />
        云浅月对他吐吐舌头,伸手戮他心窝,“你这里的小心思洛瑶都能看透,哥哥也能看透,两个人知道你在意,来了就拿这个笑话你,你当我看不透?”

        容景一叹,无奈地笑道:“越活越回去了,阿猫阿狗都能笑话我了?!?br />
        容景伸手捶了他一下,“你心思重,那两个人的心思也不轻。心里什么都明白着呢。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姐姐也是嫂嫂,你将他们比作阿猫阿狗,小心他们听到惦记着报仇?!被奥?,她笑道:“都是出来混的,你捅我一刀,我捅你一刀。你们也不怕累心?”

        容景失笑,“你今日难道没捅小睿哥哥一刀?出卖他个彻底吧?”

        云浅月眨眨眼睛,果断地道:“没有,我说他的都是好话?!?br />
        容景轻轻哼了一声,“墨菊将你的话一字不差地都传给了我。云浅月,我怎么不知道你何时还喜欢六皇子那个表哥了?”

        云浅月一呆,忽然磨牙,“好个墨菊!”

        容景轻轻拍拍她的脸,眸光青黑,语气却无限爱怜,“你又淘气,小心再给我热桃花债回来?!?br />
        “说什么呢?那是表哥,不是开玩笑的,真是亲表哥?!痹魄吃麓蚩氖?。

        “自古表哥表妹成亲的多了,这叫做亲上加亲。云暮寒喜欢你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比菥暗?。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这个翻小肠,算小账的本事比她要厉害多了。她连忙捂住他的嘴,打了个哈欠道:“刚刚不觉得累了,如今真觉得累了,我们回屋歇着吧!”

        “好!”容景痛快地拦腰抱起她,向屋内走去。

        云浅月对于这个被他横抱的姿势总有一种胆颤,心头涌起不好的预感。果然他将她放在大床上之后,便熟练地压了下来。

        春宵帐暖,一刻千金。

        第二日早,西南传来消息,六日前夜轻暖、苍亭与陈老将军十万大军汇合后,一举攻破了江陵城,便不曾歇着,向西南进军。六日兵马行程,于昨日午时和李琦的义军在泥沼林对上。

        李琦的义军从天灵山起义到攻下了安陵郡、德阳郡、怀闵郡、沸县、覃县、延县、西南城、岭泉郡、谷赫县、汾水城、临乌郡,凤庆、宜桂、塔林等,七郡,八县,五城池,西南千里尽数归他后,五日前又占领了泥沼林,闻得夜轻暖、苍亭、陈老将军、凤杨四人的平西南大军过了江陵城前往西南而来,便在泥沼林按兵不动,等着他们。

        西南有三处自然天险屏障,一处就是江陵城的横水渡,二就是云岭山,三就是西南城的泥沼林。夜轻暖等人一举攻下了叶倩把守的横水渡江陵城后,便安然地过了云岭山,急行军短短六日到了泥沼林。

        当日,大军不得休整,便迎来了叛军李琦的攻打。

        大军行军数日不歇,本就疲惫,不想李琦如此猖狂,以十万闲散收服的士兵敢当先出兵对付陈老将军手下的十万大军,不给陈老将军十万大军喘息的机会。

        两路大军兵分熟路,在泥沼林展开了殊死搏杀。

        凤杨请兵出战,双方交锋。

        泥沼林的地形甚是复杂,多处有丘壑丛林泥沼,不熟悉地形的人一不小心陷进去就出不来。凤杨虽然出身在将门,但是毕竟年幼,只从兵书上和地形图上简短地了解西南地形,但毕竟缺少经验,带领的一队兵马被李琦手下的一名副将逼到了一处丛林,陷入了泥沼林,本来被逼到无路可走,他手下的一个小兵先了一计,带着他绕险滩走出了泥沼林,躲过了李琦手下副将的追杀,三千兵马幸免于难,逃回了兵营。

        因此一战,那名小兵从一名默默无闻的小兵得到了凤杨的信任器重。那名小兵名叫阿路。也就是风露。风露得到了云浅月的命令,便悄悄地混入了军营,凭着她的小机灵,很快地就混到了凤杨的手下做了一名小兵,可惜凤杨虽然年幼,但对于防人可是半丝不含糊,他的身边左右全部都是从凤老将军府带出来的旧部,不信任和给任何机会让外人亲近他。她一直没寻到机会接近他身边,别看风露年纪小,到也沉得住气,便一直等着,终于在泥沼林被她寻到了机会,因为风露手下的红阁一万兵马就埋藏在云岭山,云岭山也是西南的地界,更是一处天险,所以,她每年在云岭山练兵检兵时都会闲不住,借机四处游逛,整个西南这些年来早就被她踩踏得滚瓜烂熟,对这泥沼林自然分外熟悉,于是救了凤杨和他手下的三千人,出了泥沼林后,凤杨立即提拔她做了他手下的亲兵。

        与此同时,苍亭、夜轻暖、还有几名副将率领的各路兵马和李琦手下的各路兵马对战有胜有负,并没有讨得丝毫好处。

        李琦的兵马毕竟大多都出生在西南,西南本地人,少数不是西南人,但也是在西南生活了多年的人,善于打分流战,从各路包抄袭击,暗中下手,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如泥鳅一般就逃,所以,损伤百人,伤亡甚小。但反观陈老将军的大军,一直身在天圣,多年朝廷未曾大战,训练得再好,但也是旱鸭子,日日关在兵营,见不到多大的天,对于西南的地貌不能灵活作战。此一战下来,伤亡近千人。

        所以,这首战以李琦兵马伤亡小,陈老将军兵马伤亡大,作为李琦兵马和天圣正统大军的首战告捷,陈老将军首战小败为结束。

        消息传到云浅月手中,简短不过寥寥几句话,但这几句话的背后,却说明了李琦大军的有利情形和陈老将军平西南大军的不利情形。此一战也让天圣京城朝野那帮子文武官员清楚地知道,西南的战事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般,陈老将军一出马,便马到成功,易如反掌。而是李琦叛军不容小视,已经有与天圣正统军分庭抗礼之事,甚至还占据有利地形,多了几分胜算。

        云浅月抖着手中花落传回来的消息想着这回西南首战的消息传回去,天圣京城包括德亲王在内的那一帮子老臣又要着急上火几日了。她啧啧了几声,偏头看容景,见他坐在桌前漫不经心地翻看着密函,丝毫也不受影响。

        “小姐,蓝副将军请见?!绷枇谕獾蜕?。

        云浅月收起信纸,吩咐道:“请她进来?!?br />
        凌莲应声退了下去。

        不多时,蓝漪走了进来。给云浅月见了个军礼,便看着她道:“二十三万兵将已经编制整顿完毕,大将军是否该对顾少卿出兵了?如今趁着他伤还没好,不得错过良机。否则待他的伤养好,二十三万兵马不一定是他三十万兵马的对手?!?br />
        云浅月闻言笑了笑,“我也正有此意,今日天气正好,副将军那日和顾少卿交过手,如今打头阵如何?我在后方给副将军观敌瞭阵?!?br />
        蓝漪直直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沉声道:“好!”

        云浅月传下出战的命令,击鼓升帐,早已经闲了几日的天圣兵将人人顿时摩拳擦掌,将领们不多时便整齐一致地到了中军大帐内,士气极高。

        云浅月到达中军大帐后,以张沛、韩奕为首,一众将领纷纷请战。

        云浅月坐在主坐上,眸光扫了一眼众人,众人触到她沉静的目光立即噤声。她微微一笑,“蓝副将军早先找了本将军请战,数日前她和顾少卿交过手,从他手下救了魏总兵,这一战自然没有人比蓝副将军出战合适,都别争了?!?br />
        众人的目光瞬间转向蓝漪。

        蓝漪面无表情地出列,“请大将军派兵?!?br />
        云浅月点点头,从桌面上拿出一支令箭,递给蓝漪,清声道:“蓝副将军带领十万兵马出城叫阵,一定逼出顾少卿出城迎战?!?br />
        “是!”蓝漪接过令箭。

        “孙桢、凌燕、华舒三人从旁协助蓝副将军?!痹魄吃掠帜贸鋈Я罴?,递给三人。

        “是!”三人立即接过令箭。

        云浅月起身站起来,佯装没看见张沛和韩奕要跳脚的面色,清声道:“军师带领三万兵马守城。其余人随本将军率领十万兵马为蓝副将军在后方观敌瞭阵,做后方支援?!?br />
        “是!”张沛和韩奕虽然不能出战,但一听跟随云浅月出城观敌瞭阵,立即收起神色,与众人大声应声。